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496章 越来越强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 此言一出,劍晨固然猛得抬頭,而花承祿卻又陷入一陣無邊的沉默之中。 “花老爹?” 花承祿的模樣令劍晨禁不住又是一陣激動,此時此刻,猶豫代表著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過。 “也罷看在蓉兒的份上,這個惡人就讓我來做罷!” 花承祿的面上好一陣陰睛不定,在劍晨就要忍不住再度開口催促時,他才猛一咬牙,沉聲道:“少主,希望你能挺住” 咣當! 劍晨身軀一軟,差點一屁股摔在地上,好在安安及時將他扶住,可身后的桌子卻在手忙腳亂中被掀了個底朝天。 挺住? 為什么要叫他......


    上二章提要:...劍跺于地上,喝道: “你不是不來嗎?” 他這聲暴喝吸引了在場大部分人的注意,而就在這個時候,靳沖只覺手里被人塞了一物。 低頭看時,正是身軀仍然有著微微戰栗的洛寒,將一本用牛皮紙包得嚴嚴實實的東西塞入自己手中。 “靳兄弟,這東西替我帶走,拜托了!” 洛寒的聲音與他的身軀一樣,都有著顫抖,看來那血紅長劍對他的震懾力非同小可。...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他眼中的光芒閃爍著,突然抬起頭來,認真地看著摧山狼。 “狼兄,這個你拿著。” 瓷瓶與羊皮紙卷被他塞進了摧山狼的手中。 “剛才蛇一說煉制醒神丹的都是普通藥材” 說著,他又從安安手里接過那十張銀票,一并塞在摧山狼手里,續道:“這里有些銀子,想來以足夠你們夠買藥材所需。” 摧山狼有些發愣,不由低頭看了看手里的東西,疑惑道:“劍少俠你這是” 劍晨搖搖頭,嘆道:“若不是因為我,當日你們也不會被蛇一帶走,說起來,害你們變成這般模樣的是我!” “這怎么能怪......


    上五章提要:...原封不動還了回來。 啪啪! 蛇一拍了兩下手掌。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適才一直一臉木訥,沒有半分生氣的嶺山七狼,在他這兩下巴掌之后,突然之間起了變化。 木訥變成茫然,茫然又轉變為驚訝。 七個人,瞪著迷茫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轉頭四顧,似乎對于眼前的情景極為陌生。 “劍少俠?” 摧山狼的目光第一個接觸到劍晨,于是,他的面上更加驚訝。 復又變成驚喜:“你怎么在這里?” 他的話語吸引了其余六狼的注意,齊刷刷的七雙眼睛一齊向劍晨看去,目中的驚訝絲毫不似作偽......


    上六章提要:...熱氣,緩緩道:“不過我不明白,是什么,讓你有勇氣跑來雄武城借兵?兵借給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處?” “首先”劍晨左右看了看,自顧自找了把椅子坐下,才道:“這好處肯定不會是玄冥訣,其次,你有可能什么好處也得不到。” 這話說得就像是個街井無賴,而安伯天卻并不見動氣,仍舊平靜道:“嗯,你繼續說。” 劍晨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讓身體坐得更舒服了些,道:“無論是成立血盟也好,找雄武城借兵也罷,我想做的事情就只一件,變強。” “是不錯,但這與我有什么關系?” 安伯天輕笑了下,對此不置可否。 “變強之后的血盟,可以幫你做一些事情,例如” 劍晨的身子突然坐直,極為鄭重地盯著安伯天,鏗鏘道:“助你脫離雄武城!” 咔! 又一枚茶杯碎裂,這一次,是碎在安伯天的手上。 安伯天的面上一片冷厲,目光不再平和,而是變得猶如兩柄剔骨鋼刀,仿佛想將劍晨一皮一骨看個通透,強壓著聲音,厲道:“安安到底對你說了什么?” 劍晨搖了搖頭,緩緩道:“安安并沒有說什么,不過你目前的表現已經能夠表明我,賭對了!” 安伯天閉目,深深地吸了口氣,良久,語氣已恢復得平靜......


    上七章提要:...重的玉寒石代表著的,乃是他霸劍山莊最巔峰時的榮耀,可惜,石在,莊卻亡。 劍晨左右看了看,認準一處山壁走將過去,腳尖一點,人已輕飄飄躍了起來。 抬手一抓,正好抓在山壁頂上那處極為稱手的凸起處,以此為支撐點,就似一只巨大的壁虎一般緊貼在山壁上。 目光往玉寒石與山壁接縫處掃了一掃,想要尋找的東西已落入眼底。 劍。 被萬斤玉寒石緊緊壓在山壁上的劍。 當日他被困于此,無意中竟在這條極不顯眼的縫隙里見到了這柄劍,被萬斤巨石常年重壓而不變形,已足可見此劍的不平常。 ......


    上八章提要:...” 孟瀚然毫不遲疑,干脆地點著頭。 “為什么?” 劍晨并沒有對孟瀚然的態度感到驚訝,問這一句為什么,反而倒像是走一個過程,為什么,他不想知道,但卻要讓雷虎等人知道。 “因為滅了霸劍的兇手,并非伍元道長。” 孟瀚然的眼睛閉了起來,似乎并不愿回憶起當日的血腥一幕,說這話時咬牙切齒,終于有了身負血仇之人應有的表情。 “你見過滅霸劍全莊的兇手?” 郭傳宗愣了愣,心中突然有著興奮,這是第一個,在見了兇手之后還活在世上的人。 并且,這人還是霸劍山莊的三莊主,......


    上九章提要:...的震驚已經隱去,看向伍元道人,沉聲道:“伍元,護短也不是你這個護法!” “護短?” 伍元輕笑了下,這時才回頭撇了看劍晨,目光里,竟然有著一抹不舍的意味,淡然道:“是在護短,所以我才替徒兒殺了這些人。” “師父,你你這是為何?” 劍晨仍然沒有從伍元道人手持血劍從天而至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有太多的問題想問師父,話至嘴邊,又不知從何問起。 “伍元,你我相識也有二十年,我相信以你的為人,不可能做出這種殘忍嗜殺之事的。” 陳遺風的面上有著一抹悲切,右手中的冰藍長劍松了......


    上十章提要:...捉到了尹修空話中的信息,又續道:“待師父回來后,又并沒有對靳沖師兄尚在人世的消息表示出太過驚訝的表情?” “是”黑暗中,尹修空點著頭,回憶道:“師父在聽到靳沖師兄名字的時候,并不是太驚訝,而當我告訴他師兄曾經去過他的臥房時,他才突然變得暴怒。” “暴怒?師父?” 劍晨皺眉沉默半晌,師父他竟然還有暴怒的時候? 沒來由的,他突然想起剛剛在迎客堂中,師父那突然表露出的張狂表情。 到底靳沖師兄去師父的臥房,是為了什么? 師父又如何會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表現得極不正常? 難道 他心下一動,突然想起,在師父的臥房之內,可是連通著通往劍冢禁地葬劍池的,難道靳沖師兄的目的所在,就是葬劍池? 葬劍池里又有什么? 由此,他又繼續往下思索。 千鋒。 以前他一直以為,葬劍池里除了那令人頭皮發麻的無數真銀長劍之外,隱藏最深的,該就是千鋒了。 可是,千鋒早已被他帶出了劍冢,而且是當著師父的面帶走的,若師父是在緊張千鋒的話,本不該如此反常才對。 那么里面到底還有什么? 他手撫著額頭,竭力回憶著當日進入葬劍池時的一幕幕,突然......


展开+

    “弟妹,你怎么樣?”

    雷虎快步往安安那邊走去,對于眼下的情況他一頭霧水,正需要一個剛才身在房中的人疑惑。

    相對于花承祿,雷虎自然更愿意相信安安。

    “傻子傻子他,走火入魔了!”

    安安香汗淋漓,蒼白的俏臉上盡是驚恐與惶急,連雷虎那一聲弟妹她也來不及害羞,一雙充斥著擔憂之色的目光牢牢盯死在劍晨仍在汨汨流血的臉龐上。

    “走火入魔?!”

    雷虎一聽大為愕然,玄冥訣他也有練,雖然第一卷始終練不成,但光是第二卷,已經為他帶來極大的好處,并且,通過這段時間的修煉下來,雷虎也深深感受到玄冥訣為何會被世人稱誦千年萬載。

    玄冥訣是不會走火入魔的!

    這本是雷虎對玄冥訣的理解,這段日子以來,因為無法修煉第一卷的困惑,雷虎沒少折騰體內那日漸渾厚的混沌內力,可無論他如何突發其想,混沌內力都會忠實地按照他的想法在體內縱橫來去,從來也沒感覺到任何不適。

    可是,安安卻說劍晨走火入魔?

    這怎能不讓雷虎大感詫異。

    轉回頭一看,劍晨那七竅流血的面容著實令他好一陣心驚肉跳,不僅如此,自那一雙眼角不斷流下鮮血的眼眸里,雷虎能看到的,盡是一片木然。

    就仿佛,劍晨現下的這一具軀體只是一個空殼,流血也好,受傷也罷,對他來說全無半點關系!

    他不會是

    雷虎肝膽俱寒地想著,禁不住踏前一步,單手在劍晨木然的眼前晃了晃,小心叫道:“兄弟,兄弟?”

    撲通

    話音落下,有反應的不是劍晨,而是抵在管平身后的凌尉!

    他比管平后發力,可因為要同時支撐前面兩個人的關系,內力催發得比管平還猛,就這么一會兒功夫,已然被劍晨那無意識狀態下的強烈旋轉吸扯力道,將體內的混沌內力吸扯了個點滴不剩。

    雷虎這一眼看得實在是時候,凌尉一倒,管平哪里還有更多的內力可供劍晨吞噬,立馬眼前就是一黑,也隨之軟頓往地上躺去。

    不及細想,雷虎把牙一咬,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虎臂一抄,將劍晨就將倒地的木然身軀攬入懷里,然后

    雷虎的神情也已大變!

    好強的吸力!

    他的武功以霸道剛烈為主,一拳即可打空全身內力,對敵時往往令對手猝不及防,這才是雷虎嘯天拳無往無不利的真正原因。

    可是,雷虎現在卻覺得,自劍晨身上傳來的恐怖吸扯力道,竟然比自己調動嘯天拳時內力的奔騰還要猛烈得多。

    只是抱住了劍晨而已,他根本還沒來得及將自己的內力輸送往劍晨體內,傾刻之間便已經被吸走了三分之一還多!

    雷虎面上有著極度的不敢相信,他的修為比之凌尉與管平來還要高上一線,可照這個吸扯速度下去,恐怕再有三息,他的丹田就會被吸扯一空,比管平兩人堅持的時間還要短!

    難道是吸的內力越多,吸扯力就越強?

    雷虎驚恐地想著這個可能,想要出聲警示,可突然卻發現他現在連開口說話也做不得!

    就仿佛,全身的每一分力氣都在被劍晨吸扯著,就連喉嚨顫抖一下,發出一點點單音節的力氣也沒有!

    他這時才明白為何入得屋內后,管平與凌尉兩人只是咬著牙,卻半點也不吭聲的原因。

    照這么下去他們這幾兄弟會全部折在這里!

    雷虎在心底劇寒的同時,也哭笑不得的想到了這種可能。

    他快要支持不住了,那么下一個沖上來的又是誰?再下一個呢?直到劍晨將在場所有人的內力全部吸納一空嗎?

    若當真在吸納完所有人的內力之后,劍晨能自走火入魔中醒來還好,怕只怕

    血盟想不到這血盟才成立不過月余,就要全數滅在自己人手里嗎?

    思想的速度何等快捷,可就在雷虎這個念頭升起時,他已然感到一陣空虛,那是身體全部被掏空的空虛,內力、氣血,甚至他苦練了數十年的**力量,也在這個念頭將將升起時,全數離他遠去!

    撲通!

    雷虎壯碩的身軀若泰山崩塌,帶著無力的虛弱,倒地前便腦際一空,昏眩過去。

    “大哥,六哥!”

    直到這時,郭傳宗才在趙子超的幫助下,將旁若無人啃著雞腿的郭怒架到了劍晨所在的房門外,正好見到雷虎抱著劍晨,兩人一同倒在了地上。

    雷虎與劍晨都是郭傳宗佩服的人,這兩人的情況一見便不妙,這令郭傳宗頭腦一陣發熱,連一折趙子超扶住郭怒的手,示意之后,也不管趙子超明白沒有,身形一展,疾沖而入。

    “哎,你別去”

    顧墨塵挾持著孟瀚然,前面幾人的狀況被他全部看在眼里,雖然面上也是難掩的震驚,但也從中看出了不同尋常之處,至少他已經明白,此刻的劍晨乃是個燙手山芋,誰也不能碰!

    可惜他由于要制著孟瀚然的緣故,出手還是慢了少許,單手這一抓,只是抓住了郭傳宗疾沖時帶起的勁風,至于他阻止的聲音,郭傳宗完全就當沒有聽到。

    雷虎在昏迷之前勉強扭動了下身子,以至于摔倒時首先落地,為劍晨作了個肉墊,此刻郭傳宗沖將上來,雙手推出,自然而然地就要去扶劍晨。

    “小郭,不要”

    安安半躺在床上,就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虛弱地叫了聲,可那音量差點連她自己都沒聽清。

    于是,在所有還清醒著的人注視下,郭傳宗的雙手與劍晨有了接觸。

    于是,郭傳宗的面色在一瞬間,如同前面幾個人一樣,陡然大變!

    再緊接著,他大變的面色突然一僵,竟然只是接觸到劍晨身軀的剎那,便腦袋一歪,直接翻身躺倒在兩人旁邊。

    看著眼前這一幕,安安的俏臉變得凝重無比。

    她雖然是第一個被劍晨吸干了內力的人,可眼見著眾人支撐的時間越來越短,從中也看出不妙來。

    “真是很無奈啊!”

    隨著郭傳宗的不省人事,顧墨塵收回想要抓住他的手,一臉無奈地長嘆了口氣。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496章 越来越强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496章 越来越强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子超唬了一跳,忙不迭的捂著瓶子就往后跑,郭怒自緊追不舍。 花承祿在一邊瞧見機會,咬了咬牙,瞅準空檔合身撲上! 這一次,郭怒眼里只有趙子超,哪想得到旁邊還有人要擋他,頓時被花承祿撲了個正著,兩個老家伙撞在一處,紛紛站立不穩,糾纏在一起仰頭便倒。 房間不大,好巧不巧,兩人這一倒,正摔在劍晨與雷虎旁邊,花承祿有了先前的經驗,雖然不知原因,但不敢觸碰劍晨的顧慮盡去,人雖倒了,雙手雙腳仍在胡亂抓摸著,欲想將郭怒牢牢禁錮住。 而郭怒根本就沒有劍晨碰不得的這種概念,花承祿張牙舞爪,他......


    下二章预览:... 因為雄武城的關系,安安自小便非自愿地熟記江湖中各種情報,不僅是大門派,就是一些不知名的小門派,也并沒有疏漏,似劍冢這種曾經有過輝煌的門派,自然也在她腦中有著印象。 劍冢在被伍元道人接管之前,雖然人丁也是不旺,可到底還是有十余弟子的,直到伍元道人成為掌門之后,這弟子人數才開始慢慢減少。 到得后來,若不算靳沖,常年居于白岳峰上的,就只劍晨與尹修空兩人而已。 伍元道人既然能收尹修空,為何又不再多收兩個弟子?...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他的口氣,已經完全如同費仲的師長,在詢問著一些派中之事一般。 不過費仲對此并沒有任何表示,他已經不再去看玉虛道長,對莫風寒執弟子禮,以弟子身份自居,恭敬回道: “回莫師伯的話,某些人” 遲疑片刻,心中到底有著一抹掙扎,不過轉瞬便咬牙道:“正是我純陽劍宮現任掌教真人玉虛師伯!” 此言一出,費仲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般,又似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只感全身放松無比,咬牙橫眉的臉龐上有著一抹瘋狂之色,終于目光一凝,毫不畏懼地與玉虛道長直視。 對于玉虛道長的稱呼,已不......


    下五章预览:...搖頭嘆息。 “可你這次實在過份,為了天道劍勢竟然勾結蜀山劍派,欲對純陽不利,這又讓師伯我如何還能留你?” 玉虛真人悲哀地看著費仲,拂塵不動,另一只一直隱于寬大袖袍中的手卻緩緩抬了起來。 這只手上是空的,什么也沒有,只是并起了兩指而已,然而吞吐不定的劍芒,正自他食中二指的指尖上凝結成形。 “天道劍勢!” 費仲看著玉虛真人的動作,眼中驚芒大盛,此刻只覺喉嚨里一陣發干,這才明白自己原本以為的勝券在握是何等的可笑。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他與斷劍聯盟包圍純陽殿的人雖多,......


    下六章预览:... 方才莫風寒陡然吼出郭怒的消息,藏于暗室中的郭傳宗頓時無法再繼續淡定下去,那面墻正是被他一轟而破,隨后,為了莫風寒不至于死在赤星真人手下,他甚至還再出一掌,保下了莫風寒。 然而莫風寒畢竟是宗師高手,一旦脫離壓制,那爆發出的強橫戰力果然非同小可,不僅與赤星真人斗了個旗鼓相當,甚至還在赤星真人脫力無以為繼的情況下,還保有不菲的戰力。 郭傳宗并不是要救莫風寒,而是欲想擒下他,拷問出自己爺爺的下落,那時卻見莫風寒仍然生龍活虎,驚訝之下再度飛身出掌。 而劍晨自然不能袖氣旁觀,反正那暗室已被郭傳宗轟塌了一面墻,再躲下去也無意義,索性隨著郭傳宗一道,欲以雷霆之勢先拿下莫風寒,好歹先打聽到郭怒的去向再說。 對方畢竟是成名高手,劍晨雖然修為有著大幅提升,卻也不敢怠慢,之所以沒有使用更加得心應手的千鋒,而是選擇了雷虎嘯天拳,乃是電光石火間想到的一式虛招。 雷虎嘯天拳聲勢浩大,用來遮蔽一些東西再適合不過,比如,他隱于嘯天拳后的那只手。 適才隱于暗室中,劍晨已然看得明白,莫風寒很強,但他卻是強在劍上,只要制住了他的劍,莫風寒的一身武功便要打上很大一個折扣,赤星真人爆然發......


    下七章预览:...語便將費仲說得啞口無言,更令場中數百斷劍聯盟的人亂了方寸,但其實用以憑借的,乃是劍晨與玉虛真人,還有赤星真人三位宗師高手的實力。 否則,恐怕她才剛開口,便被費仲重重一劍拍成了肉泥,又何談舌戰群儒。 然而雷風真人卻又不同,若此人真到了隱宗境界,其實力之高,便是劍晨與玉虛真人同上,怕也討不得好。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花招都只能是花招而已。 “那么師叔觀察的結果是” 玉虛真人坦然望著雷風真人問道。 “你與那劍晨到底有何勾結我不知道,不過先前那幕大家都看到了,所謂......


    下八章预览:...情仍然留存著一絲憾然,略有些呆滯地道:“六哥,你叫我?” 這稱呼令劍晨眉頭一皺,在純陽殿中時,郭傳宗只以大哥相稱,而此時卻不知他被什么奪了心智,魂不守舍之下,竟然叫出了六哥。 只是此刻劍晨哪有暇余探討郭傳宗為何會如此,他只覺體內肆虐的雷電內力就要將他全身炸個粉碎,連道: “放下他,守心,沉田!” 短短七個字,他已用上了內力,聽入郭傳宗耳中頓覺轟雷炸響于側,頓將他驚醒過來。 郭傳宗身軀一震,當即明白此刻哪是他失神之時,連忙猛一咬牙尖,借著劇痛雙手一松,直接將莫風寒扔......


    下九章预览:... “六哥。” 郭傳宗眉頭緊鎖著,雙目閃爍不定,走到劍晨身后停下腳步。 “殺了?” 劍晨留戀地盯著火燒云的隱去,回過頭,打量了一番郭傳宗。 他的右手中,驚虹劍無力低垂向地,可是驚虹劍上,正有一滴一滴的紅白血水順著劍身緩緩滴落,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道斑駁的血路。 “是。” 雖然從劍晨的眼神中,郭傳宗知道已經沒必要再回答這個問題,但還是輕輕應了聲。 “好,那我們” 劍晨微一頷首,正要說出下一步的打算,卻見郭傳宗突然伸出一掌虛放在劍晨嘴邊,打斷道: ......


    下十章预览:...令他驚訝的是,這人好似凌空飄浮一般,竟然凌空打坐于與銅爐偌大的爐口平齊的地方,并且這人的身形,好眼熟! 劍晨身形一橫,擋在安安身前,凝神戒備著,仰頭緊盯著銅爐上方,防備著可能到來的突然襲擊。 可是,他等了片刻,卻不見銅爐上方有什么動靜。 不禁一陣奇怪,剛才自己的動作雖然輕,但并未有著刻意的掩藏,從縱起到落下,甚至是他打開機關步入葬劍池,這一系列的動作,若里面是個修為不弱的武功高手,必然早就聽到動靜。 為何那銅爐中的人卻無動于衷? 還有,這身形 他皺著眉頭,又等了片刻,直到確定銅爐上方不會再有動靜,這才往前一步。 為了印證心中所想,他再次提氣輕身,一縱而起,往銅爐上方躍去。 這次有了準備,又換了個方向,身形才與銅爐持平,內中那人便即落入他眼底。 正正好好,那人的面容正對著劍晨躍起之處,于是,他便震驚地發現,爐中那人竟然是 尹修空! 郭傳宗翻遍了整座白岳峰,得出劍冢上早已無人居住的結論,卻不想,在這劍冢禁地,向來只有掌門可來的葬劍池中,尹修空竟然正靜坐于銅爐之內! 這一次躍起,他不僅認出那人是尹修空,還明白了他為何會......


    本章精要    “弟妹,你怎么樣?”

        雷虎快步往安安那邊走去,對于眼下的情況他一頭霧水,正需要一個剛才身在房中的人疑惑。

        相對于花承祿,雷虎自然更愿意相信安安。

        “傻子傻子他,走火入魔了!”

        安安香汗淋漓,蒼白的俏臉上盡是驚恐與惶急,連雷虎那一聲弟妹她也來不及害羞,一雙充斥著擔憂之色的目光牢牢盯死在劍晨仍在汨汨流血的臉龐上。

        “走火入魔?!”

        雷虎一聽大為愕然,玄冥訣他也有練,雖然第一卷始終練不成,但光是第二卷,已經為他帶來極大的好處,并且,通過這段時間的修煉下來,雷虎也深深感受到玄冥訣為何會被世人稱誦千年萬載。

        玄冥訣是不會走火入魔的!

        這本是雷虎對玄冥訣的理解,這段日子以來,因為無法修煉第一卷的困惑,雷虎沒少折騰體內那日漸渾厚的混沌內力,可無論他如何突發其想,混沌內力都會忠實地按照他的想法在體內縱橫來去,從來也沒感覺到任何不適。

        可是,安安卻說劍晨走火入魔?

        這怎能不讓雷虎大感詫異。

        轉回頭一看,劍晨那七竅流血的面容著實令他好一陣心驚肉跳,不僅如此,自那一雙眼角不斷流下鮮血的眼眸里,雷虎能看到的,盡是一片木然。

        就仿佛,劍晨現下的這一具軀體只是一個空殼,流血也好,受傷也罷,對他來說全無半點關系!

        他不會是

        雷虎肝膽俱寒地想著,禁不住踏前一步,單手在劍晨木然的眼前晃了晃,小心叫道:“兄弟,兄弟?”

        撲通

        話音落下,有反應的不是劍晨,而是抵在管平身后的凌尉!

        他比管平后發力,可因為要同時支撐前面兩個人的關系,內力催發得比管平還猛,就這么一會兒功夫,已然被劍晨那無意識狀態下的強烈旋轉吸扯力道,將體內的混沌內力吸扯了個點滴不剩。

        雷虎這一眼看得實在是時候,凌尉一倒,管平哪里還有更多的內力可供劍晨吞噬,立馬眼前就是一黑,也隨之軟頓往地上躺去。

        不及細想,雷虎把牙一咬,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虎臂一抄,將劍晨就將倒地的木然身軀攬入懷里,然后

        雷虎的神情也已大變!

        好強的吸力!

        他的武功以霸道剛烈為主,一拳即可打空全身內力,對敵時往往令對手猝不及防,這才是雷虎嘯天拳無往無不利的真正原因。

        可是,雷虎現在卻覺得,自劍晨身上傳來的恐怖吸扯力道,竟然比自己調動嘯天拳時內力的奔騰還要猛烈得多。

        只是抱住了劍晨而已,他根本還沒來得及將自己的內力輸送往劍晨體內,傾刻之間便已經被吸走了三分之一還多!

        雷虎面上有著極度的不敢相信,他的修為比之凌尉與管平來還要高


展开+
展开+
  • 帝少独宠不良妻

    帝少独宠不良妻最新章节

        纪宸北,奇谋狠辣、杀伐果断的帝国财阀集团继承人,万千名媛使尽浑身解数只为成他情人之一,然而,未婚妻却是个臭名远扬的小魔女!

  • 冥判

    冥判最新章节

        富家千金双眼被挖,清官死后分尸百段,渡江客船被人凿穿!冤魂无处伸冤,停留阳间四处作乱。阴司判官陈梦生下凡做阳间判官,专接冤魂状告。无论是生前受冤还是死后受欺,是非恩怨全凭朱笔一挥!但有一个案子,他却不知如何判,因为被告的人是造福众生的天界大能……

  • 花都超级教师

    花都超级教师最新章节

        小小教师,激活超级宝箱系统,从此,黄昊化身无敌教师,成为美女最爱的男神,敌人最怕的死神……

  • 仙虚

    仙虚最新章节

        仙道两茫茫,仙路在何方,一个资质普通的少年,逆天而上,追寻一段虚无缥缈的传说。

  • 透视圣手

    透视圣手最新章节

        徐风意外获得透视眼,从此生活随之改变。医途手到病除,财运无法阻挡,秀色不限诱惑。

  • 冥主

    冥主最新章节

        春衫年少,细雨微茫,他是四季山庄的贵公子。  江湖之远,庙堂之高,他是言定天下的谋主。  雷峰塔倒,西湖水干,他总也等不到要等的人。  …………  他是王侯,亦是乞丐,既是高士,又是俗人。畏他的人如畏妖魔,敬他的人如敬神明。这是天河上边上一株仙草生生世世轮回不休的故事,也可能是正在你我身边发生的事。  无尽岁月,悄然回首,群星寥落,唯季寥一人独仙。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冥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您要是觉得《<strong>冥主</strong>》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 恶魔游戏

    恶魔游戏最新章节

        那一天咱们上班群聊,没想到群里来了一个叫恶魔的人……

  • 魂天剑

    魂天剑最新章节

        疯尘飘雪终有时,直上九宵踏青天。低调做人,高调做神!

  • 阴阳猎鬼人

    阴阳猎鬼人最新章节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阴影里,他们游走在世界上每个有灵异事件的角落。他们没有固定的工资,没有一份像样的职业,同样,他们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娶妻生子,他们被外界称为“骗子”,被人们说成“迷信”。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们过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有些人在光明中迎合黑暗苟且偷生,而他们却化身于黑暗侍奉光明。他们走遍世界上的各个角落,穿梭阴阳之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阴阳猎鬼人。

  • 帝女还朝:绝宠质子妃

    帝女还朝:绝宠质子妃最新章节

        她是南楚最耀眼的明珠,年少成名,光彩夺目却不懂得收敛光芒,终有一日被人毒害特工楚夕一穿越过来,便成了痴傻之人,与北叶送来的丑陋残疾质子配了对,成为天下笑柄。毒解之后,她一路杀到尽头,受尽各种算计迫害后,终于找到曾经毒害自己之人,不曾想竟是她曾经最仰慕的那个人他表面羸弱无能,实则隐忍冷血,精于算计,天下人皆为棋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算漏了一个女人

  • 陛下有喜:摄政王爷要上位

    陛下有喜:摄政王爷要上位最新章节

        传说天晟帝国,皇帝是断袖不爱红妆爱小倌!传说天晟国聪明绝顶的群臣就喜欢逼他家皇上生儿子!又传说俊美无铸,艳绝天下的摄政王就喜欢摸皇上小手!

  • 半城繁华

    半城繁华最新章节

        他的手指几乎掐进她肉里去,“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真恨,为什么要再见到你!为什么要生出这段孽缘来……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她的头发簌簌往下滴水,脸色苍白,眼圈泛红。凑近他,凄恻的笑。“我从来没有禁锢你,你也不需要我的救赎。一直纠缠着不放的人是你,舅舅。”

  • 阴缘劫

    阴缘劫最新章节

        交了三个月的女朋友去泰国回来,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十分热情,每天晚上一过半夜就把我叫醒,爬到我身上来……

  • 官盗

    官盗最新章节

        他是政府官员,但他盗官、盗色、盗财、盗权、盗利、盗骗、盗证,凡是能盗的都留下了方铁的足迹,凭着一手令人叫绝的盗艺,他步步高升,周旋于官宦权力美女之间。

  • 穿越之贵女谋略

    穿越之贵女谋略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混世魔女竟成“灰姑娘”?妹妹抢了未婚夫,父亲推她去冲喜!笑话!从来只有她宰人,何时轮到他们嚣张!新婚之夜,面对克妻嗜血“鬼王”夫君,她等着会会他!可为毛他的眼神如此妖孽?面容如此完美!矮油,看来夫君不错哦!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最新章节

        穿越到死人的肚子里,为了活下去,晞儿只好拼命的从她娘肚子里爬出来。狠心至极的爹,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将她归为不祥之人。更是默许二房姨娘将她弄死,抢走她嫡女的位置。好在上天有眼,她被人救下,十四年后,一朝回府,看她如何替自己讨回公道。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幻视颠峰无弹窗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无弹窗放开TFBOYS让我来!无弹窗总裁心尖万万宠无弹窗落跑千金无弹窗娇妻归来:总裁宠妻如命无弹窗

全文阅读:无敌剑神全文阅读巅峰小农民全文阅读天外全文阅读剑霸武神全文阅读女神的冒牌男友全文阅读超级公务员全文阅读遗都全文阅读禁忌之恋:军阀鬼夫约不约全文阅读亿万双宝:妈咪,束手就情!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96章 越来越强】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