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433章 重回休宁镇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聲音。 這聲音如此討厭,雷虎一聽便知是誰在說話,不禁怒道:“顧墨塵,你什么意思?” 憑空出現的聲音,正是屬于天下第一刀,顧墨塵。 自那日結拜后,顧墨塵便如他突然出現一般,又突然消失而去,整整七日,劍晨等人都沒見過他一片衣角。 卻不想,就在要離去時,他又回來了。 雷虎的身后,顧墨塵懶散地斜靠在院墻邊,輕笑道:“哎喲喲,我說大哥,我可是你結拜的三弟來著,你是不是應該尊老愛幼一下?” “少廢話,你他媽不是也沒尊老嗎?” 雷虎回身瞪了他一眼,心中極想湊上去一拳......


    上二章提要:...那這架就不打了吧!” 鬼才和你是熟人! 郭傳宗不禁想破口大罵,可是顧墨塵那兩刀對他的沖擊實在太大,嘴巴動了動,終究也沒有真正罵出來。 雷虎卻道:“少來攀交情,灑家可不認識你,不過認得此刀而已。” “一柄烏黑的刀,出招時卻能劈出奪目白光,天下間如此奇刀只此一把缺月琉光!” “不錯!” 顧墨塵輕笑了笑,很是得意地拍了拍腰間那柄烏黑的短刀,笑道:“這柄短刀正是缺月琉光,而你們,也是不多的幾個能在見到琉光后還活著的人。”...


    上三章提要:...輕從嘴里吐出了一個字: “信!”...


    上四章提要:...想一輩子作個無用小兵,這次,就賭一把!” “好!” 雷虎低吼一聲,用力在他肩頭捏了捏,道:“好男兒志在四方,去他娘的朝廷走狗。” 為了增強趙子超的決心,他又道:“就憑你這話,灑家現在就收你為徒,跪下磕三個頭,這事兒就算成了!” 撲通! 趙子超毫不猶豫,直直跪在地上,咚咚咚三個響頭磕得干脆利落,口中恭敬叫道:“師父!” 雷虎仰頭望天,嘴巴大張著,無聲大笑了三聲,又連道了三個好字,這才一把將趙子超拉了起來,指著劍晨道:“這是灑家的結拜兄弟,你可叫一聲師叔。” ......


    上五章提要:...的拳頭重重砸在桌子上,惹得桌上茶具突得一跳,恨聲道:“就在家師備好娉禮,準備出發前往純陽劍宮時,卻被鬼兵域打上門來,一夜之間,羅王塢中雞犬不留!” 劍晨與郭傳宗兩人默然半晌,想勸他,卻又不知從何勸起。 雷虎深吸了兩口氣,平靜著內心的洶涌,片刻方又道: “此事之后,破月真人心灰意冷,最終在純陽出家為尼,長伴枯燈,而灑家,也就此踏上了漫漫復仇之路。” 他抹了一把眼角,揮去兩滴英雄淚,面有悲色道:“當年灑家年紀還曾跟著家師見過破月真人,想不到再次相見,卻是她咽下最后一口氣之時......


    上六章提要:...有多森嚴! 他側過頭來,對郭傳宗道:“小郭,你先回去,我進去看看。” 這話說的,直如皇宮大內是他家客廳似的,想去看看,就去看看。 郭傳宗急道:“大哥,咱們一起去,好歹有個照應!” 劍晨搖搖頭,輕輕伸出一手,指著城門,道:“那里是過不去的。” 說著,不待郭傳宗反應,他已雙腿輕輕一蹬,人在水中無聲地滑向岸邊,雙手觸及長滿青苔的大理石河岸時,才回轉頭來,低聲道: “你若也能如此,咱們便一起進去,否則,你就先回去等我消息。” 雙手一撐,他的整個身體脫出水面,起伏著身子,宛若一頭敏捷的獵豹,人已疾沖至城墻腳下站定。 混沌內力疾速運轉,濕答答的衣衫被旋轉力道將水珠全部甩離身體,眨眼而已,身上黑色的勁裝不說有多干燥,至少不會再往下滴著水。 他看著也準備抽身上岸的郭傳宗,搖了搖手,示意他停下,接著,雙手在厚重的城墻下一按。 令郭傳宗雙目大瞪的事情發生了。 劍晨雙手按在城墻上,左右手交替往上爬,隨著他的動作,郭傳宗竟驚見劍晨越爬越高,仿佛一只緊貼墻壁的壁虎,只眨眼功夫,已經往上爬了三丈多遠。 只見劍晨的動作一停,腦袋扭向郭傳宗,嘴......


    上七章提要:...一輩,法號喚作明厲,三絕之稱,乃是他早年下山時,在江湖上闖蕩出的名號。 明厲和尚入寺比明覺還早了十年,乃是少林明字輩僧人中天賦卓絕的佼佼者,當時劍晨所遇的明覺和尚已經極為難纏,但其身具的,也只不過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中的大力金剛掌法與自創的輕功有佛隨行。 而明厲和尚,卻比明覺還多一種,三門少林絕技已被他練得爐火純青,行走江湖時,敗在他三門絕技下的武林中人多不勝數,由此才生生闖下了三絕大師的名號。 更重要的是,他的三絕在與人對戰時,基本只用龍爪手這一項,便可橫掃無敵,很少有用到三絕......


    上八章提要:...,比先前那個威力還要大,如同一點火星點燃了劍晨埋藏在心中多年的炸藥,轟的一聲,將他的內心全部引爆。 “是,是,是。”劍晨深深低著頭,面容扭曲著,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猛然厲喝:“是你就去死吧!” 啪嚓! 地下大廳里,青幽的雷電密網幾乎占據了全部空間,一團碩大的雷球毫無征兆地猛往明伯砸將而去。 明伯目中精光大現,口中連喝道:“晨娃子,且慢” 已然來不及,電芒大閃的雷球已近他面門。 轟! 倉促之下,明伯無奈只得一掌橫封,就聽一聲爆鳴,雷光傾刻將明伯整個籠罩在內......


    上九章提要:...雷的一掌立朝奪魄頭頂壓下。 “爾敢!” 拘魂正暗松了口氣,突見小陳竟痛下殺手,頓時嚇得亡魂皆冒,厲喝聲中就要搶上,已是不及。 啪! 一聲輕響,伴隨著小陳驚詫的目光響起。 他的一掌離奪魄的頭頂只有兩寸而已,但是這兩寸距離,卻再也壓不下去。 掌下,突然又多了一只手掌,正是劍晨在千鈞一發之際將他攔了下來。 “著什么急呢?” 劍晨與小陳的目光對上,與后者滿目的驚詫不同,他的目中,卻是冰冷一片。 “晨哥兒,這兩兄弟不是好人,需得殺了才好!” 小......


    上十章提要:...會你那箭就沒了!” 盧蒙卡漲紅了臉,往烏和泰那邊看了一眼,急切道。 “再等等,箭,會爆!” 劍晨的目光,也往烏和泰那邊瞟去,目光中竟有一股悲色。 盧蒙卡一怔,這悲意從何而來? 不由也往五毒教眾人那邊看去。 這一眼,正見 蛇五! 被十長老一腳踹飛的蛇五原本委頓在地,就連烏和泰一拳要轟爆他的頭顱也半點招架的意思也沒有。 然而此刻就在盧蒙卡一眼看去時,竟驚見蛇五緩緩地抬起了頭,從盧蒙卡的角度,正好看到蛇五流淌著血液的嘴角上,那一抹無聲的陰毒冷笑! 然后,盧蒙卡這才看見,蛇五手里的利刃卻是一柄一側有著鋒銳鋸齒的奇異短劍。 毒蛇之牙陰毒無比,最擅隱于暗處作必殺之一擊,之前蛇五殺艾長老是如此,如今對烏和泰 也是如此! 蛇五無聲地趴在地上,同樣無聲的短劍化作寒芒,根本不見他如何動作,只在下一刻,血花濺射! “吼!” 烏和泰陡然一聲痛吼,立覺腳底一陣劇痛,不禁低頭一看。 差點沒背過氣去。 只見趴在地上的蛇五單手前伸,手里緊緊握著的短劍已然深深沒入他的腳背。 這一劍同樣用力極猛,以短劍作串連,生......


展开+

    齊云山脈。

    休寧鎮前步云亭。

    亭外樹上拴了三匹駿馬,正低著馬首,有一搭沒一搭地悠閑啃著嫩草。

    相比于馬兒的悠閑,此刻亭內坐著的三個江湖游俠打扮的大漢就要匆忙得多,左右兩人似是累得狠了,一邊狂啃著干糧,一邊就著水囊狂灌。

    只有中間那個滿面胡須,身形卻極單薄的漢子,像是有著極嚴重的心事,皺著眉頭,手里半個饅頭被他吃了許久也沒吃完。

    一只水囊突然湊到他面前,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有些擔憂的聲音:

    “六哥,別光哽饅頭,你也喝點水。”

    卻是他右手邊身著破爛衣衫,一張臉抹得烏黑的少年。

    這三人,正是一路風塵仆仆自長安趕回齊云山的劍晨、郭傳宗與顧墨塵。

    當日在長安,雷虎本想與劍晨同來,又被顧墨塵勸住,而管平也為了照料虛弱中的凌尉,一行人于是分了兩撥,雷虎管平凌尉連同趙子超留在了長安。

    三人一路趕來,路上沒少遇見從四面八方匯聚往齊云山而去的斷劍聯盟中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除了顧墨塵之外,劍晨與郭傳宗兩人都簡單易了個容。

    特別是劍晨,目標顯眼的千鋒已被收入袖中,只以驚虹劍掛在腰間,如此一來,倒與路上碰見的斷劍聯盟尋常劍門中人別無二致。

    聽了郭傳宗的話,劍晨的的神色依舊郁結,木訥地接過水囊,仰頭便是一大口。

    郭傳宗嘆了口氣,接回水囊,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勸他。

    他心知此刻劍晨擔心地并非劍冢之事,以他們一路上所見,斷劍聯盟這次來劍冢的人只怕不少,也正是因為不少,他們在得了消息趕來時,雖然是后發,卻比大多聯盟之人先至。

    想來此刻斷劍聯盟的集結并未完成,劍冢之人,應還無礙。

    他擔心的,是安安。

    那日在長安,安安救治了凌尉之后,到底還是走了。

    而從劍晨的只言片語中,郭傳宗也驚訝地知道,安安竟然是當朝三鎮節度使安祿山的孫女,也是他曾經被關押過的雄武城,城主的女兒!

    如此震撼的消息令郭傳宗的腦袋一陣發懵,而當他想細問時,劍晨的回答卻永遠都是一聲嘆息。

    從長安,到齊云山,一直如此。

    郭傳宗想的沒錯,此刻劍晨心中擔憂的,正是安安。

    那日安安臨走前,劍晨問她,能不能不走。

    這個問題,卻令安安的嬌顏一陣凄苦。

    “傻子,你不明白爺爺收了我爹爹為義子,后來爹爹又生了我,我們父女倆,說好聽是三鎮節度使大人的家人,實則”

    劍晨永遠也忘不了安安說這話時凄然的神情。

    “實則我父女倆只是爺爺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有用時,縱橫沖殺,而當有一日無用時棄卒,保帥!”

    安安的話讓劍晨的心狠狠揪在了一起,如此一來,他更不愿安安再度回到安祿山身邊,可惜,安安卻不能不走。

    她的爹爹統領雄武城,而她的娘親,卻遠在塞外,安祿山的大本營突厥。

    說好聽點,這是安祿山保護族人的方式,而實際上,又何嘗不是對如今大權在握的安伯天的一種鉗制?

    那晚宮城中的事安安察覺到已經令安祿山有所懷疑,她苦等了七日,才好不容易等到安祿山面見皇上之機,改容換面溜出了皇宮來與劍晨見面。

    而若她這次不回去,以安祿山多疑的個性,定然會做一些未雨綢繆的準備,而這些準備極有可能令安安后悔終生。

    所以,她不得不走。

    所以,劍晨一路上的心情都極為沉重,甚至于他之前在雄武城外遇見孟瀚然時,突如其來的一個想法,又如火山爆發一般猛然充斥著他的腦海。

    變強!

    不光是自己變強!

    無論是鬼兵域,還是雄武城,抑或是斷劍聯盟,他都需要極強的力量去應對!

    待解決現下之事后

    劍晨狠狠將最后一口饅頭塞進口里,呼的一下站了進來,面色的沉郁已然不再。

    “走吧!”

    他最后看了一眼步云亭柱上留下的戰斗痕跡,聲音里一片決然。

    休寧鎮本是一人跡罕至的小小城鎮,住戶不多,就更別說外來客,更是一年也少見兩三個。

    可今日,休寧鎮中卻相當熱鬧。

    街上走的,路邊蹲坐的,還有鎮上唯一的一間客棧兼酒樓,休息一下客棧里,全都是仗劍在身的江湖人士。

    這番景象,令許多一輩子也沒見過如此多江湖豪客的鎮民心中驚懼不已,有些稍有見識的,已從這當中嗅出了不同尋常的意味,因而舉家躲入深山的也不在少數。

    然而有人憂慮卻有人興奮,特別是突然生意好到爆棚的休息一下客棧里,不論是小二還是掌柜,奔波忙碌時,面上盡皆紅光不斷。

    客棧的角落里,劍晨三人正坐于此,默默觀察著人來客往的江湖中人。

    而劍晨的一雙眼,更是不斷在小二與掌柜的臉上掃視。

    這家客棧,自他記事起,就是明伯與小陳哥兩人在照料,可是,小陳哥已經死了,而明伯也不知所蹤,現在在客棧里忙碌的,卻是劍晨從來沒有見過的陌生人。

    休寧鎮不大,即使劍晨每年來此的時候不多,但十多年下來,鎮上的人有他不認識的,但并沒有他不面熟的!

    而這兩個取代了明伯與小陳哥兩人的掌柜與小二,他卻沒見過,腦海里并沒有一絲印象。

    正疑慮間,突感桌底下有人輕輕踢了他一腳。

    轉頭看去,卻見顧墨塵正緩緩喝著酒,以酒杯擋著嘴唇,輕微低聲道:“這兩個,有武功底子。”

    劍晨一怔,隨著他微不可察的手指方向看去,頓時也發覺出不妥來。

    客棧里很忙碌,拍桌子要酒的,扯著嗓子喊肉的,鬧哄哄一團的音浪幾乎將這間不大的客棧房頂也掀飛。

    如此忙碌的景象,穿插其間照料的,卻只有一個小二而已。

    這小二看起來與小陳哥差不多年紀,一張臉上帶著生意紅火的興奮之色,而劍晨卻注意到,除了他面上的紅光之外,竟然連一顆汗也沒有!

    他們坐在這里已有一個半時辰,在這段時間里,這小二一刻也沒停下,一直在廚房與大廳間穿梭,如此運動量,若真是一個尋常人,怕老早已累得腳酸腿麻,可他,卻連氣也并不如何喘!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433章 重回休宁镇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433章 重回休宁镇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想過的。 而更令他想不通的是,那小二為何要引領自己三人發現這處暗道,背地里打的什么主意? 還是說這暗道中有什么不妥? 抱著懷疑,劍晨在前方走得極為謹慎,然而在這暗道中走了頓飯功夫,前方已然無路,小心戒備著的機關暗襲之類,統統沒有發生。 阻擋在三人前方的,看起來是塊巨石,而在銀光照耀下,劍晨很輕易地便發現了暗道盡頭右側的山壁上,鑲嵌著銹跡斑駁的金屬把手。 相比于暗道入口的隱蔽,這把手卻做得極為顯眼,仿佛這條暗道本就不是用于困人,而是逃生之用。 已經走到了這里,......


    下二章预览:...著他一聲暴喝,竟滴溜溜臨空旋轉起來,越轉越快,到得最后,只見得一圈碩大無朋的金光圓墻。 “去!” 右掌猛轟在光墻之上,那巨大的佛印猛沖而至,不僅劍晨,就連他身旁顧墨塵等人,全數籠罩在佛印之下。 普渡在暴怒之下再不顧那殺生之戒,欲將劍晨這邊所有人全部絞殺于佛怒輪回之下! “哼,好大的口氣,我劍冢豈是你說翻就翻?” 就在劍晨準備與之拼命時,身后天空中,一道清冷的聲音陡然出現。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抹帶著無盡血腥殘暴氣息的血紅光芒!...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令郭傳宗顯得有些緊張。 “我說這上面不會突然垮了吧?” 郭傳宗不時擔憂地看一眼濕漉漉的頭頂上方,不無憂慮地向孟瀚然問道。 “放心。” 孟瀚然也抬頭看了一眼,目光又瞟了瞟走在前方的劍晨,安慰道:“上面的池水已經流失了大半,就算垮了,以你的武功也不會死在這里。” 彎彎繞繞,前面的劍晨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郭傳宗歪著腦袋一瞧,頓時奇道:“咦,有光?” 在三人的前方有一個洞口,自洞內有白蒙蒙的光芒射了出來,比之三人手里的火把來竟還要明亮幾分。 “走吧。” ......


    下五章预览:...響便即如蝗蟲壓境,鋪天蓋地一般驟響。 此刻劍晨的腳邊還有著十六個雄武軍士,城頭的守軍竟連半點猶豫也不帶,說放箭就放箭,一點也不顧忌自己同僚的生死。 若在以前,面對如此心狠手辣的手段,劍晨心中定然怒火升騰,說不得,還得保一保躺地上的這十六人。 可是如今,他不僅不怒,反正眼含贊許地瞟了一眼那下令放箭的校尉。 刷 箭雨驟來,那校尉的面色才帶出點喜色,突然眼前銀光暴閃,奪目光華刺得他雙目狠狠一閉。 奪奪奪奪奪 眼睛看不見,耳朵卻聽得格外清晰,那校尉幾乎就要以為......


    下六章预览:...聲催促著,一臉甩脫了牛皮糖的高興。 這辛苦守衛在門前大半個月的軍士頓時也是一臉苦笑,又狠狠瞪了劍晨一眼遞出個警告的眼神之后,這才握著令牌,快步跑去前院復命。 兩人才將將消失在拐角,安安已經沖到劍晨面前,上下打量著他,突然俏臉微微有著變化,又退了一步。 “你你怎么?” 安安小嘴張了張,以她的聰穎,一時間竟也有些詞窮。 “我怎么了?” 劍晨不由低頭看了看自己。 “好像” 安安咬著手指,愣愣地看著劍晨,遲疑道:“你,你好像變了?” 劍晨沉默,心下突然涌起一絲溫暖。 也只有安安,在乍一見他之后,立即便能感覺到他心態的變化。 “發生了一些事。” 對于安安,他并不想有什么保留,只是不愿在兩人久別重逢之后,馬上就切入到如此沉重的話題。 “你先進來,我有些事要告訴你。” 結果安安眼眸里劃過一絲決色,打斷了劍晨,轉身便往屋內走去。 劍晨怔了怔,便即跟上。 待他進屋后,安安珍而重之地關上門,想了想,對劍晨道:“你現在功力比我高得多,感覺一下,是否有人偷聽。” 見她說得如此鄭重,劍晨不敢怠慢,連功聚雙耳,......


    下七章预览:...來。 倒是安安又拉著他的手,捏了捏,道:“讓他們跟咱們走吧,否則若是又被爹爹召回去,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控制嶺山七狼的方法,羊皮紙卷上有,雄武城也有,安伯天將七狼交給了劍晨,若他反而放走了七人,憑雄武城的力量,想重新找回這七人,并非太難之事。 與此同時,少室山下。 陳遺風保持著一貫的冰寒冷面,緩緩沿著少室山下那條小溪走著。 普渡禪師眼睜睜在他面前死于伍元道人劍下,雖然后來他也重創了伍元道人,令其最終隕落于斷劍聯盟之手,但心中那份內疚卻是無法釋懷。 他離開蜀......


    下八章预览:...是他爺爺” “老伯。” 說著,他調整了下面部表情,盡量和藹地對老乞丐道:“跟我們走好不好?” “走?”老乞丐正在啃最后一根雞腿,聞言面露警惕,問道:“去哪?老叫花子可值不了幾個錢!” 劍晨一陣無奈,道:“放心,咱們不圖你財也不害你命,反而還包你頓頓有酒有肉,怎么樣?” “那感情好!” 老乞丐惕下雞腿上最后一絲肉,大手一揮,豪氣干云道:“就這么定了!” 劍晨又是一聲嘆息,轉頭對安安道:“若是蕭前輩在就好了,或者咱們路上找幾個大夫給他瞧瞧” 七日后,......


    下九章预览:... 安安擔憂地叫道。 劍晨回過頭,沒有說話,只是對安安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心。 兩人一前一后,速度并不快,走了半個多時辰,靳沖似乎對霸劍山莊的地形也極熟悉,左拐右拐了一會,帶著劍晨鉆入一處茂盛的小樹林。 “夠了,沒必要再走太遠。” 劍晨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邊喝止了仿佛想一直這么走下去的靳沖。 腳步一頓,靳沖停了下來,沒有回頭,雙膝一屈,竟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 “你這是做什么?” 劍晨微一愣,突然反應過來。 他跪拜的方向是劍......


    下十章预览:...然,劍晨奮力掙扎著,以郭傳宗現下的境界,竟完全抱他不住,眼看就要脫困而出。 好在雷虎終于趕來,虎臂一箍,替下郭傳宗,將劍晨死死禁錮在懷里。 “兄弟,到底發生了何事?” 雷虎一邊下著死力,一邊茫然著,可無論他怎么問,劍晨仍然一言不發,奮力掙扎不已。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在劍晨臉頰上響起,令他掙扎的動作突得一停。 安安,出手的是安安,她泯著嘴唇,看著劍晨右半邊臉上五道鮮紅的掌印,問道:“夠嗎?還要不要再來一巴掌?” “安安” 劍晨愣愣地看著她,嘴巴張了張,沒有說話,腦袋卻無力地垂了下來。 雷虎大松了口氣,這小子看似身形單薄,不想還很有把子力氣,若安安再慢得少許,說不得,他這以力氣見長的外家高手竟也壓制不下。 “怎么了?靳沖到底與你說了什么?” 見劍晨終于冷靜下來,安安呼了口氣,語氣緩和下來,柔聲問道。 劍晨頹然搖頭,恨聲道:“霸劍山莊該死!” “劍晨!” 孟瀚然半撐在地上,吐出一口混合碎牙的鮮血,憤然道:“你與你那惡賊師兄果然是一丘之貉,今日我孟瀚然栽在你手里,只怪我太輕信于人,你要殺便殺!” “哼......


    本章精要    齊云山脈。

        休寧鎮前步云亭。

        亭外樹上拴了三匹駿馬,正低著馬首,有一搭沒一搭地悠閑啃著嫩草。

        相比于馬兒的悠閑,此刻亭內坐著的三個江湖游俠打扮的大漢就要匆忙得多,左右兩人似是累得狠了,一邊狂啃著干糧,一邊就著水囊狂灌。

        只有中間那個滿面胡須,身形卻極單薄的漢子,像是有著極嚴重的心事,皺著眉頭,手里半個饅頭被他吃了許久也沒吃完。

        一只水囊突然湊到他面前,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有些擔憂的聲音:

        “六哥,別光哽饅頭,你也喝點水。”

        卻是他右手邊身著破爛衣衫,一張臉抹得烏黑的少年。

        這三人,正是一路風塵仆仆自長安趕回齊云山的劍晨、郭傳宗與顧墨塵。

        當日在長安,雷虎本想與劍晨同來,又被顧墨塵勸住,而管平也為了照料虛弱中的凌尉,一行人于是分了兩撥,雷虎管平凌尉連同趙子超留在了長安。

        三人一路趕來,路上沒少遇見從四面八方匯聚往齊云山而去的斷劍聯盟中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除了顧墨塵之外,劍晨與郭傳宗兩人都簡單易了個容。

        特別是劍晨,目標顯眼的千鋒已被收入袖中,只以驚虹劍掛在腰間,如此一來,倒與路上碰見的斷劍聯盟尋常劍門中人別無二致。

        聽了郭傳宗的話,劍晨的的神色依舊郁結,木訥地接過水囊,仰頭便是一大口。

        郭傳宗嘆了口氣,接回水囊,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勸他。

        他心知此刻劍晨擔心地并非劍冢之事,以他們一路上所見,斷劍聯盟這次來劍冢的人只怕不少,也正是因為不少,他們在得了消息趕來時,雖然是后發,卻比大多聯盟之人先至。

        想來此刻斷劍聯盟的集結并未完成,劍冢之人,應還無礙。

        他擔心的,是安安。

        那日在長安,安安救治了凌尉之后,到底還是走了。

        而從劍晨的只言片語中,郭傳宗也驚訝地知道,安安竟然是當朝三鎮節度使安祿山的孫女,也是他曾經被關押過的雄武城,城主的女兒!

        如此震撼的消息令郭傳宗的腦袋一陣發懵,而當他想細問時,劍晨的回答卻永遠都是一聲嘆息。

        從長安,到齊云山,一直如此。

        郭傳宗想的沒錯,此刻劍晨心中擔憂的,正是安安。

        那日安安臨走前,劍晨問她,能不能不走。

        這個問題,卻令安安的嬌顏一陣凄苦。

        “傻子,你不明白爺爺收了我爹爹為義子,后來爹爹又生了我,我們父女倆,說好聽是三鎮節度使大人的家人,實則”

        劍晨永遠也忘不了安安說這話時凄然的神情。

        “實則我父女倆只是爺爺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有用時,縱橫沖殺,而當有一日無用時棄卒,保帥!”

        安安的話


展开+
展开+
  • 重生之文娱全球

    重生之文娱全球最新章节

        扑街写手重生到平行世界,还是个扑街写手,怎么办?这里没有《诛仙》、《飘邈之旅》、《小兵传奇》、《斗破苍穹》、《吞噬星空》等网络小说。这里没有《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小李飞刀》、《楚留香传奇》等武侠巨著。这里没有《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一夜零一夜》等著名童话。这里没有《灌篮高手》、《足球小子》、《火影忍者》等热门漫画。这里没有MJ、双周一成、四大天王等名流巨星。这里没有地球的文娱节目太多了,譬如综艺、电视剧、电影、音乐等等。世界变了,也给了他一个华丽转身的机会!下一个网络大神、新派武侠宗师、新世纪童话大王、漫画界天之骄子……

  • 极品神印少主

    极品神印少主最新章节

        玉晓天,一个地球上的国术爱好者,被洪荒至宝??天地玄黄印带着穿越而来,并且成为了武国亲王府的少主。且看拥有了鸿蒙至宝、天地玄黄印作为伴生神印的废物,如何逆袭天才,挑战权威,追求真情,看人们眼中的废物如何演绎极品少主,成为神印主宰。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极品神印少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乐阅读哦!

  • 当时明月

    当时明月最新章节

        问君能有几多愁,却道当时明月应犹在……
        沈林月:半生飘零,我只愿寿终正寝。
        慕容麒:一生执念,我只想拥你在怀。

  • 上位

    上位最新章节

        我今年十八岁,在灯火阑珊中一步步堕落。
        我浪荡、轻浮、恣肆,这是我在滚滚红尘中的面具,我流连在各色男人中,盯着他们的腰包。
        我世俗、不堪、放纵,我冷眼看着那些情爱,嗤之以鼻,其实我只是想要在这迷离之地混得一席之地...

  • 仙道歧途

    仙道歧途最新章节

        太古一战后万族皆寂,一个少年悄然崛起,脚踏圣子拳打圣女,夺得一切造化成就太古圣体,最后与天争高。

  • 美人侑

    美人侑最新章节

        侑:形声。
        字从人,从有,有亦声。“有”意为“以手持肉”。
        本义:手捧肉食的侍者。劝进肉食者。引申义:劝食,劝进肉食.....
        嗯,就是这个意思。
        (突然间没眼再看这名字了。)
        风云变化好像和许言轻的普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更喜欢在背后推波助澜,搅动时局。然后露出无害的脸,看着自己无意的一点触动,南国的分崩离析。
        得到的,失去的。
        敞开心扉的,被隐秘的。
        忘却的,爱恋的。
        皆不如你眉梢的春色,只不过知道时已经事过境迁。
        若能再抓住你,若是再能...
        长乐未央,长毋相忘。
        深情专一攻(不下)X人格分裂受(不起)
        绕圈圈文,肉少船漏。
        致力于就是不让你猜到结局。×掉...
        致力于每天更文,忽略这条吧。

  • 垂钓诸天

    垂钓诸天最新章节

        垂钓诸天无弹窗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垂钓诸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免费提供垂钓诸天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 逆天刀神

    逆天刀神最新章节

        天要逆我,我便破了这天,重塑天地乾坤。

  • 少年药王

    少年药王最新章节

        名誉财富席卷而来,各色美眉投怀送抱,只因东大落魄学生隋戈得到了古仙术神农仙草诀的传承。于是,他种灵草、制灵药,在这个中药没落、西药横行的时代,横扫药品市场,当初的穷小子就变成了抢手货。当双手掌控他人的生命、权力、财富还有女人,想要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 美人有恙

    美人有恙最新章节

        她是个美人,是个被亲情遗忘的美人。他是个英雄,也是个被亲人厌恶的英雄。她是他这世上唯一的温暖,也是他过不了的劫数。
        他们是彼此取暖的亲人,可有一天,他们之间的感情变了。他的爱,如同大海,很深沉。她的爱,像火,很热烈。
        他们是拥抱着燃烧?还是彼此天涯,寒冬腊月!

  • 碰触你,抓住你

    碰触你,抓住你最新章节

        闻念峤有个小秘密,她的左手会窥探别人的记忆;n自从某天,她无意中救了条再普通不过的小狗回家,n却发现自己的生活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n自家小狗会变身?n变态医生想要用自己做实验?n说好的宠物呢?n穆池:嗯,你可以继续养我!n悬疑异能的言情故事

  • 留步,这位偷心贼

    留步,这位偷心贼最新章节

        新帝初登基,宦官为道,英雄挺身而出……哦抱歉这不是我们的故事!盗贼为成天下大贼,却意外取得了荣华?十年前华山论剑的赢家,竟然不得不为厨。一切究竟因为啥,不得而知。到底,但是还是让“他”带着目的,再上路吧。

  • 最强乡村

    最强乡村最新章节

        除草归来,刘勇无意中撞见了村中美少妇在小解。
        心急火燎的刘勇随后跑到女朋友秀秀家里,找秀秀玩耍,没想到遇到了村痞来提亲。
        敢和我抢媳妇?揍你丫的。
        刘勇拳打地痞流氓的同时,带领村民发家致富。
        赢得了村中留守少妇和美少女们的一致好评。

  • 英雄是怎么炼成的

    英雄是怎么炼成的最新章节

        阴差阳错,丁千夜被一个叫做英雄速成班的组织的人“和谐的”签了一份卖身契,从此痛并快乐的成为了别名Z国第九科的一名光荣的小学员,开始了一个个一把鼻涕一把泪被培养成英雄的任务。
        Z国九科专业处理Z国国土范围内的各种疑难杂症事件,并培养一个个有才者成为爱国敬业的英雄,在任务中丁千夜开始接触到这个普通世界无法经历的一切,有建国后不允许成精的妖怪,有降临地球密谋占领的外星人,还有莫名时空的穿越者,甚至背后还牵扯到他那当年凭空消失的老爸,至此,一个个精彩的大冒险开始了。

  • 花都透视圣医

    花都透视圣医最新章节

        葛天出生在一个受到诅咒的村庄,拥有透视的医术。

  • 宇宙情缘:爱与诅咒

    宇宙情缘:爱与诅咒最新章节

        也许只是凑巧,也许也是注定,一梅约也是一头灰发,于是她被峰误认为,她就是能解开他身上诅咒的灰发公主——灰蝶的来世,他只要她说一声:“我爱你”他就可以永远永远的消失,或者去转世,如果转轮王同意的话。可她却真的爱上他,死死不肯说那句话,然而他不惜用计,当她说了那句话以后,他的诅咒却没有解开,于是他把她送到了宙零监狱,要她答应他永远永远的活下去,不论伤心痛苦快乐,因为他还要和她一起天荒地老,可惜,等到她从监狱出来时才发现……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参天 牧神记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终极战争无弹窗魅罗无弹窗圣后无双无弹窗红包来了请闭眼无弹窗

全文阅读:全能大歌王全文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全文阅读大道无疆全文阅读种田日常:才女当家全文阅读农家情缘:种田养夫不得闲全文阅读阴符风云录全文阅读想多美丽就多美丽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3章 重回休宁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