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列表> 第206章 阮明心的决定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亲吗?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到瘟疫堆里去,在自己亲生女儿生死悠关的时候,自己非但不想方设法救她不说,还要火上添油的将她的出路堵死,你知道活在那里是什么滋味吗?” 少女的话语字字清晰:“那是每天都在与死人为伍,生怕自己哪天一不小心就染上瘟疫,要药没药,上天无门,明明出城就在眼前,却被你生生关上。” 阮明心右手指着天,拍着自己胸口,看着他目光冰冷没有一丝感情,大声吼道:“我立功,那是我用命换来的,不是你赐来的。” 她食指直直地指着阮兆麟的眼睛,“你这么伟大,当初怎么不自己去试一试瘟疫......


    上二章提要:...将尸体清理,百姓们继续安置了回去。 不过一会儿刚才热闹哄哄的地方就全部散尽,仅剩下城墙上那些醒来守着的持箭卫兵,和立在墙头的阮明心跟龙翼轩,一红一蓝,迎风招摇,还是两个青涩的孩子,竟然是这场瘟疫的主持者! 阮明心想想就觉得可笑。 何其熟悉的场景啊,当龙翼轩也是这样围杀她跟霍长焰的。...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礼仪有道,是天下孝道的表率呢。” 阮明心羞涩又诚惶诚恐道:“谢皇后娘娘夸赞,是皇上抬举臣女了。” 皇后跟长公主而对视一眼,后者暗自点点头。 皇后赐坐:“我儿已经给本宫说了你进宫的原因了,本宫甚是高兴。” “皇后娘娘这就是臣女献给皇后娘娘跟两位公主的香脂。”阮明心打开锦盒,长公主亲自下来接过递上前去。 “母后请看,这香脂肤如凝脂,揉之可化水,涂在肌肤上清清凉凉,更妙的是香气清幽,令人仿若在炎炎夏季置身冰天雪地一般清凉感觉。比冰块还管用呢。” 皇后也打开一盒试......


    上五章提要:...甚者,甚至会被皇上所厌弃。 那他们凤家就是真的完了。 还有就是毕竟她才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就算是跟着大剑师修行有术,毕竟才上山几年呢,钦天监的那些可都是钻研这些几十年的了,总归不会真的抵不过一个小女孩。 她想舅舅肯定是会去问钦天监的那些老道的,可是他们就真的测不出来啊,前世就没有一点风声透出来,后来皇上发怒,发配了好些人呢。 她现在又不能请师父来,因为自己那三脚猫的观星之术确实敌不上钦天监的那群老匹夫,师父以来可不露馅儿了吗? 重生回来她就一直想着复仇跟霍长焰,细细......


    上六章提要:...怎么去给‘大姨母’解释吧!” 那个大姨母,就是裴玉莲。 接着,她转身姿态傲慢的离开。 气得裴玉芳面色狰狞,身边的丫鬟更是狰狞着欲哭无泪。 丫鬟跟在裴玉芳身后往裴家大院走,悄悄拉开衣袖,五个红红的指甲印,深可见血,瞬间周围就已经乌青了一片。 三小姐这是真的动怒了。 裴家的大厅内,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十分明显。 “我就说了当初不能留她!”裴进的脸色已经是一片铁青。 “那毕竟是我们的孩子,老爷!”裴夫人一脸哀戚。 “啪!” 巴掌印顿时响起。 裴进怒气气冲冲地甩了妻子一个巴掌。 “那不是女儿,那是冤家!”裴进冷冷看着妻子:“你是想要整个裴家为她陪葬吗?!” “父亲,你为什么要打母亲!”一直没有说话的裴玉莲面容惨淡,如今的她,已经在那个偏僻的角落被关了四年。 四年的冷窗足以让心里的那腔热血渐渐冷却。 尤其是现在,听到那个死丫头说的话,心更是已经凉透了。 她说着又看向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你明知阮兆麟和我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可以嫁给他?!” 谁都可以嫁给他,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她! 裴玉芳咬住嘴唇......


    上七章提要:...她哼哧一声,甩袖而走,那最后的眼光阴冷又恐怖。 阮明心耸耸肩,与百灵无奈一笑。 然而到了晚间百灵就面色不愉的掀帘子进来了。 “怎么了这是?”阮明心正坐在床沿边上,脚下踩着一个金色铜盆,一个小丫鬟正在给她捏腿。 看着百灵那满脸的气愤,阮明心挥退小丫鬟。 百灵自发的上前去接替小丫鬟继续给她捏,头埋得低低的。 阮明心也不主动问她,闭着眼睛享受明显比小丫头更加有手劲儿的按摩,最后终于还是她自个儿绷不住,“小姐,你怎都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百灵的语气有些嗔怪跟......


    上八章提要:...也同样一副咬牙切齿:“二弟,她没分寸,怎么你也没有了分寸。你是吏部尚书,你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阮兆麟等的就是这一刻,看一眼周围议论纷纷的咬耳朵,高声道:“明心你下去,这样的场合岂是你一个女孩家家可以去的。” 身为后背还是嫡女竟然要跟着自己的父亲一同迎接继母,这不仅是没有规矩的表现,更是在当众挑衅继母将来在家中的威严。 阮明心不紧不慢也看一眼四周,轻启薄唇声音不高也不低,除了周围阮家的几个人,旁人恰好听不见的音量说道:“父亲是确定要让明心在这里下马?这周围——这是有不少人呢。......


    上九章提要:...樽和酒壶砸落在地,目光狠戾的看着那个庶子久久凝视。 庶子不敌,垂下头去。 阮明心才转回身子看着那边还在奋笔疾书的三人,三人背后不知何处除了丫鬟,又上来了三个小厮各自站在公子们的身后,手上都捧着厚厚一塔的宣纸,都是写完了的。桌子上摆的乱七八走,根本来不及整理,只能用人捧着。 啪、啪、啪。 左相大人先是拍手鼓掌。 有他带头,鼓掌声顿时响起。 他这才看向那个庶子:“现在你可还认为阮小姑娘是在抄袭?” 庶子错目,惊讶的看向那个胡白胡子的老者,他是当朝左相啊,南......


    上十章提要:...妖’匠心独运,流传魏晋之风,阮四小姐如此‘才女’怎能不献上一首好诗呢?” 她眼角轻笑,分明是嘲弄阮明心只懂舞枪弄棒,不懂诗书礼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粗鄙女子。 况还特意点出了谢屹然的诗词与之相比,谁人不知她这是想要看阮明心出丑。 南庆第一才子岂是一个小小不学无术的女子可与之肩比的? 莫说是女子,在座的诸位游学归来的世家公子在谢屹然面前也是从未赢过。 谢屹然有些蹙眉的看了王小姐一眼,对阮明心投去关怀的目光。 这时候他是万万不能开口的。 触及他的眉眼,阮明心轻柔一笑,似春风化雨纾解了谢屹然心中的干涸。他也回她一笑。 泉仙不若此,月神将无形。 他这样子直直将王小姐一种闺阁之流看痴了去。 “以何为题?”阮明心问向王小姐。 王雅沐眼珠轻转,“就以莲为题。” 她这是故意难为她,周围小姐们轻笑。 反倒是公子们有些担忧的看向阮明心,之前已经有了谢屹然的文章雅致,无论阮明心做出了什么都将是云泥之别。 阮明心却不以为然,那看向王雅沐的眼神跟笑意令她遍体生寒,仿佛在居高临下地看一个蝼蚁上蹿下跳想要破开一片天地一样不自量力。 ......


展开+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无奈状。

    阮明心不想看见她们的一副苦瓜脸,麻利的挥挥手。

    百灵与素心无奈叹一口气,一人一边的帮她放下床帐。

    今天刚回来,素心担心百灵劳累,将她赶回去自己留下来值夜,就睡在外隔间的小床上。

    湖心阁就是这点好,临水而建,盛夏时节正是酷暑难耐的时候,白天要比其他的院子凉快许多,夜晚更是微风徐徐,吹起一片水汽。

    正所谓是夜晚寒凉,水汽氤氲,漆黑的夜空高高的挂着一轮圆圆的明月将湖水点亮,天上一个圆盘,地上也是一个圆盘。

    忽然那个歌地上的圆盘就像是被谁丢入了石子,以圆盘的正中心为点,一圈圈往周围扩散。

    阮明心睡不着站床边吹风,看着那个湖上的黑影足尖一点点从院墙的另一边径直几下就到了她的窗前。

    她在内,他在外。

    两人目光凝视。

    他真是自信,半夜闯人家的府邸连个黑巾覆面都不用,就这么亮着这么一张俊颜仿佛在说自己光明正大!

    阮明心嗤笑:“哪里来的小毛贼夜半三更擅闯女儿闺房,是想偷香窃玉不成?”

    霍铮不懂她的幽默,连连摆手:“不不,你误会了,想我只是担心,过来看看你。”

    阮明心看着他笑,仿佛一直要站到天荒地老。

    霍铮的耳朵又有些热了,他看着她结结巴巴的道:“今天……听说……听说你跟你父亲说,说要嫁给我?”他抑制不住心中的跳动,纠结了一晚上,最后还是没能忍住来找她。

    阮明心莞尔,傻小子,她曾经亲口给他说的,他不信,现在听到别人说了又跑来问她。

    阮明心想到那种自己特意求来的圣旨,忽然脾气就上来了,“谁说要嫁个你了,那不过是我搪塞我父亲将我嫁给七皇子的理由罢了。”

    原来是这样,霍铮一路提着的心忽然就失落了下去,月光下整个人都有些焉头焉脑。

    阮明心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地打趣:“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哪想霍铮立即接道:“没关系,名声坏了我娶你,你要拿我当挡箭牌也没关系。”

    少年终究是下定了决心,如今还只是七皇子,就算她将来可以魅惑天下,他也要为她斩尽桃花。

    阮明心看着他,心情有些复杂,今晚的他真是有些不一样。

    霍铮久久没等到她的回话,有些不自在,“那,那我走了啊。”临走前还回头强调了一边,“我真的没关系。”

    也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哪一个没关系,阮明心小声的嘀咕一句,“小时候也是这样闯让人家闺房。”

    只是那个时候的霍长焰可比今晚的正常多了阮明心回忆的想着。

    原本兴奋焦躁的心情经过霍铮这一打搅,阮明心奇迹的平静了下来,忽然有了睡意,于是手拉着一小撮头发玩弄着回到床上躺着。

    阮明心看了一眼屏风的对面,昏黄的煤油灯照得素白底子的四叠屏风上的色彩朦朦胧胧,明明是艳红的牡丹花样也变成了夕阳的残照一样。阮明心静心听了下素心那边没有任何声响,然后满意的闭上了眼。

    想来今晚阮明心是注定要不成眠的,起初还早的时候是因为兴奋的睡不着,现在想要睡觉了,外面的蛙叫“呱呱”吵得她在床上翻来覆去。

    阮明心烦躁地将头埋入枕头内,企图隔绝外面此起彼伏的叫唤。

    夏天就是不好,住在湖心阁虽然凉快,晚上也真心被吵得无法。

    阮明心愤恨的咻的一下坐了起来,烦躁得双手握拳重重的砸在被子上,恨不得制了一罐毒药将它们全都灭了,尽管有它们在整个湖心阁都没有了蚊虫的烦扰。

    坐了一会儿没办法阮明心抱头仰躺倒下去继续翻滚,忽然她脑子里就灵光一闪!

    青蛙要吃蚊虫是有益的动物,可是太多了就过头了,就像现在吵得她睡不着觉恨不得杀了他们。那——凤家呢?

    凤家也是于南庆国那也是肱骨之臣啊,虽然前世水患用去南庆国库许多,可那再怎么多也不会超过三分之一,那毕竟才几个乡村而已,而且当时最终的处决办法是将剩余的几个村子都隔绝烧了,按理说前期大雨阻隔运送不去粮食,最多只有附近的县府就近补给,那银两就更好说了,村子都烧了还能花多少?

    然而事实却是当年凤家军在前线抗敌,整个南庆国内都在谣传凤家军辛苦,南庆先是面临水灾瘟疫的侵袭,已经国库耗尽挪不出多余的粮草寒衣给将士们。

    身为凤家儿女她自己也曾带兵打过仗,再是清楚不过军心的重要性,在那样的情况下,外有敌寇,内有忧患,将士们是只会更加的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凤家军胜了,却是牺牲了两位少将军。

    她能想到,龙腾自然也会,他们当今的天子可一点也不昏庸。

    就像是那池塘边多余的青蛙一样,凤家即便是国之栋梁又如何,南庆的将军不是只有凤家一家,而且他不是还留着了有勇无谋的二舅舅跟了年老体弱的外公吗?

    去掉了凤家心思最活泛的两位少年将军,凤家军依然还是当年那个凤家军,削弱了他们的权利集中和谋算而已。

    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天家最忌讳的向来是大将军拥兵自重,更何况还是一门三虎将,个个英武不凡!

    她就说当年十方河跟穿日河离北狄那么遥远,那些灾民们怎么会想着要危险地北渡?

    仔细想来这可不就是有人挑唆的结果么,先放出要烧村的谣言逼得大家人心惶惶,然后再将他们圈围起来,可不是要逃跑。

    最后那一把大火可不就是落实了,让那些灾民们在南庆再也待不下去,只能北渡,由此引发战乱。

    皇上打得一把好算盘啊!阮明心僵直的躺在床上,手指紧紧的抠着床沿边上的木头,指甲断了都不知道。

    现今表面上看起来凤家是没有什么危险了,可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更何况那还是一直虎视眈眈的老虎。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之 第206章 阮明心的决定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之 第206章 阮明心的决定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夜小暖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去找吃的,然后随口问起少年来历。 没笑道这居然是一个闷葫芦,问什么都闭口不答。气得然明心鼻孔呼呼出气。 阮明心:“好,好,好,你其他不说就算了,那名字总有吧!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依旧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一块石子不说话。 阮明心不由气急,大吼一声:“说!” 惹得少年身子一颤,看着阮明心默默然开口:“姑娘即已救我性命,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前尘往事尽断,说来名字又有什么用呢?更何况还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又有谁注意你姓甚名谁?”他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小,但是阮明心还是听清楚......


    下二章预览:...开始熬制,这云裳的身子太弱,日后一定要用药汤调养搞身子。 她纵使这一世冷情冷心,看着床上那般柔弱娇小的人儿,却也不免起了几分怜惜之心,更何况如今云焰也应下一旦她救活了这丫头,他便归顺于她,既然是自家人,自是不该再藏私的。...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多余的情感,只是若看一个死人一般看着白爷。 白爷面如死灰,这一次却是真知自己怕是逃不过了,跪在地上便是不住拜求:“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府里还有些金银,可全部给你们,只要你们放过我。” 阮明心微微弯下身,“放过你?” 明明也是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笑意,眼中的冷意却让人更加惊恐。 她只冷眼看着地上那些横尸,欺了她的人,这便是下场。 她早说过,她不是菩萨心肠,她可以对自己人倾心相付,但那也只限于对自己人。 对其他人,特别是敌人,她向来不会存一分怜惜之心,她还未愚蠢到人与......


    下五章预览:...帮。”付其志当即便放下了狠话。 他知道对于这帮人,不说一点狠话,那是不行的。 这下所有人只能全部向阮明心而去,哪里还有人敢停留在原地,他们自然相信副帮主说的出,自然也做的到。 这次傅长风却是未再出手,而天机人的天护殿之人却是一个个涌了出来,被傅长风指导着如何排阵法。 这已经不再是几个人,既然是几十个人一起,那自然要排阵法为好。 而再看莲花帮的那些人,哪里会什么阵法,一个个只知道胡乱打,不过是不努力做到不打到自己人罢了。 天护殿虽然一直是交给了天叔和青爷,可说......


    下六章预览:... 先前带阮明心来之人却是给云裳引路,云裳不愿走,“我要留下陪明月姐姐。” 若是她走了,明月姐姐岂不是一个人在这孤军奋战,虽然她在,结局也不会好太多,但起码她能为明月姐姐挡上一些便是一些。 阮明心拢过云裳,在她耳畔耳语几句,说的云裳尽管眉目之中的愁色还是存在着,但总归是愿意走了。 到这庭院之中只剩下阮明心和夜茯苓二人时,二人却是都未声言,只颇有番趣味地看着对方。 二人的姿容并未相差多少,却是各有各的风光,令人难以移得开眼,总之就是各有千秋。 夜茯苓终究是红唇染了一抹笑意,“我对阁主可是心生敬佩的,在断尘渊这般之地,阁主将天机阁主持到现在这般的庞然大物,可是不容易的。” 阮明心对夜茯苓自也是怀着差不多的心思,“门主何必如此说,门主不也是将合欢派主持到了现在的大拿之境。” 夜茯苓把玩着青瓷杯,“可这不还是要被阁主除去么?” 阮明心淡淡道:“各凭本事罢了。”她现在只想快些把最后的两个大帮派,便是合欢派和长留门给收拢,统一了这片断尘渊,便回尚书府。 夜茯苓似有些失望,“这样啊,那我和阁主倒是所见略同,合欢派和天机阁,总是要有一方退步的,而......


    下七章预览:...第一次看到傅长风,便是明月姐姐坐在她榻边,而傅长风便是一直守在明月姐姐的身后,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那个时候她不懂,现在却是知道了,那是最好的距离。 只可惜她懂这一切的时候,她和他已经有一道怎么都跨不过去的沟壑了,太长太长。 长得……云裳微微一笑,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姑娘了,她知道只有这样,长痛不如短痛,她最后受的伤才会少一点。 所以,虽然这样她现在不好受,可是以后便会好点的。 “傅长风,我去睡了。”她淡淡道。 傅长风倒未去在意云裳对他称词的改变,对他来说,一个称谓......


    下八章预览:...息的沉默寡言的庶小姐了。 婀娜的步子带起散花青烟的裙摆轻轻地翻起透出一点儿珍珠鞋尖,每一步都是一样的距离煞是好看,子月在后面追着,到了飞鹤院就恭顺垂着头,一个再本分不过的丫鬟。 阮琳芝无声地瞟她一眼,很是满意。 一个懂得因场合而变换表情跟规矩的丫鬟,在外能显出她的身份,在内能表达她的规矩。 老夫人向来是一个嗜规矩如生命的人,当年的阮明心不会一样在她面前被压得赔东西讨好吗? 尽管心中已经飞过了天边的山川,一进到跨门的时候又侯然的收了回来,无情中带着一点恭谨,这是老夫......


    下九章预览:... 看着毫无动静的湖面。 “小姐……”素心有些忧心,阮青璃可是掉进去了呀。 但是阮明心却没有说话。 这一幕,前世也曾经有过。 那个时候是她救下的,没想到这一世,这件事之前竟然没有发生,偏偏又是在她面前出的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 可是这个七级浮图,她不愿意去造。 良久。 就在素心和百灵都以为她不会出手的时候。 “你去把她提上来。”阮明心下巴指使着杵立在一边的百灵。 “凭什么呀?”百灵不满,噘着嘴鼓着腮帮子看着一脸冷静自持的阮明......


    下十章预览:...过上一个仅仅在千仞山之上几年的姑娘!剑师境啊!没有契机顿悟,就算是再给他十年他也不一定能够到达,曾经他以为自己会是这一辈中最先到达大剑师的人。师父说过,他是这些年来有史以来修炼唯一一个进步最快的。而她……! 阮明心很有可能会是下一辈第一个成为大剑师的人!他必须将这个消息尽快传给师父。 向宗光看着这样子的他忽然觉得纳兰子墨也有了有人气,过往他总是冷冰冰的,隐埋在黑黑的阴影之下,令人觉得距离遥远,周围的人也是自然而然的与他隔开了距离。如今忽然看见了他的容颜,再加上这一举动,忽然就有了想要深交的欲望。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有气无力的说道:“王子殿下可否为在下传一封信给师父。” 毫无疑问最终这封信是落到了霍铮的手上。 他早就派人盯着驿站不放了,别说是一只飞鹰,就是一只蚊子飞出去了他都能知道。 所以当那只黑背白肚子的飞鹰刚从驿站飞出来的时候,他一身口哨就让城外猎食的逐风将他抓了回来。 然后当霍铮取下纸条的时候,理所当然的飞鹰变成了逐风对自己功劳的犒赏,尽到了他的肚子里。 霍铮不管它,看它在霍府荒凉的小院里吃得血淋淋的,揣着纸条就走开了。等到了书房再看......


    本章精要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无奈状。

        阮明心不想看见她们的一副苦瓜脸,麻利的挥挥手。

        百灵与素心无奈叹一口气,一人一边的帮她放下床帐。

        今天刚回来,素心担心百灵劳累,将她赶回去自己留下来值夜,就睡在外隔间的小床上。

        湖心阁就是这点好,临水而建,盛夏时节正是酷暑难耐的时候,白天要比其他的院子凉快许多,夜晚更是微风徐徐,吹起一片水汽。

        正所谓是夜晚寒凉,水汽氤氲,漆黑的夜空高高的挂着一轮圆圆的明月将湖水点亮,天上一个圆盘,地上也是一个圆盘。

        忽然那个歌地上的圆盘就像是被谁丢入了石子,以圆盘的正中心为点,一圈圈往周围扩散。

        阮明心睡不着站床边吹风,看着那个湖上的黑影足尖一点点从院墙的另一边径直几下就到了她的窗前。

        她在内,他在外。

        两人目光凝视。

        他真是自信,半夜闯人家的府邸连个黑巾覆面都不用,就这么亮着这么一张俊颜仿佛在说自己光明正大!

        阮明心嗤笑:“哪里来的小毛贼夜半三更擅闯女儿闺房,是想偷香窃玉不成?”

        霍铮不懂她的幽默,连连摆手:“不不,你误会了,想我只是担心,过来看看你。”

        阮明心看着他笑,仿佛一直要站到天荒地老。

        霍铮的耳朵又有些热了,他看着她结结巴巴的道:“今天……听说……听说你跟你父亲说,说要嫁给我?”他抑制不住心中的跳动,纠结了一晚上,最后还是没能忍住来找她。

        阮明心莞尔,傻小子,她曾经亲口给他说的,他不信,现在听到别人说了又跑来问她。

        阮明心想到那种自己特意求来的圣旨,忽然脾气就上来了,“谁说要嫁个你了,那不过是我搪塞我父亲将我嫁给七皇子的理由罢了。”

        原来是这样,霍铮一路提着的心忽然就失落了下去,月光下整个人都有些焉头焉脑。

        阮明心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地打趣:“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哪想霍铮立即接道:“没关系,名声坏了我娶你,你要拿我当挡箭牌也没关系。”

        少年终究是下定了决心,如今还只是七皇子,就算她将来可以魅惑天下,他也要为她斩尽桃花。

        阮明心看着他,心情有些复杂,今晚的他真是有些不一样。

        霍铮久久没等到她的回话,有些不自在,“那,那我走了啊。”临走前还回头强调了一边,“我真的没关系。”

        也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哪一个没关系,阮明心小声的嘀咕一句,“小时候也是这样闯让人家闺房。”

        只是那个时候的霍长焰可比今晚的正常多了阮明心回忆的想着。

        原本兴奋焦躁的心情经过霍铮这一打搅,阮明心奇迹


展开+
展开+
  • 武破苍穹

    武破苍穹最新章节

        华夏兵王萧逸异界重生,得远古神魔传承,拥有了吞噬之体,可纳万物为己用,从此逆天改命。凭借着神奇的轮回武魂,他凝聚不死之身,横扫九天,宇内独尊!

  • 绝色鬼妻

    绝色鬼妻最新章节

        阴阳眼!齐明刀!
        百鬼夜行!妖魔肆虐!
        举世混浊!人心不古!
        一名拥有阴阳眼的阴阳师!
        一位阴婚姻缘的绝色鬼妻!
        一个人鬼相依相恋的故事!
        一段挽手斩妖除魔的传说!

  • 大魏女探

    大魏女探最新章节

        平安扣也称怀古、罗汉眼,可祛邪免灾,保出入平安。她到底没能如前世母亲的愿,空有怀古之名,却无平安扣之福,最终死于非命。重生后翻阅史册,史中记载,前朝白家之女怀古,成婚前夕,突得急病而亡。她不平,不解,亦无答案。今生仍有怀古之名,却成为作幕侍从,再非世族贵女。为查得前世被杀真相,也为查得前世父兄在她死后过得如何,她毅然女扮男装,孤身上京,自此羊入狼群,开始努力求生存求真相的再世之旅。

  • 实习诡事

    实习诡事最新章节

        地下档案室连日诡异的婴啼来自何处?
        凶案现场再现神秘图腾...
        尸体不腐究其何因?
        舍友说我们的宿舍以前是间解剖学教室...
        .
        ..
        ...
        “我在找一本书,叫《禁魂录》,你见过吗?”

  • 超凡护花保镖

    超凡护花保镖最新章节

        打工青年邂逅逗逼山神,一场躲不开的惊奇遭遇。
        美女,来者不拒,谁为我生猴子的问题;恶人,暴揍驱离,万恶者必虐之除之。
        这是一个保镖的传奇,鲜花与刀剑共闪耀。

  • 充个会员当武神

    充个会员当武神最新章节

        林浩获得充钱系统,你说你炼丹术无敌?你说你炼器无双?你说你铭文天下无人能及?统统给我闪开!我有充钱系统,只要充钱,就能变强!什么我都会!

  • 契约王后,陛下后宫多娇宠

    契约王后,陛下后宫多娇宠最新章节

        赵禅珠:虽顺陛下后宫多美人,但她宠爱的始终只有她赵禅珠一个啊!韩月纠结脸:总的来说吧,陛下你颜值高,脾气不错,撩妹技能满分,可这些都是在赵禅珠面前哇,摊手,我决定放弃!听说穿越全是套路,可到了她韩月面前全都不按套路,说好的美少年呢,说好的三角四角五角恋捏,说好的HP结局呢,认真脸,难道她不是主角?孟姑娘幸灾乐祸的脸,不不不,你是不只是女配,还是个炮灰,~~

  • 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

    隐婚盛宠:总裁大人深深爱最新章节

        传言,帝都一手遮天的北冥家主是个身残病弱,貌丑无比的半死老头,夏初初信了。可眼前这位身材威猛,英俊霸道,男性荷尔蒙爆棚的男人是什么鬼?他哪里病残?哪里老了?全是谣言!明明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技术强的让她逃都逃不掉。她真想咬死他,“你个大骗子!你不是病残了吗?”妖孽男笑的无比邪魅,“宝贝,有没有病残……你再试试!”她好想哭:“我要跟你离婚!”男人冷冽的横了她一眼,“嫁我,很委屈?”小女孩秒怂,泪眼汪汪,“不,不委屈……”冥爷欺身而上,两只宝宝突然踹掉房门,同时举着手里的水枪狂喷,“坏爸爸,不准欺负麻麻!”

  • 抢个女帝做老婆

    抢个女帝做老婆最新章节

        平凡的人,也有一飞冲天的机会;从不被正眼相看的人,也能被天帝倒追。最长美人喜,平凡无敌路。悲催的莫峰被女友劈腿,意外得到狗子天神传道,踏上修炼的道路,屌丝的人生开始开挂,不管你是谁,再来装逼一脚踹飞。万花丛中过,还得帝王一枝花。

  • 东风恶

    东风恶最新章节

        文案想不出来,唉,咱看文就看文吧,要啥自行车……

  • 重生之盛世娇医

    重生之盛世娇医最新章节

        上辈子她朝为皇后,心爱的人利用了她,依靠她的家世登基上位。宰相墨游之女墨如玉联合了江湖势力将她的家屠杀,最终将自己逼死在挽絮宫!重生后她不再任人宰割,他们要她死,他偏要好好活着!

  • 逆天狂妻:鬼帝狠狠追

    逆天狂妻:鬼帝狠狠追最新章节

        当新时代呼风唤雨,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暗佣兵首领,眼睛一闭一睁,成为最没出息的皇二代时,某尊淡疼的道:淡定!当一旨婚约施行,驸马新婚夜抱着亲姐姐滚草地时,某尊好心的捡起他们的衣裳,又点了把火给她们取暖后,微笑着对某只道:淡定!阴她?耍她?辱她?某尊信手一挥,灭之!然,遇到某妖孽后,淡定自此烟消云散,霸气再无侧漏之时,她郁闷至极:“长得那么妖,摆弄的那么骚,本公主可没钱给你打赏!”“……本帝可以倒贴!”“……”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参天 牧神记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抱娃影后:北少约不约无弹窗凌云志无弹窗都市神级教师无弹窗强制宠爱:总裁的私密情人无弹窗

全文阅读:雁渠全文阅读明月如钩全文阅读春野小农医全文阅读沂蒙山全文阅读冥夫血魂全文阅读诱妃入怀:盛宠腹黑嫡小姐全文阅读快穿之拯救男神攻略全文阅读无敌副村长全文阅读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全文阅读-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txt下载-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6章 阮明心的决定】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