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355章 同归秘法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人之前,身形一頓,定睛看時卻是蕭莫何。 “你們不要命了?” 蕭莫何也沒有加入戰團,看著三人,冷笑了一聲。 攔下三人的手臂往前一指,嘲笑道:“兩大毒門硬碰,你們有幾條命敢往里沖?” “這” 劍晨還好,凌尉與管平突然一陣泄氣。 先前熱血上頭并未多想,此刻從蕭莫何手指往外看,四處戰團,已然有五彩與黑交雜難分的瘴氣籠罩,使得激戰不休的雙方人馬連身影也模糊不清。 蕭莫何道:“這兩邊的人都是打小使毒的好手,對于毒霧瘴氣已有相當的抵抗力,而你們這么冒然沖進去,恐怕吸......


    上二章提要:...了眼凌尉,卻見凌尉毫不猶豫,他本就抓著盧蒙羅,直接提起來便往黑色龍柱上扔了過去。 “盧九尚,你兒子來了,還要不要?” 盧蒙羅的身軀尚在空中,凌尉已然高叫一聲。 郭傳宗一見,頓時明白凌尉的用心,連忙也沖了過去,手臂一伸,目光在妹妮與盧蒙卡身上猶豫片刻,果然選擇了盧蒙卡,正要也像凌尉那般扔過去。 陡聽盧九尚的怒吼響徹耳際: “好奸詐的小子!” 轉頭望時,只見隨著盧蒙羅的身軀砸過,粗大的毒龍氣柱陡然攔腰而斷,就像是為盧蒙羅的飛行軌跡讓了道。 黑霧一散,盧九尚的身影自吊腳樓一層沖天而起,凌空一攔,將盧蒙羅尚未落地的身軀橫抱在懷里。 撲通! 失去沖力,劍晨的身軀狠狠自天花板上落了下來,砸得千瘡百孔的吊腳樓又是好一陣顫抖。...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恨不得狠狠一掌將盧姓大漢轟殺至渣。 不光是他,其余眾人的臉色也極不好看,雖然現下有求于人,但對于盧姓大漢一次又一次的極其冷視的喝罵,就是個泥人,也得憋出三分火氣。 就連在跟隨劍晨之后,脾氣已經收斂不少的管平,也青筋暴露得緊握齊眉棍,眼看著已在爆發的邊緣。 首先按捺不住的,還是郭傳宗,雖然他之前與蛇海一戰幾乎脫力,但走了這許久,內息也緩慢恢復了少許。 當下單掌一漲,越使越熟練的降龍掌眼看就要怒拍而下。 刷! 劍晨單臂一伸,臉色沉靜地將郭傳宗擋住。 “大哥......


    上五章提要:...傳宗忍不住又想發言你腦子好使嗎?能找下蠱的人解,誰還巴巴地跑來苗疆這鳥不生蛋的荒蕪之地? 時間回到半日前。 苗疆叢林之外。 劍晨在認真盯了蛇五半晌之后,沉聲道:“我有個想法。” 所有人的目光從蛇五身上收回,齊刷刷望著他。 劍晨沉吟道:“聽你們所言,一月時間獲取完整的毒經總紀,近乎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 他抬起頭來,目光灼灼望向蛇五,道:“我們為什么,就非要拿到毒經總紀不可?” 眾人皆怔,似管平這等大腦里滿是肌肉的粗人尚不明白劍晨是何意,卻聽蛇五第一個......


    上六章提要:...此壓了下來,令人幾乎喘不過氣。 “這老妖婆!” 郭傳宗陰沉著臉咬牙切齒,怒道:“叫咱們來的時候什么也不說,這分明就是逗著咱們玩!” 劍晨卻搖了搖頭,道:“不可能,那個老妖婆想害咱們有的是辦法,也犯不著耗費三粒生生凝血丹。” “這倒也是”郭傳宗啞口無言,生生凝血丹的效果他已有見識,果然非一般丹藥可比,艾長老當時拿出丹藥時的肉痛絕不似作偽。 “其實”蛇五環視了一圈臉色陰睛不定的眾人,道:“雖然想要獲取完整的毒經總紀無比困難,但若真能成事,那也是有好處的。” 郭傳宗聞言冷哼道:“好處?幫助老妖婆修煉害人的毒功么?” “不。”蛇五搖頭道:“是對咱們有好處,毒經總紀分了五卷,這五卷之間又并非只是承上啟下那么簡單,而是” 他頓了頓,目光中突然多了無限期待:“相生相克!” 相生相克? 劍晨心頭一動,隱約有些明白了蛇五的意思,不由沖口道:“你的意思是說天龍蠱?” 蛇五肯定道:“不錯!有一次我無意聽艾長老提起,毒經總紀各卷之間的關系,有相生,也有相克,正是因為如此,當年烏興毅一統五壇的野心,才被其余四壇聯手破除。” “所以,如果能......


    上七章提要:...腳下,已是萬丈深淵。 “保重!” 最后的最后,問傲天再度恢復了他不喜多言的性格,身軀陡然下落時,目光里滿是溫柔地看了一眼白衣女子,隨即 消失不見。 問傲天以實際行動證明了他用命來扛的決心。 這變化太快,縱以白衣女子的身手,也來不及在問傲天墜崖前出手拉他一把,更何況,狀若瘋狂的她心態已失,反應間已慢了半拍。 當她一抓落空,耳邊響起問傲天決別的話語時,第一反應,卻是呆了一呆,再轉眼看向山崖時,哪里還有問傲天的身影。 良久。 寂靜的夜深沉得可怕,除了倒......


    上八章提要:... 混亂不堪的走廊上,那倒霉的小二靜靜地躺著,就著月光,胸口汨汨而流的鮮血極為扎人眼球。 以蛇一的眼力,自然一看便知小二胸口上的乃是刀傷,登時一雙兇光便在嶺山七狼來回掃蕩。 沖天狼聽了蛇一的怒喝,嚇得身子往后一縮,又殺人,這個又字,說得豈不就是他 摧山狼撓著腦袋,干笑著擋著沖天狼身前,尷尬道:“一時失手,一時失手嘿嘿嘿!” 蛇一又哼了一聲,不過看來卻也不想再追究此事,他大手一揮,厲道:“這聚義行館你們也別住了,老子還要留著招待客人。” “跟老子走!” 嶺山七......


    上九章提要:...也是適逢其會而已,我發落你作甚。” 負責雄武城巡邏的是虎牙,當時安伯天那聲怒喝,正巧蛇一在場,便領了搜人的命令,安伯天雖然心情極差,卻也沒有遷怒于蛇一。 “主上,你說這潛入的到底是何人?” 蛇一的面色無悲無喜,抬起頭來,向安伯天問道。 安伯天搖著頭,道:“當時暗道內光線不清,就是我也沒能看清到底潛入的是何人,不過” “艾長老信誓旦旦地保證,她設置在暗道里的劇毒瘴氣天下無人可解,是以” 蛇一目光一閃,說出一個可能,接口道:“是以,這人逃跑之后只有兩種可能。” ......


    上十章提要:...講究不說,占地也不算可是,如此一棟看起來寬闊氣派的建筑,內里卻幾乎一眼就能掃完。 這內外落差之大,難怪他會升起古怪的感覺。 里面有密室! 劍晨目中精光一閃,篤定的下了結論。 不再猶疑,伸手一推,吱呀一聲,房門才開了一條縫,他便身形一晃,閃入了屋內,回身關門,動作一氣呵成。 房門沒鎖,那便表示,艾長老確實是在里面! 關好房門,他一刻也不停,身形直往一處電射而去。 早在屋外時他便發現了一處突兀之處,此刻進來,自然直接奔了過去探查。 若說以外面所見的獨門小院來看,放在任何客棧里,都是一等一的上上房,可是,進了屋內之后卻又簡陋得不像話,就連一般客棧最便宜的下下房也有不如。 一床,一桌,就是屋內的全部家具。 如此簡陋的客房,連家具都不齊全,就別說還有裝飾之類的東西存在。 然而偏偏,靠床一面的墻上,就掛了一副山水畫。 畫很普通,一看便知不是什么上等貨,但在這簡陋的小屋里,卻又如同指路明燈一般令人不可忽視。 劍晨直沖而去之處,正是這副已布滿了灰塵的畫卷。 沖到畫前,他伸手便想將掛在墻上的畫卷揭開,陡然,鼻翼動了動,......


展开+

    “七長老!”

    “七弟!”

    隨著怒目圓睜的老者緩緩倒地,劍晨身周驟然響起無數驚呼。

    有普通五毒弟子的,也有離這老者不遠,隨后跟來卻晚了一步的另外一個五毒老者。

    劍晨一愣,隨便刺了一槍而已,這就殺了個長老?

    “小子,還我七弟命來!”

    另一個長老看來與這七長老關系極好,眼見著七長老已然不活,他血紅怒睜的雙目落下兩滴渾濁老淚來。

    只見他雙手一揮,兩只手掌內突然各握住一條通體碧藍的百足蜈蚣,陡然雙手互拍,藍幽幽的蜈蚣被他一拍即爛,隨即雙手一搓,竟將被拍成一灘爛泥的兩條蜈蚣塞入口中。

    “吼!”

    蜈蚣入口,五毒長老血紅的雙目陡然浮現幽藍,扭曲的臉上暴吼連連,只是眨眼功夫,整個人全部變成與那兩條蜈蚣相同的碧藍之色。

    “五長老不要!”

    五毒長老的動作極快,直到他全身變藍之后,站在附近的五毒弟子才反應過來,頓時掩嘴驚呼。

    風蜈秘法之藍螟噬心!

    噬心,噬的不是敵人的心,而是自己!

    五毒弟子口中的五長老先前吞下的,乃是產自天南的劇毒蜈蚣藍螟蜈蚣,此蜈蚣自有百足,毒性之強,尋常人等只要被它百足中隨便一足勾破一丁點表皮,即刻便會毒發攻心而亡,斷斷沒有施以救治的時間。

    而風蜈篇中有一秘法,正是以此蜈蚣的劇毒來刺激施展之人的心脈,在一柱香的時間內,施展藍螟噬心秘法之人可將全身功力生生跨越兩個臺階,那五長老本是名動大后期境界,在有了藍螟噬心的增幅下,已半只腳邁入了宗師之境!

    可惜,藍螟噬心秘法強過逆天,而缺點也極明顯。

    那便是這跨越而來的功力只能保持一柱香而已,一柱香時間之后,施展秘法之人固然功力大退,其心脈也將被藍螟蜈蚣之劇毒腐蝕得寸寸斷裂,萬沒有再活命的可能。

    此之秘法,本就是風蜈篇中一招與敵俱亡的同歸于盡招式!

    五長老與身死的七長老本是親兄弟,兩人一同在五毒教內修煉數十載,感情之深已同若一人,此刻七弟驟然身死,五長老在悲痛欲絕之下,已生了死志,唯今之愿,便是生撕了劍晨,以報七弟在天之靈!

    “納命來!”

    功力暴漲,此刻的五長老修為比之教主烏和泰來也不惶多讓,突得立掌成爪,五個指爪上藍幽幽的閃得寒芒,一見可知劇毒無比。

    呲!

    功力暴漲之后,五長老的身形快如鬼魅,劍晨明明見他前一刻才立掌成爪,剛想要躲,下一刻藍芒大盛的毒爪便在胸前出現。

    大驚失色之下,劍晨只來得及將身軀略微側了側,避過胸口要害,左肩即刻遭了殃,被五長老一爪抓出五道深可見骨的幽藍血痕!

    劇痛傳來,反而令劍晨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明,生生止住身體本能就要往后退的沖動,右肩一沉,施了一記鐵山靠,肩頭狠狠撞在五長老的胸口。

    砰!

    一聲巨響,劍晨突覺右肩一痛,感覺自己撞上的并非人的胸口,而是一塊奇厚無比的堅硬鐵板!

    好在五長老本來一爪落空,立刻雙臂前伸,欲想補上一爪,導致空門大開,被劍晨這違反常理的一撞,也是噔噔噔連退了數步,雖未受傷卻也氣得暴跳如雷。

    撞退五長老,劍晨這才腳尖一點,往后飛退兩丈,左肩一凝,一股混沌內力游離其上,眼見著五道沾染了藍螟劇毒的血痕被體內鮮血一沖,再流出時,已復又血紅。

    這才暗呼一聲僥幸,剛才若不是急中生智不退反進,現下早已落入五長老的連環毒爪之下脫身不得,雖然右肩被撞得劇痛難當,幾乎握不穩手中驚虹,好歹也將五長老逼退,緩了自己一口氣。

    這是什么!?

    他看向五長老那扭曲可怖的臉龐,心中的震驚難以言表。

    宗師境的強者有多強,他不是沒經歷過,如那青首鬼王,又如已經化作一捧黃土的少林方丈普濟禪師,這都是正經八百的宗師級高手。

    眼下這五長老,竟然在吞吃了兩條蜈蚣之后,帶來劍晨的壓力,已經與幾大宗師高手相當!

    “小子,你今日必死!”

    五長老舔了舔爪上的血液,一雙看向劍晨的眼眸陰毒怨恨不已,身軀一凝,就待再度撲上。

    陡然,自烏和泰與盧九尚激戰不休的毒霧里,驟然傳出一聲帶著悲意的大喝:

    “老五殺蟒!”

    這是教主烏和泰的聲音,長久以來養的聽命習慣令五長老的身軀突然頓止,面上的扭曲之色更甚。

    于他來說,這命令下得何其殘酷。

    自己的親弟弟死了,自己想要報仇,不惜激活必死秘法,眼見仇人就在眼前,而教主竟然叫他舍棄眼前之人,卻去殺蟒?

    五長老的面色變幻不定,看看倒地身亡的七長老,又看看劍晨,眼角余光還瞟了眼離他不遠處正與毒尸激斗的巨蟒

    “啊!”

    急怒攻心,五長老陡然仰天一聲泣血厲吼,聲浪之強,令附近無論五毒教弟子還是靈蛇寨中人全部痛苦捂上了耳朵,一時之間,這處戰團卻像鳴金收兵一般突然停止了爭斗。

    劍晨沒有捂耳,卻也被這陡然長嘯震得體內氣血翻滾,大驚之下,正要不顧雙肩劇痛趁機搶攻,陡見眼前一花。

    五長老的身形,竟在厲嘯仍在耳側時,消失無蹤!

    劍晨的面色立時大變,這人在吞了蜈蚣之后身法到底快到何種程度,他先前已有領教,唯恐他突然襲至,連將千鋒一抖,八道銀光前后左右暴射而出。

    八龍銀鏢在危急時刻,卻被他用作護體。

    “嘶!”

    銀鏢還未繞著身軀一周,耳邊突聞一聲慘嘶,心底一沉,立知不妙。

    幾乎已經失去理智的五長老到底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選擇了聽從教主吩咐,舍下殺弟仇人,身形消失時,人已沖向已露疲態的巨蟒之一。

    “孽畜還不受死!”

    五長老無法發泄在劍晨身上的滿腔怒火,頓時全數傾泄在了巨蟒身上!

    “阿四!”

    戰團之外,妹妮的悲呼,撕心裂肺。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355章 同归秘法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355章 同归秘法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怒往劍晨砸去。 他現下可是宗師之力,這一砸勢若瘋雷,真銀材質制成的流星錘韌性極佳,受了五長老奮力一搓,錘體由圓型變成橢圓,再到拉伸成一柄短槍,速度之快,只是眨眼功夫便暴沖至劍晨面門。 第一次,劍晨感受到了來自千鋒的暴虐殺意! 上半身以鐵板橋之態驟然后仰,手臂一擺,一圈圈纏繞而去的銀鏈如怒海生波,暴躁跳躍著,一浪高過一浪由下而上撞向流星錘。 鐺鐺鐺鐺鐺! 清脆的金鐵交鳴連成一線,千鋒反攻千鋒,在一浪高過一浪的銀鏈連撞下,那流星錘的沖勢被一點一點拔高。 呼! ......


    下二章预览:...頓時一黯。 此刻的盧九尚哪里還有初見時的那份宗師氣度,只見他臉龐上竟閃爍著五彩的光芒,順著他胸膛的起伏,一明一暗。 兒子死了,盧九尚本該暴怒,本該悲憤,然而這些情緒,劍晨在他臉上半點也沒見著。 他所能見的,只有死意。 盧九尚的臉上,除了那一明一暗的五彩光芒之外,神色間傳遞出的,只有無盡的死意! 他的目光顯得有些呆滯,眼見那銀白色的大傘仍然擋在面前,這才緩緩扭頭看了看劍晨,一張臉平靜的可怕,口中吐出兩個字: “收傘。”...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了,但此蠱卻仍如梗在喉,尚還清醒的管平與郭傳宗二人雖然嘴上不說,劍晨又哪里感受不到兩人內心中的那份驚恐。 兩日前蛇五的死狀還歷歷在目,艾長老一死,蛇五體內那天龍蠱突然爆發,莫說氣血,就連血肉,也給蛇五吸了個干干凈凈。 這也是為什么,蛇五在死前干瘦得只剩下一層皮包著骨頭的原因。 若非當日蕭莫何在戰斗時提前給三人吃下了可隔絕外力干擾的冰靈丹,在艾長老身死的那一刻,郭傳宗三人早就做了陪葬。 然而這冰靈丹的效力也不是永久生效,畢竟只是蕭莫何為了不走火入魔,隨手煉制的小玩意而已。......


    下五章预览:...極緊,甚至有一根還直接纏到了他的脖子上,勒得奪魄呼吸驟停,白眼大突。 一時之間,面門、脖子乃至虎口,竟無一處不痛,小陳那一掌雖是倉促所發,卻也下了死力,掌力入腦,更是令其腦袋一陣發懵。 “二弟!” 小陳身后,拘魂焦急地厲喝,才將消失的身形復又出現,身形連踏,就要搶上。 “你再動一下試試?” 劍晨手中握著千鋒,緩緩從樹后走了出來,冷冷地對拘魂道。 刷 他的聲音不大,但聽在拘魂耳中無異于睛天霹靂,果然腳步猛然一頓,就像突然被點了穴道一般,一動也不敢動。 ......


    下六章预览:...力量已經足可以橫掃整個武林,甚至我還聽說,聯盟中還有人曾找上劍冢,欲要找劍少俠的師父伍元道長討要個說法。” “什么?!” 在聽到斷劍聯盟之后臉色都不曾有太大變化的劍晨,在驟聽姜川此言后,終于面色大變。 “師父他還好吧?” 姜川道:“這一點劍少俠大可放心,去的不過是某一家門派的小角色,直接連伍元道長的面也沒見到,便碰了一鼻子灰回來。” 劍晨這才略略放下了心,不過卻聽姜川又道: “如今江湖中到處都是斷劍聯盟的人,劍少俠在此時此刻還在外招搖,實在是不妥。” 說著,他忍不住又在眉心上揉了揉,顯得很是頭痛。 若不是有郭傳宗這層關系,姜川哪還會說這許多廢話,老早便使人出門通風報信去了。 即便是現在,他的心中也隱隱有著憂慮,自家小幫主與如今江湖中人人喊打喊殺的劍晨走得如此之近,對于他們丐幫來說實非幸事。 聽完姜川的話,郭傳宗的眉頭也緊緊皺在一起,神色間盡是擔憂。 反觀劍晨,卻顯得很坦然,無論是斷劍聯盟的成立,還是突然又冒出來的血劍,都沒有令他太過焦慮。 有著凌尉之事在前,現在就是有人告訴他,江湖上還有十把血劍在到處殺人,他也不......


    下七章预览:...一輩,法號喚作明厲,三絕之稱,乃是他早年下山時,在江湖上闖蕩出的名號。 明厲和尚入寺比明覺還早了十年,乃是少林明字輩僧人中天賦卓絕的佼佼者,當時劍晨所遇的明覺和尚已經極為難纏,但其身具的,也只不過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大力金剛掌法與自創的輕功有佛隨行。 而明厲和尚,卻比明覺還多一種,三門少林絕技已被他練得爐火純青,行走江湖時,敗在他三門絕技下的武林中人多不勝數,由此才生生闖下了三絕大師的名號。 更重要的是,他的三絕在與人對戰時,基本只用龍爪手這一項,便可橫掃無敵,很少有用到三絕......


    下八章预览:...才一說了幾句話,頓時只覺腹餓難耐。 見他大口大口咽著冷饅頭,郭傳宗笑笑,這才緩緩說道: “大哥你閉關這五日,我已經聯絡了長安城中的丐幫兄弟,不過皇宮大內實在是咱們這些叫花子的禁地,好不容易打探了這許久,才在今日下午得到了有用的消息。” “什么?” 劍晨嘴里鼓鼓脹脹,全是饅頭,聞言含糊不清地問道。 “翡翠玉蟾!” 郭傳宗豎起一指,面上有著興奮,道:“咱們幫里有個兄弟混得不錯,竟然與守備皇宮的禁衛軍其中一名校尉攀上了交情。” “昨兒夜里生生灌了他五大壇酒,......


    下九章预览:...解道。 “這也是破月真人想知道的疑問。” 雷虎續道:“于是她并未現出身形,就躲在屋外往內瞧,只見玉虛老道似乎在焚魂的屋里翻箱倒柜地找著什么東西,不過破月真人在窗外看了許久,也沒見他翻出什么來。” “后來玉虛老道終于放棄,立在焚魂屋內,自言自語說了一句令破月真人大為震驚的話。” 雷虎頓了頓,似在仔細回想,片刻方道:“他說:師弟啊師弟,梵天寒芒你整整藏了十三年,想不到還是為鬼兵域作了嫁衣!” 劍晨面色一變,玉虛真人這番說法,不正表明,那真正的梵天寒芒,一直都在焚魂真人......


    下十章预览:...隨后那聲高喊,宮城之中無盡的明崗暗哨盡皆往聲音傳來處匯聚,從上空看,仿若條條細小的火龍不斷合攏,組合成一條更加粗壯巨大的火龍。 如此場面,在宮城的四面八方接連上演,不大一會,已有四條粗大的火龍不斷盤旋緊縮,將范圍壓縮得越來越小。 火龍的目標,正是此刻寒氣逼人的劍晨。 砰砰 一邊逃跑,劍晨一邊將兩個追得太近的軍士打翻在地,不及細想,狂催混沌內力,雙腳的僵直頓時緩解了不少,身形猛竄,疾往旁邊兩座宮殿間狹窄的小巷中沖去。 “那邊,快追!” 可惜他手腳遲滯之下,拳頭未盡全力,雖然那兩個軍士倒在地上一時半會爬不起來,好歹并未昏過去,連忙就向從后趕上的同袍指引著刺客逃跑的方向。 后有追兵,前倒是有路,可惜在小巷的盡頭,高舉著火把的人影則更加多。 劍晨此刻頗有甕中捉鱉的感覺,可惜,這鱉卻是他自己。 小巷只是狹但在無數火把的照映下,卻并不昏暗,劍晨的一身黑色夜行衣在此時反倒成了極顯眼的指路明燈,巷頭巷尾的禁衛軍立時便見了他的蹤影,頓時齊齊一聲喊,手持各種刀槍劍戟堵截而上。 這群軍士怕不有上百之數,個個金盔重甲,乃是專職守衛宮城重地的精銳,若......


    本章精要    “七長老!”

        “七弟!”

        隨著怒目圓睜的老者緩緩倒地,劍晨身周驟然響起無數驚呼。

        有普通五毒弟子的,也有離這老者不遠,隨后跟來卻晚了一步的另外一個五毒老者。

        劍晨一愣,隨便刺了一槍而已,這就殺了個長老?

        “小子,還我七弟命來!”

        另一個長老看來與這七長老關系極好,眼見著七長老已然不活,他血紅怒睜的雙目落下兩滴渾濁老淚來。

        只見他雙手一揮,兩只手掌內突然各握住一條通體碧藍的百足蜈蚣,陡然雙手互拍,藍幽幽的蜈蚣被他一拍即爛,隨即雙手一搓,竟將被拍成一灘爛泥的兩條蜈蚣塞入口中。

        “吼!”

        蜈蚣入口,五毒長老血紅的雙目陡然浮現幽藍,扭曲的臉上暴吼連連,只是眨眼功夫,整個人全部變成與那兩條蜈蚣相同的碧藍之色。

        “五長老不要!”

        五毒長老的動作極快,直到他全身變藍之后,站在附近的五毒弟子才反應過來,頓時掩嘴驚呼。

        風蜈秘法之藍螟噬心!

        噬心,噬的不是敵人的心,而是自己!

        五毒弟子口中的五長老先前吞下的,乃是產自天南的劇毒蜈蚣藍螟蜈蚣,此蜈蚣自有百足,毒性之強,尋常人等只要被它百足中隨便一足勾破一丁點表皮,即刻便會毒發攻心而亡,斷斷沒有施以救治的時間。

        而風蜈篇中有一秘法,正是以此蜈蚣的劇毒來刺激施展之人的心脈,在一柱香的時間內,施展藍螟噬心秘法之人可將全身功力生生跨越兩個臺階,那五長老本是名動大后期境界,在有了藍螟噬心的增幅下,已半只腳邁入了宗師之境!

        可惜,藍螟噬心秘法強過逆天,而缺點也極明顯。

        那便是這跨越而來的功力只能保持一柱香而已,一柱香時間之后,施展秘法之人固然功力大退,其心脈也將被藍螟蜈蚣之劇毒腐蝕得寸寸斷裂,萬沒有再活命的可能。

        此之秘法,本就是風蜈篇中一招與敵俱亡的同歸于盡招式!

        五長老與身死的七長老本是親兄弟,兩人一同在五毒教內修煉數十載,感情之深已同若一人,此刻七弟驟然身死,五長老在悲痛欲絕之下,已生了死志,唯今之愿,便是生撕了劍晨,以報七弟在天之靈!

        “納命來!”

        功力暴漲,此刻的五長老修為比之教主烏和泰來也不惶多讓,突得立掌成爪,五個指爪上藍幽幽的閃得寒芒,一見可知劇毒無比。

        呲!

        功力暴漲之后,五長老的身形快如鬼魅,劍晨明明見他前一刻才立掌成爪,剛想要躲,下一刻藍芒大盛的毒爪便在胸前出現。

        大驚失色之下,劍晨只來得及將身軀略微側了側,避過胸口要害,左肩即刻遭了殃,被五長老一爪抓出五道深可見骨的幽藍血痕!


展开+
展开+
  • 战国BASARA同人小说集

    战国BASARA同人小说集最新章节

  • 三栖特种兵

    三栖特种兵最新章节

        中国、美国、天国,过去、现在、未来,水师、陆战、空军,亲情、爱情、友情,三栖特种兵,处处我为雄!显奇能,时空无阻,金手指,灵犀一动。生死不渝同心契,情同手足兄弟盟。古往今来多少事,不外三栖特种兵!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三栖特种兵》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您要是觉得《<strong>三栖特种兵</strong>》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 往西

    往西最新章节

        一件事重复二十七次就会成为习惯,相遇27次是否就会喜欢上彼此?丢失的二十七件物品是否曾经也承载着它们主人的习惯与回忆?
        每天都有人在丢东西,丢了也就丢了,因为很快就会被新的东西取代,只是有些东西承载的特殊的回忆,使其在主人心中有了独特的位置。有这么一家店把人们丢了的东西搜集起来,等待着失主来寻找。
        每个故事以一个物件儿为线索,由这个物件儿展开每篇故事人物之间的纠葛。在文章的扉页加入这么一段描述:在很久以前,所有的失物带着主人的故事在世界各个角落流浪,后来为了规范失物的秩序,有个领导者做了个决定,为这些失物建立一家失物招领处,店铺位于浙江万里学院西门口楼房。这些失物在那里等待着有缘人将自己领回。

  • 圣堂之眼

    圣堂之眼最新章节

        【1-31章完全重写,唯正版17k小说网可看到最新内容!】
        千万不要翻开这本书。
        从你翻开它起,你就被书中的灵缠上了。
        它会赐予你想象不到的强大力量,但也要你付出对等的代价——一生坎坷,身不由己,事与愿违。
        不要妄图与神作对,否则结局将是无比悲惨的;
        也不要相信有可以超越一切的爱情。
        ……
        ——所以,你看到了什么?

  • 霸仙绝杀

    霸仙绝杀最新章节

        洞房花烛之夜,却被人赶尽杀绝。逃亡中意外得到绝世法宝---天道玉玺!从此,天生法力,仙术无敌。他血刃仇家,一报夺妻之恨.踏上仙途,能否成为魔,仙两界的霸绝至尊?精彩马上开始……

  • 亿万老公你别跑

    亿万老公你别跑最新章节

        七年前,她古灵精怪,天真烂漫;他冷傲内敛,宠她入骨。给她套上订婚的戒,却说等他七年。然后……莫名失踪了?七年后,她冷静睿智,美丽性感;他却浪荡轻佻,放浪形骸。改名?玩失忆?别闹了!老婆大人驾到,亿万老公,乖乖回家吧!

  • 嫡锁君心

    嫡锁君心最新章节

        本以为一生荣宠,却不知她走入夫君精心设计的局中,害萧家满门满门抄斩,一个不留。含恨重生,继母狠辣,姐妹狠毒,她却更狠,更毒!他,善于心计,长于谋略,被兄弟步步紧逼,最终揭竿而起,谋夺江山。两人共谋,一人为权,一人为仇,本欲互惠共赢,岂料赔上自己……

  • 皇后难为

    皇后难为最新章节

        铁打的皇后,流水的皇上出生尊贵的沈嫣十二岁时就被赐婚成了未来太子妃及笄之年正要出嫁,太子出事隔年,她嫁入皇室,直接成了皇后只是这皇上……一个消极怠工的皇后娘娘】【一个致力于吸引媳妇的皇上】

  • 医妃独步天下

    医妃独步天下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一纸婚约,她身败名裂;一场战争,他身残名毁;一道口喻,她嫁他为妻。新婚夜,传说中命在旦夕、瘫痪在床的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刀尖抵在她的脖子上,“本王的妻子,本王宁可杀了她,也不会让人带走。”“正好,本王妃的男人,本王妃宁可阉了他,也不会让他碰别的女人。”有上帝之手美称的纪云开,不慌不忙的推开刀,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被男人的反应吓了一跳!说好的不举呢?说好的对女人没有反应呢?男人,你的原则呢?!

  • 逍遥始神

    逍遥始神最新章节

        传说:眼眸之中如果会浮现大陆影子的眼眸,便为神瞳!神瞳之主,乃为大乾坤主宰者!平凡在无意中得到了两个机缘,一是巨头的传承,二是神秘眼瞳的出现。从此,他开始逆天改命!他带领着一个金色的猴子走向了非同凡响的成长之路!一支翠绿色的枪笛吹响了逍遥大陆的战意!一个雕像让凡界沸腾了!雕像乃法界巨头——空间法者的头颅熔炼而成!一尊青鼎让法界颤抖了!同时也让尊界惊喜了!青鼎为法界本源,拥有者可以坐拥尊界的渡劫神鼎!可以无视尊劫!时间一到便可以进入仙界!成就仙人!一颗专属于他的仙界主宰心让仙界中的巨头纷纷飞升神界!神界巨头亲身下界追捕仙界主宰心!进入神界后,神眼的秘密逐渐泄露在众人的心中!

  • 解灵人

    解灵人最新章节

        世人只知道有赶尸人、阴阳师、通灵人的存在,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解灵人”是干什么的!解灵人,解决一切灵异事件的人!光解决是不够的,还得用通俗的方法说给受害者听,让他们以后好注意。林月阳,是一个被称之为解灵人的人,在都市中一步步的解开各种迷团……

  • 倾世小师妹

    倾世小师妹最新章节

        一跤跌下山崖,云若依穿越成了一个仙侠门派的小师妹?!穿越之后福利多多,不但师兄们各个有倾城之姿,而且个性更不相同,最重要的是,全都宠她如宝,视他为大家的掌上明珠!唔……这么多师兄,选哪一个做夫君好呢?

  • 首席强宠:老婆快回家

    首席强宠:老婆快回家最新章节

        豪门千金变成落魄孤女,当年海誓山盟的穷小子却摇身一变成为高冷大总裁。多年的等待换来的不是长相厮守,而是他的冷漠对待!她想逃,他却将她禁锢在身边:“除非我不要了,否则你永远别想离开!”她想爱,他却冷嘲热讽:“爱钱还是爱我?这辈子就只能互相伤害!”

  • 陛下,本宫食色兼收

    陛下,本宫食色兼收最新章节

        古人云:食色性也!食也,色也,其之性也!美食要,美男也要,美女……照照镜子就好。醒来穿越和亲路,要与后宫嫔妃斗智勇也就算了,还要帮着皇上正官员、平天下……洛沐表示:皇上,给睡吗?rn

  • 丑颜倾世:朕本无情

    丑颜倾世:朕本无情最新章节

        她只不过是一个丑女,因诡异的容颜,一朝入异世,注定要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她彷徨……众多美男找上门,这算是她的桃花劫?好吧,她认!那就来看看最后是谁被谁压!【情窦初开,神官君】铃祈篇“把衣服脱了。”某女一说,某男一愣。“算了,我帮你脱。”某女见之,干脆自个伸手帮之脱下大红喜服。“忽……我好困啊,不要吵,看着红的我就晕。”做好准备的某男听之松了口气。【命脉相连,国主君】铃凛篇凛:“铃,如果,你真的解除我们之间命脉相连的法术,你是不是又要离我而去?”铃:“冰少凛,你这样的软弱,还是曾经的一国之主吗?”凛:“你在我身边,我就是那英明的一国之主,你若不在,我便什么都不是。”【一头白发,城主君】铃凌篇“我记得你己经娶了一位皇夫。”“干嘛?我还没娶你,你就冒酸味?

  • 大叔劫个婚

    大叔劫个婚最新章节

        新婚夜沐小淼被逼得躲近了浴室不敢出来,“楚墨宸,我们说好的假结婚的,假的,你懂不懂?”他堵在门口撬锁,“可是老婆,我们是真的领证了。”“我不管,天一亮就离婚。”“宝贝,破坏军婚是犯法的,你确定要做违法乱纪的事?”咱是好公民,违法乱纪的事情咱不能干啊,只好妥协,被霸道强势,合理合法的压榨,终于有一天沐小淼发现了一个秘密,“老公,你好像很厉害,所有人都怕你是不是?”“宝贝,哪个混账造的谣,明明是老婆大人你最大。”“……”她是捡了个宝呢?还是捡了只夹着尾巴的大灰狼呢?

  • 皇叔在上:蠢萌兽妃要翻墙

    皇叔在上:蠢萌兽妃要翻墙最新章节

        她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亲姐姐抢了她的夫君,还想把她烧死。一朝容貌被毁,她被人踩踏凌辱。当绝世丑女逆袭而来,脚踩渣男,拳打渣女,百兽匍匐,以她为王,各路势力跪舔攀附。某女表示,她只想做条抱着数不完的金子混吃混喝的咸鱼。可是偏偏有人不让她安生,某只皇叔化身忠犬死缠烂打,就要把媳妇儿拐骗上床。大叔,你不行,宝宝要找粉嫩小鲜肉。某男瞬间化身狼犬吃干抹净,娘子,有了为夫,保证你夜夜有肉吃。

  • 刹那芳华

    刹那芳华最新章节

        她在毕业的纪念册上写下:青春的终点是一场脱胎换骨的蜕化,愿你努力接近阳光。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剑道之王无弹窗肥妻翻身:凛少,你的羊皮掉了无弹窗陆某日记选无弹窗气运真仙无弹窗

全文阅读:泡仔的涂鸦全文阅读红月中的少女(完)全文阅读语血痕全文阅读天地至圣全文阅读极品捉鬼系统全文阅读名医归来全文阅读都市鬼医全文阅读非天劫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55章 同归秘法】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