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四章死里逃生
《九龙天棺》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这得多替咱们这群倒斗的着想啊!你能不能用用脑子再说话!” 元宵并不服气,“那你说说怎么办,前进也不行,后退也不行,总不能在这等死吧!” 二叔摆了摆手,“好了,你俩就别斗嘴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咱们先从这下去再说,也许别的”二叔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我们的周围传来“咚咚”的几声巨响。 吓得我们一缩脖,元宵连忙环顾四周,“怎么着?开炮了?不可能啊。”不光是元宵,其实我也没有听出来这是什么声音。 我们全部矮下身子,周围情况不明,我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我小声的问二叔,“二叔,发生什......


    上二章提要:...了无数遍,但是竟然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我不相信二叔也对文墨一无所知,他一定有些事情在瞒着我。等从这里出去,我一定和他好好聊聊! 文墨走在最前面,我们依次跟在后面,他走我们就走,他停我们也停,总之严格按照文墨的路线,我和元宵对文墨的能力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现在可不是标新立异逞能的时候,搞不好这就永远立在这了! 我们一直跟随文墨来到了石阶的顶端,到达了一处空地。一切都平安无事。我们四处照了照,发现在我们的前方,不远处又是一些向上的石阶,而在我们的两边是一个环形的平台。这里的建筑造型,大概就像是天坛的圆丘。 元宵四处看了看,然后试探性的走了走,“这似乎没有什么机关啊,咱们是不是过于小心了?” 二叔冷冷的看着元宵,“没有机关?如果刚才那段路让你走,你可能已经躺下了好几次了!” 元宵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二叔你说的严重,真的假的啊?” 二叔没有说话,四下看了看,在栏杆下面找到了一个陶罐,二叔伸手捡了起来,看了看底,又看了看纹路,然后点了点分量。 我有些不明白,“二叔,您要干嘛?” 二叔看了看我们,“我看看这个陶罐值不值钱。” 我们还是不太明白......


    上三章提要:...在那里。更确切的是,我们想确信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们跑着跑着,忽然间,身后的一阵轻微声响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连忙拉住元宵,示意他不要动,元宵紧张兮兮的问我:“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我示意他闭嘴,然后自己仔细的侧耳倾听,而我却发现,刚才身后的那个声音也消失不见了,我抬起手电向后照去,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有石柱和灯奴。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在加上刚才奇怪的声音,刚才还显得平常的石柱和亲切的灯奴,此时也开始变得诡异。 我正在查看四周,元宵忽然拉了拉我的衣服,“卓然,你看二叔他们......


    上四章提要:...,拿起其中一块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好像是骨头。” “骨头?”我们都是一愣,“是人的吗?” 周成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不太确定。但是至少是大型动物的。” 我们照了照地上的碎骨,“这里怎么会有骨头?”我问道。 元宵拨了拨地上的骨头,“也许是祭祀用的?有些古墓会有一个祭祀用的墓室,在尸体入殓搬入主墓室之后,会在祭祀用的密室里,进行一个小型的仪式。也许这些骨头就是当年的祭品。” 我点了点头,元宵说得倒是也有可能,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文墨,却发现他并没有看这些骨头,而是向四周......


    上五章提要:...去?” 一直没说话的文墨突然摇了摇头:“不,炸掉这里的原因,应该并不是怕人进去,而更像是怕里面的东西出来!” 文墨的话让我们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当初的那些人在这里遇到了危险,为了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于是炸了这个出口,然后向回撤退,重新打了一个前往墓顶的盗洞。 这时,周成观察之间,在那些碎砖石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些白色的好像粉末状的物体,他带上手套轻轻沾了一些,捻了捻,却发现这个东西其实并不是粉末形态的,一捻之下成了一种胶状物,而且粘性......


    上六章提要:...静观其变吧,不管这件事背后是什么,只希望它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元宵点了点头,于是我们转身回到了营地,我和元宵坐在火堆旁,但是我们两个的注意力全都在不远处的石人身上。生怕它会突然活过来一样。 大概是没有了太阳的缘故,夜晚的海风显得特别的寒凉,我站起身,向往火堆里加些柴火,想把火烧的旺一些,驱一驱寒气。 我刚走几步,忽然脚下一绊,向前一抢,险些摔倒,我回头一看,只见在地上有一个灰白的的凸起,看去来就像一块圆石头,我心里暗骂:大爷的!这怎么还有一块石头! 我一边骂着,一边往火堆里扔了一些柴和,然后我走回来,想把这块石头踢到一边,免得把其他人绊倒,可是我用脚蹬了几下竟然纹丝没动,这让我有些意外,这块看着不大的石头竟然这么重。 我觉得有些奇怪,于是用手电仔细的一照,结果发现,这块圆形石头上竟然有一双眼睛!我一惊之下,连忙招呼元宵过来看。 元宵跑过来顺着我的手电光照去,就看到在石头的一侧,有一对石刻的眼睛。正在直直的看着我们两个。这竟然也是一个石人雕刻。 元宵转头问我:“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注意没注意到这里有一块石头?” 我摇了摇头,“这四周有很......


    上七章提要:...路上,总是担心水怪,担心海怪,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真是印证了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我觉得时间过了好久,海怪都没有再出现,正当我们以为它已经走了的时候,忽然间海面一个巨大的浪花泛起,海怪再次跃出海面,一口叼住了汽油桶。 这是个好机会,我连忙大喊:“成哥!开枪!” 周成略一点头,“砰”的一枪,子弹直奔油桶,可是有些意外的是,油桶并没有爆炸。 “再打!”元宵大声喊道。于是,周成“砰砰”连开两枪,而这一次,就在第二声枪响声音刚落的时候,“轰”......


    上八章提要:...种感觉更加痛苦。 我再次颓然的坐在船里,“完了,要再等下一艘船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一时间,我们三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而就在这时,马达声再次响起,更让我们兴奋的是明显这个声音是冲着我们过来的。 我们连忙挥手,打开灯光。慢慢的一艘小型远洋渔船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尽管是一艘小型远洋船,但是个头仍然比老雷头的船要大了很多,而且看起来船况和配置也不是我们那艘小渔船能比的。 穿上的探照灯向我们照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我连忙用手遮住眼睛。船上一个人大声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出什......


    上九章提要:...再加上海天一色无边无际,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就在我还沉浸在这片壮阔的美景中的时候,突然听到老雷头的喊声从岸边传来:“快来人啊!那船里有一个死人!” 我心里一惊,连忙跟着二叔和文墨,向岸边跑去。 老雷头一看到我们就气喘吁吁的说道:“俺,俺刚才修船的时候,发现缺个零件,寻思着这个船里会不会有,反正人家也扔在这不要了。我就打算上船找找,没想到,刚进船舱就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人,俺喊了他几声,没反应,就伸手一探鼻息,妈呀!没气了!俺这不就赶紧跑出来了吗!” 我其实心里倒也没觉得有......


    上十章提要:...把鱼线时放时收,跟海里的那个大家伙开始了角力。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二叔觉得差不多了,大喝一声,用力的收起了鱼竿,这一下,海里的那个东西真的被扯了上来,是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旁边似乎还垂着一些触手。原来是一只章鱼啊,我心里这样想着。 可是,这只大章鱼刚刚被拉出水面一点,二叔就不动了,我害怕它逃走,连忙转头对二叔说道:“二叔,快啊,一会儿它跑了!” 二叔似乎没听到我的声音,好像是呆住了,直直的看着水面,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伸手就想去抓二叔手里的鱼竿,“怎么?钓上个大章鱼,激动啦!” 就在我的手刚刚要碰到鱼竿的时候,后面有一个人影冲了上来,一下子把我撞到了一边,我身体一晃,一下子重重的撞到了船舷上,痛得我张嘴就要骂,我一回头竟然是老雷头,只见他满脸惊恐,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冲到二叔旁边,对着鱼竿狠狠的砍了下去,“咔嚓”一声,鱼竿被齐齐砍断,半截鱼竿和连同那只大章鱼,一起再次沉入了海里。 我感觉到莫名其妙,对着老雷头大声说道:“雷老,你这是要干什么!” 听到外面的动静,文墨了走出了船舱,老雷头根本没理我们两个,伸手关闭了探照灯,瞬间,海面上恢复了一片......


展开+

    我咬紧牙坚持着,但是毕竟我们是浮在水里的,周围又没有任何支撑点,因此无法借力,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向石门方向移动。

    我一下子慌乱起来,我伸手想抓些什么,却只有无形的水和滑溜溜的墓墙。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想水流湍急的石门处漂去。

    我意识到下面很可能将是一段晕头转向,磕磕碰碰的漂流经历,急忙将头探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做好被卷进水流的准备。

    我伸手把手电塞进口袋中,这些手电都是防水的,应该问题不大。我的手电一关闭,眼前立刻陷入黑暗,但是我仍能够看到一两个手电的光还在晃动,这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我本来想问问他们的情况,但是我刚一张嘴,就被结结实实的灌了几口水。我连忙把嘴闭上。

    四周的黑暗让我无法看清旁边的情况,忽然间我的手摸到了一处硬邦邦的地方,我伸手一抓,立刻感到是墓墙,而且似乎是墓墙到门洞的拐角处,我急忙用手扒住,尽量的防止自己被水流卷进门中。

    但是这样的状况非常耗费体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我感觉得出,水位在下降,我想只要坚持住,应该能找到喘息的机会。就在这时,借着不知道谁晃动的手电光,我似乎看到从水里翻涌了一下,我心中就是一愣,可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间我就感觉到自己的一条腿被什么东西给一把扯住。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一个激灵险些脱手。一下子我感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两条腿立刻就僵住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粽子?水鬼?还是那条地龙?我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的双手无法动弹,下半身完全处于无防御状态,万一这个东西往要害的地方咬一口,大爷的,老子还没结婚呢!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小心的甩动着那条腿,由于我的双手抓的并不是十分牢固,因此我不敢做的幅度太大,否则的话,很有可能我就把自己晃下去了。

    但是那个抓住我腿的东西,力气不小,抓得很紧,我竟然一时间无法甩脱。我想回头看看,但是这个双臂伸直的姿势让我已经很吃力了,根本转不过头去

    而就在这时,那个抓住我的东西,竟然抓着我的腿,在一点一点的向上爬。现在已经快抓到大腿根了,急的我张嘴大叫:“大爷的!有水鬼抓着我的腿呢!救命啊!”

    此时周围的噪音很大,水流冲击石门的声音,以及水流进右侧墓室的声音,这些声音又在墓室中回响,我的喊声被夹在在其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于是我张开嘴,再次大叫:“救命啊!有水鬼”

    我的还没喊完,忽然就听到背后一个声音叫到:“别”然后就是一阵咕噜咕噜的水泡声,然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别TM喊了”那个声音再次沉到了水里,很快我听到背后水花翻动的声音,“是我”

    我一下子,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了,大爷的,是元宵!我大骂:“你丫TM干嘛呢!抓着我大腿干嘛!你大爷的赶紧松开!”

    回应我的是,元宵不仅没松手,而且往前一窜,一把抓住了我肩膀上的背包,咳了几口水,说道:“我靠!灌死我了!你丫没义气,你好意思见死不救吗!我刚才险些就被水流卷下去了,随手一抓就抓到了一条腿,没想到是你的。你现在让我松手,这不是把我置于危险中吗!”

    我咬着牙坚持着,“你丫,要是现在不松手,就是把咱俩都置于危险中!”元宵看到我这个样子,知道我不是开玩笑,连忙说道:“你别松手啊,坚持住,我现在想办法!”

    我心里并没有想真的让元宵松手,我去看刚才看到那两个晃动的手电光,我不知道那两个人是文墨、二叔以及周成中的哪两个人。但是不管是他们中的谁,能力都比我要强的多,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能过来帮我一下。

    我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大声的求救,可没想到,那两个手电光一晃,全都沉进了水了。我的心也是一沉,赶紧大叫:“喂!二叔!文墨!成哥!你们谁在!帮帮我们!”而回应我的却是哗哗的水声。

    元宵拍了拍我,“别喊了,他们也许已经被卷进去了。”

    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孤独感,也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两只手的手指已经木了,我用尽全力对元宵说道:“那你赶紧想办法吧,不然的话”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双手手指一松,我和元宵大叫一声,就被卷进了湍急的水流中。

    我被水流冲击的翻来滚去,然后重重的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我顾不上疼痛,拼尽全力的向上浮,在我冲上水面之后,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然后我大叫着其他人的名字,但是却没有回应。

    四周一片漆黑,我想伸手去拿口袋里的手电,但是冷不防我感觉自己一下子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霎时间觉得额头一阵剧痛,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水里,隐隐约约的还听到有人说话,我的脑子嗡嗡作响,就要要裂开一样的疼,嘴里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

    忽然间,我听到后有人说话:“卓然你醒啦?”

    我听出来是元宵的声音,我正准备转过身去看看,但是去发现自己动弹不了,我伸手一摸,原来自己被绑在了元宵的背上。

    我伸手摸了摸还在剧痛的额头,侧过头去问道:“咱们现在在哪啊?现在什么情况?其他人呢?”

    元宵沉声说道:“你问题可真多!你晕了,我救了你,其他人又救了我,就这么简单。至于这是哪,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有些奇怪的打开手电,对着四周一照。顿时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条甬道,大量的海水就从里面奔涌而来。而在我面前的两三米的地方,就是这条甬道的尽头,而在尽头的地面上是一个直径四米左右的黑洞。洞口水汽弥漫,手电光线根本无法穿透,就就像一张巨大的兽嘴,吞噬着万物。

    大量的海水沿着甬道流进那个黑洞,我们听不到任何海水落地的声响,这个黑洞已经极深,甚至有可能没有底,我不知道它通向何处,看着这深不见底的黑洞,我感到一阵眩晕。

    想起刚才的经历,我后背一阵发凉,心里十分的后怕,如果刚才不是元宵在我顺着海水掉进这黑洞之前救了我,我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回手拍了拍元宵的肩旁,“谢了啊,哥们儿!”

    元宵摆了摆手,“没事!你怎么样了?”

    “我已经没事了,”我说道:“元宵你把我松开吧,我自己能行。”

    “真的?你确定吗?”元宵再次确认。

    “恩!放心吧!”我点了点头。于是元宵将自己手上的那根登山绳先绑在自己的腰上,接着松开了绑在我俩身上的绳子,单独系在我的腰上,然后把绳子交到我的手里。

    我紧紧的拉住绳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让自己在水流中保持平衡,我转头问元宵:“咱们下面怎么办?其他人呢?”

    元宵用手电指了指上面,我顺着登山绳向上看去,就看到再往上大概六七米的地方,有一个方形的孔洞,大概有半人多高。

    二叔正从里面探出身子向下看,而文墨正系着绳子攀在墙上,用登山镐砸出一个个缝隙,似乎是在给我们开路。

    二叔一低头正好看到我,“大侄子,你没事了吧!刚才多悬,你差点交代了,一会儿你们用登山镐沿着文墨砸出来的路线,爬上来。你行不行?”

    我冲二叔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我举起手电向上看去,这才发现,这条甬道修建的特别高,至少是普通墓室高度的两倍,当初为什么要把这里修建的这么高呢?同时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从刚才那间墓室连通过来的甬道,竟然没有在连接任何墓室,这条甬道的尽头是那个黑洞,这实在是太奇怪了,难不成墓室在这黑洞下面?

    我再次回头看了看那个黑洞,觉得也不太可能,毕竟这里原先算是秦朝的皇陵,这样修建墓室,实在是太闹着玩了,要是让秦始皇知道了,百分之百把修建陵墓的工匠给车裂了!那这样修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我此刻根本来不及多想了,海水还在不停的奔涌而来,冰凉的海水不停的撞击着我们的身体,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我不再犹豫,抄起登山镐,拉进登山绳,沿着刚才文墨的路线,一点一点的向上攀爬,刚才看着文墨在做的时候,感觉也不算什么,但是这的自己在做的时候,才发现根本力不从心。

    在二叔他们连拉带拽的帮助下,我勉强爬上了那个方形孔洞。轮到元宵的时候,就更加困难了一点,不过在我们三个的合力之下,总算把元宵也拉了上来。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问题,周成去哪了?!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九龙天棺》之 第七十四章死里逃生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九龙天棺》之 第七十四章死里逃生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雨沐石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张良、诸葛亮、刘伯温,这些人都深得奇门遁甲之中的奥妙。 而奇门遁甲,其实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分别是“奇“,它包括乙丙丁,这三奇。“门”即为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剩下的“遁甲”意思就是把“甲”隐藏起来,因为“甲”在天干中最为尊贵,这“遁甲”的意思就是把重要的东西隐藏起来。至于隐藏在哪里,就是隐藏在天干中的戊、己、庚、辛、壬、癸,这“六仪”之中。 而我们所说的六仪遁门,不同于奇门遁甲中的八门,而是简化成了六门,六门之中,只有生门是吉门,其余全为凶门。简单的说,六仪遁门就是将......


    下二章预览:...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壁画,然后把目光放在了中间的棺椁上。二叔表情则十分的平静。反而一向淡然的袁安,此时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渐渐的冷焰火再次熄灭,我们只好打起了手电。 袁安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天棺之秘,福兮祸兮!” 元宵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里和祁连山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管怎么说都要一探究竟!”说着,元宵掏出撬杠对着中间的棺椁走了过去。 我们也全都跟着走了过去,此时我的心里出奇的安静,我心里默念着:结束吧!快点结束吧!这样的事情我再也不想经历了! 随着棺椁的全部打开,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无法想象的结局,这具棺椁的内部是空的,没有尸体,没有陪葬品,只有一卷锦帛摆放在棺椁内部的正中间。 我们全都目瞪口呆,元宵骂了一句,“我靠!这是什么情况!空城计啊!人呢!冥器呢!历尽千辛万苦,就为了这个?!”说着元宵重重的拍了一下棺材。 我示意元宵先别激动,还是先看看锦帛上面的内容再说吧! 元宵冷笑一声,“这上面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对我们空手而回的嘲笑罢了!”说着,元宵一把抓向锦帛。 突然,二叔大喊:“不要!” 但是,......


    下三章预览:...,最后干脆推说自己不知道或者记不清了。 直到后来,二叔干脆甩给我一句话,他说:“大侄子,很多事情你也不要在纠结了,很多事情是没有答案的,或者是对你没好处的答案,你也不必知道,也不要去想,也许你应该远离这些事情,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也许你能活得更长久!” 我去!二叔的话,简直让我哭笑不得,“二叔,您这算是祝福吗?!活的更长久?!我借您吉言啊!” 既然二叔不愿意谈,那我也多说无益。反正我是打定决心,再也不参与倒斗这档子破事了! 后来看我没什么事了,也差不多能自理了。二叔就不......


    下四章预览:...刻撤离的命令 听到这,我点了点头,“看来咱们当初在祁连山发现的那个废弃的营地,应该就是当年孔叔他们的营地,这一点是确信无疑了。原来当年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真是不敢相信。” 孔雪说道:“你说我和才让多吉当年在营地看到的那件怪事,和爸爸讲述的这件事,这二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我点了点头,“我觉得它们一定是有联系的,还记得当初在祁连山地下遗迹,我曾经说过,你们在营地里看到的那一切,有可能就是一种时空交错,二十年前的时空和当时的时空发生了交错,所以你们看到了营地里二十年前的情......


    下五章预览:...没什么机会见面了。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孔雪已经去了很久,买本杂志需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吗?我开始有些到担心,孔雪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我站起身来掏出手机,就准备给孔雪打个电话。 就在这时,茶室的门被打开了,我瞟了一眼就知道是孔雪,我抬起头来本想开个玩笑,忽然看到她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我急忙放下手机,快步走了过去,“怎么了?你没事吧?” 孔雪摇了摇头,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 “真的没事?”我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那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孔......


    下六章预览:...题 我霍然起身,就想冲向门外,但是却被门口的保安人员给拦住了,“不好意思先生,交接完成之前,请您不要离开!” 我有些着急,“我银行卡都给你们了,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我真的有急事!” 保安仍旧拦住我的去路,“手续马上完成,请您再耐心等待两分钟!” 我此时心急如焚,顾不上在和保安废话,径直就向门口走去,保安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站住!” 我立刻怒不可遏,猛然转身就是一拳。这保安大概也没想到,我会直接动手,因此毫无准备,被我一拳打倒在地。现场一下就混乱了起来,我趁乱就向大门口奔去。 保安在我身后大叫,“快!拦住他!”不少的保安从两边向我围拢了过来,我不顾一切的冲出了大门口,但是却只能远远的看到汤家的两辆宾利的尾灯远去。 我极为懊恼的挥了一下拳头,大骂自己真是个笨蛋,既然汤家是冲着这马踏蛇里面的秘密而来,那么孔家也有一只的情况他们一定也知道,如今他们已经得到了一只,又怎么会放过另外一只,孔雪一定会被汤家控制,为的就是得到孔家的那一只马踏蛇雕像!孔雪这次接近汤家,简直就是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门了! 这次汤家急匆匆的离开,基本就印证了我心里......


    下七章预览:...正对着落日的方向沉思。 孔雪看着我说道:“你看看这个人,我怎么觉得很眼熟啊!” 由于是逆光照,有些看不清这个人的面貌,只能模糊看到一张类似剪影一样的侧脸。但是单单看脸型轮廓,我确实也觉得这个侧脸有些眼熟,而我再定睛一看,立刻就是后背一凉,这个人好像是二叔! 石涛和孔雪也注意到了我表情的变化,两个人的目光也落到了照片上面。孔雪皱了皱眉,轻声问道:“这张照片里的人该不会真的是” 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没错,这个人应该就是我二叔!” 听到我的话,二人的脸色都显得十分惊......


    下八章预览:...沙漠中哪有这么大的动物呢!” 说着,我转头看向达吾提,“达吾提大叔,你听说过沙漠里有这么大的动物吗?” 达吾提此时点起了自己的烟斗,抽了几口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种怪物,它住在沙子里,它是沙漠最深处魔鬼之地的使者。但我也只是听说,从来没见过。” 我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好!”我的提议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 可是达吾提却摇了摇头,“唉,暂时走不了了,看来咱们今天只能在这里扎营了。” “为什么?”我不解......


    下九章预览:...树早已绝迹,据说这种树生长的年代,这古尔班通古特还是一片绿洲!”我暗暗咋舌,这一下不知道到了多少年前了! 孜亚拿着羊皮袋看了看我,“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大叫冤枉,“这个东西不是我的,我是被人陷害的!” 阿曼从孜亚手里拿过羊皮袋,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说道:“陷害?谁会陷害你?为什么要陷害你?” 孜亚恶狠狠的对我说道:“赶快把剩下的乌兹那木交出来!” “剩下的?”达吾提惊讶的问道。“你们到底有几颗?” 阿曼说道:“一共三颗,马家兄弟一颗,我们兄弟两颗,因......


    下十章预览:...一些白色的斑点。我数了一下,正好是十六个。 十六?我的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词,锁骨十六刺!这是我爷爷曾经给我讲过的,相传这锁骨十六刺是用来压制凶尸的。压制凶尸的方法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看来这古城遗址的下面一定还埋着不少的尸体,其中阴气最重的位置恐怕已经发生了尸变! 我一边想着,一边盯着那团黑雾,忽然间,我看到黑雾上面出现了一张大脸,眉眼清晰。我正在诧异,转瞬间那张大脸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它笑了!它竟然对着我的方向诡异的笑了!我立刻感到后背一凉。 我握着望远镜的手开始有些颤抖,我长长的深呼吸了几下,努力的控制着望远镜的稳定。 可是,就在我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那张大脸的嘴动了,它明显的开合了几下,我眉头一皱,发现它好像说了几个字,我仔细的盯着它的嘴唇,分辨着它所说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看出了它所说的内容,我被吓的低呼一声,望远镜脱手掉在了沙地上,整个人向后退去,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因为我的看出来,那张脸说了三个字:你来啦! 旁边的文墨,一把扶住了我,“你没事吧!”其他人也急忙跑了过来,“怎么样卓然!出什么事了!” 我指了指古城遗址的方向,“......


    本章精要    我咬紧牙坚持着,但是毕竟我们是浮在水里的,周围又没有任何支撑点,因此无法借力,很快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向石门方向移动。

        我一下子慌乱起来,我伸手想抓些什么,却只有无形的水和滑溜溜的墓墙。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想水流湍急的石门处漂去。

        我意识到下面很可能将是一段晕头转向,磕磕碰碰的漂流经历,急忙将头探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做好被卷进水流的准备。

        我伸手把手电塞进口袋中,这些手电都是防水的,应该问题不大。我的手电一关闭,眼前立刻陷入黑暗,但是我仍能够看到一两个手电的光还在晃动,这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我本来想问问他们的情况,但是我刚一张嘴,就被结结实实的灌了几口水。我连忙把嘴闭上。

        四周的黑暗让我无法看清旁边的情况,忽然间我的手摸到了一处硬邦邦的地方,我伸手一抓,立刻感到是墓墙,而且似乎是墓墙到门洞的拐角处,我急忙用手扒住,尽量的防止自己被水流卷进门中。

        但是这样的状况非常耗费体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我感觉得出,水位在下降,我想只要坚持住,应该能找到喘息的机会。就在这时,借着不知道谁晃动的手电光,我似乎看到从水里翻涌了一下,我心中就是一愣,可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间我就感觉到自己的一条腿被什么东西给一把扯住。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一个激灵险些脱手。一下子我感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两条腿立刻就僵住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粽子?水鬼?还是那条地龙?我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的双手无法动弹,下半身完全处于无防御状态,万一这个东西往要害的地方咬一口,大爷的,老子还没结婚呢!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小心的甩动着那条腿,由于我的双手抓的并不是十分牢固,因此我不敢做的幅度太大,否则的话,很有可能我就把自己晃下去了。

        但是那个抓住我腿的东西,力气不小,抓得很紧,我竟然一时间无法甩脱。我想回头看看,但是这个双臂伸直的姿势让我已经很吃力了,根本转不过头去

        而就在这时,那个抓住我的东西,竟然抓着我的腿,在一点一点的向上爬。现在已经快抓到大腿根了,急的我张嘴大叫:“大爷的!有水鬼抓着我的腿呢!救命啊!”

        此时周围的噪音很大,水流冲击石门的声音,以及水流进右侧墓室的声音,这些声音又在墓室中回响,我的喊声被夹在在其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于是我张开嘴,再次大叫:“救命啊!有水鬼”

        我的还没喊完,忽然就听


展开+
展开+
  •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最新章节

  • 魔道巨擘系统

    魔道巨擘系统最新章节

        江湖向来有两种人,身不由己的人,如鱼得水的人。    江诚来到这个江湖,他却想做第三种人,随心所欲的人。    随心所欲无法无天,在江湖中被称之为魔,有魔道巨擘系统的指引,他开始从一名魔道杂役走上成为巨头的杀伐之路......吸星大.法只算四流心法?玄冥神掌只算五流掌法?那么丁鹏的魔刀,又算几流?燕十三的剑十五,又算几流?    不必世人称我为魔,我江诚,本就是魔。    求神不如拜我,我乃魔道巨擘!书群(299856133)

  • 太古剑尊

    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并指青云,气吞幽冥。大道交错,剑者独尊。这是一个人和一把剑的故事!红尘三千丈,琉璃染天香。群雄共逐鹿,剑尊掌苍黄。剑的真谛,万年之秘,以血海无涯重铸登天之路,以亿万枯骨再炼剑道经书。一切尽在太古剑尊。书友群:415993158【进群报id】js330

  • 走马道

    走马道最新章节

        未来向3016年开始诉说的故事,选择文的类别时实在选不到合适的就选了重生异能但是没重生只有异能╮╯▽╰╭走马道意味走上一条危险的道路在未来的3016年,世界出现了一座叫做比翼岛的岛屿,出现了异种人,这是有一个女孩唐唐开始发生的故事。有复仇,有亲情,也有爱情,但是哪一个才是人生最终的追求呢?希望可以随着故事的发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体会!

  • 医界圣手

    医界圣手最新章节

        身怀神奇医术的莫问回到了离开二十年的故乡,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开始了。他身份神秘,由一个乡下来的普通医生,变为世界闻名的神医,他是一个强者,驰骋华夏,震撼世界,坐拥天下至尊,怀揽无尽美女……黑暗世界,他越变越强大,看他如何操纵人生旅途,颠覆世界,书写华丽传奇。精彩故事,敬请关注《医界圣手》

  • 心机甜妻很撩人

    心机甜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十八岁初遇,一场男欢女爱的交易,让她和A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彼时她心有所属:“陆先生,我们可以日久,但绝不生情!”
        五年后再遇,她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他亦是地位显赫的陆氏总裁,天造地设,却只得一句:“陆先生,你太大了,我们不合适!”
        一夜放纵,她从全身酸痛中醒来,罪魁祸首却欺身压住了她,捏住她的下颌,暧昧地笑道:“看来我真的太大了……”
        坊间传言,影后叶灵犀生性放荡,为了炒作,前招楚宁,后惹许酒,花边新闻不断,最后两头皆空,再难觅佳偶。
        事后,他却将她揽进怀里,轻笑道:“反正我们睡了这么多次,嫁生不如嫁熟,不如你就干脆从了我!”

  • 半城烟色

    半城烟色最新章节

        女主楚茉是黎国齐云王爷之次女,因一个算命先生的话而被送到茉砚山,十五岁时,被师傅送下山。下山之后,路中偶然撞见一具被毒杀的尸体,楚茉因好奇案情,深夜前去探听,不想竟被一陌生男子发现,几番追逐后,败下阵来才知晓此人正是江湖人称“少年神算”的洛衍,的楚茉以为是衙门仵作的男子,竟是江湖“民医”宋廉……

  • 重生七零带萌娃

    重生七零带萌娃最新章节

        上辈子的孙悦就是个悲剧,要强了一辈子,看不起农村人,结果悲苦一生。这辈子回来,孙悦看着面前英俊得不像话的前夫,下定决心:前世是她眼瞎,今世一定要抓住这只潜力股,死都不放手!重新做人的孙悦本只想萌娃在手,幸福全有,哪里想到,老公给她的惊喜越来越多?以前那些恶心巴拉的人不需要自己动手就原形毕露?还有家里这些东西外人看了指不定会眼红!孙悦惊了:老公,你确定你没跟我一样穿了?

  • 阴冥鬼夫情难禁

    阴冥鬼夫情难禁最新章节

        一心只想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我竟然被一只鬼叫老婆?这还不算完,他还是鬼界中的知名人物?当我越陷越深的时候没想到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这样的我们将何去何从自从他的到来,我的身边小鬼出没,大鬼徘徊,出门宛如自带靶子,最糟糕的是我似乎喜欢上了这只鬼

  • 太玄焚天

    太玄焚天最新章节

        上穷碧落下黄泉,穿越而来的妖孽少年,开始了他纵意花丛的修玄之旅,没事嗑嗑丹药,和仙女玩玩私奔,且看他如何在杀戮的世界中覆雨翻云,驭美姬破苍穹,成就通天之路。

  • 屠仙魔神

    屠仙魔神最新章节

        太古魔神死于一旦,重生异界大陆,且看他如何重回太古,得证大道!让我们陪伴本书一起揭露太古时代的秘密……

  • 幸福基本法

    幸福基本法最新章节

        带着功能不全的子宫,周宜南嫁给叶子归,承蒙叶子归忠诚的秉性,婚后将周宜南捧在手心,可是——不育的宿命像符咒,叨扰着周宜南,她违背子归的初衷,深陷自责,疯狂求子;以为到了一个无争无抢的单位,想不到背地暗潮涌动,权力倾轧此起彼伏;给她羞辱的前男友顾青舟眷恋往昔温情,屡屡上门打扰,周宜南自顾不暇……叶子归的事业节节高升,两人渐行渐远,身子终于调理好,一场预谋已久的“失子”阴谋接踵而来,幸福如何继续?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参天 牧神记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重生八八年无弹窗武学大伽无弹窗重生神医:将军,请自重无弹窗撕魂裂魄无弹窗刺魂师无弹窗青春荒唐,我不负你无弹窗

全文阅读:带着农场混异界全文阅读家庭教师全文阅读复仇情人全文阅读重生之再世毒妃全文阅读刑案全文阅读只怪男配太绝色全文阅读海天凌云录全文阅读我家王爷是妻奴全文阅读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 九龙天棺全文阅读- 九龙天棺txt下载- 九龙天棺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十四章死里逃生】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九龙天棺】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九龙天棺》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