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296章 戾气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谷,安安怕他不測,硬是塞了五粒給他以備不時之需。 不得不說,安安的預感挺準,劍晨這一去,果然受了重傷,只是,他昏迷得太快,來不及給郭傳宗等人交待一聲,是以,倒害得郭傳宗三人不知靈藥在身,白白擔心受怕了大半月。 九轉定魂丹不僅可保人性命,其本身也是一味溫潤的補氣活血之靈藥,此刻郭傳宗氣虛力弱,劍晨焦急之下,卻將之拿來給郭傳宗當作補充體力的尋常補藥。 可惜,郭傳宗并不知道劍晨拋給他的是如此珍貴之物,他在顫抖著勉強撿起藥丸之后,只是聽到劍晨焦急地說了聲:吃下去! 出于對劍晨的......


    上二章提要:...不再多想,連站起身,追著蛇牙眾人的背影跟了出去。 才一腳踏出門口,便已見當先出來的那七八位蛇牙中人已默默地在屋外的院子中圍成了個半圈。 半圈的中心,有著一道背負雙手,傲然挺立于人前的虬須大漢。 這大漢與其余蛇牙中人并無不同,依然是一身黑衣打扮,腰間上,也掛著一枚玄青令牌。 往令牌瞧了一眼,劍晨的眉頭立時跳了跳。 只見令牌上,蛇字之后,竟然只跟了一個字:一。 蛇一!...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凝出七道金焰而已。 雖然那時師父的說法有可能有夸大的成分在內,但言語中對殛焰九轉劍法的推崇之意,劍晨還是聽得出的。 殛焰九轉練至九朵白焰的程度,幾乎可以與歸一劍法的最后一式,萬劍歸一相媲美! 武道一途,越往上走,其難度便會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加,若非天賦過人或得逢大機遇,就算窮盡一生之力,對于武道的攀登,也終究有限。 正是因為如此,當劍晨眼睜睜看到白震天舉手投足間白色火焰虛虛實實,心中才有著極大的震動。 這才數月而已,白震天竟然能從金焰層次,練到殛焰九轉的頂峰,......


    上五章提要:...晃來蕩去,一下一下地拍打著自己的手臂。 絲線的另一端,直直延伸出去,盡頭,卻在劍晨手中不知何時又握著的千鋒棍里。 八龍銀鏢在他精細的控制下,只出了其一,電光石火間,正在纏住孟瀚然拍向自己天靈蓋的一掌。 “你到底想干什么?!” 孟瀚然悲憤不已,仇敵在前,他想報仇,報不了,想自殺,死不了,這種我為魚肉,人為刀俎的感覺,令他幾乎連肺也氣炸。 反而劍晨的感覺卻又不同。 這是他第一次,以力壓人。 剛才撞向孟瀚然重劍的那股巨力,能有如此威勢的,自然是他目前所能使出......


    上六章提要:...務上。 這一看,頓時震得身軀一抖。 十萬貢獻值的那個天級任務,出現在這里,簡直可以說是不可思議兼且大逆不道的事情。 刺殺,當今皇帝! 在三鎮節度使安祿山的狼牙軍中,竟然出現了一個刺殺唐玄宗的任務! 如此是不是可以說,安祿山其人的野心,就連三鎮節度使這等位高權重的一方諸侯也不能滿足? 他最終的野心,難道是 這一瞬間,劍晨想得有些遠,然而現下的情況,卻不允許他往更深層次去考慮,因為,他只有三天時間。 于是,這個不可能在三天時間內完成的刺殺任務,被他像其他的任務那樣一放而過。 目光轉向最后一個天級任務,這一次,雖然有著震驚,但更多的,卻是苦笑。 這個任務,終于與殺人無關,并且他也能夠在一瞬間就能完成。 收集任務:冠絕天下有玄冥,九州瀝血鬼神驚! 獲得玄冥訣,并上繳蛇牙,均可獲得十五萬貢獻值。 并且,在這個任務報酬的后面,竟然還跟了一行小字:除開貢獻值外,還可成為節度使大人手下第一人! 名利雙收! 海量的貢獻值再加上安祿山下第一人的身份,這實在已是個極大的誘惑。 只是,有一點劍晨卻極為疑惑。 ......


    上七章提要:...那青年男子卻絲毫不以為意,仍是用他一貫的生硬和簡潔向白衣女子匯報道: “兇手,唐無解。” “幫兇,狼牙軍、五毒教。” “門主唐無言,死。” “門下弟子,除天羅,滅。” 想了一想,又補充道:“郭傳宗、凌尉、管平,中天龍蠱,劍晨,入狼牙。” 最后一句話說得多了些,青年男子的眉頭,竟然極為不滿地皺了起來。 “還真是” 白衣女子又幽幽嘆了口氣,無奈道:“全面呀” 復又問道:“劍晨入狼牙軍做什么?” 青年男子答道:“蛇牙第七,要求。” “......


    上八章提要:...為之減緩了下來。 待身形完全停下時,他已站在大殿正中。 “咦?” 突然,他的目光掃光議事殿的正首位置。 那里原本應該是唐門首腦的座位,然而此時只有散亂一地的木屑碎片而已,不過在一堆碎片中,劍晨竟然發現了一個人。 一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 不錯,相比起滿地的殘肢斷臂來說,這個趴在地上的,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到底,更有資格被稱作是一個人。 因為,他是此刻在議事殿里,除了劍晨四人外,唯一一個身軀完整的人。 帶著詫異的神色,劍晨往那趴在地上的人走去。 ......


    上九章提要:...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下,手下的動作驟然遲滯。 雨停。 劍晨斜持著天紋銀傘,抬頭望向城頭,嘴角浮上一抹冷笑,道:“箭,不是這么放的。” 刷! 天紋銀傘猛然一收,千鋒短棍已被他平舉于前,右手飛速搭上,只一瞬間,竟也作了個張弓搭箭的動作。 目中精光大盛,劍晨舌綻春雷,陡然怒喝道:“箭,應該這么放!” 吱! 尖銳刺耳的空氣摩擦聲陡然從他竭力往后猛拉間響起,雖然隔著老遠,城頭上的一堆軍士只覺耳膜刺痛不止,腦海中頓時一片空白,只有無盡的嗡嗡聲刺激得人幾欲發狂。 ......


    上十章提要:...? 變化來得太快,莫說還在怔怔出神的花想蓉,就是早有防備的郭傳宗等人也擋不下司徒無雙的一擊,而處于在場眾人中武功最低的一個,花想蓉又哪里有還手之力? 不及細想,劍晨大喝一聲:“蓉兒小心!” 手臂一揮,從來只攻不守的八龍銀鏢終于恢復原本職責,八道銀芒彎曲散射,拉出八道銀色弧線,只一瞬便將花想蓉包裹在內。 便在這時,劍晨突覺腦后生風,不用想也可知,自己撤下防御時,隱在暗處的司徒無雙已如陰冷的毒蛇一般從后襲至。 好在他到底已跨入立派境界,六感的敏銳程度又大有精進,司徒無雙剛動,他便已有察覺。 八龍銀鏢回頭自救已然不及,劍晨想也不想,將腦袋一埋,整個身子迎面便倒,空出的一只手往地上一撐,頭下腳上身軀借力猛得一翻。 右腳如同掄圓了的鐵棍,由下自下劈出一道半圓虛影。 啪! 灌注了混沌內力的右腳后跟處撞上堅硬如鐵的一只拳頭,雙方內力碰撞在一處,爆起轟然巨響。 司徒無雙的拳被暫時震退,而劍晨卻占了玄冥訣之功,兩人內力硬撞所產生的反震力在他來完全等于沒有。 是以身軀在右腳撞了一記之后,仍然往前翻了個跟著,站穩身形時,劍晨的人已立在花想蓉......


展开+

    “大哥,大哥!”

    七個醉漢子擠在一間客房內,其中六個驚訝地看著他們的大哥自進房間之后,便忙不迭地收拾著東西,不禁疑惑連喊道:

    “你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當然是跑路了!”

    那大哥忙忙碌碌地,一刻也不停,一邊收拾著包裹,一邊怒聲回道。

    “可是咱們不是打算呆在雄武城一段時日嗎?怎么就要走了?”

    聞聽此問,那眾人的大哥終于停了停手里的動作,轉頭怒道:“他媽的,本想著來雄武城這邊好好的混吃混喝幾日再走,誰曾想,竟然碰到了他!”

    他?

    六個漢子面面相覷,他,是誰?

    沒有人問,但那大哥卻已知六人心中疑惑,雙目里一陣痛苦不堪的回憶,吶吶道:“你們可還記得步云亭?”

    步云亭三字一出,六人皆驚。

    “大哥你說的他,難道是劍冢那小子?”

    悚然動容間,有人震驚出聲問道。

    “不錯!”大哥點點頭,肯定道:“剛才老子雖然喝了點酒,但絕對不會認錯,正是那個下山數月,便攪得江湖風起云涌的小子劍晨!”

    劍晨二字,對于其余六人來說,絕對如雷貫耳,當下立即被震得傻立當場。

    過了片刻,沉默了一會的客房里突然有人呆呆地說了一句:“收拾東西。”

    轟有一下,六人立即作鳥獸散,各自回房急急收拾不已。

    這七個腰掛鬼頭刀的醉漢子,竟然便是當日在步云亭前首先竄出阻截劍晨與安安兩人的嶺山七狼!

    客房內,除了嶺山七狼的大哥之外,走了五個,還留下一個。

    嶺山七狼,各自有著名號,那老大叫做摧山狼,而留在房內的,卻是嶺山第二狼,在七狼中最是心思活絡,稱作靈硝狼。

    其余五狼一走,靈硝狼便皺著眉頭,沉思片刻,道:“大哥,你說劍晨這小子,怎么也到雄武城了?”

    “難道他也加入了狼牙軍?”

    摧山狼哼道:“我哪里知道他來干什么,或許與咱們一般想法,只想著來混吃混喝,占占安祿山的便宜?”

    “不會”靈硝狼沉吟著搖了搖頭,道:“劍冢雖然早已沒落,但曾經的千年大派,自有一份驕傲在心底,不會如咱們這般作這無聊之事,可是也更加不可能甘心受安祿山擺布才對”

    “你想那么多干嘛,早點走了,不就什么事兒都了了?”

    摧山狼卻沒他這么多想法,當下又埋過身,繼續收拾著他的零碎之物。

    “大哥”靈硝狼苦笑一聲,道:“你可是忘了,這小子怎么說,也算于咱們七狼有恩”

    摧山狼的動作,突然一頓。

    是啊,有恩,不殺,便是恩!

    當日七狼仗著人多,不將劍晨此等才入江湖的菜鳥放在眼里,心中起了歪念,動了半路截殺奪寶的心思。

    可是誰知,劍晨年紀雖輕,功力也不算高,但就那么稀奇古怪的,就把他們七個人戰至脫力。

    好在當日劍晨心地還善,只是擊敗了七人,卻沒有動那殺人的心思,如此一來,倒教七個起了必死之心的粗糙漢子內心中起了欠疚之意。

    當日臨走前,摧山狼曾經說過,不殺之恩,他日定還劍晨七條性命!

    “那咱們”

    摧山狼收拾了一大半的包裹,又零亂地散落一地,看著靈硝狼,目光從猶豫,復又變得堅定。

    “不走。”

    靈硝狼深吸一口氣,輕輕吐出了兩個字。

    “有機會的話他想要幾命,咱們就還他幾命!”

    聚義行館的小二,探頭探腦地往黑乎乎的假山洞口里張望著,好不容易,總算等到劍晨模糊的身影自那地牢內緩緩走了上來。

    “蛇爺,您可算出來啦!”

    劍晨的身影出現時,他又小心謹慎地朝他身后望了一眼,這才松了一口大氣,連迎上去,高聲笑喊了一嗓子。

    小二的這番作派,劍晨自然看在眼里,突然心底又涌起一股殺意。

    只是,未免打草驚蛇,現下卻不是殺他的時候。

    當下強行壓下澎湃的殺意,漠然點了點頭,道:“艾長老在何處,帶我去!”

    雖然漠然,但言語中又有不容置疑的威勢,使得小二突然只覺遍體生寒,耳愣半晌,一個不字在咽喉里打了幾個轉,沖出口時,竟變了一個字:

    “是”

    自身的變化,令小二立時心顫不已。

    他能在這專供武林人士落腳的聚義行館辦差事,自然與那木屋酒館中的小二一樣,都非普通的客棧雜役可比。

    迎來送往間,哪般兇形惡相的江湖中人看沒見過?

    可是偏偏在對上這個一臉漠然之姿的單薄少年時,心下竟然生不出反抗的念頭。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頭隨時可以咬斷他脖子的野獸!

    算了

    小二心底默默嘆息一聲,這少年好歹也是蛇牙中人,要去見艾長老,自己本也沒拒絕的理由,便隨他去吧!

    心中如此勸服著自己,小二別無他念,當真帶著劍晨從后花園兜兜轉轉,又轉回行館前廳,朝提供客人暫住的客房那邊行了過去。

    行了不多時,穿過重重屋檐,竟然在后院末尾處,又有一獨門獨院的小院落。

    “蛇爺。”

    小二在小院門前停了下來,道:“此間便是主上專門為艾長老修建的上上房。”

    主上二字,被他咬得極重,似是提醒,又似警告。

    隨后又恭敬道:“小的這便去稟報艾長老一聲,免得驚了她老人家的修行。”

    修行?

    劍晨站在小二身后,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嘴角一勾,浮現一抹冷笑,這個專門伺養毒蟲刀蟻害人的老妖婆,修的哪門子行!

    口中卻道:“不用了,艾長老與我乃是舊識,你去忙你的,我自行進去便是。”

    “這”

    小二臉色泛著苦,抓了抓后腦勺,為難道:“這恐怕不好吧?”

    他確實是察言觀色的行家,雖然劍晨一臉的漠然,但從其身上,卻又無時無刻不散發出一股震懾人心的戾氣。

    如此之人,他哪里敢獨自放進艾長老的小院內?

    “怎么,你不想走了?”

    劍晨一陣不耐,陡然眉頭一擰,兇狠地瞪了小二一眼。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296章 戾气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296章 戾气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人說起霸劍山莊欲舉辦萬劍盟會時。 當日這中年男子主動找上前來,欲想與他結伴同往霸劍山莊,只是被自己拒絕了,后來又在余杭面過一次,本想著,這中年男子定也是沖著萬劍盟會去的,可誰曾想,那日萬劍盟會舉行時,卻并未見此人出現。 如此想來,這中年男子會出現在余杭,難道就專是為了自己不成? 在這黑暗無邊的暗道里,劍晨感覺自己的身上,除了鬼兵域那張緩緩向自己合攏而來的大網之外,在其后,又多了一張意義不明的陰謀之網,正在他不知不覺間,覆體而來! “三批?” 正想著,卻聽鐵門內那中......


    下二章预览:...下眼,像是在給他傳遞著什么信息。 可是是什么呢? 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的摧山狼一時有些想不明白,不過還好,他并不是一個人。 眼前一花,摧山狼的身前突然閃過一個身影,將他與問傲天隔了開來。 “欺人太甚,我嶺山七狼和你拼了!” 身前之人怒吼一聲,已提刀上前。 摧山狼一愣,擋在他身前的,是靈硝狼,七狼中向來是智力著稱,任何時候都會保持一份冷靜的靈硝狼。 暴怒、沖動,這些字眼放在嶺山七狼任何人身上都不奇怪,除了靈硝狼。 然而現在,暴怒出手的人,偏偏就是靈硝狼!...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然而,除了風,除了樹,別無他物,更別說凌尉口中跟了一路的人。 “喂!你少在這危言聳聽,這四下寂靜,哪里有人?” 郭傳宗第一個不服氣,他的修為比之凌尉還要略高少許,這一路上他并沒有發現有人跟在后面,而凌尉又怎么可能說得如此肯定。 管平并沒有附和,他如今早已養成以劍晨馬首是瞻的好習慣,在并沒有發現周圍有人之后,他沒有和郭傳宗一樣對凌尉質疑,而是先往劍晨臉上瞧了一眼。 于是,他驚訝地發現,劍晨的面色很平靜,并沒有因為凌尉的話,而有什么改變。 然后,劍晨向凌尉一點......


    下五章预览:...是。” “這不可能!” 郭傳宗高叫道:“聽你們這么說,這毒經總紀對于苗疆中人來說,乃是珍貴無比的東西,不用想都知道別人不可能輕易給咱們!” 眾人默然。 這就好比有人找上劍冢,向伍元道長要求拿走歸一劍法秘籍一樣,被臭罵一頓都是輕的,一個說不好,就得帶著滿身的透明窟窿豎著來,橫著回。 要奪取其余四卷毒經總紀已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幾人還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后若不往回趕,那么郭傳宗等人身上的天龍蠱,就會要了他們三人的性命! 一時間,沉重如山的氣氛......


    下六章预览:...笑附和道:“我同意。” 凌尉眉頭一皺,立時沉默不語,倒是郭傳宗突然跳了起來,一巴掌拍在蛇五腦袋上,沒好氣道: “同意什么你就同意,你這個俘虜,有人問你的意見嗎?” 轉而又沖劍晨疑惑問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劍晨點點頭,正要繼續說,凌尉卻突然接口道:“五毒教是五圣總壇的敵人,而咱們又被五毒教的人下了天龍蠱,那么,也算是五毒教的敵人。” “不錯!”劍晨點頭沉聲道:“毒經總紀共還有四卷在里面,其實不談艾長老的因素,咱們想要的,只是其中一個破解天龍蠱的法子而已。” “與其和五圣總壇拼個魚死網破,倒還不如” 話說到這份上,就是遲鈍如管平也不禁眼前一亮,他啪的一下拍在自己腦門上,恍然大笑道:“對啊,俺老管怎么就沒想到!真是好主意!” 郭傳宗的眼眸里也瞬間閃爍著報復般的快感,咬牙道:“沒錯,就這么辦,讓那老妖婆陪了夫人又折兵,氣死她!” “既然如此打算,那么有一個不安定的因素是不是” 凌尉看了劍晨一看,手持劍柄上前。 蛇五若不是穴道受制,此刻定然會是雙手連擺,只是現下他身不能動,只得面色焦急道:“這位兄弟言重了,我可是你們這邊的!”......


    下七章预览:...有聽說過?” 郭傳宗瞪他一眼,沒好氣道:“這么丟臉的事情,是你你會到處說嗎?” “丟臉?”蛇五臉上劃過一絲玩味,笑道:“難道那一戰,是丐幫輸了?” 郭傳宗嘆了口氣,道:“何止是輸了,簡直輸得慘不忍堵,若不是緊要關頭我爺爺突然趕到,與盧九尚拼了個兩敗俱傷” 他苦笑了一下,繼道:“丐幫還能否有今日的規模我不敢說,至少我的命,也就到那時為止了。” 管平滿臉驚訝,不可置信道:“盧九尚有那么厲害?僅憑他一人便可在丐幫攪風攪雨?還和丐幫幫主斗了個旗鼓相當?” 劍晨搖了搖......


    下八章预览:...喝米酒都將四人喝了個酩酊大醉,方才罷休。 翌日,天方大亮。 劍晨在難得的放松之后,悠悠醒轉。 苗族米酒醇厚,好喝卻又不上頭,似他這等不常喝酒的人,雖然前一晚第一個被灌趴下,但當第二日醒來時,卻也不覺頭痛難耐。 吊腳樓的第二層除了有會客的功能之外,最主要的還是起居之所,是以在堂屋旁邊,還有兩間臥房。 只是四人昨夜喝得人事不省,誰也沒有回房,倒圍著堂屋中間的火塘,就著溫暖的篝火舒服地睡了一晚。 他伸了個懶腰,卻見旁邊除了管平還呼嚕震天之外,郭傳宗與凌尉兩人都不在......


    下九章预览:...盧九尚的身影再度顯露,此刻看來,竟似蒼老了不少。 他的身軀輕輕顫抖著,顯出內心悲憤無比,目光自兩個兒子臉上掃了一圈,瞪回烏和泰,厲聲道:“這就是你一教之主的行徑?” 烏和泰輕搖著頭,面色坦然道:“風蜈壇謀劃百年,為的便是今日一舉功成,有了這個目標,一切的陰謀也好,奸計也罷,對我來說,都是風蜈壇崛起路上的一記殺著。” “盧九尚,現下你有兩條路選,其一,乖乖歸順我風蜈壇,老夫便放過你靈蛇寨全部人,說不定,還能封你個總壇使者的高位” “呸!” 烏和泰只說了一半,盧九尚一......


    下十章预览:...獰一笑。 五毒教自然是以毒功見長,管平這一掌看來傷得極重,但也只是震及皮肉而已,五毒長老那一掌的真正殺傷力卻在毒功上。 然而他實在小看了萬藥醫仙親手煉制的靈藥,管平內有洗煉丹相助,毒性才一入體便被生生擋下,是以看似吐血,于他魁梧的身軀來說也是小傷而已。 “再來!” 管平殺性大起,中一掌便還一棍! 在被生生凝血丹強行提升了功力之后,他早已今非昔比,一棍齊眉棍舞動間隱有風雷,棍影化作鞭影,帶著嗚嗚破空呼嘯當頭便往還有些失神的五毒長老頂上砸下。 另邊廂,凌尉劍出如虹,在不懼毒功的前提下,一柄快劍被他使得只見劍光不見人影,逼迫得氣勢洶洶撲來的五毒長老暴退連連。 這兩人一人抵住一位長老,斗得是熱火朝天,陡然旁邊戰團處有凄厲狂吼: “七弟!” 在另一邊大開殺戒的正是劍晨。 他的功力比之凌尉等人還要高了一個層次,對于普通的五毒弟子來說簡直就是惡夢般的存在,才一加入便抹去了十數個五毒弟子的性命,登時令人心膽俱寒。 而正在這時,劍晨正又一劍刺死一人,忽感背后有風,當即想也不想,反手往背后一抹,一道沖天銀芒斜斜直指身后。 噗! ......


    本章精要    “大哥,大哥!”

        七個醉漢子擠在一間客房內,其中六個驚訝地看著他們的大哥自進房間之后,便忙不迭地收拾著東西,不禁疑惑連喊道:

        “你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當然是跑路了!”

        那大哥忙忙碌碌地,一刻也不停,一邊收拾著包裹,一邊怒聲回道。

        “可是咱們不是打算呆在雄武城一段時日嗎?怎么就要走了?”

        聞聽此問,那眾人的大哥終于停了停手里的動作,轉頭怒道:“他媽的,本想著來雄武城這邊好好的混吃混喝幾日再走,誰曾想,竟然碰到了他!”

        他?

        六個漢子面面相覷,他,是誰?

        沒有人問,但那大哥卻已知六人心中疑惑,雙目里一陣痛苦不堪的回憶,吶吶道:“你們可還記得步云亭?”

        步云亭三字一出,六人皆驚。

        “大哥你說的他,難道是劍冢那小子?”

        悚然動容間,有人震驚出聲問道。

        “不錯!”大哥點點頭,肯定道:“剛才老子雖然喝了點酒,但絕對不會認錯,正是那個下山數月,便攪得江湖風起云涌的小子劍晨!”

        劍晨二字,對于其余六人來說,絕對如雷貫耳,當下立即被震得傻立當場。

        過了片刻,沉默了一會的客房里突然有人呆呆地說了一句:“收拾東西。”

        轟有一下,六人立即作鳥獸散,各自回房急急收拾不已。

        這七個腰掛鬼頭刀的醉漢子,竟然便是當日在步云亭前首先竄出阻截劍晨與安安兩人的嶺山七狼!

        客房內,除了嶺山七狼的大哥之外,走了五個,還留下一個。

        嶺山七狼,各自有著名號,那老大叫做摧山狼,而留在房內的,卻是嶺山第二狼,在七狼中最是心思活絡,稱作靈硝狼。

        其余五狼一走,靈硝狼便皺著眉頭,沉思片刻,道:“大哥,你說劍晨這小子,怎么也到雄武城了?”

        “難道他也加入了狼牙軍?”

        摧山狼哼道:“我哪里知道他來干什么,或許與咱們一般想法,只想著來混吃混喝,占占安祿山的便宜?”

        “不會”靈硝狼沉吟著搖了搖頭,道:“劍冢雖然早已沒落,但曾經的千年大派,自有一份驕傲在心底,不會如咱們這般作這無聊之事,可是也更加不可能甘心受安祿山擺布才對”

        “你想那么多干嘛,早點走了,不就什么事兒都了了?”

        摧山狼卻沒他這么多想法,當下又埋過身,繼續收拾著他的零碎之物。

        “大哥”靈硝狼苦笑一聲,道:“你可是忘了,這小子怎么說,也算于咱們七狼有恩”

        摧山狼的動作,突然一頓。

        是啊,有恩,不殺,便是恩!

        當日七狼仗著人多,不將劍晨此等才入江湖的菜鳥放在眼里,心中起了歪念,動了半路截殺奪寶的心思。


展开+
展开+
  • 星际药剂师

    星际药剂师最新章节

        星际时代,能者为尊。王雨瑾一梦做完了一生,醒来她一笑置之,星际商会联盟买通了附近联邦的守军王家的私人星球进行了侵略,想到梦里面十岁以下家族成员被当做奴隶卖掉,十岁以上的全部被残忍的杀死她,她发誓绝不让梦里的情形上演。这里有废材逆袭,这里有萌宠美男。    某男一:原本雇佣某女,结果一场探险下来身份变成了无名氏,银行账户冻结。    某女:你用什么还债?    某男回:姐,我只剩下肉了。    某男二:原本英武霸气的军舰追打某女。    某女一怒:你不要追了,再追后果自负。    某男:我追的就是你。    不久某男:大姐我错了,请给我解药吧,求你了。    某女:我的药很贵的,金钱也买不到的。    某男:那肉体呢?    绝对不要歪想!这里有探险,有友情,有欢乐,有悲伤,有一种东西叫义气。js330

  • 谜

    谜最新章节

        谜,代表著对未来的未知数;
        月,凹凸不平的外表,利用美丽的月光,来掩饰真正的自己;
        玉,对她来说,是个无法取代的物品。
        『不是每个人都如外表一样简单,搞不好,这只是他隐藏真正自己的另一面。』
        谜 ,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个活泼开朗,却有那麽一点虐待倾向(?!)的┅┅主角?
        跟三个乱七八糟的个性成为了「邪恶四人帮」┅┅
        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什麽都不知道的人,
        从此成为了「邪恶四人帮外加最佳赞助者」,闹翻整个成都商。
        天哪!这样的组合┅┅真的对吗?

  • 《禁苑》

    《禁苑》最新章节

        在很久很久以前......从此王子和公主就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这什麽烂故事阿,按照公式写出来的是不是?- -*
        你以为这也是童话故事吗?不,你应该把它归类为...非·童话

  • 女神的终极护卫

    女神的终极护卫最新章节

        令各路势力谈之色变的顶级高手聂康,为了承诺,守护在干姐身边,不许任何人进犯。
        守护美女,横扫八方强敌;并肩兄弟,成就都市传奇。
        这是一部充斥着热血气焰,流露着纯爱气息,走着爽文路线的都市传奇故事。
        qq群,微信公众号:三流人。
        正常情况,每天保底三更,时间分别是:早8点,午12点,晚8点。会经常加更,加更的时间会在这里通知。
        ps:本书尽量不种马。

  • 铜豌豆

    铜豌豆最新章节

        希望得到读者的支持,请加我的qq2254709251请加我的读者群24180932这是一本描写修行的书,指导人们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 我和傲娇领妹的青春

    我和傲娇领妹的青春最新章节

        十六岁那年,我父母因为意外双双去世,我和领妹远走他乡开始两个人共同努力的生活……
        事情总是突然发生,理由都是后来加上,有些事情,有些冲动,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本文用第一人称视角,讲述我和领妹这些年经历的真实故事,个别地方加了点调料,谨以此文纪念我和领妹那段有点小悸动,有点小张扬,有点小荒唐,有点小苦涩,却充满热血和情感的青春岁月。

  • 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

    次元末世之完美融合最新章节

        一场流星雨打破了幻想与现实的界限,原先只存在于影视、小说、动漫、乃至神话传说中的生物纷纷降临现实,并带着对现实生物的无尽恨意,对现实发动了进攻。
        本命源盘,上天赐予人类的唯一生机,全球几十亿人之中,唯有一百万人得到了它,所以这些幸运儿有了...

  • 早安,我的男神大人

    早安,我的男神大人最新章节

        初识的那个夏天,楼夏兮的出现让苏哲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于是,一向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苏才子却在身后秘密的织起了一张用来捕捉楼夏兮的柔情蜜网。到底,我们单纯的小白同志会不会被苏哲这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吃掉呢?某大灰狼:夏兮,天气很好,我们去写生吧!某小白兔:好啊!?一年后某大灰狼:小兮,好不容易周末,我们去玩儿吧!某小白兔:好啊!一会儿我要喝冰冻可乐。某大灰狼:(狡猾脸)那,你先亲我一口怎么样?某小白兔:(憋红了脸)休想!某大灰狼:那就免了!某小白兔:……无耻!……几年后某小白兔:明天我结婚了,你来不来?某大灰狼:(嫌弃脸)笨蛋,我不来你和谁结婚?某小白兔耍无奈:嘤嘤嘤,哪有还没结婚就嫌弃未婚妻笨的?

  • 公主在上:师父不要啊

    公主在上:师父不要啊最新章节

        日久生情,爱,其实只是将另一人放在心上。咫尺天涯,恨,只因为有人蓄意谋害她的幸福。今生若爱,等,十年八年又如何,亦或一生又如何。可惜,她从不信命。若有人害她,那便十倍加之,若有人害他,那定杀尽天下人!

  • 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最新章节

        他本是高高在上的楚国皇子,一朝国破,沦为娈童,日日在仇人身下苟延残喘。
        她本是楚国的大家千金,一夕家亡,没入卫国宫廷为奴。
        沧海桑田,天下易主,她始终在他身旁,惟愿他重回天下之巅。只叹人世间,情深不寿,女子轻信,却总归爱错了人。
        她只是不懂,昔日烟柳画桥,公子温润如玉。今日为何国破家亡,而她用尽一生去暖他的心,却为他冷到极处。
        她爱了他一辈子,到最后,却不过化成了他心头的一道疤。

  • 猫妖物语

    猫妖物语最新章节

        我是一只妖,一只人人喊打的猫妖。我有九条命,前面的三条命,都死在和尚道士的法器之下。我不想死,也不想杀人,我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所以我需要长生果,如果你凑巧看到,请在第一时间迅速通知我,我的电话是132XXXX2706。——城市传说甜品店老板郁明珠,女,年龄≥500

  • 妈咪有毒:爹地吃上瘾

    妈咪有毒:爹地吃上瘾最新章节

        一夜旖旎,她摸黑逃走,只留下一张让他兑现承诺的纸条。男人眯眼,发誓要找到那个逃走的女人。六年后再遇,她是黑市里最出色的药物专家,是白日里温馨甜蜜的单亲妈妈。而他,却成了她妹妹的男友,她未来的……妹夫叶晓恩:妹夫,放尊重点。尉迟浩:孩子都有了,现在说,是不是晚了?她摆出致命毒药,却仍挡不住他夜夜侵入房中,拥她入眠。她是他最好的安眠良药,他是她蚀骨的情毒难逃。

  • 娇妻难惹:霍少轻点宠

    娇妻难惹:霍少轻点宠最新章节

        他是做事雷厉风行的安城第一大少;她是温婉坚韧的安家养女。因为一份遗产,他们命运交织。洞房之夜,他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却一次次地控诉她给霍家抹黑。“安晓晓,记住你的身份,我才是你唯一的男人!”安晓晓怒!“霍景睿,在你命令我之前,先擦干净自己偷吃的嘴!”

  • 三世情缘

    三世情缘最新章节

        《三世情缘》描写凌波仙子在天上第一世姻缘:王母蟠桃盛会操劳困乏,派遣身边的金童杨桂申去瑶池水晶宫。。。。在人间二世姻缘,金童杨桂申犯天条,午门被斩,魂魄到凡间。。。。凌波仙子私下天宫,到人间,经曲折寻找,他们相亲相爱,王母发现,捉回天宫,被杀头,她的魂魄飘飘荡荡。。。。地府第三世姻缘:女蛇妖林梅儿,对金童爱慕,金童拒绝孽缘,一怒之下,杀害金童,金童魂魄到地府,与凌波仙子魂魄相遇。。。

  • 蚀骨缠绵:总裁的心尖独宠

    蚀骨缠绵:总裁的心尖独宠最新章节

        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睥睨终生,唯独对她出手相救。本以为只是一场意外,却陷入另一场阴谋。“祝谦臣,你为什么救我?”她揉着酸痛的小腰,一脸愤恨。“不如,我们躺下一起交流交流……”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参天 牧神记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惹上霸道鬼Boss无弹窗争婚影后:厉少请节制无弹窗大小姐的全职兵王无弹窗一“压”情深无弹窗盛世婚宠:夫约已到请投降无弹窗农女翻身记无弹窗

全文阅读:血魂1937全文阅读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全文阅读超级兵王闯花都全文阅读九阳医仙全文阅读豪门独宠:亲亲老婆么么哒全文阅读先生,追妻请排队全文阅读豪门霸宠,总裁的契约妻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96章 戾气】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