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老哥皮
《九龙天棺》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有点晚了。二位老板,要不然我带你们去泡温泉,再去甲秀楼喝喝茶,然后再带你们尝尝咱们贵阳的美食。” 元宵嘿嘿一笑,拍了拍小陈的肩膀,“好,不错!你安排得好,回头让你们卓老板给你加薪!” 小陈一听立刻鞠了个躬,“谢谢,二位老板,谢谢卓老板!” 我有些尴尬,被人叫老板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看样子,这个份加薪我是躲不开了,只是不知道我说了算不算。我挥了挥手,“别客气了,走吧!” 之后,小陈带着我们直奔贵州比较有名的保利温泉,价格也不算便宜,每人128元。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为了洗澡......


    上二章提要:...时被磨的又红又肿。元宵现在的形象,让我想起了《东成西就》电影里梁朝伟扮演的欧阳锋。虽然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么夸张。 我笑着上前拍了拍元宵,“元宵不仗义啊,你怎么能背着我偷吃香肠呢!” 元宵一把拍掉我的手,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滚!”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们重新把洞口盖好,将它再次隐藏起来。之后,我就和元宵一起下了山。 我们看了看自己这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样子,实在是担心如果有人问起来,自己都没有办法回答。于是我们都没敢回村,下山之后,从村子外面绕过去,直奔县城。 进城之后,天已经暗了下来,我们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元宵去了县医院,挂了个急诊。医生对元宵被蝎子蛰伤的手做了一下处理,又给元宵红肿的嘴唇上了点药。 一切处理停当,我和元宵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 晚上,我和元宵各自躺在床上,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这天经历的事情。期间,我随手拿出手机,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又关机了,我靠!这破手机回头一定得换一个。 我把手机充上电,重新开机。很快很多条来电提醒的短信就跳了出来。我看了看短信上写着的号码,是一个座机号。 我一看之下,心里就是一惊,这个号码我非......


    上三章提要:...,难道是我们产生幻觉了。不仅仅如此,原本镶嵌在墙上的门也全都不见了。如果不是娘娘庙的门还在我们身后,我真就以为刚才自己做了个梦! 元宵用手电往娘娘庙里面照了一下,就看到那些白色的雾气越来越浓,已经开始从里面大殿开始往外扩散了。 于是我们只好加快脚步,沿着这条陌生的甬道,根据记忆中的方向,开始往回走。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岔路口,我们所处的这条甬道和一条宽大的墓道相交叉。 我们举起手电看向这条宽大的墓道,在墙壁上会指着很多图案,既非人物,也非鸟兽,而是好像一个个奇怪的不规......


    上四章提要:...有数的,除了死于非命和意外消失的,真正死后留下的皇陵也就那么多,再加上一部分被战争摧毁以及人为破坏,剩下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不太敢相信能够在这里找到一座。 我心里默念着一些能想的起来的口诀,极力的回忆着二叔给我讲过的一些观星定脉术的内容。想再次确认这座古墓的规模程度,却发现自己终于明白了一句话,叫做书到用时方恨少。 我只好有些心虚对元宵说道:“我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这是一座皇陵,但是有一点我能够确认,那就是这座古墓的规模十分的大,葬在这里的墓主人,至少是身份显赫。” 元宵笑了笑......


    上五章提要:...药那么精准的把墓室炸塌?” 元宵说道,“怎么?你不信?”说着上前开始翻动马军的衣服口袋。起初马军有些紧张,但是看到元宵只是掏自己的口袋,并没有其他的动作。竟然也不反抗,接着吃自己的面包完全不再理会元宵。 元宵很快就从马军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小布袋以及打火机和导火索,还有一把夹线钳。我把小布袋打开,里面还有一些黑色的粉末,我看得出来这些就是用剩下的火药。 这让我十分惊讶,一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人,竟然能干出大部分正常人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元宵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是永远都......


    上六章提要:...!” 元宵继续问道:“那你说说,是先有古墓,还是先有你家祖宅?”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先有古墓了!” 元宵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你看,这就分出这两个事件的先后顺序了。咱们把你所有的发现以及相关的这些事情,全都按照时间顺序进行排列,然后就会形成一个我所说的时间轴,这样我们就能找到,这条轴上,到底是哪个节点出现了问题,我们的方向就明确了!” 我对于元宵说的这一大堆,虽然还是有点迷糊,但是听起来似乎还挺有道理的,于是就说道:“恩,好!就按你说的办。” 就这样,我们对于先前的事情进行了梳理,最终总结出三个有蹊跷的节点,第一,当然毫无疑问就是大概在几十年前,具体的年代我们已经无法判断,突然出现了卓成阳的牌位,而卓成阳却是我在家谱上的名字。 第二,爷爷死后,二叔为什么会去祖坟住上两天,这点确实十分反常。 第三,也是我刚刚才发现的,根据仁生所说,祖宅倒塌那天,他看到在祖宅墙根下出现的那个黑影。 关于第三点,我和元宵着重讨论了一下,我们一致认为,祖宅的倒塌确实有点突然。之所以大家都觉得祖宅是因为地基下沉才导致的倒塌,是因为没人会想到祖宅的下面藏着一座......


    上七章提要:...真把您给伤了!” 一听说让他烧了,郎贝勒脸都绿了,“别啊!好几十个买的啊!”说着,冲我和元宵作了作揖,“我看得出来,二位都是世外高人啊!二位高人帮帮忙!再费费心,想想办法!”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想想也不能怪他,虽说着这位郎贝勒倒腾古玩多年,但是他没倒过斗,不知道有些东西的背后,到底有多危险!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东西和我们先前的经历有些关系,我们总要弄个清楚。 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刚才我发现这尊雕像里面有一部分是空的,我猜造成这两件事情的元凶,应该就在里面!”......


    上八章提要:...,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这!老爸你说什么呢!我能干那种事吗,再说我也没女朋友啊!” 老爸似乎不太相信,“真的?那你今天这莫名其妙的想干什么?” 我觉得既然老爸什么也不知道,我还是不要继续纠缠下去了,于是赶紧起身离开,老爸赶紧叫住了我,“卓然,要真是这样的话,你把人家带回来给我们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我立刻头也不回的,跑得更快! 之后的几天里,我的脑海中不停地萦绕着在祖宅下面的时候的经历,那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样,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我也曾经想过要不要再下去一趟......


    上九章提要:...有中空的部分。但是听起来又不是那么明显,从这种情况判断,大概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地下中空的部分比较深,中间隔着相当厚的土层。再有一种可能就是,建造的时候,特意做了隔音处理。 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仍然有共鸣的声音传上来,这说明下面的空间不小!我开始不由自主的联想,祖宅的下面很可能有一个甚至几个密室! 可是,我再次轻敲地面却没有听到刚才的声音,我疑惑的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难道是我听错了!或许是力道不够?”一边想着,我加大了手上的力气,举起顶门杠再次对着地面用力敲了下去,果然那种共鸣......


    上十章提要:...时候,周成猛然转身,一个侧踢把孔雪踢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成的一脚我是领教过的,孔雪毕竟是个女孩子,痛苦的叫了一声就再也难以起身。 看到周成竟然对孔雪下手,我一下就急了,拼命的扑了上去,周成一拳正中我的鼻子和嘴,我瞬间感到鼻子和嘴里就全是血了,但是我完全不在乎,伸手一把抓住了周成的手腕,张嘴用力的咬了下去。 这一下用尽了我的全力,顿时周成的手腕就被我咬的血肉模糊,剧痛让周成也发了狂,也不再顾及元宵什么身份了,一脚把扳住自己另一只手的元宵踢飞了出去。 同时举起枪托对着我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顿时我就感觉一阵剧痛,脑子嗡的一声,瞬间就蒙了,紧接着大量的血就从头上流了下来,鲜血一下子就蒙住了我的眼睛,眼前瞬间变得一片血红! 周成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眼中杀意迸现,一拉枪栓对我举起了枪,我迷迷糊糊的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心中顿时有些绝望。 周成由于手腕的疼痛,踢向元宵的这一脚力气极大,再加上元宵药劲还没完全消退,元宵趴在地上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匆忙摸了摸自己身上,却发现没有任何武器,他的枪早在昏迷的时候,就被交给了别的伙计。元宵急的大叫:“周成......


展开+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没事,我们就是找点资料,你回去睡觉吧。”

    小陈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元宵看着小陈走远了,走过来悄悄的说道:“这小子不会在监视咱们吧?”

    我眉头紧皱,其实我也有这种想法,但是仅仅是猜测而已,可也不能排除那种可能。

    元宵站在窗前,向外面看了看,伸手拉上了窗帘,“看来咱们还是要小心一些了,你的那个阿娜朵,也不能完全信任!”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我忽然缓过神来,“嘿,你说什么呢,谁的阿娜朵!怎么成我的了!”

    元宵耸了耸肩,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似乎是不愿意和我争论。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到墙上一张照片上的二叔也在对着我笑,我心说,“嘿,二叔你也笑我!”

    我发现这张照片是二叔为数不多的正面合影,那个时候二叔还要年轻几岁,看上去似乎比现在精神。二叔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比他年纪稍大一些的男人,面相忠厚,胡子茬有些花白,身上穿的很朴素,身上还沾满了尘土,正憨憨的笑着。

    这个人是谁?难道也是二叔公司的员工,这个人年纪算起来比二叔还要大。不过他们为什么要合影呢?一边想着,我一边去看照片的背景。忽然间我就是一愣,心中狂跳了起来,我看到在照片的背景似乎是一个工地现场,工地旁边立着一个牌子,上面用白油漆写着大大的两个字:5号!

    “5号!5号!”我不由的在嘴上默念,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第五号种植地基地。

    元宵凑过来看,“怎么了?”

    我伸手指了指照片上的牌子,“你看这个,这会不会是隐藏的第五号种植基地?”

    元宵皱了皱眉,“不一定是种植地基,但是这个五号不会无缘无故的放在这里,你二叔似乎就是通过这些照片传达一些暗示,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咱们明天最好找个工人问一下。”

    我点了点头,“也好!”

    我们又找了一番,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于是重新回到客房,躺下又睡了一觉。

    由于半夜折腾了一通,我们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一睁眼我就听到了公司院子里工人干活的声音。我看了看时间,立刻坐了起来。现在好歹也是这的代理老板了,躺在着睡懒觉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穿好衣服,又叫醒了另一张床上的元宵。我们洗漱完走到了院子里,看到两车草药拉进院子,工人们正忙着卸货手势。

    这时,小陈笑着跑了过来,“二位老板早!”

    “早?”元宵看了他一眼,“你笑话我们是吧,这都几点了,快吃中午饭了!”

    小陈打了个哈哈,“也不能这么说,二位老板昨天晚上不还加班了吗!”

    “嘿!”元宵看了看小陈,又看了看我,“你这员工,有前途!”

    我也笑了笑,问小陈,“这附近有吃早点的地方吗?”

    小陈说道:“公司里是有食堂,不过已经过了饭点了。但是,没关系,早上阿姐来过了,看二位还睡着,就把早饭放在了会议室!”说着,就向会议室走去。

    我在后面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公司这么不景气,两个懒猪一样的人,睡到现在,简直是丢人丢到千里之外了!”

    元宵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行了,你还真打算在这创业打拼啊,你的任务就是帮你二叔处理好目前的事务。不是哥们儿小瞧你,不睡觉你能干嘛?你懂中药吗?”说着,元宵指了指远处的车上,“你知道那些草,是什么药,治什么病,怎么加工吗?”说完拍了拍我,“行了,顺其自然吃吃喝喝得了!”

    虽然不太好听,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元宵说得没错,不过我还是恼羞成怒把他的手甩到了一边,“滚!”

    我们两个走进会议室,看到桌上放着两杯豆浆,还有四个好像老北京鸡肉卷一样的东西,我好奇的拿起一个,“这是什么东西?KFC?”

    小陈笑了笑,“这是我们贵阳特色早餐,包饼油条。就是把油条用饼包起来吃,中间加上一些酱料和酸萝卜什么的。”

    元宵也拿起一个,“看着跟北方的煎饼果子差不多。”说着咬了一口,“恩!味道不错!”

    小陈看我们开吃了,就准备出去。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就叫住他问道:“现在这边工作了最长时间的员工是谁?”

    小陈想了想说道:“那应该算是老庄,他在这里已经好多年了,我来之前他就在这里好久了,听说,刚建厂的时候,他就在了。”

    我心中一喜,我就是要找这样的人,然后对小陈说道:“麻烦你请他来这里,我想问他一些事情。”

    “好!”小陈答应着,就走了出去。很快小陈领着一个老人回来了,这个老人应该就是他所说的老庄。老庄年纪看起来六十多岁,一头银白的短发,人有些驼背,但是精神还不错。

    小陈指了指我说道:“老庄,这位是咱们公司新来的老板,找你了解一些事情,一会儿问你什么你就好好回答就行。”

    我嫌小陈实在是话多,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小陈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老庄笑着看着我和元宵,似乎有些紧张。我请他坐下,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水。弄得老庄有些惶恐,手足无措的站起来,“老板,是不是因为我年纪大了,不打算继续用我了?其实我”

    我赶紧连连摆手,“大爷,您误会了!我刚刚来这,有些事情不了解,您是老员工,所以跟你请教些问题。”

    元宵一边吃,一边说道:“我说大爷,您别紧张,咱们就是随便聊聊天,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吃了吗?来一套?”说着拿起一套包饼油条递了过去。

    老庄赶紧摆手,“不了,吃过了吃过了。”说完笑着坐了下来,神色也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紧张了。跟我们聊了几句,也不那么拘束了,渐渐的就打开了话匣子。

    老庄告诉我,当年二叔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是一片荒地,二叔向村子里买下了这片地,同时也雇佣了不少的村名当工人。这基本就是约定俗成的潜规则,村里卖给你地,你帮村里解决一些就业问题。老庄就是附近这个村子的村民,也因此来到了二叔的工厂上班。

    那个时候,老庄就算是这些村民里年纪比较大的,所以二叔也会经常找他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

    我就问老庄,“我二叔,啊不对,你们原来的老卓总,当时都找你问什么事情?”

    老庄想了一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那个时候卓老板初来乍到,大概就是问问当地的环境,习俗,风土人情。唉,这一转眼的功夫,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卓老板念旧情,我年纪大了,他也没赶我走。说起来卓老板是个好人,大家都信服他,他也不是经常在这,听说他别的地方还有生意,所以只是偶尔过来,但是我们大家绝对不会偷懒,得对得起人家!”

    我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后来的这四个种植基地是怎么建立的,具体情况你知不知道?”

    老庄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那都是我们卓总一手操办的。”

    对于这些问话的结果,我有些失望,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又指着墙上的那张照片问道:“那您老见没见过这张照片?”

    我本来没抱太大希望,但是没想到老庄脱口而出,“啊,这张照片啊,我见过!”

    这顿时让我喜出望外,立刻把照片摘了下来,递给了老庄,“那您仔细说说,这张照片上的内容。”

    老庄举起照片端详了一下,“照片是在哪拍的,我不知道。我只是见过这个人。”

    我立刻问道:“这个人?他是什么人?”

    老庄把照片还给了我,说道:“说起来把,这件事有些奇怪,照片上的这个人好像是忽然就出现在了厂子里,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只知道是卓总领过来的。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因此大家都叫他老哥皮。”

    “哥皮?嗝屁?怎么像骂人?”元宵傻啦吧唧的说道。

    老庄倒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哥皮是我们贵州的方言,意思就是伙计的意思!”

    “哦哦,原来是这样。”我看着手里的额照片微微皱眉,心想这张照片果然有问题。然后我继续问道:“后来呢,这个人去哪了?”

    老庄叹了口气,“死了!”

    “死了?”我和元宵大吃一惊,“怎么死的?”

    老庄说道:“听说是有一次和卓总出去考察,结果遇上下大雨,老哥皮开的车失控冲下山坡,被山洪卷走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接着问老庄,“那你知不知道卓总当初和老哥皮出去考察的是什么项目?”

    老庄低头仔细的想了一阵,才说道:“好像是什么新的基地。”

    我一听心中一阵激动,猛地站了起来,“是不是第五个种植基地?你知不知道在哪?”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九龙天棺》之 第五十三章老哥皮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九龙天棺》之 第五十三章老哥皮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雨沐石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示方向或者留下某种信息的图形。 第二次见到这种图案,是在单桓古国地下的通道里,当时的我意识到了这个图案似乎来历更为久远,似乎和单桓古国有着某种牵连。而第三次,见到这个图案,是在阿勒泰宾馆门口的墙上,而那个图案据我推测也是二叔留下的,似乎是为了向我传递一个他已经成功脱险的信号。 前几次图案的出现我都能理解,毕竟那是在单桓古国的事件中。但是这次这个图案竟然出现在了数千公里之外的贵州,这真的是让我难以理解,难道这里也和单桓古国有着某种联系吗? 元宵见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就赶紧问道:......


    下二章预览:...如今怕也不是个办法,拼一拼才能有活路,当下点头,“好!回去!” 我和元宵再次来到了那片坟地,原本的那个火堆仍旧是绿色的火焰,这个时候我们不像当初那么惊讶和害怕了,因为已经看习惯了。火堆的火苗已经小了很多,元宵随手捡起一些树枝木棍扔进火里,虽然颜色怪异,但是仍旧不能让它熄灭,毕竟它目前是我们唯一的热能来源。 而那个假元宵此时已经不见了,我开始迫不及待的寻找刚才元宵尸体所在的位置,元宵给火堆添完柴之后,一抬头,忽然“咦”了一声。 我连忙问他怎么回事,元宵指了指前方的说道:“刚才那个被烧焦的纸人去哪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纸人被烧成灰,风一吹就散了呗。”我开口说道。 元宵摇了摇头,“不对,我刚才明明清楚的看到,纸人并没有完全烧成灰,很多部分还在,由于其中有了很多的胶纸,有些地方只是被烧的焦黑。而且就算纸人烧没了,但是架纸人架子应该还在啊,就算架子也烧了,最下面支撑它的竹竿不可能烧完啊!” 元宵一通排比句下来,我实在是懒得听,现在还有心思关心那个纸人?我拉着元宵说道:“先不管那个纸人了,来,你先看看自己的尸体?” 元宵被我拉着边走边说:“我靠!什么......


    下三章预览:...可,”我望着高高在上的藤条和树根,“可怎么上去啊,完全够不着啊!” 元宵看了看旁边的棺材,说了声得罪,然后就对我招了招手,“快!帮忙!” 我和元宵把棺材竖起来,立在洞壁的下面,形成了一个可以落脚的梯子。但是很多棺材已经腐朽,我们不得不连续把两三个棺材搭在一起,很快我们的周围一片狼藉,碎木和碎尸体散落了一地,这个时候我们也顾不上尊重不尊重了,活命要紧! 元宵指了指那些立好在洞壁上的棺材,“快,上去!抓住那些藤条,往上爬!” 我摆了摆手,看了看身后的黑暗,“你先上,我比你还......


    下四章预览:...过小然,这次你们千万别再玩消失了行吗?求你了千万别再出岔子了” “自由活动?”我感觉仿佛见到了自己的小学老师,我觉得不再生气的阿娜朵还挺可爱的,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我曾经怀疑过,袁安的突然收购和阿娜朵会不会又关系,但是对于阿娜朵今天的表现,我又忽然觉得她似乎对于这一切都一无所知,如果不是我想错了,就是她的演技太好了。 我觉的,如果真的是我误会了她,我非常愿意把公司交给阿娜朵来打理,就像当初二叔信任她一样。看着阿娜朵美丽清秀的脸庞,我不禁有些胡思乱想,她对我的态度,确实就像元宵......


    下五章预览:...找到。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看来我们真的是老了,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元宵笑着摇了摇头,“安叔,客气,您这是给我们机会,您这身体老当益壮,最起码为倒斗事业在奋斗三十年!” 袁安苦笑一声,“什么倒斗事业,都是损阴德的买卖!” 我不想绕圈子,于是直接开口说道:“安叔,没想到您现在对药材生意也感兴趣了?怎么也开始收购药材基地了。” 袁安笑了笑,“我想我不说你也明白,你二叔建立这个产业,并非单纯是为了做要药材生意,想必你也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 我也笑了,“安叔,......


    下六章预览:...是谁,咱们都是干什么的!瞎耿直!” 我抬手打断了他,“行了,别废话了!收购不收购的都是小事,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二叔的安全。” 元宵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先走吧,”我挥了挥手,“先找个地方住下。” “去哪?”元宵问道。 我指了指面前的皇朝大酒店,“我看这就挺好。” 元宵笑了笑,“可以啊,你还挺奢侈,这的一般房间一晚上低不下一千来吧。不过也好,明天出发方便,直接下楼就行了” 我耸了耸肩,“我无所谓,反正我没钱了。” “嘿!”元宵看着我说道:“你少跟我这装穷,上次冥器出手分给你的那六十万呢?” 我笑了笑,“你忘了,我在荣昌阁拍了一个宋代羊脂玉镯子。” “我靠!还真是,”元宵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那是送给孔雪的吧,现在孔雪走了,六十万打水漂了吧!” 我苦笑了一下,“还好,没来得及送出去,现在在我老妈手里。” 元宵笑着点了点头,“行,你可真孝顺!得,看在你孝顺的份上,算我倒霉,跟你受累受罪不说,还得替你买单!” 不得不说,皇朝酒店的房间真的很不错,床也很舒服。就是隔壁床上的元宵打呼噜实在是受......


    下七章预览:... 阿娜朵的父亲出去之后,我们三个也在屋里轻声的交流。我问文墨,“老大,你确实不认识他吗?我总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劲啊?” 文墨坚定地摇了摇头,“绝对没有,这一点我非常确信!” 元宵开口说道,“没错,我也这么觉得。哎!你们说会不会是,这老爷子长期单身,女儿又不在身边,于是空虚寂寞冷,后来就渐渐的对男人” 元宵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脚踹到了一边,“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不说点傻X话,就不能开口是吗!” 元宵也不乐意了,“我说的没用,那你们说点有用的,你们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下八章预览:...过泥石流的那个叫白石顶的地方,在哪个方向?” 阿娜朵稍稍辨认了一下,然后用手一指,“就在那里,和四平山隔河相望。” 听到她的话,我点了点头,有对文墨说道:“老大,你看那个石人上司南纹所指的是不是那个白石顶的方向。” 文墨通过石人有确认了一下,“很接近,不过位置略微偏了一点,如果石人的位置再往南靠一些,司南纹所指的方向就是白石顶了,但是它现在指示的方向,反而是白石顶南侧的才布河。” “才布河?”这个结果让我有些意外,为什么要指向一条河流,难道二叔想找的东西,其实是在河里的......


    下九章预览:...回荡力道,我一下子进入了洞中。 我只感觉眼前突然一黑,我立刻打开了手电。可是就在我打开手电的一瞬间,我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眼看着我就要撞在上面了。我头皮一紧,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挡,可是我的手即将触碰到这个东西上面的时候,我突然间看清楚,这个黑色的东西,是一根铁链,好像是从洞顶垂下来的。 眼看我就要再次被绳子荡回去了,我顾不上多想,伸手一把抓住了铁链,稳住了身形。 我抓住铁链悬在洞中,举起手电向周围看过去,发现这里并非只有我手上的这一根。周围还有很多铁索从洞顶上垂了下来。......


    下十章预览:...状隆起,另一边平整,在边缘上甚至还有封盖固定用的凹槽。这让我心里一惊,“这,这看起来还真的很像是一个棺材盖啊!” 元宵立刻有些得意,“怎么样!我就说吧!我这眼力,那是一般人吗!” “不过,”我仍旧搞不明白,“这里单独扔一块棺材盖什么意思?”半成品?没完工就扔在这里了?没道理啊! 我们向四周看了看,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尽管这里很黑,但是看着棺材盖就知道它对应的棺材也小不了,这么大的东西没道理我们看不到啊! 我们三个人分散开向周围搜寻,我也向一旁走去,可是刚走了两步,忽然就觉得脚下踩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截铁链。我轻轻的捡起来看了看,就发现尽管铁链上锈迹斑斑但是仍旧很结实,过去了这么多年,铁链没有呈现出腐朽的状况,不得不说这是让人惊讶的,不知道当年铸炼这些铁链的时候添加了什么材质,或者采用了怎样的方法。 我拿着铁链不由得再次思量,这里怎么会有一截铁链?我的脑子里现在充满了疑惑,刚刚突兀出现的棺材盖,再加上现在突兀出现的铁链,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如果这里堆积着各种物品,杂乱无章,这样的出即便是出现这两样东西,我们只会感到......


    本章精要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没事,我们就是找点资料,你回去睡觉吧。”

        小陈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元宵看着小陈走远了,走过来悄悄的说道:“这小子不会在监视咱们吧?”

        我眉头紧皱,其实我也有这种想法,但是仅仅是猜测而已,可也不能排除那种可能。

        元宵站在窗前,向外面看了看,伸手拉上了窗帘,“看来咱们还是要小心一些了,你的那个阿娜朵,也不能完全信任!”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我忽然缓过神来,“嘿,你说什么呢,谁的阿娜朵!怎么成我的了!”

        元宵耸了耸肩,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似乎是不愿意和我争论。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看到墙上一张照片上的二叔也在对着我笑,我心说,“嘿,二叔你也笑我!”

        我发现这张照片是二叔为数不多的正面合影,那个时候二叔还要年轻几岁,看上去似乎比现在精神。二叔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比他年纪稍大一些的男人,面相忠厚,胡子茬有些花白,身上穿的很朴素,身上还沾满了尘土,正憨憨的笑着。

        这个人是谁?难道也是二叔公司的员工,这个人年纪算起来比二叔还要大。不过他们为什么要合影呢?一边想着,我一边去看照片的背景。忽然间我就是一愣,心中狂跳了起来,我看到在照片的背景似乎是一个工地现场,工地旁边立着一个牌子,上面用白油漆写着大大的两个字:5号!

        “5号!5号!”我不由的在嘴上默念,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第五号种植地基地。

        元宵凑过来看,“怎么了?”

        我伸手指了指照片上的牌子,“你看这个,这会不会是隐藏的第五号种植基地?”

        元宵皱了皱眉,“不一定是种植地基,但是这个五号不会无缘无故的放在这里,你二叔似乎就是通过这些照片传达一些暗示,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咱们明天最好找个工人问一下。”

        我点了点头,“也好!”

        我们又找了一番,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于是重新回到客房,躺下又睡了一觉。

        由于半夜折腾了一通,我们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一睁眼我就听到了公司院子里工人干活的声音。我看了看时间,立刻坐了起来。现在好歹也是这的代理老板了,躺在着睡懒觉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穿好衣服,又叫醒了另一张床上的元宵。我们洗漱完走到了院子里,看到两车草药拉进院子,工人们正忙着卸货手势。

        这时,小陈笑着跑了过来,“二位老板早!”

        “早?”元宵看了他一眼,“你笑话我们是吧,这都几点了,快吃中午饭了!”

        小陈打了个哈哈,“也不能这么说,二位老板昨天晚上不还加班了吗!”

        “


展开+
展开+
  • 不甘为妾

    不甘为妾最新章节

        一个不愿意做妾的女孩子落到了一个强势的男人手里的故事!
        有点虐,小心慎入。

  • 问天之路

    问天之路最新章节

        阴差阳错下获得了一个无良小黑鼎。别人得到宝物,都是送送送。而我得到的小黑鼎,却是贪婪不止的大坏蛋!!!

  • 带着系统去修仙

    带着系统去修仙最新章节

        方越身携系统和前世修真所有记忆,重生在这个看似安静平稳的世界。
        直到有一天,他才发现,系统每个让他完成的任务,似乎都在为了英雄救美做准备。
        不经意间身边已经被妹子环绕时,方越无奈望天。
        ……
        还有,我知道我很有钱,我也知道我很强,但反派你们能不能别总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让我装逼。

  • 武灵天下

    武灵天下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带着异世界的吞天武灵,废物少爷绝地逆袭,一跃成为震惊大陆的武学天才!强大的武技信手拈来,强横的敌人踩在脚下。神秘的家族,未知的领域,一切的精彩,尽在武灵天下!

  • 心墓传说

    心墓传说最新章节

        凡界少年宇心,机缘巧合下破除世代诅咒,成为宇氏家族首位可以前往修真界之人,从此踏上了修真路。昔日的战场,被遗忘的岁月,古老的遗迷,万世的情缘……一一展开。

  • 无常渡厄

    无常渡厄最新章节

        人死为鬼,鬼死为魙,魙死为希,希死为夷......
        前世无常今世厄,黑白无常皆为她,地狱颠覆人间危,翻天覆地缘是仙!
        要救人!要逆天改命!要报仇!唉!不知是神仙鬼怪还是外星文明?
        说好2月1日上架,手快按了84章VIP,85章免费。

  • 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

    名门暖婚:江少的独宠萌妻最新章节

        四年前,慕青晚在出国前,壮着胆子把自己暗恋了整个青春期的江淮安给睡了,然后逃之夭夭!四年后,慕青晚在回国后,又趁着醉酒和药效把化身冷面阎王的江淮安给睡了,又逃之夭夭!为救慕氏,她找上拼了命想要远离的男人。江淮安忍无可忍,一纸婚书砸到了慕青晚的面前。“契约结婚,等我什么时候把你睡腻了,你什么时候滚蛋!”慕青晚身后钻出来一萌娃,眨巴着眼问道,“妈咪,这个男人太渣了,咱们现在就滚蛋,你给我换个后爸吧?”江淮安:“慕青晚,你TM什么时候偷的我的种!”

  • 异界无敌系统

    异界无敌系统最新章节

        修炼奇效杀人杀怪等级狂飙!抽奖功能神技神兵拿到手软!副职系统神丹圣符轻松炼制……宅男辰申带着无敌系统穿越而来,打怪爆秘籍,杀人爆装备,左手降龙百二十八掌,右手诸天乾坤大挪移,威压三界,终成无敌至尊!

  • 法医狂后:皇上轻点宠

    法医狂后:皇上轻点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女法医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空间,这是一个四国鼎立的地方,但是竞争很激烈,顾易梦是这四国当中较为强势的东越国的郡主,穿越之后,一手改变了这位郡主的人生,吸引了四位帝皇的目光,打破了阴谋,重新创造了一个新时代,扭转乾坤,翻天覆地。

  • 重生之末世血凤

    重生之末世血凤最新章节

        暮雪幸运的重生了,惊奇的是这一世她得到了万能的空间,她得意地大笑,渣渣们,你们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自此,暮雪踏上了牛逼哄哄的末世之路!

  • 重生之郡主归来

    重生之郡主归来最新章节

        前世,她因为贪恋宫中的一丝温暖,终是信错了人,最终导致使二十万淮南军被人屠杀殆尽,淮南王府也随之倾覆;重生归来,她誓要为淮南王府辟出一条生路,今生为淮南王府而活,却没想到,有一个意外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女主:其实当年我只是想养个孩子。男主:哦?女主:可没想到如今竟与你成了这般关系……男主【凑过去亲了一口】:如今这般,难道夫人不喜欢么?女主【死鱼眼】:喜欢死了呢——如果你别把当初那个孩子还给我我会更开心的。男主【瞅了她一眼】:这……有点难啊……

  • 玄天领主

    玄天领主最新章节

        现代人孟波穿越到异界大陆,竟然穿越在女人身上?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一纸婚约……唉,主角该如何自处呢?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成为孙悟空无弹窗武道狂徒无弹窗武天焚魔无弹窗重生之丫鬟皇妃无弹窗启穴无弹窗医妃宫略无弹窗

全文阅读:美酒供应商全文阅读天为谁春全文阅读霉运阴阳眼全文阅读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全文阅读蚀骨缠绵:薄少轻点宠全文阅读都市修真医圣全文阅读逆天阳神全文阅读萌妃嫁到:靖王,我们不约全文阅读

九龙天棺最新章节- 九龙天棺全文阅读- 九龙天棺txt下载- 九龙天棺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十三章老哥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九龙天棺】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九龙天棺》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