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483章 爆发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是郭不怒,他就是我的爺爺,當今天下第一大幫,丐幫之主郭怒!” 郭傳宗咬著牙齒,憤然道:“是誰,竟害得我爺爺變成如此模樣!” “怪不得這幾年來,一直沒有爺爺的消息,原來,原來他瘋了!” 說著,兩行清淚自他憤怒不已的臉龐上滾落。 “郭傳宗小弟弟,你先別傷心,既然你爺爺被找到了,那總會有辦法令他恢復的。” 安安走到劍晨邊上,即使易了容,她面上的關切之色也表露無疑。 郭傳宗卻搖了搖頭,咬著牙齒道:“不管爺爺能不能恢復,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六哥!”他轉過頭......


    上二章提要:...你的蜀山,咱們今日就算沒見過。” 青首鬼王面具后的目光下沉,從陳遺風的臉上下落到他腰間。 腰間,有劍。 陳遺風的劍乃是玄冰劍,然而此刻掛他在腰間的,除了玄冰劍,竟還有一柄。 一柄只是用黑布纏著,包了個嚴嚴實實,沒有劍鞘的劍。 瀝血劍,這是陳遺風從伍元道人手中得來。 陳遺風的手在這柄被黑布裹住的劍柄上拍了拍,若有所思道:“你想要它?” “不是要它,而是它本就是老夫的!” 青首鬼王的身后,風雷之音隱隱而起。...


    上三章提要:...得目眥欲裂!...


    上四章提要:...,你們去哪了?剛才這影壁好像震動了一下!” 影壁是怎么回事,劍晨當然清楚。 對于雷虎的問題他并沒有回答,他現在關心的,是另一件事。 手中冰寒的黑劍,在被他從山坡處帶回霸劍前院后,劍身上的寒氣竟然弱了許多! 是自己的手已經習慣了這份冰寒嗎? 為了確定,劍晨甚至還將劍又遞到郭傳宗面前,叫他摸了摸。 “咦?” 郭傳宗本來是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態將手摸上黑劍劍身的,可是,才只過了一個呼吸的功夫而已,他便驚叫道: “好像沒那么冰了?” 凌尉也站在影壁旁邊......


    上五章提要:...喉,語氣森然厲道。 “我老夫,老夫早已說過,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花家在江湖中也是有些眼線的,否則花家的產業如何能做到如今這般規模?” 生死攸關,花承祿的舌頭以前所未有的語速將那番說辭又抬了出來,末了,苦著一張臉道:“女婿,你當真不顧及蓉兒,想殺她的爹爹?” 此言一出,劍晨目中的厲色微頓,腦海中不由浮現出花想蓉為救他,以身硬擋天隕寒芒時的身影。 鏘! 又是一聲劍鳴,嚇得花承祿面皮一抖,雙目緊緊地閉了起來,心中暗道我命休矣! 半晌,卻并未感覺到咽喉處有何不適,這時......


    上六章提要:...津津樂道的,除了獨步武林的鑄劍術之外,還有一式沒什么作用,但對霸劍弟子來說又很實用的手法,藏劍式。 身為霸劍山莊三莊主,對這藏劍式自然是會的,可是孟瀚然頹唐茫然地走來時,那柄象征霸劍山莊的重劍并沒有藏起來,而是單手倒拖在身后,任由劍尖在地上劃出一道細長卻深的痕跡。 “你來了。” 孟瀚然的景況并沒有令劍晨有過多的表示,他只是對其點點頭,很平靜地打著招呼。 “這句話”孟瀚然無神的目光在霸劍前院里轉了一圈,苦笑道:“本應該是我對你說的。” “節哀。” 劍晨又點了點頭,似乎是在安慰孟瀚然,卻又不帶半點感情,讓人聽起來感覺不出一絲誠意。 孟瀚然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道:“我以為你不會再來的。” 劍晨偏了偏腦袋:“為何不來?” “整個江湖現下都已傳遍,滅霸劍,到處屠殺劍門中人的,乃是你的師父,劍冢掌門伍元道人。” 孟瀚然的聲音也很平靜,即使說到滅霸劍三字時,也不見他聲音中有何不妥,就像是在訴說著一件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一般。 “哦?” 劍晨目光閃了閃,道:“那你在得知為個消息后,可還愿繼續當日我們商議之事?” “愿意......


    上七章提要:...是心憂少林,受了別有用心之人蒙蔽而已。”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原來別有用心的人,就是你自己!” 普渡連眼皮也沒抬一下,沉聲道:“劍施主,出家人向來不打誑語,你我二人以往從未有過交集,老衲有何理由冤枉于你?” 劍晨冷笑道:“誰知道你暗地里打著什么算盤!” “好。”普渡點了點頭,道:“那老衲也有問題要問你,金剛石可是在你處?” “不用否認,明覺師侄在臨死前,已將金剛石的下落明明白白刻在樹后,至今仍在少室山上。” 鬼兵域! 你到底想做什么? 劍晨的拳頭......


    上八章提要:...挑,突然反應過來,大驚失色道:“你是說靳沖?” “不錯,就是靳沖靳師兄。” 尹修空回道。 劍晨的腦海里,頓時浮現出那個偶然遇見,又給了他一本牛皮紙包裹的小冊子的大叔。 那小冊子里是玄冥訣,而至于那大叔的身份,劍晨已有大半可以確定,正是他素未某面的劍冢大師兄靳沖! 當日大叔曾叫他等十日,十日后,他會回來取這本小冊子,若是他沒來,就是死了。 于是劍晨當真等了十日,十日后,大叔并未出現,在心懷感傷之下,他拆開了那包得嚴嚴實實的牛皮紙包,從中,得到了玄冥訣的第一部。......


    上九章提要:...就走?” “呃”劍晨摸了摸腦袋,不說話了。 “雄武城當然不是想來就來的地方,特別是對于似顧墨塵這等高手,爹爹根本不信他只是因為無聊才選擇離開。” 安安續道:“顧墨塵在雄武城呆了三個月,以他的武功,只要有心,恐怕城內大多秘密都逃不過他的雙眼,所以爹爹懷疑,這人定是哪個勢力派到雄武城刺探軍情的!” “他這突然消失,爹爹當然不肯,于是派了整個蛇牙去追蹤顧墨塵的下落。” “沒追上?”劍晨瞟了瞟緊閉的大門,猜側道。 顧墨塵好好的站在外面,以劍晨對蛇牙的了解,若是追上了......


    上十章提要:...曾經兩度與之接觸,特別是第一次,安伯天曾邀請劍晨與他結伴,同去參加那萬劍盟會。 這已經可以算作是刻意的接近了! 身為一城之主,安伯天竟隱瞞身份想接近于他,劍晨相信這并非一時興起,而是安伯天想從他身上得到些什么。 安伯天尚如此,那他的女兒呢? 安安他初下山時所遇上的第一個人,也是后來與他一路同行,共經了生死的人。 她,難道也是抱著與安伯天同樣的目的,而刻意接近于自己? 劍晨突然感覺背后涼颼颼的,一層細密的冷汗已將他身上的衣衫侵濕。 他的神色落在安安眼里,哪能不知此刻劍晨心中所想,隨即擺了擺手,道:“別多想,當日我去劍冢,純屬個人好奇而已,并非受了父親的命令。” 她只是很隨意地解釋了一句,而劍晨立時便長松了口氣,面色緩和下來。 那日在淑景殿內,安安曾問劍晨,你信我么? 當時,劍晨給出了答案,并且,這個答案永遠有效。 只要是安安說的,他,就信! 安安卻也沒在此事上糾結,看起來就真的只是隨口解釋一下而已,馬上,就又說到正題: “那日在萬藥谷我不辭而別,乃是蛇七突然帶來了爹爹口諭,讓我去皇宮做一件事情。” “什......


展开+

    “誰在外面?!”

    雷虎面上的調笑不復,陡然一聲暴喝。

    這聲音,劍晨熟悉,而其他人卻不熟悉,兼且在場之人都是修為不弱的,竟然沒有一人感應到這說話的人是何時摸到了大門外,一時間如臨大敵,紛紛凝神以備。

    “大哥!”

    劍晨伸手一攔,阻止欲沖將出去的雷虎,面色陰沉著,沖外面藏于影壁后的那人冷道:“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本來是要死了,可是被人陷害,又活了。”

    聲音緩緩而近,話音落下時,右側的影壁后,已走出一個人來。

    “是你!”

    一見這人,一直站在擂臺下看著劍晨等人的孟瀚然陡然面色大變,雙目在同一時間,紅了!

    轟!

    孟瀚然猛然高高躍起,半空中手腕一翻,藏劍式運起,他本空無一物的手中,突地握住了一柄巨大無匹的重劍。

    刷

    刷刷

    身在半空,一道又一道同樣巨大的彎月劍光猛疾向影壁一側的人影,正是他霸劍絕學冷月連斬!

    咔咔咔咔咔咔!

    清冷鋒銳的月光一道接著一道,劈砍得堅硬無比的玉寒石影壁上竟也留下道道劍印,可令孟瀚然面色難看的是,他一連十八劍斬出,除了斬中不能動的影壁之外,那本立于影壁側的人影,竟然消失了!

    噔。

    孟瀚然落回地上,斜舉著重劍目光橫掃,卻無法再捕捉到剛才那人的蹤影,不由暴怒喝道:“惡賊,出來受死!”

    他的過激反應弄得眾人一陣茫然,不過孟瀚然現下始終也是血盟中人,他動手,其他人自也不會閑著,立時與他一道,目光往四下里搜尋那人的蹤跡。

    “殺人啦,殺人啦!”

    郭怒離影壁略近,被那冷月劍氣刮得裂膚生疼,這時才突然回過味來,立時驚慌失措,大叫著,抱著腦袋好一陣鼠竄,好在郭傳宗及時將他拉住,緊緊抱在懷里,否則這一頓跑,卻不知是否會跑到余杭去。

    劍晨卻在這時若有所覺,身軀一轉,望向了眾人后方的擂臺,陰沉著道:“滅了霸劍全莊的,果然是你!”

    “靳沖,師兄!”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設置身形往擂臺上望去,而孟瀚然在劍晨一句靳沖師兄出口時,憤慨的面容越加難看了幾分。

    擂臺上,一道身著青色勁裝的中年漢子。

    雖然沒有了初見時的滿面胡須,但劍晨仍然一眼便認出來,此人,正是當日他在白岳峰下小溪邊偶遇的大叔。

    沒有了胡須,這大叔的面容看起來卻也是儀表堂堂,很有幾分人中龍鳳之相。

    靳沖,這人正是靳沖!

    “劍晨,他是你師兄?”

    孟瀚然一雙眸子里幾欲噴出火來,師兄?師弟?他的腦袋里轟然炸響,一股被人捉弄的屈辱感充斥著胸膛。

    “他的確是我的師兄,不過”

    劍晨眉頭一皺,看著靳沖,又看向孟瀚然,正要解釋,孟瀚然已然爆發:

    “不過個屁!”

    孟瀚然的雙手猛得發力,重劍橫掃,劍風呼嘯,卻是往劍晨攔腰斬來。

    “孟兄,切勿沖動!”

    劍晨再要張口時已經遲了,重劍來得極快,他本來能躲,可安安就在身旁,哪里敢讓開半步。

    當下猛一咬牙,雙掌一推,千鋒橫于胸前,準備硬擋孟瀚然含怒全力的一擊。

    眼見著劍與棍就要相撞,斜刺里突然亮起一抹雪光,顧墨塵連人帶刀,緊貼著孟瀚然重劍的劍柄抵了上去。

    重劍上氣勢霸絕,然而作為發力點的劍柄力道自要弱得許多,顧墨塵這一貼,幾乎將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孟瀚然手中劍柄上,再加上他那比孟瀚然高得多的內力,立將就要撞上千鋒的重劍硬生生停住。

    “稍安勿燥。”

    一手持刀,一手壓上孟瀚然雙手,顧墨塵平靜地對孟瀚然說道。

    “稍安?我怎么稍安?”

    孟瀚然怒火中燒,現下也是不管不顧,突地將重劍猛擲于地上,虎臂一指,怒喝道:“殺了我霸劍山莊上下數千口的兇手就在眼前,你叫我冷靜?”

    手指又從靳沖身上轉回劍晨處,更是怒不可遏:“還有他!師兄來殺了人,師弟又跑來裝什么好人,替我報仇?我呸!”

    “孟兄”

    劍晨收回千鋒,沉聲道。

    “別叫我孟兄,你他媽不配!”

    孟瀚然仍不待他說上一句完整的話,面色漲得通紅,怒喝道:“恨只恨我孟某人修為低下,今日落入這般田地,你們要殺便殺,少來再說些花言巧語哄騙于我!”

    說著,他眼睛一閉,脖子一梗,當真有了赴死的打算。

    “事情并非如此!”

    劍晨急道:“之前我并不知道殺你霸劍山莊的兇手就是他!”

    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手,劍晨轉頭一看,安安不知何時已摘下人皮面具,恢復了本來面目。

    她沉凝著俏臉,微搖頭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你也不清楚,如何能解釋得清楚?還是讓他來說吧。”

    扭過頭,對一直靜靜看著眼前這幕的靳沖喊道:“喂,既然你主動送上門來,不如先把事情說說清楚?”

    “好。”

    對于安安的提議,靳沖竟然很爽快地一點頭,應了聲好,腳步緩緩前行,自擂臺上跳了下來。

    “首先,在下得對孟三莊主說聲抱歉,因為你全家上下,確實是我殺的。”

    此言一出,孟瀚然慨然赴死而緊閉的雙目猛然大睜,目中已然血絲滿布,看向靳沖的目光直欲一口口將他生吞活剝。

    “不過”

    靳沖低下了頭,雙拳緩緩握起,恨聲道:“若我告訴你,我也是受人蠱惑,你信不信?”

    孟瀚然不說話,一雙眼只死死盯著他,若非顧墨塵強行將他壓著,早沖上前去搏個同歸于盡。

    劍晨看著眼前這位他初遇時心下有著好感的師兄,沉聲道:“莫說他不信,我也不信。”

    “什么人如此巧舌如簧,不僅可以蠱惑你滅了霸劍山莊,還能讓你一劍一劍殺了數十劍門中人?”

    “你可知你這一番殺戮,最終害死的,是師父!”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483章 爆发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483章 爆发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了什么極可怕的事一般,自混戰開始從來不躲避的他,腳下突然連點,竟似怕了這血紅長劍一般,身形連退出數步,直到落在靳沖跟前方才定住。 靳沖但見那持血紅長劍的黑色身影一劍落空卻也不追,身軀落于地上洛寒先前站立之處,就那么反手扣著長劍,傲然而立。 可是這道身影雖然同樣黑衣蒙面,偏偏卻令靳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佛自己曾經在什么地方,見過這個人。 正當他冥思苦想時,那一圈圍攻洛寒的黑衣人中,有一位手持重劍者并非加入戰團,而是如首領一般在旁觀察著洛寒的動作,當這黑衣人突來,他踏前一步,將......


    下二章预览:...住? 光是這兩個字,劍晨已然明白了許多。 那個玉寒石中的中年男人,定然就是他的父親洛寒! 果然,只聽花承祿道:“那人確實就是洛寒!” “真真的是我爹?” 劍晨口中吶吶著,雙目一陣無神,而心下卻在滴著血。 父親,他真的是自己的父親! 早知如此,當日就是死在邪手追魂手里,他也不會放任其將之帶走! “還有一個問題!” 劍晨的嘴唇哆嗦著,心下冰涼無比,看著花承祿,目光中竟然帶著乞求之色,好半晌才鼓起勇氣問道: “我師兄說十三年前手持瀝血劍對付洛家的,是是我的爺爺?”...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停下腳步,劍晨回頭看向安安,神情很是復雜。 “安安,我” 他想向安安說些什么,卻又不知從何說起,腦袋里不停回閃的,全是伍元道人一劍刺穿娘親心臟與郭怒掐著安安脖子的畫面,不斷交替。 “不用多說!” 安安堅起一指,遙遙虛對著劍晨,打斷道:“不管做什么,你只需要記住,安安會一直在后面支持你。” 劍晨的嘴唇閉上了,果然沒有再多說什么。 無論如何,安安都會在背后支持著自己,是啊,還需要說什么呢? 這就夠了。 少年與少女就那么靜靜地站著,互相對望著,在這空曠......


    下五章预览:...舉手投足間便已被玉虛制下,是以雖然知道玉虛的武功深不可測,但到底達到何種程度卻全無概念。 而今日卻算是給他敲了下警鐘。 嶺山七狼因著毒尸秘法的緣故修為暴漲了一大截,沒有觸發尸變時,修為已是名動初期,而一旦尸變,直接可提升到立派境界的戰力,實在已算江湖中不可多見的高手。 然而這樣的高手有七個,卻被玉虛在神不知鬼不覺下點了穴道,還全部帶到了古柏林深處而無一人察覺,劍晨自問這般手段,至少他目前是做不到的。 “主上,咱們這是被誰” 一陣茫然之后,七狼也終于弄清楚了現下的情......


    下六章预览:...大松了口氣,有玉虛到來,劍晨手下總算少了四條冤魂。 神色最復雜的倒要數郭傳宗,玉虛的聲音聽入耳中,他面上的不忍已然消失,換上的卻是憤怒與擔憂交替之色。 可這所有人,并不包括劍晨。 玉虛的突然出現,似乎并沒有令劍晨的心境產生一絲一毫的改變,該落的腳還是在落,想殺的人,仍然要殺。 甚至他還冷笑了一聲,對聲音傳來處冷道:“我好不好,你沒看見?” “你不是一直都跟在我身邊么?” 五日前玉虛為了帶走郭怒,不惜精心布下連環計,將劍晨一步步引離霸劍前院,可也正是由此,從中也向劍晨透露出了許多信息。 例如,那柄黑劍乃是他去雄武城之前叫郭傳宗埋在影壁里的,那玉寒石雖然純白卻不透明,黑劍埋于內,從外面看,是絕不會瞧出半點端倪的。 那么玉虛怎么知道影壁里有黑劍,還在其上弄出一道痕跡,最終令劍晨在心神大亂之下不極思想,這才著了他的道兒。 然而正是由于此事,不正好也向劍晨說明,他玉虛一直都在其附近,或者說,在劍晨的身邊布下了眼線? 不管是親身跟蹤也好,安插了眼線也罷,有一件事卻是明確的,那就是劍晨近日來的一舉一動,根本就是在玉虛的監視之下! 轟......


    下七章预览:...。 一陣微風拂面,他眼前的身影緩緩凝實,正是純陽掌才玉虛真人! “玉虛師伯!” 費仲大驚,雙手下意識地緊緊握住古霆重劍劍柄,心下雖驚,口中卻兀自強硬著,仍只以師伯相稱。 “費仲,費仲” 玉虛真人仍是那副悲天憫人之態,他嘆息著看向費仲,搖頭道:“你太著急了些。” 著急,玉虛真人所用的,竟是著急二字。 費仲的面色陡然一僵,這兩個字對于他的沖擊力竟然太得出奇,以至于握劍的雙臂都在不自覺地劇烈顫抖。 “師伯說什么?弟子弟子聽不懂。” 費仲面皮抖了抖......


    下八章预览:...將莫風寒逼迫到無路可退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所以要制住莫風寒就要先制住他的劍,劍晨是這么想的,也準備這么去做。 玄冥訣無視內力這一點他是知道的,嚴冰劍上那凝實的冰山雖然恐怖,但那也是莫風寒內力的一種表現,只要是內力,劍晨就有辦法一穿而透! 于是他本來是想在嘯天拳以及郭傳宗降龍掌的掩護下,吸引莫風寒的注意力,進而將運起混沌內力的手穿透進冰山中,趁其不備奪下莫風寒手中嚴冰劍。 過程是成功的,他的手果然壓在了莫風寒持劍的手腕上,而結果卻令他震驚。 玄冥訣吸人內力這事他是......


    下九章预览:...上的光芒閃爍也越加劇烈,銀黑色的光芒每閃爍一次便弱上一分,當內力重劍縮小到不足為懼時,銀黑光芒也已暗淡不堪,露出內里跳動不止的箭矢本身。 啵! 又是一聲輕響,仿佛戳破了水泡,半空中,膠著在一起的重劍與箭矢竟然在這互相傷害之下,仿若浮屠幻影,就那么同時破碎于空中。 噔。 劍晨落地,直上直下的他落地后只感雙膝發軟,竟然猛往后退了三步,直到背后抵上一只溫和的手掌,方才止住退勢。 踏入宗師境后,歸心似箭的威力更加狂放,可是對于內力的損耗也是成倍增長,才只一箭而已,竟然已將......


    下十章预览:...中穴上。 膻中穴乃人體極之重要的大穴,武者無論練功對敵,都會盡力護得胸口周全,這早已成了人之本能,郭傳宗也不例外,下意識就要躲,但在瞬息間又反應過來,連忙又是一口咬在牙尖上,痛得他眼淚直冒,好歹將本能反應壓下,任由劍晨一掌抵在他胸口。 緊接著,一股帶著極致旋轉的內力,溫和而又磅礴的自膻中穴中涌入。 只一瞬,郭傳宗直感自己損耗殆盡的身體像是重新被激活了一般,喚發出無盡力量! 六哥在為我輸功! 郭傳宗當然明白劍晨在做什么,他是想將體內多余到快要爆炸的內力轉輸進郭傳宗體內,郭傳宗的修為已是立派,遠非安安那可憐的介于入門與精進的修為要來得強悍,經脈以及丹田的堅韌程度也不是同一級數。 安安不能容納此等內力,而郭傳宗卻可以。 這輸功一舉兩得,既解了劍晨爆體之危,又可令郭傳宗的修為有著長足的進步,算是一箭雙雕之事。 然而郭傳宗的眼內,卻閃爍著感動的光芒。 他也是修煉了玄冥訣的,雖然很是古怪的只能修煉其中一卷,但對于混沌內力所帶來的好處,他也有著體悟,更加對這內力不再陌生。 劍晨輸送往他體內的,正是混沌內力,而非自雷風真人處吸來的雷電之力!......


    本章精要    “誰在外面?!”

        雷虎面上的調笑不復,陡然一聲暴喝。

        這聲音,劍晨熟悉,而其他人卻不熟悉,兼且在場之人都是修為不弱的,竟然沒有一人感應到這說話的人是何時摸到了大門外,一時間如臨大敵,紛紛凝神以備。

        “大哥!”

        劍晨伸手一攔,阻止欲沖將出去的雷虎,面色陰沉著,沖外面藏于影壁后的那人冷道:“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本來是要死了,可是被人陷害,又活了。”

        聲音緩緩而近,話音落下時,右側的影壁后,已走出一個人來。

        “是你!”

        一見這人,一直站在擂臺下看著劍晨等人的孟瀚然陡然面色大變,雙目在同一時間,紅了!

        轟!

        孟瀚然猛然高高躍起,半空中手腕一翻,藏劍式運起,他本空無一物的手中,突地握住了一柄巨大無匹的重劍。

        刷

        刷刷

        身在半空,一道又一道同樣巨大的彎月劍光猛疾向影壁一側的人影,正是他霸劍絕學冷月連斬!

        咔咔咔咔咔咔!

        清冷鋒銳的月光一道接著一道,劈砍得堅硬無比的玉寒石影壁上竟也留下道道劍印,可令孟瀚然面色難看的是,他一連十八劍斬出,除了斬中不能動的影壁之外,那本立于影壁側的人影,竟然消失了!

        噔。

        孟瀚然落回地上,斜舉著重劍目光橫掃,卻無法再捕捉到剛才那人的蹤影,不由暴怒喝道:“惡賊,出來受死!”

        他的過激反應弄得眾人一陣茫然,不過孟瀚然現下始終也是血盟中人,他動手,其他人自也不會閑著,立時與他一道,目光往四下里搜尋那人的蹤跡。

        “殺人啦,殺人啦!”

        郭怒離影壁略近,被那冷月劍氣刮得裂膚生疼,這時才突然回過味來,立時驚慌失措,大叫著,抱著腦袋好一陣鼠竄,好在郭傳宗及時將他拉住,緊緊抱在懷里,否則這一頓跑,卻不知是否會跑到余杭去。

        劍晨卻在這時若有所覺,身軀一轉,望向了眾人后方的擂臺,陰沉著道:“滅了霸劍全莊的,果然是你!”

        “靳沖,師兄!”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設置身形往擂臺上望去,而孟瀚然在劍晨一句靳沖師兄出口時,憤慨的面容越加難看了幾分。

        擂臺上,一道身著青色勁裝的中年漢子。

        雖然沒有了初見時的滿面胡須,但劍晨仍然一眼便認出來,此人,正是當日他在白岳峰下小溪邊偶遇的大叔。

        沒有了胡須,這大叔的面容看起來卻也是儀表堂堂,很有幾分人中龍鳳之相。

        靳沖,這人正是靳沖!

        “劍晨,他是你師兄?”

        孟瀚然一雙眸子里幾欲噴出火來,師兄?師弟?他的腦袋里轟然炸響,一股被人捉弄的屈辱感充斥著胸膛。

        “他的確是我的師兄,不過”


展开+
展开+
  • 重生之盗尽天下

    重生之盗尽天下最新章节

        战争,不断的战争才是军火商的天堂。丢失的国宝被找回,遗失的尊严被捡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欢迎大家加群讨论剧情和缺少不少配角,,,群号540412922

  • 地府微信群

    地府微信群最新章节

        嘘,我在微信里发现了大秘密!认识好多妹子之后,每天从早嗨到晚还不是美滋滋……

  • 永恒圣帝

    永恒圣帝最新章节

        【网文界第一位日更百万字最新力作,无限精彩!】
        在这天地间,有一帝座,至高无上,主宰天下沉浮。
        诸天万域,万千种族,亿万生灵,莫不俯称臣。
        大世天骄,万域纷争,争相竞逐无上帝座,角逐最强帝者。
        一代人族绝世天骄叶晨渡史上最可怕的大劫而殒落,转世重生,带着前世记忆再度修炼,欲要成为永恒不朽的无上帝君。
        且看一代至尊的重生逆天之路!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永恒圣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先生,我们不熟

    先生,我们不熟最新章节

        N线小演员惹上集团大boss,卜语的人生充满了杯具。
        初见,他想吃她豆腐,再见,他竟然直接登堂入室!
        卜语扶额,&ldquo;先生,我们不熟,求放过好伐?&rdquo;
        小剧场:
        记者会上
        &ldquo;言总,第一次遇见卜小姐,你有什么想法?&rdquo;
        &ldquo;亲她!&rdquo;
        &ldquo;言总,第二次遇见卜小姐,你想干嘛?&rdquo;
        &ldquo;泡她!&rdquo;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ldquo;卜小姐,第一次看到言总,你最想干嘛?&rdquo;
        &ldquo;偷他!&rdquo;
        &ldquo;那第二次遇见言总呢?&rdquo;
        &ldquo;赶走他!&rdquo;

  • 暗里着迷

    暗里着迷最新章节

        若论世俗最荒唐怪诞的豪门少爷,必有&ldquo;黎悯&rdquo;此人,年少无人情,年长无人性。
        曾经22岁时,有人问黎悯最后悔的是什么,他说最后悔让一个女人爬进他心里烂出血,于是,&ldquo;我喜好新鲜,你滚吧。&rdquo;
        那个女人说,&ldquo;我滚了,你可千万别想起我的好。&rdquo;
        我是那个女人,我叫祝贪,有人说我这个名字取得好,祝贪祝贪,贪婪得不得了。
        山穷水尽的时候,黎悯挽着新婚妻子看着我,&ldquo;我可以丢下你一个人,但你却做不到,真是可惜。&rdquo;
        这场感情总该有个输赢,我便把胜利让给他,可惜了他最后得到的都是他不想要的。
        =
        摘,「你我间旧怨尚未清,
        旧情便,
        无需再提。」

  • 帝妃有毒:王爷,快起开!

    帝妃有毒:王爷,快起开!最新章节

        十年前,西林朔一句江山为重,她便束起长发穿上铠甲,为他横扫千军、肩负三军重担。可终究,难逃被负。十年后,她以九千岁之名守护江山,中毒失忆之际,却被敌国旭王偷偷拐走。恢复记忆的闻凉玉紧皱眉头:“萧千渡,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将我拐走,不怕我恢复记忆一掌劈死你?”萧千渡温柔抚摸她的孕肚,笑道:“挖墙脚就要有挖墙脚的觉悟,我赌你舍不得劈死我。”

  • 豪门绯闻:总裁宠妻无上限

    豪门绯闻:总裁宠妻无上限最新章节

        十八线新人顾盼一炮而红。

  • 魔战异刃

    魔战异刃最新章节

        妖帝昊冥率领圣军对抗魔族,身怀轩云宫的九幽诀,斩七彩冰蟒,杀毒蝎,率领无人能敌的战神,使用最终奥义:紫罗极火,最终统治大陆,威震敌族。

  • 权婚霸爱:BOSS大人宠妻手册

    权婚霸爱:BOSS大人宠妻手册最新章节

        “外界传言我们有一腿?”君绾绾挑眉。“女人,这是不对的。”楼霆抿唇一笑。君绾绾一笑,“当然……”话音未落,嘴唇被堵住,将她压在身下,“我们不止有一腿,而是两腿。”楼霆,帝国最年轻,令人闻风丧胆,却偏偏将一个小姑娘捧到手心里守护十年。楼霆一直信奉一个守则:宠宠宠,买买买,我宠我老婆关你屁事,有能耐你也宠一个!君绾绾哭,君绾绾闹少将大人太磨人,夜夜要在上!

  • 乔先生的甜蜜新妻

    乔先生的甜蜜新妻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她救了他。
        “你可以转过来了。”氤氲水汽中,女孩面红耳赤地低声道。
        “谢谢你。”男人声音喑哑,带着隐忍的痛。
        再次相遇,她被送上他的床。
        “怎么会……这样?”顾以丹脑子里乱成一团。
        她在门外哭得惊天动地,他在房里睡得香甜惬意。
        “乔少,别再为我浪费时间,我…我是个不洁的女人。”顾乙丹不惜颜面,扔出重磅炸弹。
        “我没洁癖,你正合适!”
        乔三少吃了秤砣铁了心,追不到她不罢休……

  • 嘘!这不是重生

    嘘!这不是重生最新章节

        方瑶故意落榜到艾利同大学,为挽回她出柜的男友。但是艾利同是何等之地?是同性恋爱的温柔乡。她在第一个宿舍,半夜被同床女生摸了一下;吓得她逃到第二个宿舍,竟是男女混寝,同床换成忧郁寡言的同系学长?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起睡。……男友想法让她滚出艾利同,陈律川努力撮合他俩。方瑶:可是阿昱还是讨厌我怎么办?男友哀求想和她复合,陈律川悲伤:可不可以和我在一起?方瑶:我不能太婊了,那就让我追你吧!

  • 真龙遗迹

    真龙遗迹最新章节

        原本生活安逸的知名教授的儿子,却在偶然间与远古遗迹扯上了关系,从此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探险之旅。传说中的远古神兽,最新的生化科技,惊天的秘密,意想不到的阴谋,这一切的偶然原来都是命运的必然

  • 重生八零:萌宠小媳妇

    重生八零:萌宠小媳妇最新章节

        上辈子方文静嫁给一个工作狂,终日以泪洗面。这辈子,她要努力挣钱发家致富,踹掉工作狂……老公!  可是,谁能告诉她,上辈子的工作狂为什么忽然变成忠犬?  “靳云峰,我要跟你离婚!”  “媳妇儿,我腰好肾好还能再来十回。”  “……滚!”  “好嘞,媳妇儿我们再滚一次床单。”  重生的方文静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工作狂老公忽然就变成忠犬好老公?  直到那一天,她发现一个关于他的秘密……

  • 男神观察日记

    男神观察日记最新章节

        ‘恭祝陈颜小姐小三上位,凌晓先生榜上富婆,二位喜结连理。’李梦惜没想到刷个手机,刷到男朋友正在和别的女人结婚,从天而降的便宜老公男女混双开撕小三渣男,华丽甜宠的人生从此开始。李梦惜语录‘没我家男神帅的,都是渣!’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冥王强娶:鬼夫惹不得无弹窗尽逆无弹窗都市修仙高手无弹窗阎王也要谈恋爱无弹窗

全文阅读:超级古树分身全文阅读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马吃定你全文阅读妙手医妃全文阅读蛮荒武神全文阅读巧嫁良缘:夫君是病娇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暖妻入怀:哥哥轻点宠全文阅读一品娇娘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83章 爆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