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279章 被骗了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 小二卻不懼他即將爆發的神情,聳聳肩道:“蛇爺莫怪,非是小的想賴賬,實在這蛇牙的規矩就是如此,若要接取任務,必須得有蛇牙令牌才行,同理,交接任務時,也得先出示蛇牙令牌。” “所以” 他沒有接著往下說,但所以什么,一聽即明。 啪! 所以什么,劍晨根本不想再聽,陡然一巴掌拍在柜面,震得柜臺上的雜物跳了跳,手掌離開時,一道焦黑冒煙的掌印出現在光潔的柜面上。 受了體內熾烈高溫的影響,他的心境也變得暴躁易怒起來,怒喝道:“我管你什么狗屁令牌,任務我完成了,東西,你就得給我。......


    上二章提要:...的說,只是重劍的一半! 方才那一撞,竟然將他重達三百斤的重劍攔腰撞成兩截! 孟瀚然的神情,有些發懵。 從他長身而起到摔落在地的時間,怕是連三息的功夫也不到,這三息里,到底發生了何事? “那個,現在能好好說話了么?” 他正懵著,突然前面傳來人聲,茫然看去,正見著劍晨緩緩將那根毫不起眼的短棍收回背后。 千鋒! 孟瀚然猛一咬牙,從茫然中回過神來。 “和你有什么好說,技不如人,唯死而已!”...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事情,自然會辦到。” 唐無解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卻意有所指地撇了殿內劍晨那里一眼,不滿的意味明顯至極。 蛇七扭過頭看了他一眼,冷漠道:“你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主上抬抬手就給辦了,不必太過糾結。” 小事? 唐無解忍了又忍,終究沒有暴發。 卻見蛇七又道:“所以,相比起你那點小事,咱們還是先處理一下眼前事吧。” “喂!”他沖劍晨那邊叫了聲,道:“你能不能不要站得那么氣勢巍峨的好嗎?” “畢竟”蛇七低頭笑了笑,腳下微微用力碾了碾,郭傳宗的腦袋頓時隨著他的動作在......


    上五章提要:...這讓他立即明白,這青煙有毒! 而且,這毒的擴散速度好快! 就這么點時間,青煙竟然就能擴散到郭傳宗他們那邊,令三人立即中毒倒地,這這毒性到底強烈到何種地步? 他眉頭微皺,目光從銀針上收回后,又再回頭看了一眼大殿門口的郭傳宗三人,想也不想,身軀一軟,直直栽倒在地。 咚! 身軀栽倒的瞬間,他調整了下姿勢,目光牢牢鎖定在大殿門口方向。 他倒地的位置旁邊,那唐門老者在射出一枚銀針之后,卻也無任何動靜,看來,是有人在他身上設置了什么機關,當有人觸碰到他身體特定位置時,嘴......


    上六章提要:... 那錢德運渾沒有了初見時的不暴躁不耐,連忙答道:“不光是小人,就是這城頭上的所有人,都是從附近村落城鎮中抓來的。” 抓來的? 驟聞此言,劍晨四人面面相覷,凌尉驚訝道:“誰抓你們來的?那這劍門關原來的守軍呢?” 錢德運面色僵硬了幾分,猶豫半晌才回道:“抓小的們來的,正是剛才那位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將軍,至于原來的守軍” “他們,他們”自淚水與血水之后,錢德運的腦袋上,汗水也開始汨汨而下,吞吞吐吐道:“都都被殺了!” “劍門關原來的守軍一個也沒跑得了,全數被滅于此,所以才抓了小的幾個來城頭冒充冒充” 被殺了? 劍晨四人一聽,面色倒沒有多大變化,畢竟以目前劍門關的情況來看,那些正牌守軍的下場,已經猜到七八成。 “那你剛才說,若要入關,須等三日,又是為何?” 劍晨想了想,又沖錢德運問道。 提起這事,管平突然就是一怒,想起適才錢德運在城頭上囂張跋扈的模樣,斗大的拳頭提了起來,很是有著先錘他幾拳的沖動。 錢德運一見,嚇得脖子一縮,急忙向劍晨回道:“回少俠的話,那是剛才的將軍叫小的們這么說的,好像是因為” 他一張臉皺成了苦瓜,仿......


    上七章提要:...她越說,目中的決絕之意越加堅定,劍晨嚇得雙手連擺,急道:“好,好,你先將匕首放下,好嗎?” 花想蓉卻凄然一笑,緩緩搖著頭道:“夫君,蓉兒不想作你的負累,所以,我要變強!” 她的目光慢慢越過劍晨,看向他身后,幽幽嘆了一聲,說出令劍晨感覺石破天驚的話來: “師兄,我跟你走!” 師兄! 劍晨豁然轉身,不敢置信地順著花想蓉目光看去,那里,只有一個人面色難看地站著。 司徒無雙! 花想蓉竟然叫司徒無雙師兄? 這令劍晨陡然只覺天旋地轉,腦袋里一團亂麻攪來攪去,......


    上八章提要:...劍晨扶著管平的腦袋,眉頭皺起。 “呸!” 郭傳宗混著灰塵的口水,氣道:“他就不能走遠一些再飛嗎?” 凌尉一邊拍打著滿身的塵土,一邊極為贊同的點點頭,第一次,對郭傳宗的話,深以為然。 花想蓉卻擔憂地看著劍晨,疑惑輕聲道:“為什么是三個人情?” 在她想來,蕭莫何救了重傷垂死的她,又治好了劍晨的暗傷助他突破修為,這兩件事,的確是她與劍晨欠蕭莫何的。 可是蕭莫何竟說,欠三個人情? 還有一個,是什么? 劍晨搖了搖頭,伸手拔去管平額頭上的銀針,立起身來,沖著......


    上九章提要:...了來。 蕭莫何神色詫異地又連看了好幾眼瀝血,突然笑道:“小子,你的機緣倒是不淺。” 劍晨硬著頭皮道:“前輩,不知等會醫治蓉兒時,是否要將瀝血拔出?在下怕那劍上的兇煞之氣” “無妨。”蕭莫何揮手打斷了他,道:“連鞘用便是,不用拔劍。” 又沖郭傳宗道:“小子,你的煉塵砂能堅持多久?” 劍晨的目光閃了閃,卻沒有說話。 他的猜測果然正確,蕭莫何對于煉塵砂之事早就知曉,那他當日叫自己去取煉塵砂,其實打的主意,不是要叫自己去把丐幫幫主給找來? 如此說來,蕭莫何叫自......


    上十章提要:...,比起我要對付的敵人,你還不夠強。” 焦陽哼笑了下,聳聳肩,道:“你想說什么?” “我想說”劍晨的目光慢慢從千鋒上移開,轉向焦陽時,目中已有神光閃動,“若我連你這關也過不了,又何談殺盡想殺之人?” 陰陽破氤棍,終于被他恢復成原樣,這刻,也是他話音落下之時,左臂伸前,千鋒被他打橫握在手中。 “我有三箭。”他的動作仍然沒有停下,雖慢,卻突然給人厚重如山的錯覺。 明明只是個身材單薄的少年而已。 “你擋得住,我便隨你處置,若擋不住,今日你的命,也就到此為止了。” 三劍? 凌尉與焦陽兩人沒有反應,而略微知道一點劍晨底細的郭傳宗卻愣了愣,“劍晨大哥他不是從不用劍嗎?” “哈哈,好!” 焦陽單臂將狼牙棒平舉,直指劍晨,獰聲道:“連灑家一棒也擋不住的小子,哪里來的勇氣敢說出三劍來?” “灑家倒要看看,你所謂的三劍,到底能出幾劍!” 也不搶先出手,身軀一凝,宛若蓄勢待發的野獸,目光再度變得狂熱起來,牢牢盯視著劍晨緩緩似乎對劍晨所謂的三劍生出許多期待來。 “呵呵。” 劍晨輕輕笑了笑,三箭,在焦陽等三人聽來,卻是三劍,若他......


展开+

    “主上,屬下已按照您的指示,護送霸劍山莊入城完成交易!”

    衛英韶不想白震天與主上在這個時候攀上交情,咬了牙,趕在白震天回過神來之前,向安伯天匯報道。

    “我的,指示?”

    安伯天神色如常,眼眸里卻透著半分詫異。

    他是交待過讓衛英韶趕去霸劍山莊,但從未吩咐得如此仔細,示下什么護送之類的字眼。

    以他對衛英韶的了解,若非自己特意交待了什么,他是不會以如此說辭回稟的。

    衛英韶對自家主上何等了解,安伯天僅僅只是這一絲半點的詫異,便被他精準地捕捉到,不禁面色一變。

    隱隱間,一種上了當的感覺浮上心頭,壯起膽子回道:“適才主上派那蛇二十九前來傳令屬下不敢違逆主上的意思”

    他雖說得結結巴巴,安伯天卻已知其意,不禁轉回頭,向那一直侍立在側的書童問道:“蛇二十九?”

    小書童嘻嘻一笑,他常年跟在安伯天身邊,對于主上的氣場早習以為常,是以倒沒有衛英韶的拘謹,湊到安伯天耳邊,小聲地如此這般一說。

    “原來如此。”

    安伯天恍然一笑,搖著頭道:“蛇七這小子辦事倒快。”

    又轉向衛英韶,淡淡道:“此事來龍去脈,一一道來。”

    此言一出,衛英韶低垂的腦袋固然變了臉色,一旁的白震天也陰沉無比。

    這兩人哪里還不明白,這是,被騙了!

    “主上,這蛇二十九!”

    若不是在主上面前,衛英韶幾乎氣得想罵娘,宗師境界的白震天許諾的大人情,對于他來說并非可以無視的誘惑,可是,卻被這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蛇二十九給攪了局。

    可笑他當時還一力抵住白震天,掩護那可惡的小子離開!

    真是想想,也恨不得自己捅自己一刀。

    安伯天擺了擺手,打斷他道:“蛇二十九此人是真的,莫要再糾結于此。”

    衛英韶的身軀陡然一顫,主上雖然沒說什么,但是他身邊的小書童稚嫩的小臉上,已然罩上了寒霜,這才突然意識到

    自己的話,太多了!

    連忙面色一正,不敢再有其他想法,斜眼瞟了白震天一下,一五一十的,從白焰劍派攔截霸劍山莊開始說起。

    “搶?”

    劍晨目中精光一閃。

    搶,搶什么?

    小二的話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那便是要他去搶其他蛇牙中人的令牌。

    “對,就是搶。”

    小二點著頭,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又解釋道:“歷來蛇牙只認令牌,不問過往,你只要有本事搶得到其他人的令牌,那么,就可以取而代之。”

    “也就是說”

    劍晨盯著他,緩緩道:“我搶一個蛇牙的令牌來,你就可以把任務獎勵給我?”

    “對!”

    小二沖他眨巴下眼,竟然帶著期待,誘惑道:“就是這么回事。”

    搶令牌!

    劍晨點了點頭,對于蛇牙乃至整個雄武城,他并沒有半分好感,所以,說起搶蛇牙中的人的令牌,他是半分心理負擔也沒有。

    不過

    他回頭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木屋,手指掃了一圈,沖小二問道:“那么,請你告訴我,這人都去哪了?”

    搶令牌他沒有負擔,可問題是,去哪里搶?

    眼看著,離郭傳宗等人蠱發只剩一天多一點的時間,若是這最后一天時間里都見不到一個蛇牙的人,那怎么辦?

    “這些人”

    小二的臉上有著古怪的笑意,手往后面任務墻上指了指,道:“都去發財了。”

    發財?

    劍晨不明所以,隨著他手指一看,卻見正是兩日前見過的那份殺死蛇七的加急任務。

    這任務怎么還在?不是只有一日時限嗎?

    這么想著,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往下滑到加急任務的期限上。

    一看之下,怔了怔,任務期限這一欄,竟被人用毛筆重重地抹了一道,將原本的一日劃去,后面又重新補了一記:一年。

    “一年!?”

    這兩個字落入眼里,劍晨頓時一詫,這得多大仇?

    如此高額的獎勵任務,竟然持續一年,怪不得,當日并沒有追出去的那些人,如今也一個也看不見。

    一年的時間,這殺死蛇七的可能性,當然比之一天來,要高上無數倍,那么這些原本還有些猶豫的蛇牙,如今一窩蜂地出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可是

    劍晨頭疼起來,蛇七的生死他可不會刻意去關心,他關心的是,兩日的時間,恐怕蛇七老早不知跑哪里去了,這些追殺的人自然也越走越遠,那么他去哪里搶令牌?

    “蛇爺,這你大可放心。”

    那小二是個玲瓏之人,瞧人心思的功夫也是一流,只是看了看劍晨沉吟不語的模樣,當即笑道:“你可忘了,明日便是蛇牙內部大比武的日子?”

    “哦?”

    劍晨的眼睛,陡然一亮,不禁沖口而出:“你是說”

    “不錯。”

    小二笑道:“每月的最后一天,蛇牙內部都會有一場大比武,排名低的蛇爺可以挑戰排名高的,只要獲勝,就能得到被挑戰人的蛇牙令牌。”

    “這倒是不錯。”

    劍晨松了口氣,想了想,問道:“那明天所有的人都會回來?包括蛇七?”

    他心下也是暗笑,若蛇七敢回來,恐怕明日的比武,就得成他蛇七的單人表演賽了。

    “非也,蛇牙比武,每月一次,但各位蛇爺也可以選擇不參加。”

    小二搖著頭道:“只不過,每隔三個月,是必定要參加一次的,若不參加,即刻便會被剝奪蛇牙的身份,并且受雄武三牙集體追殺!”

    雄武三牙,狼牙、蛇牙、虎牙!

    “所以”小二繼續笑道:“明日定然會有人來參加比武的,只是,來的是誰,排名高低,就得看運氣了。”

    劍晨了然,微微放了心。

    既然明日有人來,那便不怕,至于排名高低,對于他來說倒也無所謂,他只是需要一塊令牌而已,到時候,直接找排名最低的人挑戰便是。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279章 被骗了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279章 被骗了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滿臉竟是不可思議之色,吶吶道:“這,這怎么可能?白某當日聽聞,那萬劍盟會上,孟浩然曾親自展示瀝血劍,其劍極兇,只一出鞘,那兇光便惑人心智,這分明與傳說中的瀝血劍完全一樣!” 玄冥訣與瀝血劍,都是屬于江湖上流傳極久的傳說,無數人追其一生,也不可得。 如今江湖傳聞瀝血劍重現江湖,這于白震天來說,實在是個天大的機緣,可誰知,從安伯天口中,竟然說出劍晨手中的,并非瀝血劍的話來。 這對于急需瀝血劍破解殛焰第十轉秘密的白震天來說,如何能令其甘心接受? 安伯天搖了搖頭,道:“白尊主稍......


    下二章预览:...劍晨目光連閃,自是舍不得這伴隨他闖蕩江湖許久的千鋒被生生熔成一團廢銀。 不敢再等,手臂一挺,千鋒銀槍不退反進,硬生生又往前送了一送,只不過,有著那層牢不可破的氣浪存在,這一送并未能令銀槍多推進半寸,反而令七尺來長的槍身拱成了半圓。 正在這時,劍晨的雙目一亮,手臂再一縮,被壓成拱形的槍身驟然一彈,借著這股反震力,他連人帶槍,猛得在空中翻了個跟頭。 刷! 掙脫扭曲氣浪束縛的銀槍頓時縮回到短棍之內。 “小子,哪里跑!” 千鋒之危雖解,蛇一的拳,仍然還在!...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老子在房間里喝酒,壞了你雄武城什么規矩?” 蛇一冷冷盯了他一眼,目光如劍,又刺在懷抱人頭的沖天狼身上,冷道:“喝酒沒什么,可是殺人,就是犯了我雄武城的規矩!” “殺人?我們兄弟好好的喝著酒,殺什么人了?” 摧山狼把眼一瞪,反駁得理直氣壯,指著蛇一的鼻子罵道:“別以為你長得比老子七兄弟壯一些,就可以張著嘴巴胡說!” 蛇一眉頭一皺,眼里透著嫌惡,連話也不想與他多放。 圍著嶺山七狼的軍士里,其中一個校尉裝束的軍士喝道:“人臟俱在,你還敢狡辯!” “什么人臟?......


    下五章预览:...,只是一閃,便輕松架在臨體刀光之上。 緊接著 鏘鏘鏘鏘鏘! 驚虹劍,乃是天下無雙的快劍,竄風狼只覺著刀劍相交的反震力才令他手腕微麻,突然之間又有無數力道一浪高過一浪向他涌來。 每一聲金鐵交鳴,竄風狼的身形便得退上一步,待無數聲響接連不斷響起時,氣血翻涌間,他的人已噔噔噔連退數步,背后一震,才驚然發現竟已退到房內墻壁上。 這一下退無可退,可那驚虹不斷的劍光卻仍未停手,源源不絕的劍光,倒映得竄風狼面色慘白。 這人的劍,好快! 好在嶺山七狼有七人,在竄風狼被......


    下六章预览:...給他。 這也是為什么,劍晨在易容撞出房間之后,能夠以驚虹劍法與嶺山七狼又演了好一陣武斗戲的原因。 江湖之中,各門各派的獨門武功秘籍無不是其立派之本,乃是寧死也不愿泄露的絕對隱秘。 然而問傲天卻為了劍晨能夠脫離險境,不僅給了面具,給了劍,還給了劍法,并且還冒著一個更大的風險。 因為按照計劃,劍晨易容成問傲天,是要趁人不備跑的,可是他固然跑了,但嶺山七狼的房間里的人數,仍然還是八人,若是事后被人發現房內多出的那人是問傲天 須知外面可是有數十雙眼睛都看到問傲天離去的,而離去的問傲天竟然又出現在房內,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其中定然有鬼。 正是有了這一切種種表象,令劍晨無論如何也不能懷疑問傲天別有所圖,只能認為其是在真心實意的幫自己。 雖然這個忙,幫得很是莫名其妙,可是,劍晨又不得不接受。 因為他再不露面,郭傳宗三人便要糟! 問傲天對他說的大麻煩,便是五毒教的艾長老,現下正守在木屋酒館。 并且與艾長老同來的,還有原本被關在地牢里的郭傳宗三人。 問傲天只說了這么多,但劍晨立即便明白了艾長老的用意。 雖然明面上唯一知道他去過聚義行......


    下七章预览:...們快走吧。” 剎那間,向來快意恩仇的孟烈仿佛蒼老了十歲,他的身子重重躺倒在這浸滿了兄弟親友血液的血腥泥地上,喃喃地,顫抖著,對擋在他身前的霸劍弟子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不!” 一直在手忙腳亂為孟烈止血的年輕弟子陡然沖天而起,面色猙獰怒吼道:“霸劍山莊的血債,要用血來償,我們不走!” 山莊派發給他的制式重劍牢牢握在手里,他雙目尚著淚,憑著一股血氣方剛,暴吼道:“兄弟們,殺了他!” 踏踏踏踏 以這弟子的功力,平日里背負重劍行走已是不易,現下雖然氣勢如虹,但沖刺的......


    下八章预览:...進竟然整齊劃一。 從發現蛇群,再到笛音響起,這中間不過數息而已,可是由蛇群形成的包圍圈已然縮小了許多,甚至有些離得近的枯木蛇,已經速度極快地游到凌尉腳下! 嚓! 凌尉手起劍落時,郭傳宗臉色發白地咕咚咽了口唾沫,手肘頂了頂蛇五的背,無力道: “都是你兄弟,能叫它們別過來了不?” 郭傳宗并不太怕蛇,以往在丐幫逍遙時也沒少吃過蛇肉,然而今日所見,讓他立即在心頭發了毒誓從今以后,誰再吃蛇誰是王八蛋! 蛇五的臉色也好看不到哪去,聞言沒好氣道:“都是你兄弟!快幫我把穴道......


    下九章预览:...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 倒是現學現賣。 “敵人?”盧姓大漢驟然面色一沉,突的放開抓在妹妮頭頂的大手,精芒四射的大眼掃向劍晨等人。 突然又是一愣。 他的目光自劍晨身邊滑過,卻在郭傳宗等四人身上轉個不停,面上的寒色,也越來越盛。 “你們中了蠱?” 良久,他才皺眉問道。 “閣下好眼力!” 劍晨一聽,立即踏前半步,拱手抱拳道:“在下劍晨,這四位是我的朋友,我等五人前來苗疆打擾,確是因著他們被人下的蠱毒!” 盧姓大漢的眉頭皺得更深,甚至高挺的鼻梁還動......


    下十章预览:...幾人知道其詳細情況? 正是因為心中抱了如此萬一的想法,他們在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商議出這個看似很完美,內中卻有個大缺陷的說辭。 誰曾想這番說辭才第一次從劍晨口中說了出來,就被人給識破,頓時令場上的氣氛尷尬無比。 劍晨這邊糾結著,盧九尚卻并不著急,仍然好整以暇地盯著他看,倒是他身后的兩個兒子,一臉的怒容是忍了又忍,若不是有盧九尚在前,早便沖了上去。 “盧前輩說的沒錯” 劍晨糾結了半晌,終于垂下了頭,承認道:“確實是生生凝血丹。” 盧九尚的嘴角勾了勾,道:“想煉制生生凝血丹,代價可是不菲,就算這百年來風蜈壇在外發展得不錯,也不可能做到大批量生產,所以,此丹的珍貴性已不需我多言。” 反正都已被揭破,劍晨倒坦然下來,點頭道:“不錯,艾長老給此丹時,確實一臉的肉痛。” 盧九尚接道:“如此珍貴的丹藥,若不是她想讓你們做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是絕不可能拿出來的,我猜” 他的目光陡然精光大盛,盯著劍晨的臉,一字一頓道:“五毒教以天龍蠱逼你們來苗疆,是為了毒經總紀?” 劍晨苦笑,道了聲是,在盧九尚的面前,他們之前的各種商討,全無用處,眼看著便被對......


    本章精要    “主上,屬下已按照您的指示,護送霸劍山莊入城完成交易!”

        衛英韶不想白震天與主上在這個時候攀上交情,咬了牙,趕在白震天回過神來之前,向安伯天匯報道。

        “我的,指示?”

        安伯天神色如常,眼眸里卻透著半分詫異。

        他是交待過讓衛英韶趕去霸劍山莊,但從未吩咐得如此仔細,示下什么護送之類的字眼。

        以他對衛英韶的了解,若非自己特意交待了什么,他是不會以如此說辭回稟的。

        衛英韶對自家主上何等了解,安伯天僅僅只是這一絲半點的詫異,便被他精準地捕捉到,不禁面色一變。

        隱隱間,一種上了當的感覺浮上心頭,壯起膽子回道:“適才主上派那蛇二十九前來傳令屬下不敢違逆主上的意思”

        他雖說得結結巴巴,安伯天卻已知其意,不禁轉回頭,向那一直侍立在側的書童問道:“蛇二十九?”

        小書童嘻嘻一笑,他常年跟在安伯天身邊,對于主上的氣場早習以為常,是以倒沒有衛英韶的拘謹,湊到安伯天耳邊,小聲地如此這般一說。

        “原來如此。”

        安伯天恍然一笑,搖著頭道:“蛇七這小子辦事倒快。”

        又轉向衛英韶,淡淡道:“此事來龍去脈,一一道來。”

        此言一出,衛英韶低垂的腦袋固然變了臉色,一旁的白震天也陰沉無比。

        這兩人哪里還不明白,這是,被騙了!

        “主上,這蛇二十九!”

        若不是在主上面前,衛英韶幾乎氣得想罵娘,宗師境界的白震天許諾的大人情,對于他來說并非可以無視的誘惑,可是,卻被這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蛇二十九給攪了局。

        可笑他當時還一力抵住白震天,掩護那可惡的小子離開!

        真是想想,也恨不得自己捅自己一刀。

        安伯天擺了擺手,打斷他道:“蛇二十九此人是真的,莫要再糾結于此。”

        衛英韶的身軀陡然一顫,主上雖然沒說什么,但是他身邊的小書童稚嫩的小臉上,已然罩上了寒霜,這才突然意識到

        自己的話,太多了!

        連忙面色一正,不敢再有其他想法,斜眼瞟了白震天一下,一五一十的,從白焰劍派攔截霸劍山莊開始說起。

        “搶?”

        劍晨目中精光一閃。

        搶,搶什么?

        小二的話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那便是要他去搶其他蛇牙中人的令牌。

        “對,就是搶。”

        小二點著頭,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又解釋道:“歷來蛇牙只認令牌,不問過往,你只要有本事搶得到其他人的令牌,那么,就可以取而代之。”

        “也就是說”

        劍晨盯著他,緩緩道:“我搶一個蛇牙的令牌來,你就可以把任務獎勵給我?”

        “對!”

        小二沖他眨巴下眼,竟然帶著期待,誘


展开+
展开+
  • 文字避难所

    文字避难所最新章节

        这是我一个小小天地...
        希望.可以在这里避开所有的痛苦

  • 战国明月

    战国明月最新章节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光阴回转,小公务员重生战国,为赵公子长安君。身为太后宠儿,他本可钟鸣鼎食,搞搞小明,与诸子百家谈笑风生,管他七雄纷争,合纵连横。然长平之战在即,五年后,白起诛屠赵卒四十余万,流血成川,沸声若雷!他不愿坐视惨剧生,想要力挽狂澜。“岂能以皓皓之白,蒙世俗之尘埃。自然要明月当空,照亮整个时代!”qq群:37o6o9612,欢迎加入

  • 幽冥

    幽冥最新章节

        横亘历史长河的幽冥路,跨越华夏大地的苍龙穴,行走阴阳的黑白执事,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你永远也看不清它的距离,无法摸透这个世界的奥秘。
        我是龙九,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凶兽咬到,并侥幸活下来之后,这个世界似乎在向我悄悄敞开它所有的秘密。

  • 万能之王

    万能之王最新章节

        黑客大学生周蒙,本该操控电脑驰骋天下,却被超级人工智能附体,被其一步步改造。超级的大脑,一击毙命的武技,钢铁般的身体,风一样的速度,冰封,烈焰,雷电,种种异能奇术,被周蒙一一拥有。历经坎坷,看我翻手为云!饱经磨难,看我覆手为雨!踩着嚣张的人,我更嚣张,踏着恶人的尸骨,匡扶正义!红颜投怀,遍阅春色,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苍穹中的那抹月光,是我为爱人留下不惧黑暗中的希望。”——周蒙。

  • 超级小村医

    超级小村医最新章节

        徐刚学艺十年,出师前,师傅‘’老家伙‘’为了磨练徐刚品行心性,杜撰了一个三年医兽,三年医心,使可医人的祖训。从此徐刚开始了身为小村兽医的行医生涯,但机缘巧合之下,凭着高超医术接生救活了被绑架转移到山村中,已然成了孤儿寡妇陷入难产血崩中的恒远集团少夫人母子,又碰到警花第一天上班,种种纠葛接踵而来,演绎了一场烘烈烈,错中复杂的人间大戏。

  • 这个战神有点萌

    这个战神有点萌最新章节

        白小粥魂穿到武力值超强的战神身上。她觉得成为土豪和拥有美男完全不是梦想!美男傲娇,不拘小节扛回家!成土豪,打劫富天下!“你试试?”某男俊朗面孔出现,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咳咳……我是说我的夫君,武功傲视天下;我是在说,我要赈灾济天下!”白小粥结结巴巴。某男唇角微微一扬,结果就是大把追求者不见了,一堆金银财宝没了……这不是女强的世界,这是白小粥苦逼的穿越人生。穿越后的日子风餐露宿,身无长物;身中奇毒,不能学武……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废柴变天才,为什么她穿越,战神就变废物?!

  • 逆天巫神

    逆天巫神最新章节

        上一世,赵昊获得上古巫道传承,飞黄腾达,赚最多的钱,喝最贵的酒,泡最美的妞,骑最烈的马,做人上之人,却因心性迷失,最终被天雷轰杀。这一世,重生在一个仙神世界,重生的身体天生残疾?这阻挡不了赵昊逆天崛起。这一世,他也要修最强的神功,喝最贵的仙琼,泡最美的仙女,骑最烈的神兽,战最强的敌人。

  • 寒门寡嫂:八零年代致富记

    寒门寡嫂:八零年代致富记最新章节

        克夫成了黑寡妇,不甘心被婆家压制,冲破障碍带领全家致富。买地建房,承包厂房做生意,一路辛酸一路泪目,创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回头,她蓦然发现,有一双温和且憨厚的眼神,一直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他在阑珊灯下,她却不能朝他迈去,他们二人中间隔了太平洋的距离,谁,有办法让他们拥抱到彼此?若相依的代价要付出她所拥有的一切,她能为了爱豁出去吗?寡嫂难为,夜深时她方醒悟,原来自己不想做他的嫂嫂

  • 九星霸主

    九星霸主最新章节

        万年前覆灭的亡灵一族再现尘寰,大陆上又将掀起一片腥风血雨,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少年赵强是依从命运的齿轮,还是奋起对抗既定的安排,少年赵强能否从一片风雨中杀出一条血路?又能否冲破重重阻碍,揭开万年的隐秘!?且看少年赵强一步步逆转整个苍穹!!!

  • 神秘之契

    神秘之契最新章节

        少年命运因为一张神秘的契约而得到了改变。
        两个世界的结局因为少年的崛起而得到挽救。
        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早已安排好的结果。
        看少年一步步崛起,解开契约背后隐藏的真相............

  • 绝处逢生

    绝处逢生最新章节

        面对死亡与恐惧,只有一步步反抗,找出背后的真凶,你才可安全。正所谓绝处逢生!烧脑与恐怖并存,恶灵的诅咒,凶魂的索命,惊绝都市,震颤你的心灵!

  • 公主在上:相爷请接招

    公主在上:相爷请接招最新章节

        一朝凤凰身死,两缕幽魂错位!宋肆意道:身体可以给你,名字可以给你,荣华富贵都可以给你,唯独阿璋和卿卿不行!那人抢了她的所有,还笑得猖狂:若是阿璋和卿卿你只能选一个呢?宋肆意道:阿璋如吾之命,卿卿如吾之魂,不可选!那,天下呢?长剑出鞘,凤凰浴血,她步步为营夺回一切。身后是焚烧一切的烈火,眼前是白衣如雪,他伸出手,笑容如月:肆肆,我来带你回家。江山为聘,十里伏尸铺就出嫁之路,她回眸,雪与月之间,第三种绝色不知是他还是她

  • 一网风云

    一网风云最新章节

        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会有什么?这里每天又在发生什么事?别小看上网的这一根细细小小的网线,走进去,这里面竟然是个大世界!人类世界有多复杂,它就有多复杂;人类世界有多少纷争,它就有多少纷争;人类世界里常说邪不压正,它这里也活生生地演绎着这个道理网络世界就是人类世界,人类世界又影响着网络世界。

  • 重瞳传说

    重瞳传说最新章节

        吾有一双重瞳,天地所赋,可窥万物。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天使物语无弹窗美女总裁的超级兵王无弹窗隐婚密爱:总裁,你好坏无弹窗

全文阅读:左书角上的彩虹全文阅读钟先生心痒难耐全文阅读回到古代修个仙全文阅读诸王之上全文阅读平步青云全文阅读参棺全文阅读鼎战:师道官途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79章 被骗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