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遠站在雪山之巔傲漠眾生的那個人! 斷劍聯盟眾人這才警醒恍然,原來昨日普渡禪師說還要再等一人,可后來大家伙兒卻并沒有見到再有人與普渡接觸,而普渡卻又下令今日上劍冢。 原來,這人老早便隱在暗處! “天榜第三?” 顧墨塵調息片刻,已恢復了不少,即使面對普渡時也沒有皺一下的眉頭終于糾結到了一起,沒好氣道: “瀝血劍又沒殺你蜀山弟子,斷劍聯盟的事情你摻和個什么勁!” 他話音剛下,雪劍陳遺風便緩緩轉了過來。 陳遺風一襲雪白長袍,腰間懶散地系著一根玄色腰帶,他已人近......


    上二章提要:...休寧鎮各處的聯盟之人已然往客棧處匯聚,奈何客棧太根本裝不下這么多人,于是極大的一部分,倒是就地在客棧外面的街道上歇腳,幾乎將本就不大的休寧鎮街道截斷。 在這種時候,他們三個不進反退,這目標也太過顯眼了點。 可是,不走又怎么辦? 難不成隨著滾滾人流一同上去劍冢? 斷劍聯盟里人龍混雜,敢去找伍元道人麻煩,當中定然不缺好手,不說別的,就是普渡禪師,劍晨心下也有著深深的忌憚,與他同行,保不準什么時候就會被發現真身,倒時又是一身的麻煩。 “客官,您三位住店嗎?” 正想著,那客棧新的小二正笑容可鞠地走到桌前。...


    上三章提要:...一下了。...


    上四章提要:...,只剩大口大口的喘息。 管平松了口氣,這才往被劍晨劈成兩段的黑影看去。 黑影露出原貌,正是兩半截暗血色的蜈蚣! “呸!” 被天龍蠱支配的噩夢頓時浮上心頭,管平怒哼一聲,大腳一踏,頓將兩截已沒了生命的蜈蚣踩成兩團血污。 “好些了么?” 劍晨正收劍還鞘,眼睛看著虛弱不已的郭傳宗,關切問道。 “唔” 郭傳宗皺著眉頭深吸了口氣,雙臂強撐著身體半坐而起,抹了把滿臉的冷汗,苦笑道:“真不是人玩的,可痛死兄弟了!” 劍晨卻笑道:“長痛不如短痛,挺過這一次......


    上五章提要:...安祿山肥胖的肉手隨意揮了揮,令道:“散了吧。” 身后上百軍士無一人說話,卻以行動完成了安祿山的命令。 百十來號人,在他身后陡然一分再分,以十人為一組,依然邁著整齊的步子,錯落有致的分別進入十座行軍帳蓬。 末了有十人往四面一分,卻在安仁殿周圍十步一哨,擔任夜間守衛之責。 這番軍容軍紀,不論換作其他哪個朝中名將來,無不得點頭大贊不已,反觀安祿山,卻像是本就該如此一般,面上連一絲滿意的神色也沒有,只顧著挪動他好似肉山的身軀,往安仁主殿行去。 軍士散去,這時才能隱約看出,......


    上六章提要:...今天子唐玄宗?! “少來!” 這叫顧墨塵的男子嘴角微撇了撇,單刀抱在胸前,不屑道:“你代表的是白,我信奉的是黑,黑與白,江湖與朝堂,毫不相干的兩者,何來尊重一說?” 看起來,顧墨塵對于楚姓老者的身份早已知曉,對此,卻無半點驚訝,相反,還 唐玄宗笑了笑,對顧墨塵這大不敬的話似乎不甚在意,聳了聳肩,道:“那你干嘛把武林給砍了?” 指的,卻是已然碎成雪花片片的宣紙。 顧墨塵努了努嘴,輕笑道:“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嗎?我只不過是有求于你,拍拍馬屁罷了。” 突然面色變得鄭重起來,問道:“我弟弟的事情,還是沒有消息嗎?” “沒有。” 唐玄宗微搖了搖頭,接道:“不過你可以放心,那片山崖下并沒有尸體,所以,還是有希望的。” 顧墨塵聞言不語,深邃的目光望向漆黑的遠方,半晌,才幽幽地道:“老頭,若我弟弟出了意外,咱們之間的交易即刻取消!” 唐玄宗坐于案前,緩緩轉過身子,認真地打量了顧墨塵堅毅的面龐,竟然點了點頭,道:“好。” 隨即,沉靜的面容一變,笑道:“行了,別說這么沉重的話題,要想找你弟弟,你還是去他那里吧。” “他”是誰......


    上七章提要:...個,卻不曾想,走近之后見到的,竟然便是已倒在血泊中的破月真人。 大驚之下,他急忙上前施救,奈何破月真人傷勢極重,任他如何全力輸功,也是回天乏力。 不過,好歹也將奄奄一息的破月真人從鬼門關前暫時拉回了片刻。 當時雷虎悲憤難平,連忙趁破月真人一口真氣未泄時追問兇手真容,卻不想,破月真人竟告訴他,兇手雖然是以血劍殺人,但她懷疑幕后真兇竟然是 “是誰?” 劍晨身軀一震,連忙追問道。 這一毓的血劍殺人事件,所有目睹兇手的人都已死了,不曾想從雷虎這里,竟還能得到線索。 ......


    上八章提要:...才一說了幾句話,頓時只覺腹餓難耐。 見他大口大口咽著冷饅頭,郭傳宗笑笑,這才緩緩說道: “大哥你閉關這五日,我已經聯絡了長安城中的丐幫兄弟,不過皇宮大內實在是咱們這些叫花子的禁地,好不容易打探了這許久,才在今日下午得到了有用的消息。” “什么?” 劍晨嘴里鼓鼓脹脹,全是饅頭,聞言含糊不清地問道。 “翡翠玉蟾!” 郭傳宗豎起一指,面上有著興奮,道:“咱們幫里有個兄弟混得不錯,竟然與守備皇宮的禁衛軍其中一名校尉攀上了交情。” “昨兒夜里生生灌了他五大壇酒,......


    上九章提要:...,如此一柄驚世之劍,便是佛也會動心,你說你毀了,你猜,佛爺我信嗎?” 劍晨深吸了一口氣,驟遇強敵的刺激令他神經立時繃緊,心中對少林的那份愧疚也暫時壓下,無論怎么說,眼下最重要的是助郭傳宗等人取得翡翠玉蟾,而不是被三絕大師一爪抓回少林問罪。 “信不信,隨你。”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三絕大師,雖然被一擊而傷,但眼里并未有半分懼意。 三絕大師面容一怒,正要沖前,卻聽他旁邊有人贊嘆道: “好功夫!三絕大師果然名不虛傳,手有少林龍爪功,腿有少林彈腿,更了不起的是,身上還有......


    上十章提要:...不由升起一股挫敗感。 丐幫的秘密據點果然風格獨特。 劍晨緩緩轉過身子,目光掃向聲音響起之處,一道微胖的身影已落入眼底,嘴角掛著一絲自嘲,道: “我是應該叫你明伯呢,還是你另有名號?” 咔嚓! 拳頭狠狠握緊,捏得骨節劈啪作響。 這個微胖的人影,劍晨十三年來一直將之當作一個和藹可親的長輩,甚至在其中還有一絲孺慕之情。 結果,這人卻生生欺騙了自己十三年! 突然出現在院子里的人,正是劍晨此刻急欲尋找的休寧鎮客棧掌柜明伯! 面對劍晨的譏嘲,明伯似乎并不以為意,面上仍然掛著劍晨很熟悉的和藹笑容,笑道: “我說你們也太不小心了吧,大門都不關,就敢在里面談論生死大事?” 劍晨冷笑道:“不關門,那是因為我們坦蕩,不像有些人,面上是人,背地里,卻是鬼!” 明伯聞言,輕嘆了一聲,道:“你都知道了?” 劍晨哼了一聲,道:“小陳叫我轉告你,他不能再幫你了,你倒是有個好伙計。” 明伯的面色突然一變,急道:“你碰上小陳呢?他,他在哪里?” 目光里,突然浮現出一抹森寒光芒。 劍晨卻渾若未覺,嘲笑道:“別那么緊張,我還做不......


展开+

    佛怒輪回的攻擊就在眼前。

    可是當身后這道聲音響起時,劍晨卻完全沒空去理會這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的攻擊。

    這個聲音本不該令他驚訝到連防守都忘記,因為這聲音他很熟悉,熟悉到聽了一十三年,早已深入骨髓。

    師父,劍冢掌門伍元道人!

    聽到這個聲音,劍晨本應該是驚喜的,可是,隨著這道聲音同時出現的,竟然是血劍的氣息!

    師父與血劍,這兩個他本以為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詞,竟然就在他的身后,被硬生生結合到了一起,這令他此刻只有一個想法。

    回頭,回頭看看師父手里握著的,到底是不是血劍!

    可惜,還沒等他鼓足勇氣扭過頭去,那一抹漫天的血芒已經從頭頂掠過,下一瞬,熟悉的血紅劍影已在佛怒輪回壓上他身體之前,轟然撞了上去!

    咔!

    普渡禪師谷盡全力的佛怒輪回仿佛一枚旋轉不休的齒輪陡然間被卡進一根精鐵長棍,金光閃耀的光墻再度恢復成卐字形。

    不僅如此,血劍之鋒銳往佛印中一攪,頓時令旋轉力道不止的佛印自動撞將上去,生生被攪了個粉碎。

    對于眼前這幕,四下眾人皆驚,除了劍晨。

    他只是怔怔地看著,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那修長而熟悉的背影。

    “師父?”

    金光泯滅時,劍晨沙啞著嗓音,身軀猛烈顫抖著,不可置信沖面前背影叫了聲。

    背影沒有回頭,甚至沒有以任何一種動作理會他的叫喊,絞碎佛印之后,血光乍隱,已被他收入鞘中。

    “伍元?!”

    陳遺風是在場第一個回過神的人,他冰山也似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光芒。

    看向伍元道長手中的長劍,皺眉道:“你剛才所用的”

    “不錯,正是瀝血劍!”

    伍元道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仿佛舉世皆懼的瀝血劍在他手里,只不過是一柄尋常鋼劍而已。

    “伍元道長,老衲想聽你的解釋。”

    佛怒輪回被破,普渡用了大毅力才勉強平息翻騰的氣血,方才好過了一點,立即急不可待地開口問道。

    “有什么好解釋的?”

    伍元道人背對著劍晨,肩膀輕抖了一下,似在冷笑,平靜道:“純陽破月死于淮陽城郊五十里外密林,崆峒李長風卒于平城福來客棧,洗劍門趙滿江斃于洛水上游河灘”

    “至于霸劍山莊自不用多說,滿門滅于莊內,還有少林方丈普濟”

    說到這里,他突地又是一聲冷笑,“卻是在少室山腰小溪邊去見了達摩祖師!”

    伍元道人聲音清冷平靜,然而他每說出一個名字,便會在斷劍聯盟內引起一陣騷亂,待一口氣說完十余家武林劍派的名字后,整個斷劍聯盟已然沸騰無比。

    “臭道士,你好毒的心!”

    “師叔,您在心之靈一定要保佑弟子手刃了此惡賊!”

    “伍元狗賊,我靈劍閣與你劍冢勢不兩立!”

    一時間,人人雙眼通紅,憤然拔劍,有幾個性子沖動的,已猛往練武場上沖了過來。

    嚓

    一道冰藍劍芒一閃而沒,在地上留下了一條寒氣森冷的狹長溝壑,也將按捺不住想沖上前來的聯盟中人攔下。

    出手的是陳遺風。

    他手里提著一柄劍,這劍不知是以何種材質所制,通體雪白中又流轉著淡淡的藍芒,更令人驚訝的是,此劍的劍身上,正有肉眼可見的無盡白氣緩緩升騰。

    陳遺風就那么斜提著冰藍長劍,他面上的震驚已經隱去,看向伍元道人,沉聲道:“伍元,護短也不是你這個護法!”

    “護短?”

    伍元輕笑了下,這時才回頭撇了看劍晨,目光里,竟然有著一抹不舍的意味,淡然道:“是在護短,所以我才替徒兒殺了這些人。”

    “師父,你你這是為何?”

    劍晨仍然沒有從伍元道人手持血劍從天而至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有太多的問題想問師父,話至嘴邊,又不知從何問起。

    “伍元,你我相識也有二十年,我相信以你的為人,不可能做出這種殘忍嗜殺之事的。”

    陳遺風的面上有著一抹悲切,右手中的冰藍長劍松了又緊,緊了又松,心緒遠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平靜。

    “是么?”

    伍元道人搖了搖頭,道:“你我已有二十年不曾見過,如此漫長歲月足可以改變任何事,其中自然也包括我的心性。”

    帶鞘的瀝血劍平舉而起,往陳遺風的身后遙遙一掃,道:“十三年前,我的徒兒全家慘死,兇手來自鬼兵域。”

    “而這些人的宗門里,被我殺死的那些人,全都與鬼兵域有著或多或少的瓜葛,做師父的為弟子家門報仇,有何不對?”

    此言一出,四下皆怒。

    “胡說八道!”

    “臭道士,殺了人還敢如此信口雌黃!”

    “不可能!師叔怎么可能是鬼兵域的人,臭道士休要胡說!”

    若不是顧忌陳遺風,在場這些暴怒不已的人群只怕早已一涌而上。

    “師父,鬼兵域?”

    伍元道人的話,同樣也在劍晨心頭重重砸下,師父他為了自己暗中除去了鬼兵域潛藏在各大門派的爪牙?

    手臂一緊,卻是尹修空沉默著走到他身邊,拉了拉他的胳膊,輕聲道:“師兄,這里交給師父”

    劍晨正要說話,突覺腰間一痛。

    緊接著,令他面色大變的事情陡然出現!

    他的體內,一直奔騰不息,從未停歇的混沌內力,隨著這一下刺痛,突然停止了運轉。

    “小空空,你”

    大驚失色之間,劍晨伸手就要往腰間摸去,手掌剛動,眼前立時就是一黑。

    卻是尹修空沉著臉,一掌切上了他頸上動脈,這一下來得極快,劍晨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身軀一軟,昏迷倒在了尹修空的懷里。

    “你!六哥!”

    郭傳宗頓時大驚,顧不得體內傷勢連忙就要搶上。

    卻被顧墨塵一把拉住。

    他皺眉看著尹修空自劍晨的腰間扯出的一物,疑道:“斷脈釘?你們到底想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之下,慢得更加緩慢了不少。 “普渡” 伍元道人劍勢不變,卻攸的輕嘆了一聲,緩緩道:“你被人騙了。” 普渡面上的微笑不減,若非兩人之間隔著一柄劍,光看面目,還以為是兩個久未見面的老朋友重聚。 在這笑意下,他的聲音卻顯得苦澀,“騙么?或許是吧,不過老衲總也得為少林,做些事情!” 金鐘已成,若劍晨還在場就能看出,普渡凝出的金鐘,比之當日三絕大師來,不知凝厚了多少,竟然就連鐘上的古樸花紋也清晰可見! “陳施主,老衲一時意氣,還望你不計前嫌,助我斷劍聯盟一臂之力!” ......


    下二章预览:...緊,沉怒道:“他日若我霸劍山莊有再起之時,余杭官府哼!” “他日的事他日再說吧,之前叫你探查的事情,如何了?” 劍晨笑了笑,對孟瀚然的怒言不以為意,腳步一頓,停在一處山坡前,對孟瀚然問道。 孟瀚然臉上怒意一收,搖頭道:“你自己去看吧。” 說著,一掌便往山坡處一株大樹上拍了下去。 在郭傳宗驚然的目光注視下,那株看起來生機盎然的大樹樹干上,竟被孟瀚然一掌拍得內陷出一條漆黑的暗道來。 “這是” 郭傳宗掂起腳尖努力往內看了看,卻只能見到一片黑,不由疑惑問道。...


    下三章预览:...三根手指猛然一收,只余一根食指,直豎于安伯天眼前。...


    下四章预览:...對他們作了什么?” 他的目光自七狼面上一一掃過,最后落在蛇一臉上,目中已有怒火。 嶺山七狼的狀況明顯不對,這七人與劍晨乃是冰釋前嫌的舊識,當日于混亂中一別,今日相見本該驚喜激動才是。 然而這七人個個面無表情,對于劍晨的話充耳不聞,只是一個一個的往蛇一的左側依次排好,像極了 像極了劍晨心中浮現出一樣已經不能稱為人的事物。 “哼!” 蛇一冷哼了一聲,咬著牙齒,幾乎用鼻腔重重哼出了三個字:“別緊張!” 這本是劍晨在雄武北城門時對他與焦陽兩兄弟說過的話,現在被......


    下五章预览:...!” 摧山狼還愣著,竄風狼性急,從旁插口道:“咱們七兄弟不知好歹,貪圖雄武城許下的富貴,這也是咱們咎由自取的結果,怨不得別人。” 咎由自取四字一出口,令七狼人人低垂著腦袋,面上無不一片慚愧之色。 劍晨又是一聲長嘆,道:“不論怎么都好,你們走吧,拿著銀子和藥方,最好不要再被雄武城的人發現。” “傻子,你” 安安猶豫著叫了聲,可看了看嶺山七狼后,又咬著嘴唇,將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卻不想,七狼對視一眼,摧山狼猛得一咬牙,又將劍晨塞進他手里的藥瓶還了回去。 “......


    下六章预览:...在客棧門外嚇得他差點尿褲子了的七個大漢其中一個。 “去。” 摧山狼捏著小二的手晃了晃,直痛得后者就將昏厥,淡然道:“去茅坑里撿兩個饅頭來,吃給大爺看。” 茅坑里怎么會有饅頭,有的只能是 旁邊有兩桌離得近的,腦海中已自動補出了小二捧著黃黑之物大嚼特嚼的場景,頓時嘔的一聲,差點沒將剛吃的飯菜吐出來。 “大爺,大爺,這是誤誤會!” 胖掌柜急匆匆自柜臺后奔了出來,又不敢動手,直急得滿頭大汗,一迭聲地向摧山狼求著饒。 “哼!” 摧山狼把手一揮,那小二頓時飛跌出去五六步遠,砰的一聲,正巧撞在柜臺角上,額頭上立時鼓起了好大一塊包,連哼都沒哼一聲,腦袋一歪,痛昏了過去。 眼前這幕令在場食客神色變了數變,特別是剛才有份對老乞丐喝罵的,更是一言不發,往桌上扔下碎銀子,慌里慌張地沖出了客棧。 混江湖混得久了,眼力自然得跟上,摧山狼雖然只是隨手打發了個不懂武功的小二,但那舉手投足間所傳遞出的氣勢已非一般江湖游俠可比,面對如此一個面目猙獰的武功高手,誰又愿上去觸霉頭。 只有那老乞丐,仿佛對眼前事見慣不怪,仍是一臉苦兮兮的神情,一雙臟手又遞到摧山......


    下七章预览:...又算在你頭上,作好準備吧。” 瀝血劍在手,靳沖的氣勢陡然有了變化,即使是怒火中燒的孟瀚然,被他突發的氣勢一沖,竟也氣息一窒。 劍晨的目光在他說出這句話后,自瀝血劍上轉至他臉上。 “師兄,有些事情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 沉默片刻,看著被瀝血劍氣息侵蝕得越來越猙獰的靳沖,沉聲道。 靳沖,同樣也有著沉默。 半晌,他身軀一震,一股灰色的氣勁勃然而出,覆蓋在瀝血劍上,將那外放的殘暴氣息封鎖在內。 點點頭,道:“好,如果你還愿意信我一次,就跟我來。” 靳沖掃......


    下八章预览:...去再想吧。 腳步一側,正要繞過影壁,突然目光一凝,面色立時大變。 影壁! 這方厚重巨大的影壁在他心里突然化作一根尖銳的繡花針,將剛才怎么也想不透的模糊念頭一捅而破。 這影壁并非只有露在外面的這一截,在地下,還深埋著差不多一半的部分! 最后一層窗戶紙被捅破后,他心中的念頭突然如潮水般涌來。 影壁即是玉寒石,而深埋于地的那一端,曾經封了一個人! 那是個不怒自威,身形偉岸的中年男人。 這個人他銅皮鐵骨刀松不入! 劍晨還記得,當日他被密道內突然涌入......


    下九章预览:...想到了這種可能。 他快要支持不住了,那么下一個沖上來的又是誰?再下一個呢?直到劍晨將在場所有人的內力全部吸納一空嗎? 若當真在吸納完所有人的內力之后,劍晨能自走火入魔中醒來還好,怕只怕 血盟想不到這血盟才成立不過月余,就要全數滅在自己人手里嗎? 思想的速度何等快捷,可就在雷虎這個念頭升起時,他已然感到一陣空虛,那是身體全部被掏空的空虛,內力、氣血,甚至他苦練了數十年的**力量,也在這個念頭將將升起時,全數離他遠去! 撲通! 雷虎壯碩的身軀若泰山崩塌,帶著無力的......


    下十章预览:...龍銀鏢,在這金光暴漲之下,一枚枚像是無頭的蒼蠅,被郭怒猛推而出的金色光罩撞了個七臨八落。 更因為郭怒的突然爆發,右手中不自覺地一陣加力,令安安突然呃了一聲,極度的窒息導致她一雙俏目中已然布滿血絲。 “哼!” 一擊震飛銀鏢,郭怒冷厲地重哼一聲,目光極為輕蔑地往上瞟了瞟攻擊來處的方向。 然后,他的面色頓時一變! 以輕靈取勝的八龍銀鏢被震飛,并不代表著那重若雷霆的飛火流星錘也如此不堪一擊! 轟! 郭怒面色變時已經不及,幾乎與他腦袋同樣大小的飛火流星錘已挾帶無盡雷霆之力,正正轟中他頭頂! 刷 一道模糊的影子在這雷電即將肆虐之前突然搶入郭怒近前,趁他心神全在頭頂雷球時,一把將安安搶下。 嗞嗞嗞! 千鈞一發,就在郭怒生生變成一道人形雷網時,模糊的影子抱著安安全力疾沖,好險沒令一絲雷電舔上安安的嬌軀。 “咳咳咳!” 咽喉擺脫龍爪鉗制,安安緊閉著雙目,好一陣痛苦咳嗽,待耳邊風聲稍歇,抱著她那人似乎已經停下時,方才虛弱地睜開眼。 “傻子?” 一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展現在她面前,正是面上怒意未消的劍晨! “要......


    本章精要    佛怒輪回的攻擊就在眼前。

        可是當身后這道聲音響起時,劍晨卻完全沒空去理會這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的攻擊。

        這個聲音本不該令他驚訝到連防守都忘記,因為這聲音他很熟悉,熟悉到聽了一十三年,早已深入骨髓。

        師父,劍冢掌門伍元道人!

        聽到這個聲音,劍晨本應該是驚喜的,可是,隨著這道聲音同時出現的,竟然是血劍的氣息!

        師父與血劍,這兩個他本以為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詞,竟然就在他的身后,被硬生生結合到了一起,這令他此刻只有一個想法。

        回頭,回頭看看師父手里握著的,到底是不是血劍!

        可惜,還沒等他鼓足勇氣扭過頭去,那一抹漫天的血芒已經從頭頂掠過,下一瞬,熟悉的血紅劍影已在佛怒輪回壓上他身體之前,轟然撞了上去!

        咔!

        普渡禪師谷盡全力的佛怒輪回仿佛一枚旋轉不休的齒輪陡然間被卡進一根精鐵長棍,金光閃耀的光墻再度恢復成卐字形。

        不僅如此,血劍之鋒銳往佛印中一攪,頓時令旋轉力道不止的佛印自動撞將上去,生生被攪了個粉碎。

        對于眼前這幕,四下眾人皆驚,除了劍晨。

        他只是怔怔地看著,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那修長而熟悉的背影。

        “師父?”

        金光泯滅時,劍晨沙啞著嗓音,身軀猛烈顫抖著,不可置信沖面前背影叫了聲。

        背影沒有回頭,甚至沒有以任何一種動作理會他的叫喊,絞碎佛印之后,血光乍隱,已被他收入鞘中。

        “伍元?!”

        陳遺風是在場第一個回過神的人,他冰山也似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光芒。

        看向伍元道長手中的長劍,皺眉道:“你剛才所用的”

        “不錯,正是瀝血劍!”

        伍元道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仿佛舉世皆懼的瀝血劍在他手里,只不過是一柄尋常鋼劍而已。

        “伍元道長,老衲想聽你的解釋。”

        佛怒輪回被破,普渡用了大毅力才勉強平息翻騰的氣血,方才好過了一點,立即急不可待地開口問道。

        “有什么好解釋的?”

        伍元道人背對著劍晨,肩膀輕抖了一下,似在冷笑,平靜道:“純陽破月死于淮陽城郊五十里外密林,崆峒李長風卒于平城福來客棧,洗劍門趙滿江斃于洛水上游河灘”

        “至于霸劍山莊自不用多說,滿門滅于莊內,還有少林方丈普濟”

        說到這里,他突地又是一聲冷笑,“卻是在少室山腰小溪邊去見了達摩祖師!”

        伍元道人聲音清冷平靜,然而他每說出一個名字,便會在斷劍聯盟內引起一陣騷亂,待一口氣說完十余家武林劍派的名字后,整個斷劍聯盟已然沸騰無比。

        “臭道士,你好毒的心!”

        “師叔,您在心之靈一定


展开+
展开+
  • 猛鬼大法医

    猛鬼大法医最新章节

        实习法医林天逸意外救了地府鬼王的妹妹,被鬼王收为弟子修习鬼王宗法,凭借冥眼鬼爪,成为特殊案件调查组检查官。

  • 帝少强制爱:蜜枕娇妻吻不够

    帝少强制爱:蜜枕娇妻吻不够最新章节

        酒会上,仗义挡酒,强抢霸道帝少当老公,一觉醒来不认账!

  • 易眼

    易眼最新章节

        从有记忆以来,每当我走进和宗教有关的地方,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害怕,吓得赶紧退出来。
        长大了一些以后,我一直以无神论安慰我自己,那一切只是假的,可是直到那天晚上,一群诡异的黑袍人,把我带进新的世界。
        易者,日月之替也,眼者,目也,仰以观天文,俯以察地理。名曰易眼

  • 麻辣小娘子

    麻辣小娘子最新章节

        凭借做的一手好腌菜的手艺,苏锦来到古代带领家人脱贫致富。当来麻辣鲜香的老坛酸菜方便面跨越时空出世,恰好吃了面的大将军手一挥,这女子我看上了,面我要了,人我也要了!

  • 都市之杀戮游戏

    都市之杀戮游戏最新章节

        富豪、明星、权贵人物这些看着光鲜无比的人,在游戏中不过是惨嚎的可怜虫。张志斌无意中签订游戏契约,在真实杀戮游戏之中纵横

  • 武弑苍穹

    武弑苍穹最新章节

        天地为源、强者为尊,三年前灭亡,三年后重临人间,天地又奈我何?一将功成万骨枯,命又如何将我诛!武弑苍穹,与天斗,其乐无穷!

  • 凰权在握

    凰权在握最新章节

        前世,她费尽心思为他铺平辉煌帝途,却遭他废后,昔日姐妹残忍切光她手指,丢弃荒野重活一世,她发誓不再任人宰割,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全部一一报名来还债!只是,这人称“快活王”的男人,他想干什么?某女:“王爷请自重,我可是你皇嫂!”某男妖孽一笑:“皇嫂,我是来要债的”

  • 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甜

    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甜最新章节

        从小到大,钟离最喜欢的就是长腿巨胸的辣妹,最讨厌的就是小孩子。遇见辛甜之后,钟离完美避开这辈子的心头好,和自己厌恶的撞了个正着。可是,当这个傲慢的男人见遍了世间的星辰,最终还是沦陷在她的眼睛。“钟律师,那群记者又造谣。”“怎么说。”“他们说你在追求辛小姐。”抬起头,他比谁都淡定:“转告他们帮我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辛小姐半年前就是钟太太了。”后来,有人对着这条新闻,眼睛笑成了月牙。

  • 腹黑世子的惊华世子妃

    腹黑世子的惊华世子妃最新章节

        初见时,他白衣轻飘,面容似仙,高贵如月,腰挂玉箫,可,却那剑抵着她的脖子?
        “你是谁!”
        她,衣衫褴褛,浑身脏乱,说话流里流气,活脱脱是一个刚从泥土中爬出来的小乞丐。
        面对他的质问,她说: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饶命啊!小的只是想去茅厕方便一下,不是有意要打扰您的,您继续,继续……”
        “……”
        谁也没有发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
        ~~~~~~~~~~~~~~~~~~~~~~~~~~~~~
        人生宛若出初见。
        再次相见时,他,多了一份冷漠。
        她,多了一份疏离。
        他依旧白衣轻飘,面容似仙。
        她双瞳如星,轻纱遮不住她那一身的风华。

  • 如果你也在这里

    如果你也在这里最新章节

        夏清浅以交换生的身份从闵院到了南泽,初入校园就被人欺负。而她在南泽唯一的好友宁晗暄清秀的面容下似乎也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一年前,夏清浅在南泽经历的悲惨事件到底是什么?“我没有办法去跟过去告别,就好像我无法去忘记过去的他们。开心也好,难过也罢,我只是,很想他们。”只是,就算她记得,他们却早已经忘了,还剩下的就只是她那些不堪的过往。当一切真相被揭开,却发现原来那些念念不忘的日子,也不过如此。李承轩总说:“如果你也在这里,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但是现在我也在这里,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 乡村透视小狂医

    乡村透视小狂医最新章节

        落魄大学生回山村,山上偷看仙女洗澡,没有被拍死,反得到仙女垂青,还得到神秘传承瑰宝,透视、医术、养殖种植、风水玄术、炼药炼丹,无所不能,从此桃花运纷呈扑面,山村小农民也能发达!各路大美女小媳妇,都到我身边来,带你们一起发家致富、一起装比一起飞!

  • 幸孕小甜妻

    幸孕小甜妻最新章节

        商晓晓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老老实实的上班,结婚,再生个孩子,当然,对象应该是自己的丈夫。但没想到,自己既走错房间,又上错床。瞬间,她的生活天翻地覆,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商晓晓:“霍靳泽,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霍靳泽:“放过你?”他的双眼狠戾如狼,闪着嗜血的寒光,一把将她抱起来丢上床:“你就死心吧,你的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

  • 契约蜜妻:总裁爸比宠一送二

    契约蜜妻:总裁爸比宠一送二最新章节

        高能预警!黑料女王深夜秘会神秘男子!

  • 二十一世纪骑士

    二十一世纪骑士最新章节

        一个混迹街头的小混混,一个软弱无能的小跟班,因为老爹的从中作梗进入了皇家骑士学院,原本浑噩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位面破坏神无弹窗贫女的致富攻略无弹窗魔战异刃无弹窗向阳花的晴天小太阳无弹窗血棺材无弹窗农门医女无弹窗

全文阅读:家庭教师全文阅读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全文阅读铁血兵锋全文阅读盛世娇医全文阅读武修传说全文阅读恋爱,从凶案开始全文阅读山村鬼奇谈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