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列表> 第293章 再被皇上传召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拿着她的投资隐藏集市。阮府里存着的不过是冰上一角而已。 阮府正门处,阮明心的行礼马车已经陆陆续续出了大门口开始往外行走。长长的东筒子巷子看过去就是一条不断往巷子与长安街交接的岔道口蠕动的金色大虫,尾巴那一节还在不断增加。 如此大阵仗,自然引起岔道口那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是后面巷子里的其他几家官员的正门口也三三俩俩的开始聚集起围观的人群。 有百姓的议论声传来: “果真是阮四小姐,看着是真的断绝了父女关系啊!” …… “真是可惜那天我家正好有事,原还以为是谁胡......


    上二章提要:...,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将她这两生两世对父亲的那点奢望喊了出来。 那样的无助与彷徨,最后统统转化为了气愤。 阮兆麟害怕得不敢动,小心的僵硬着脖子要避开,但是无论他怎么避,那见就如影随形的跟着他,最后还划破了皮肤。 这一举动,吓的阮兆麟以极大弧度的歪着脖子不敢乱动了。...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说话。 当年京郊的那个小女孩,后来临沼县陪他同生共死患难与共的女孩儿如今已经长大成绝代风华,他多想好好的疼惜怜爱她,可她却总是看不见他的真心。 不管是真心还是啊假意,阮明心都不稀罕,当年她有多么的全心全意,而今就会有多么的憎恶。 “身份算什么?七皇子久在皇宫可能不清楚民间婚嫁,在江湖中,师兄妹的成婚的比比皆是。我是官家小姐不假,然我更是大剑师的徒弟,一个再深刻不过的江湖中人。” 尽管从前冷淡,可是龙翼轩也从来没想过她会如此的眷恋着那个人,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


    上五章提要:...对着老爷子轻轻开口说道:“我想要进宫去。” 霍继光轻笑道:“你现在已经是个小将军了,明儿个自己就可以递牌子进宫还需要爷爷带?真是个长不大的孩——” …… 老爷子反应过来。 “现在?” 霍铮先是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过了一会儿又“嗯”了一声。 老爷子已经觉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疑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霍铮松开手,转回身来几步上前刀霍继光的床前跪下,“孙儿想要进宫请求皇上同意孙儿连夜刺杀北狄使臣纳兰子墨。” 他说的很急,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郑重的......


    上六章提要:...!”阮明心确定,“当年我是见过他的半面容貌的,虽然现在依旧只能看见下半张脸,但是我很确定。还有他胸前随身携带的那个项链太特别,我查过只有北狄巫师才会有,那应当是他的师父纳兰子墨传给他的。” 也是那个诡秘的项链坠子一进门殿门碰击出的厚重叮当之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按理来说他是北狄未来国师,不应当北狄牵扯在一起,如今忽然随心而来,恐怕要来破坏两国和谈。”阮明心担心道。 霍铮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忧心忡忡,他也怀疑纳兰子墨混进来使臣里的目的,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话。 “你说……”阮明心忽然转过来看着霍铮说道:“他会不会是冲着咱们师父来的?他来的目的是要破坏我们与北狄的和谈,可是普通的战争虽然劳民伤财,毕竟不会动摇国之根本,可要是一旦一个国家的大剑师陨落了的话,那么支撑这个国家的精神就垮了。这样一来一下子就摧毁了几国之间的平衡,那么——” 她知道未来,所以更担心的其实是师门。 那是她曾经的遗憾,绝对不想成为今日的伤痛。 以前她不曾有那种能力,但是今时今日,已经不同了。 不论是武境,还是势力,都和以前不同。 霍铮一把拉住越说越激动的阮明心,“你小声......


    上七章提要:...红妆那是嫁女!”阮明心被他逗得笑了。 “我愿意十里红妆迎娶不行吗?”霍铮的声音却带着执拗和温柔,若不是她还没有及笄,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定下。 十三岁而已,少女却已经渐渐长开。 那朵鲜花,竟然要慢慢绽放了。 虽是男装,却风姿绰约。 “说的好像你们真能成亲一样!”龙司远不由冷哼,脸上心里都很不舒服。 “要你管!”阮明心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拉着霍铮的手向向宗光提出告辞,和几个幌子拱手拜别。 向宗光看着两人的背影却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看得龙司远在一旁不停的......


    上八章提要:...你快走!” 阮明心挑了挑眉,“那你呢?” 那二人来,自是合了她的意,不过倒是想看看这牧青反应如何。 牧青咬了咬牙,而后紧色道,“我垫后,这是我的家,总归你快走!” 阮明心却是不动分毫,牧青急了,却奈何如何说,阮明心都不为之所动。 傅长风和云焰踏进院门之时,便是见一个少年挡在一个女子前面,看着他们,一副警惕的模样。 傅长风冷情道:“让开。” 阁中却是有人来报,有个武功格外高的女子,将天机阁来人连连打败,应该就是眼前坐着的女子了。 女子背对着他二人,......


    上九章提要:...脉,而一并向女子打了去。 中间老人的面色变得极其苍白,显然也是吃力,却很快就被他掩了过去,他撑着最后一分力道,用力把全身最后气力传给了女子。 阮明心被这一身浓厚内力袭来也是给弄得面色一下极是红润,整个人身上更是炙热。 但只有阮明心自己知道,那股内力在她身体内横冲直撞,她的身体并没那么容易接受外来的力量。 阮明心虽然极是痛苦,面色却还是维持着如常,她知道老人一定比她更加痛苦,她其实倒都还好,老人却是将全身内力传给了她,本来老人在水牢中被关了这么多年,身子便是大弱,又太虚,......


    上十章提要:... 阮明心也未再绕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她知云裳对这是真有些避讳的,当初云焰和花淇儿的事对她未必是没有影响的。 只是口面上不说,却不代表她心间也就未有着计较。 回了尚书府,若是有适合的男子,她便为云裳相看,若是二人真不错,便是撮合又能如何。 云裳却是想到一点,问道:“明月姐姐,这件事哥哥知道吗?” 她知道哥哥对明月姐姐来说便是智囊一般,也不是说明月姐姐就全部要靠哥哥,只是明月姐姐有什么事,一般的话还是会和哥哥商量的。 淇儿埋在这里,不知道哥哥会不会想要离开,虽然知道他若是明月姐姐决定了要离开,他便一定也会一同离开的。 但明月姐姐并不是那种不顾及他人之想之人。 阮明心一双黛眉闻言却是微皱,她倒还未和云焰说过,今日也是突的觉得在这断尘渊已经太久了,她是时候该回去了。 至于云焰,阮明心不由轻叹了口气,花淇儿死后,云焰也未再对其他女子有过那种之情。 问她如何知的,云焰日日除了跟傅长风日日练武功,便是待在阁中研究权谋,总之是不出府的,除非天机阁要收服其他帮派,云焰才会和傅长风一同来商量计法。 她倒是宁愿对那花淇儿愧对一次,希望云焰能够......


展开+

    阮明心一向清冷的表情瞬间就动容崩裂成了小女儿姿态,将老爷子一连串不带喘气的问起都一一回答了,那些惹他担忧的话一句也没说。

    老爷子拉着她的手令她站在自己边上,脸上是慈爱与愧疚,“都是我们无用,若是当初在朝堂是多说几句话,皇上也不会应允他,阮兆麟那个兔崽子哪里还敢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如今……唉!”

    “外公说的是哪里话,凤家本就是刀尖上的鱼肉,一不小心就是剔骨剥肉,外公与舅舅们不说话才是正确的。况且您看我这不是没事嘛。”她就着老爷子的手转了一个美美的圈儿给他看。“再说这是好事,您看这样以后我就完完全全脱离他的桎梏了,”说着她语气一边,拉着老爷子的手撒娇,“难不成外公嫌弃玉儿,您别放心,玉儿的饭量很小的,不会吃多少大米。”

    “切,你个丫头,你就乱说话吧,外公是那种小气到几口饭都不给你的人吗?”凤追慈爱地看了她一眼说着。

    “那可说不定啊,您刚才不就还嫌弃心儿回来打搅了您嘛!”

    老爷子点着她鼻子,“你这丫头,白纸都能被你说成黑的……”

    屋子里氛围融洽,你一言我一句,亲亲热热笑闹成一团。临近末了凤泽涵忽然问道:“心儿,以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老爷子眼睛一瞪,“什么怎么办?自然是从今以后都跟着我们一起过。”

    迎着父亲和二弟要吃人的眼睛,凤泽涵无奈,凤泽川倒是替他解围,“爹,大哥的意思是问如今全京城的人都以为心儿与霍铮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现在人又一回来就消失了,这,这要心儿以后可不成了那些人嘴刀子天天戳的对象了啊!”

    “对啊,霍铮那小子忒不负责任。就算是没有干什么事情,解释清楚了再走不行,赶命呢他!”刚刚见着心爱的外孙女太高兴了,一听说没有被欺负就放了心,现在想想这不是把心儿放在烈油烹,刀尖上扎嘛。反应过来的老爷子就不顺气了,开始点名道姓的骂。

    骂完之后他豪气万丈的说:“心儿放心,外公定会给你找一个比他还要好上千倍万倍的如意郎君。”

    他刚刚骂的太痛快,阮明心一句话也插不上,现在送算逮着机会,立马点明扼要,“外公,我谁也不要,就要霍长焰。不管他跑哪里我都要把他找出来!就算他变成土拨鼠钻进土里了我也非要把他给逮出来。”

    “非他不可?!”老爷子眸光带着打量,也带着试探。

    “非他不可!”阮明心看着门外的天空悠悠地说。

    那神情,那声音,像是穿越了时空,恍惚间又看见他倒下去满身是血与箭的身影。紧接着天空的云朵变换,她好像看见了他从天空乘坐着大大的雪雕向她俯冲而来。蓦然的她就笑了,笑得那么温柔,甜美。哪还有一点儿平常的冷静与自持。

    老爷子看着她这样更是止不住的叹气,冤孽啊,冤孽。刚刚还其乐融融欢声笑语的屋子恍惚间就这么静了下来……

    且说这边阮明心动用了各种势力都搜寻无果,那边皇帝突然到了大将军府来传召。

    凤家的众人与同阮明心都懵了一瞬,搞不懂皇帝怎么突然想起又找她来了,俱都害怕着莫不是还想着要她嫁给向宗光去和亲?

    “公公和否等一下,明心先去更衣一番。”

    推到后院,阮明心拉着三舅母的说:“舅母莫要慌张,我手上是有皇上钦赐的圣旨的,他不会给我指婚。”

    君舒芸这才缓下心口一直提着的那口气。“好了,你先去换衣服吧,我去告诉你外公他们,莫要担心。”

    “好。”

    至此,两人兵分两路,阮明心着装打扮的同时令百灵再次去把那个她看得比自个儿命还重要的檀木盒子拿出来。

    ……

    皇宫内,阮明心恭垂着头站在下首,桂盛依旧是无声无息的站在龙椅旁边,仿佛不注意看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个人。

    明明是个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却一点儿也没有任何强势或者嚣张的气场。

    断尘渊千奇百怪的人都见识过了的阮明心自认为还是有点看人的本事,然,她上辈子除了知道他的名字,连他任何事情都没有听说过。反倒是几个地位比他还低的太监活的滋润张扬。

    今生就更别提了,几乎每次见面她都在刻意观察他,却总是看不透这个宦官。相比较于她表面的淡漠,内心深藏的欲望,这个人可谓是真的无欲无求了。但是真的无欲无求没有一点儿手段的人能够坐上这大总管的位置吗?阮明心却是不信的。

    阮明心站在下面,眼神垂地,静候上首的吩咐。

    龙腾的目光落在她手边的木匣子上,轻笑,“怎么怀疑朕会给你强行赐婚?”

    阮明心听出了那湖里行间的贬义与嗤蔑,但他是君,她是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遑论明心还只是一个无足关重的小小女子。皇上太抬爱民女了。”

    痴痴的语气,到底还是不满与迁怒的。要是换做旁的太监,早就先君之快迁怒了,桂盛依旧是民无表情的听着,那身姿,那神态,连拂尘的尾巴尖儿都没有动一。

    阮明心确实佩服他。相较于自己刚才确实是冲动了。于是忙跪下请罪,“民女惶恐。”

    “起来吧。”龙腾的态度蓦然的的又好了起来。阮明心拿捏不住他的想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叫起,就毫不停顿的站起来。不说话,恭恭敬敬的,看起来乖顺无比。

    龙腾看了她一会儿,说道:“连日来京城都在疯传霍铮当日与你解毒之后就消失了,如今你可有他的消息?”

    阮明心惊讶,没成想是为了这个而来。“皇上镇守南庆河山,掌握各个关卡,应当是民民女求助皇上才对。”

    末了她又笑道:“没想到皇上也相信以讹传讹之言,那如果民女说并非是霍小将军为民女解的毒,皇上可信?”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之 第293章 再被皇上传召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之 第293章 再被皇上传召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夜小暖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将她加到门当户对又讨不到好的人家里去啊。 也真是难为她居然将她的那些“仇人”们记得那样子清楚,还能从中给她扒拉出适婚的人才。 “下去吧,继续监视着。”阮明心挥退黑衣人,端着茶杯安静的坐在椅凳上喝茶。 晌午的阳光明媚的从窗户中洒落进来,照得空气中的小粒子起起伏伏。光影正好洒在她的脚下,却一点也温暖不到她的身体。黑寂寂的眼睛黝黑得像一潭百年的古井一般冰凉沉寂,喝茶的动作恰到好处的遮盖了她唇角的冷蔑。 只是她没想到欲与她结亲的大潮中竟然还有太子殿下。 这是太子殿下生活的......


    下二章预览:...不见她的脆弱。 然而现在就是这个陌生的妇人,她甚至听她唱的梳头歌还要理解一下才能懂得,竟也觉得是那么弥足的珍贵,因为她脸上真心实意的笑容。 阮明心对着妇人笑了笑,妇人透过铜镜也对着她笑,然后给她带红色宝石花冠,赞道:“姑娘真漂亮呢。” 最后她满意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自己亲手装扮出来的新娘子,给她戴上了挂在而后的红色面纱。面纱贴着脸的那一圈,坠着一圈细细碎碎的小彩石吊坠,透过屋内的光线通过铜镜折射出盈盈碎碎的华光。 外面唱礼的礼官拉着粗犷又长长的调子长着“吉时已到。”...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要的是她这一生最想要陪伴的人她与他都还没有开始…… 阮明心不甘心,如果此时有稳定修为提升进阶的丹药就好了。只是可惜那药材难得,世上很少有人能拥有。 向宗光护法,阮明心准备今晚就开始破镜。 傍晚的时候,他们暂住的农家小院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阮明心站在泥巴围的农家院门口冷冷说道。 眼前的人显然赶路很紧,一身锦衣华服稍显狼狈,却依旧不掩他玉树临风的清贵,甚至还更加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息,有了一层平民们敢于打量的亲切感。 阮明心不打量他,但是......


    下五章预览:...都讲究七曜星象,通常情况下都会在坐下手下精英入室弟子七人为限。 纵观除了北狄左丘珩一死了纳兰子墨外,西瀚、北狄、南庆三位大剑师门下入室弟子可都是以7为数字,东圣的三个徒弟未免太过稀疏了。 傅东山起初没说,然这现在一比拼,高低就立即显现出来了。 他们对敌也不想是普通的多人武林比赛那样还要组织个什么抽签来决定先后顺序,直接四面各自飞身一人出来落在四位大剑师合围的山坳中即可。 四个人刚好是二对二平衡。但是这个平衡没有持续多久,比赛才开始没多久,东圣那边其中一个年轻弟子就迅速被......


    下六章预览:...摩擦不说,就是东圣恐怕千百年来的和平必定瓦解,现在东圣与南庆首要做的就是加强大堰关的军事防御。还有北狄与西瀚一旦联合的话,那么我们南庆将会出现腹背受敌。” 千仞山不像东山——官道从东山开过。千仞山远离官道,既不能作为屯兵要塞,也不能作为守关屏障,没了师父的千仞山就是一座设有重重机关的普通山势。如果从峡峰关攻进来,可以直接绕过就行。 甚至于千仞山与扶姬相去不远,说是南庆的第二道屏障,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与北狄的第一道屏障了。 现将军事地图仔细分解开来,在场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桌上那张被昏黄灯光影映得泛黄的地图无声沉默。 霍铮坐在座位上靠着椅背,有些懒散,他的伤势已经痊愈,此时默默的观察着众位眉头紧皱的师兄们,基本上已经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了各自的一些想法。其实还有西瀚,他没有说的是,西瀚虽然是四国之中最弱的一国,但是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弱不可堪,因为西瀚的朝廷对于大剑师并非像是其余几国那样依赖。 这是他上次深入西瀚最为直接的感受,如若真的开战的话,以连兵强马壮的北狄也不一定会真的是西瀚的对手。 噔噔噔噔,食指轻敲桌面的声音被羊皮卷缓冲由本身的清脆变得沉......


    下七章预览:...甚是生动。 “侧妃娘娘,怎么不见那新入府的来请安呐?”她这么冷的天早早的爬起来怎么能就自己一个人受罪! 王雅沐继总想拍死后终于有了搭理她的心思,淡淡说道:“可能是新承恩宠,还没起身吧。我们多等一等就是。” “真是太没规矩了,”柳姨娘气愤,“妾身当初就是圣上赐下来的第二天可就早早的过来对娘娘请安了,就是吴妹妹闵妹妹都没她这么娇贵,咱们都在这儿坐多久了,还没来。” 她这话总算是说到了王雅沐心里,虽然这柳姨娘口头粗鄙了些,然那在皇宫里待过的,规矩却是刻进骨子里一等一的好。 ......


    下八章预览:... 这一次不仅什么事情都没做,还听到那姑娘将热茶泼在了侧妃脸上时笑了出来。 殿下那可是您八抬大轿正儿八经地娶回来的妃子啊,还真抵不上一个随便带回来的女人了吗?刘管家忧心忡忡的提醒道:“恐怕侧妃那边不会善罢甘休,礼部尚书那里……” “孤知道了,你退下吧。”龙翼轩放下书本,面上的笑意已经不见。 另一边王雅沐躺在床上整张脸上寒气嗖嗖的冒,一层锦帕一层棉布再覆着一层用棉布包裹着的细碎的冰块压得她呼吸困难,可是却丝毫不敢将脸上的重物拿走,一拿走脸上就火辣辣的疼,在替换脸上锦帕棉布和冰块......


    下九章预览:...盘子里晶莹泛绿的绿豆糕放进嘴里,芬香唇齿还带有一点冰冰的温度,口感更加添了嚼劲。阮明心意外的觉得不错,就又拿起了一个。 自己说话没人应,吴姨娘有些尴尬的闭上了嘴。闵姨娘倒是忽然反应过来,“看我,忘记了妹妹是听不见的。” “春香,伺候笔墨纸砚。”闵姨娘对着自己的贴身丫鬟说道。 丹依凑上前来,站在亭子边沿,想要解释,被阮明心一个眼神扫过去,怏怏的闭上了嘴。 吴姨娘闵姨娘视线交汇,唇角清挽。春香听话地从随身的篮子里拿出笔墨与宣纸摆在阮明心的的身前,轻挑的眼神从阮明心拿着糕点的......


    下十章预览:...再废话。 而王雅沐在灵川园外却是站了有些时刻却再不见园内出来一人,略微一想,便知是何故,定然是园内那个贱人!故意冷落于她。 王雅沐一双玉手却是相执,鲜红的兰蔻落在指尖上,又深陷进了指腹,涌出的几滴小血珠更是开出一朵璀璨的血花,华丽而凄美。 明月看着却是拿着手帕便要为王雅沐包裹上去,却被王雅沐扯了去匆匆一拭,随后却是甩回到明月手中。 “娘娘……” 王雅沐微微平复,面容重新恢复成毫无波澜的模样,“姑姑,我们等罢。” 明月自是见不得王雅沐受委屈,却也只得陪着一同,心间对园中人颇为不喜,娘娘来了,那人未出来便也就罢了,竟然茶点都未备上一份,不闻不问的,合着娘娘屈尊降贵,亲自过来倒是要受这般冷落。 不过是受殿下宠幸罢了,终归还不是未有名分,正妃之位也是那谢家小姐的,那人不说目前连个妾室都比不得,便是以后要立名分也最多跟娘娘平起平坐,现在便已是行事这般张狂。 而又过了半个时辰,丹桂才缓缓走了出来,福身一礼,“姑娘说身子有些不方便,娘娘还是请回罢。” 却是“啪”的一声,王雅沐将丹桂打落在地。 丹桂的脸盘立即红肿了一半,王雅沐却只是冷眼看着......


    本章精要    阮明心一向清冷的表情瞬间就动容崩裂成了小女儿姿态,将老爷子一连串不带喘气的问起都一一回答了,那些惹他担忧的话一句也没说。

        老爷子拉着她的手令她站在自己边上,脸上是慈爱与愧疚,“都是我们无用,若是当初在朝堂是多说几句话,皇上也不会应允他,阮兆麟那个兔崽子哪里还敢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如今……唉!”

        “外公说的是哪里话,凤家本就是刀尖上的鱼肉,一不小心就是剔骨剥肉,外公与舅舅们不说话才是正确的。况且您看我这不是没事嘛。”她就着老爷子的手转了一个美美的圈儿给他看。“再说这是好事,您看这样以后我就完完全全脱离他的桎梏了,”说着她语气一边,拉着老爷子的手撒娇,“难不成外公嫌弃玉儿,您别放心,玉儿的饭量很小的,不会吃多少大米。”

        “切,你个丫头,你就乱说话吧,外公是那种小气到几口饭都不给你的人吗?”凤追慈爱地看了她一眼说着。

        “那可说不定啊,您刚才不就还嫌弃心儿回来打搅了您嘛!”

        老爷子点着她鼻子,“你这丫头,白纸都能被你说成黑的……”

        屋子里氛围融洽,你一言我一句,亲亲热热笑闹成一团。临近末了凤泽涵忽然问道:“心儿,以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老爷子眼睛一瞪,“什么怎么办?自然是从今以后都跟着我们一起过。”

        迎着父亲和二弟要吃人的眼睛,凤泽涵无奈,凤泽川倒是替他解围,“爹,大哥的意思是问如今全京城的人都以为心儿与霍铮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现在人又一回来就消失了,这,这要心儿以后可不成了那些人嘴刀子天天戳的对象了啊!”

        “对啊,霍铮那小子忒不负责任。就算是没有干什么事情,解释清楚了再走不行,赶命呢他!”刚刚见着心爱的外孙女太高兴了,一听说没有被欺负就放了心,现在想想这不是把心儿放在烈油烹,刀尖上扎嘛。反应过来的老爷子就不顺气了,开始点名道姓的骂。

        骂完之后他豪气万丈的说:“心儿放心,外公定会给你找一个比他还要好上千倍万倍的如意郎君。”

        他刚刚骂的太痛快,阮明心一句话也插不上,现在送算逮着机会,立马点明扼要,“外公,我谁也不要,就要霍长焰。不管他跑哪里我都要把他找出来!就算他变成土拨鼠钻进土里了我也非要把他给逮出来。”

        “非他不可?!”老爷子眸光带着打量,也带着试探。

        “非他不可!”阮明心看着门外的天空悠悠地说。

        那神情,那声音,像是穿越了时空,恍惚间又看见他倒下去满身是血与箭的身影。紧接着天空的云朵变换,她好像看见了他从天空乘坐着大大的雪雕向


展开+
展开+
  •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最新章节

  • 我的神级支付宝

    我的神级支付宝最新章节

        快递小哥陈大明,在支付宝的咻一咻中咻店铺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奇怪的名字!王母娘娘零食店新用户进店专享0.01折优惠太上老君神级药店新用户进店专享0.01折优惠观音菩萨玉露店新用户进店专享0.01折优惠“尼玛,现在这人真是脑洞大开,什么名字都能想出来!”但是之后,他发现这些都是真的!从此陈大明这彪悍的人生一发不可收拾!内签已过,人品保证,绝不断更!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

  • 巫妖大BOSS

    巫妖大BOSS最新章节

        名下产业:乌央妖孽重要事务处理公司。    开业时间: 大开发时代。    总部所在: 荒原位面。    营业范围: 强者培训,领地保卫,位面探险,各种自创商品销售,科技炼金开发,各种异能量研究。    董事: 巫妖乌央。    公司信条:信仰,自由!    (不多说了,收藏推荐送上来吧,新世界的公司模式,现在该启动了!!)

  • 炼尽乾坤

    炼尽乾坤最新章节

        有天生的天才,无天生的废材,这是一个他人眼中的废材,逆袭碾压天才的故事。    散灵之体,不可修行,以器入道,一锤一炉一道心,炼物炼人炼乾坤。js330

  • 蚀骨婚宠:Hello,总裁大人

    蚀骨婚宠:Hello,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夏凝心打算领证的头一天被男友劈腿,伤心的她在民政局门口随便捡了个男人嫁了。    身边的人个个嫉妒她好命,想尽办法让她难堪。本来以为捡了一个穷二代,最后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盛世集团的总裁!并且他们早在两年前就有过几面之缘,原来他早就认出了她。    本以为小日子过得惬意,小三却带着一纸孕妇手册欺上门来,这让她怎么能忍!果断收拾东西离婚!五年后带回一个可爱的小萌娃。    当莫嗣丞注目着眼前这个缩小版的自己时,再也忍不住了,薄唇冷启,“敢拐走我的女人,乖乖的送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总之,这是一个甜到掉牙的故事,七月读者群:310986886

  • 兄弟剑

    兄弟剑最新章节

        以前写的作品,有兴趣可以看看。

  • 宠婚万万岁

    宠婚万万岁最新章节

        初入职场的苏凡被上司送进了一个老男人的房,稀里糊涂和他共处一夜,天亮才得知他竟是那只手遮天的大人物。怎么办怎么办?这个男人有权又有势,关键是颜值高身材棒。这哪里是大叔啊?简直比小鲜肉还要生猛!多年后,他将那一身华丽婚纱的她抵在试衣间,冰凉的玻璃冷彻她的骨髓,耳边却是他那魅惑的声音“小宝贝,咱们欠的账,算好了慢慢给我还!”苍天啊,她这小身子骨还要不要了?

  • 琅邪之都市狂龙

    琅邪之都市狂龙最新章节

        校内学生混乱?整治!你富二代嚣张跋扈?撂倒!商战中你耍手段?看我不玩得你只剩下小裤裤!一个妖孽级的人物,一个极品的天才。救兄弟于危难义无反顾,运机智于商场精明尽显。高官政客对他恭敬有加,江湖兄弟对他尊崇倍至,美女靓妹对他倾心不已,这是为什么?只因他是琅邪,狼邪会的太子!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狂龙的崛起注定了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 弑天邪神

    弑天邪神最新章节

        上古时期,众神之王洛尘大战天道失败而陨落。重生醒来后,洛尘发现原先跟随自己的众神都已屈服天道,原先的神殿也都被霸占一空。这一世洛尘要重踏武道巅峰,劈开天道!我,洛邪神又回来了!

  • 娇蛮妹妹惹不起

    娇蛮妹妹惹不起最新章节

        开学的前一天,有个金发的混血美女闯入了我的浴室,场面一度尴尬嘻嘻,既然我看光了你的身体,那我艾薇儿就要对你负责。这样吧,你做我哥哥,以后我的安全交给你来负责,公平吧?我能拒绝吗?不行,我要对你负责!!

  • 人类安全保障局

    人类安全保障局最新章节

        人类到如今已经繁衍了近百万年,只有在最近的这两百年里,没有他们的参与。那些有生命的石头,长着鸟头的人,我们称之为‘神’、‘恶魔’和‘妖怪’‘鬼魂’的存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们是如何从他们手中赢得这个世界的他们是否又在黑暗中做好了随时反扑的准备?总之,他们的数量在减少,我们的数量在增加。当我们恐惧的事物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更理智地看待这个世界。然而,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

  •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

    同居恶魔校草:丫头,我要吃了你最新章节

        “你这个死小子是不是跟踪狂?!从法国到台北,居然都能遇见你!”乔以心抬起小手,指着面前这个气焰嚣张的帅小子。“啊!你这个死变态!居然……摸我的胸!要死啦!”而面前的男生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坦然的坐上了他的玛莎拉蒂扬长而去……“你等着!我一定不放过你!”乔以心指天发誓,却没想到他居然是……

  • 权皇女妃

    权皇女妃最新章节

        后宫如弈局,三步一错,五步伏尸。慕子染本是七品小吏的庶出女儿,一朝入宫,琼花纷落下,少女提灯回眸,足以令帝王一眼万年。然在这难测的宠爱背后,却是凉薄寡情的权欲之路。帝后离心,权臣乱政。前朝后宫宛如两道夹壁令她喘息不得。情爱?这等虚幻缥缈之物她再不需要。家族?慕家的兴衰覆灭竟只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处好戏。到头来,唯有那双琥珀眸子成了最后的依归……柳泉行宫,火光漫天,被人遗忘的丧家弃妃从修罗场中一步步爬出,势要搅得后宫地覆天翻。且看逊妃子染如何从末等秀女爬至凤位,垂帘问政,凤舞九天。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二次元异能系统无弹窗倾心已久无弹窗重生之奔腾年代无弹窗强撩陆先生:今晚,约吗?无弹窗呆萌小狐妃无弹窗惹火鲜妻,权少请接招无弹窗

全文阅读:乡下奇农全文阅读网游之三国超级领主全文阅读其华在侧全文阅读血天涯全文阅读接阴人全文阅读花式救世大作战全文阅读我曾爱你,锥心刺骨全文阅读传奇附身全文阅读花花少爷全文阅读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最新章节-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全文阅读-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txt下载-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93章 再被皇上传召】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