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第563章 半个时辰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不瞞師兄說,自從師父他教給了我以身煉劍之后,我的武功可是厲害得緊,已經不再是從前師兄用木瓢就能輕易打敗的對手啦!” “哦?” 聽他如此興奮地提起往事,劍晨眼中的悲意更重,強笑道:“那就真要試試了。” “來吧!” 尹修空像是一個愛炫耀的小孩,大是興奮的跳了起來,笑道:“一掌是吧?師兄小心,看招!” 一如既往,說著說著便即動手,呼的一掌刮起破空呼嘯,直接往劍晨立起的掌中拍去。 郭傳宗面色一凝,大為緊張地注視著兩師兄弟對的這一掌,從中,他也要印證些事情。 ......


    上二章提要:...影一晃,再出現時已立于墻頭蛇三之旁,與兩位蛇牙下屬一同消失不見。 “六哥” 安伯天三人即走,郭傳宗湊上前來,擔憂地看著劍晨,卻不知如何開口。 劍晨卻也正自沉思不已,他沒有回應郭傳宗,而是皺著眉頭緩步上前,所去之處,正是安伯天先前那一拳砸落之地。 那里煙塵消散,露出塌陷的地面。 劍晨走至塌陷處,蹲下伸手往地上一抹,驚容大現。 被安伯天一拳轟陷的地面上,內里竟然有著一個微不可查的字跡: 火!...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爪方可為之,可是現在,每出一爪都變得極為艱難。 斷劍聯盟的人修為有高有低,好的是圍攻他的人已換了三四撥,還并沒有遇見在修為上能夠與他比肩的人物。 可不好的是,隨著這些人棄而不舍的狂攻不止,郭傳宗不得不分出大部分內力來增強自身的防御,這在無形中,便將他攻擊莫風寒冰層的力道分散了許多。 若只是這樣倒還好,畢竟分散并不等于消失,可郭傳宗卻突然感到一陣疲憊。 當日在霸劍山莊,他也是被劍晨吸干了內力的人之一,雖然后來有著劍晨的幫助,郭傳宗慢慢恢復著自身的內力,但由于心焦郭怒之事,......


    上五章提要:...段話時,他心中的怒意已然到達了頂峰。 這怒,不光是對劍晨,還有雷風真人! 有了剛才費仲那內力重劍的事,雷風真人即使不用他開口承認,也已經令所有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其卻仍然堅持要他親口證明,這是為什么,莫風寒心下當然清楚。 這是對他目的不純的懲罰! 同時,也是在間接告訴莫風寒,他純陽劍宮,并不怕蜀山劍派! “好諸位可都聽到了?” 雷風真人滿意地看看莫風寒,拂塵又是一擺。 莫風寒只覺緊鎖在他身周的氣勢如突然出現時一樣,又突然消失而去,這乍緊復松的感覺令他......


    上六章提要:...啞口無言,漲紅著一張臉,好半晌才氣急道:“還需要什么證據?伍元那老賊都曾親口承認他殺了人!” 此言一出,一直旁觀安安發揮的劍晨冷眼撇了撇費仲,沒有吭聲。 只聽安安夸張地驚訝道:“喲!費殿主好霸氣,你這是當上皇帝了?” “什么時候”她玩味地看著費仲,聲音轉冷道:“咱們江湖中人也學會了皇室那一套,誅連九族?” “臭丫頭,你敢污蔑于我?” 費仲怒不可遏,別看他巧舌如簧,但當真要比起嘴皮子上的功夫,十個他也比不過一個安安,并且安安三言兩語間,竟又將他往與朝廷上扯關系,這更加令費仲不能再忍。 古霆重劍憤然而起,費仲暴怒一聲吼叫,修羅降世當頭便砸。 郭傳宗一驚,他本站在費仲與安安之前,費仲的突然出手他本能就要舉掌迎上,可是在修羅降世那狂暴的氣壓下,他的雙掌有了一絲遲滯,舉掌相迎的動作便慢了一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古霆重劍滑過他的身側,向著安安怒砸而去。 “喲,這是準備殺人滅口?” 面對連呼吸都驟感不暢的猛招,安安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俏臉上的笑靨全無半點變化。 想要她死?那得先問問她身旁那人怎么說! 鏘! 雷霆萬鈞的古霆重劍如驚......


    上七章提要:...過,曾向玉虛真人請教,然而玉虛真人卻閉口不談,只是告訴了費仲四個字: 時機未到! 時機!什么是時機?要等多久?一年?五年?還是十年? 怨念越強的費仲根本連一刻也不想等,更別說玉虛真人那模棱兩可的話里,根本就沒有提到過時間這一說。 仇恨的種子一旦生根發芽便再也控制不住,玉虛真人的話,反倒令費仲偏執的心里也將這位掌教真人也記恨于心,因仇恨轉化而來的貪欲越放越大,生生占據了費仲整個心田,也令他在掙扎之下,作了一個決定。 一個即使令整個純陽劍宮覆滅,也要拿到天道劍勢以報仇......


    上八章提要:...! 郭傳宗只是與劍晨換了一個位置,這時間很短,只不過兩個呼吸而已,可就是這兩個呼吸的時間,當劍晨湊到小孔旁往純陽殿里張望時,他見到的,卻是已然快將偌大的純陽殿擠滿的黑壓壓人群。 斷劍聯盟! 從那數之不盡的人群里,劍晨竟還發現了幾個熟悉的面孔,那是當日在劍冢上曾經見過的斷劍聯盟中人。 莫風寒此次前來純陽,莫不是已傾盡了所有聯盟中人? 被如此多人齊刷刷看著的玉虛道長,此刻看來顯得是那么的勢單力孤,如今是在純陽劍宮,而場面上看起來,卻像是玉虛道長來到了斷劍聯盟的總部一般......


    上九章提要:...十數人而已” 他也不是傻子,如今這血盟之中除了劍晨與他那班兄弟,再有的便是已奉劍晨為主的嶺山七狼,這些人,根本是不可能為他所用的,如若只是這些,而他孟瀚然費盡心力之后的結果,極有可能便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你不用擔心。” 劍晨打斷道:“人,我會給你找,銀子,你知道我有很多,所以你只需要專心負責兵器與教導盟內弟子武功,其他的事情都交給我。” 孟瀚然再度沉默,目光猶疑地在劍晨平靜的臉龐上轉來轉去,良久方道:“我還能信你么?” “除了我,你還能信誰?” “談好了......


    上十章提要:...殺了郭怒時,她的心頭好歹還有著一絲感動,畢竟這個傻子是為了自己才動了殺人之意。 可是現在,那絲絲感動早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緊鎖嬌軀的冰寒徹骨,還有,幾乎令她絕望的擔憂。 傻子他到底發生了什么? 安安幾乎將嘴唇咬出血來,剛才花承祿的一番話她雖然想到會對劍晨造成極大的刺激,可也沒估量到這刺激竟然會如此之大。 大到能夠將一個素來有著俠義之心的人,生生變成如今這個嗜血成狂,殺戮不止的魔王! 眼淚不知何時已止不住掉落,安安的腦袋里一片空白,身軀卻不由自主地動了,飛奔而上,猛然一把從后死死抱著劍晨,泣不成聲道: “夠了,這就夠了,你回來吧!” 回來吧,回到那個單純善良,心有側隱的傻子吧! “好。” 沒想到,安安一言落下,劍晨竟然連半點猶豫也沒有,任由安安抱住他,腦袋微微點了點,道了聲好。 這種干脆,這種直接,倒是令安安陡然一愣,心里快速編織的千言萬語勸慰之話頓時落到空處,可是她也不在意,只要傻子能好,這又有 然而,安安才將愕然著露出一抹驚喜之色,劍晨的下一句話,卻又令她如墜冰窟。 “殺了他之后,我就回來。” ......


展开+

    兩次。

    他說得沒頭沒腦,至少尹修空聽不懂,而劍晨卻沉著地點了點頭。

    兩次。

    這是尹修空心性轉換的時間,也是劍晨靜靜等待著的目的。

    現下有一件事,他需要尹修空的幫助,并且,如此狀態下的尹修空,他又怎么放心將之一個人留在山上。

    所以,尹修空何時會變成那般冷漠的模樣,就是他必須要弄清楚的事情,否則的話,到時一個不慎,就將入剛才的偷襲一般,后悔都來不及。

    郭傳宗在心里默默計數了兩次,無論是單純的尹修空,還是冷血的尹修空,出現的時間,都是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已經夠劍晨做很多事,比如

    “小空空,你醒來得正好,時機到了!”

    他沖郭傳宗使了個眼色,后者會意,連點三指將尹修空的穴道解開。

    劍晨不由分說,拉著尹修空便往伍元道人的居室里走。

    “到了嗎?太好了!”

    尹修空也很高興,立即忘了自己為何會穴道受制的事情,心中只想著先幫助師兄,然后,自己便可有大把的時間用于修煉,多好!

    拉著尹修空入到屋內,安安的睡容即刻展現在劍晨眼前,令他神情變得極為嚴肅。

    只有半個時辰,劍晨的動作很快,他將安安的嬌軀小心扶起,自己再盤膝坐定于安安對面,又將她無力的雙臂抬起,與自己的雙掌平行相對。

    這才對一頭霧水的尹修空叫道:“小空空,將你的內力一小縷一小縷的輸送進我體內!”

    “就這事?”

    尹修空詫異了一下,他原以為師兄如此鄭重其事托他辦的,定是極為復雜的事情,而他也暗自高興,在修為大進之后,終于能夠為師兄出一份力了。

    結果,就是輸點內力那么簡單?

    這叫什么事兒!

    尹修空撇了撇嘴,不過也不遲疑,走上前來,伸出一掌抵在劍晨背后,小心逼出一縷內力,問道:“師兄,這個分量如何?”

    劍晨沉默,專心凝神內視起尹修空傳入他體內的內力,心中頓時大呼神奇。

    內視之下,他已然捕捉到那縷泛著青色的,卻又與他雷電之力的青光不同的內力。

    隔絕,果真是徹底的隔絕。

    以往,若他受到別人的內力攻擊,玄冥訣總會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或擋,或包容,總之一定會有動作。

    可以面對尹修空的這道內力,即使是擦身而過,如今玄冥訣所轉化的雷電之力也無動于衷,仍然按著特定的路線往復不已。

    就像是變成了瞎子一般,對此視而不見!

    “好,保持住這個狀態!”

    劍晨心下一喜,自己的猜想果然有效,不敢再浪費時間,即刻行動了起來。

    他先運起體內真氣,在刻意的控制下,以十倍于尹修空內力的量,迅猛將那一縷青色內力包裹在內。

    以十對一,若想成普通人打架,這幾乎是碾壓的態勢,可是面對這道內力,劍晨卻顯得力不從心。

    他此時才明白,為何銅爐中的地心青火可以生生壓制住瀝血劍的氣息,那是因為,這份隔絕太過霸道,霸道得即使是以瀝血劍的漫天煞氣,也無法一力沖破青火所帶來的高溫隔絕之效。

    劍晨現在就是如此。

    他那十倍的內力才將包裹上去,轉眼間就被青色內力彈開了五倍,對,彈開,而不是消融!

    玄冥訣的特點是吸納、包容,乃至最后的反擊,而這地心青火所成的內力,卻更像是一個食古不化、冥頑不靈的老家伙,默默地存在著,不受任何外力所改變,就只是那么默默地存在著。

    如此隔絕,隔絕的不光是外力,更是將自身,也牢牢隔絕于世外。

    這使得劍晨頓感事倍功半,從丹田到手臂,這路程并不算長,若是在平時,他一個周天下來,有可能只需要十數個呼吸而已。

    可為了將這縷青色內力包裹住,并且由他體內輸送至安安體內,這不長的路程卻走得無比費力。

    因為他要不斷地以十倍的內力推動著這個青色的老家伙移動,每移動一寸,便得重新聚集被彈飛的那五倍內力,再集合成軍,再一力推動。

    只是過了數息而已,持續不斷的維持這周而復始的繁雜工作,令他的精神極快地消耗著,額頭上,已隱隱有著汗水。

    本來,他是不需要如此費事的,讓尹修空直接將內力輸送到安安體內便可。

    可是他卻不敢,現如今的劍晨,只要事關安安,一切都會以最小心謹慎的態度來對待。

    尹修空現在的狀況并不穩定,雖然他與郭傳宗兩人測算出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尹修空的心智突然有了改變,他甚至不需要多做些什么,只要突然加大對安安的內力輸送,就能令劍晨在猝不及防之下失了方寸,從而危及到安安的性命。

    所以,他寧愿麻煩一點,寧愿尹修空先將內力輸送給他,在由他把控一個度量之后,再小心地輸送給安安。

    這是最麻煩,也最穩妥的做法。

    好不容易,劍晨已經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終于將這縷尹修空持續輸來的內力送到手掌。

    停了停,他在心中將早就盤算好的步驟又在腦中過了數次,直到萬無一失,這才猛一咬牙,指揮著雷電之力猛然一沖,直接由安安手部的經脈沖進她體內!

    與之前無數次的探查一致,此刻安安體內的所有經脈中,全部郁結著數量不菲的混沌內力,以至于經脈停滯,腫脹,破損。

    在將內力沖進安安體內后,劍晨便不再包裹控制尹修空的內力,而是任由這脈細數青色內力鉆入安安的手三陽經。

    說來也怪,明明安安的經脈被混沌內力擠脹得半點空余也沒有,可是,當這縷青色內力進入經脈后,竟然如魚入大海,暢游得極為順暢!

    所有的混沌內力,在青色內力的游動下,頓時變成了空氣一般,沒有擁擠,沒有鼓脹,就只是那么默默地,任由青色內力一穿而過。

    好!

    劍晨面色一喜,果真沒有令他失望!

    當下不敢怠慢,更加凝神以待,安靜而又迫切的,等待著青色內力流動到他想要的地方。

    今天又要說聲抱歉了,臨近國慶大假,公司像瘋了一樣,事情多到做不完,昨晚又是一個加班夜,于是只能兩章了,說不定,最近幾天都得兩章,不過還是那句話,欠了的就要還,總歸是要補上的。

    并且也只是有可能這幾天盡量還是會三更,見諒!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第563章 半个时辰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第563章 半个时辰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一聲悶響。 這是打中了自己哪里?怎么感覺不到? 他的身體下意識地就要隨著這道聲音倒地,可是卻突然感覺身軀慢慢有了力氣,倒,倒不了! “小郭” 這一次,他能確定聲音是傳入了耳中,并且,這聲音很熟悉,雖然虛弱無比,但確確實實是來自于劍晨! 心頭猛震,他一時間竟不知該作何反應,只是猛睜開了雙眼,落入眼底的,卻是尹修空有些僵硬的面容,以及他緩緩向下滑去的動作。 尹修空之后,劍晨那虛弱蒼白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六哥!” 直到這時,郭傳宗方才驚喜地大叫了一聲......


    下二章预览:... “霸劍山莊是要回的,不過不是現在。” 聞言,問傲天的眼中射出兩道冷芒,臉上三道橫貫左右的恐怖疤痕扭曲了下,顯示出他的不耐煩更加重了幾分。 “三哥他,哦對了,三哥便是顧墨塵,應是你大哥,三哥外出辦事,現下也不在霸劍山莊,咱們現在回去也碰不上人,不如先去另外一個地方。” 劍晨與問傲天也不過兩面之緣,就是喊四哥這兩字也喊得極為生澀,與他對話,直感陌生與無力。 “哪?” 問傲天依然言簡意賅地問道。 “去衡陽!” 劍晨泯了下嘴唇,堅決回道。...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人注意。 “六哥!” 郭傳宗奮力掙扎著,此時此刻,他的一顆心都在爺爺身上,第一次,對劍晨有了反抗的動作。 “冷靜點!” 劍晨厲眉一擰,運起功法,以逼音成線的功夫直接將厲喝在郭傳宗中腦海中炸響,令其突然身軀一僵。 “他現在認不出你,去了,也是無用!” 郭傳宗的掙扎停下,劍晨的聲音也放緩了些,柔聲道:“郭幫主他現下情況如何咱們還不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性命定然無恙!” 說著,他眉頭一揚,示意郭傳宗回頭去看。 郭怒,在轟出那一掌后,須發皆張的怒容......


    下五章预览:...。 “滾!” 怒睜著血目的郭怒立感氣勁臨身,想也不想,一聲暴喝,直若龍吟咆哮,圍繞在他周身還未吸入體內的血氣頓化惡龍,張牙舞爪當頭便向劍晨咬下。 落塵鉆一滯,離郭怒雙肩近在咫尺卻不敢再刺,劍晨右臂高舉,無盡血氣中銀光大盛,蓬的一聲,落塵鉆猛然彈開,竟化天紋銀傘。 噗! 銀白的傘面上雷電青光流動不定,血龍一口咬下,卻被反激而起的雷電大噬,天道至剛的雷電正是這陰暗暴虐的血氣克星,頓將血龍消彌于無形。 “郭幫主,此功不可再練!” 劍晨依然高叫著,左手并指成劍......


    下六章预览:...瞬間,竟然抵受不住這突如其來的冰冷,禁不住硬生生打了個寒戰。 殛焰劍法,顧名思義,乃是需要極陽內力的配合方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所以白震天一身的功夫,都與灼熱二字脫不了干系。 灼熱與冰寒,恰恰是兩個相去甚遠的對立面! “水月無間陣!” 問傲天的身軀在這一刻軟軟平躺在地上,剛才那一掌,將他全身僅有的最后一絲氣力抽了個一干二凈,可達到的效果,卻從他不多見的,一次性說出五個字里可以看出,對這一掌,他是滿意的。 陣! 冰寒霧氣里,白震天的身軀猛的一抖,先前想不通的事情突然有了清晰的答案。 原來問傲天施展水月無間,不逃走,只在他身邊轉悠的目的水月無間,他以為只是以詭異身法見長的水月無間,竟然是個陣法?! 這陣法有何作用現下已不必多問,竟然可以集聚起如此大量的冰寒霧氣,憑他一身已達宗師境界的極陽內力,竟無法將之驅逐分毫,反而被冰霧壓迫著,將他的內力緩緩逼入體內,外放不得。 以身布局,落下滿身傷勢后,問傲天終于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可是,在一瞬間的放松之后,他的眼神中有的,卻全是傷感。 傷感來自于他的右手,已可見森森白骨的手掌上,驚虹劍的劍柄......


    下七章预览:...火光處點了點,低頭,看著問傲天慢慢隱去冷漠,平靜下來的臉。 “先殺他,再殺你!” 說著,他試著撐了撐身子,眉頭卻微皺了起來,空虛無力的身體,竟然連站起來也做不到。 顧墨塵笑了,在聽到問傲天說會先殺他,再殺自己時,他竟然笑得很開懷,笑得很是解脫。 “這就對了,做事嘛,總得分清主次不是?” 保持著這份笑容,他蹲下身子,出手在問傲天身上點了數指,令其好不容易微微揚起了一絲的身體重又落回地面。 “不過在殺人之前,還是讓大哥先來幫你調整好身子吧。” 伸出手,不管......


    下八章预览:...至極的時候,根本無法將之移動,就更別說還要帶著他沖出重圍了。 “你爺爺才是惡賊!” 這片刻之間劍晨想得有些多,而雷虎早已按捺不住,周身虎氣張狂咆哮,提著拳頭便沖了出去。 嗖,嗖嗖嗖! 腳步才動,早有利箭伺候,弓弦大響,寒光閃爍的密集箭雨即刻殺到。 “哼!” 雷虎夷然不俱,當即一聲厲喝,直接一拳轟之。 啪啪啪啪啪啪啪! 拳風似虎,猛然咆哮前撲,所有勁射至他身前的利箭俱都在這碩大的拳風下散亂斷折,在雷虎身前落了一地。 這還不算,雷虎嘯天拳勢如破......


    下九章预览:...劍晨被他一拳轟入地底的場景。 這小子進步的速度未免太快了些! 并無惡意,然而雷虎的心中,不由自主地,竟升起了強烈的羨慕與嫉妒。 這一刻仿佛靜止,所有人都愣了,成百上千的兵卒面色蒼白著,黑箭只此一道,可所有人都覺得這箭是指向自己,于是拼命想挪動腳步去躲。 卻發現一步也動不了! 劍晨的目光透出人群,落在人群后那仍然還在的鬼頭盾牌上,冷聲道:“你,出來!” 你,是誰? 他沒說,可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那股尖銳無匹的氣機,已然牢牢鎖定在鬼頭盾牌上。 盾牌之......


    下十章预览:...下,七兄弟一條心,心無旁鶩地一心練劍,配合之下,這蜀山七劍陣的威力也是不弱。 至少若與游弘致放對,最終獲勝的還是蜀山七劍! 然而也只是勝過游弘致這個立派大后期而已,對上宗師,還是差了不少火候。 若是游弘致不退,舒雪煊倒還有著信心憑他八人合力,尚還有著一線希望抵消這一箭之威。 可是游弘致卻退了! 在他七人拼著一顆赤誠之心來援時,游弘致退了! 在歸心似箭極致的壓力下,也在游弘致突然抽身所帶來的措不及防下,只是一瞬間,舒雪煊口鼻中已被巨大的壓力壓出了絲絲血跡,而他的師弟們,情況則只更遭! “蜀山七劍陣風裂!” 懷著悲憤,舒雪煊嘶啞著嗓子,猛然一聲厲吼。 嘶! 風裂! 冰寒徹骨的雪崩驟然像是被當中那道黑芒一撕而裂,巨大的雪山像是一匹破布陡然被撕裂,七道刮骨鋼風四分五裂,猛然往旁席卷而去。 嗤! 歸心似箭的絕強威力終于在阻礙全無的情況下憾然爆發,一箭去,拖著濃濃的尾焰,一道血路突如其來。 以游弘致原來站立處為起點,大蓬大蓬的血花沿路盛放,在他身后尚來不及反應躲避的各派弟子一生中最后一幕,便是那深邃的黑中,劃過天......


    本章精要    兩次。

        他說得沒頭沒腦,至少尹修空聽不懂,而劍晨卻沉著地點了點頭。

        兩次。

        這是尹修空心性轉換的時間,也是劍晨靜靜等待著的目的。

        現下有一件事,他需要尹修空的幫助,并且,如此狀態下的尹修空,他又怎么放心將之一個人留在山上。

        所以,尹修空何時會變成那般冷漠的模樣,就是他必須要弄清楚的事情,否則的話,到時一個不慎,就將入剛才的偷襲一般,后悔都來不及。

        郭傳宗在心里默默計數了兩次,無論是單純的尹修空,還是冷血的尹修空,出現的時間,都是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已經夠劍晨做很多事,比如

        “小空空,你醒來得正好,時機到了!”

        他沖郭傳宗使了個眼色,后者會意,連點三指將尹修空的穴道解開。

        劍晨不由分說,拉著尹修空便往伍元道人的居室里走。

        “到了嗎?太好了!”

        尹修空也很高興,立即忘了自己為何會穴道受制的事情,心中只想著先幫助師兄,然后,自己便可有大把的時間用于修煉,多好!

        拉著尹修空入到屋內,安安的睡容即刻展現在劍晨眼前,令他神情變得極為嚴肅。

        只有半個時辰,劍晨的動作很快,他將安安的嬌軀小心扶起,自己再盤膝坐定于安安對面,又將她無力的雙臂抬起,與自己的雙掌平行相對。

        這才對一頭霧水的尹修空叫道:“小空空,將你的內力一小縷一小縷的輸送進我體內!”

        “就這事?”

        尹修空詫異了一下,他原以為師兄如此鄭重其事托他辦的,定是極為復雜的事情,而他也暗自高興,在修為大進之后,終于能夠為師兄出一份力了。

        結果,就是輸點內力那么簡單?

        這叫什么事兒!

        尹修空撇了撇嘴,不過也不遲疑,走上前來,伸出一掌抵在劍晨背后,小心逼出一縷內力,問道:“師兄,這個分量如何?”

        劍晨沉默,專心凝神內視起尹修空傳入他體內的內力,心中頓時大呼神奇。

        內視之下,他已然捕捉到那縷泛著青色的,卻又與他雷電之力的青光不同的內力。

        隔絕,果真是徹底的隔絕。

        以往,若他受到別人的內力攻擊,玄冥訣總會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或擋,或包容,總之一定會有動作。

        可以面對尹修空的這道內力,即使是擦身而過,如今玄冥訣所轉化的雷電之力也無動于衷,仍然按著特定的路線往復不已。

        就像是變成了瞎子一般,對此視而不見!

        “好,保持住這個狀態!”

        劍晨心下一喜,自己的猜想果然有效,不敢再浪費時間,即刻行動了起來。

        他先運起體內真氣,在刻意的控制下,以十倍于尹修空內力的量,迅猛將那一縷青色內力包裹在內


展开+
展开+
  • 网游之极品领主

    网游之极品领主最新章节

        原本打算在《盛世》里混生活的吴易意外成了一名光荣的领主,但……    有没有搞错,我大祝融居然是一个玩狗的小萝莉,名将,名将的气质呢!    喂喂,我说马忠,你不是号称神将杀手么,这属性怎么这么白,话说你真的挑不了这个山贼寨子?    ……    理想与现实永远都是不一样的,五一道长悲摧的开始了领主之路。

  • BL小说

    BL小说最新章节

        看过就知道啦!!!(被殴)

  • 药色生香

    药色生香最新章节

        人,病久成邪,称为病邪。中药,则集天地精华,专克病邪。一本残缺不堪的本草纲目,氤氲浩瀚,本草千味。不管哪种病症,在这家名为中药铺子的店里,都能对症下药。当熟悉的草药化为古色古香的俊男美女,或者温柔或邪魅或霸道,当他(她)把自己送到你身边,你还会嫌药苦么?

  • 神级老司机

    神级老司机最新章节

        三界飙车系统,穿梭阴阳两界,天仙、艳鬼们!老司机发车啦!

  • 娇妻在上:霸道老公轻点撩

    娇妻在上:霸道老公轻点撩最新章节

        传闻中,他不近女色,狂傲霸气,冷酷到没敌人!可初次见面,她就被他的妖娆魅惑所迷,从此后轻薄男神没商量,上下其手到手软。他禁欲五年,唯独对她产生了反应,薄唇一勾,压她在身下:“女人,摸也摸了,亲也亲了,想就这样一走了之?”“那宫总想怎样啊?”“睡我!一辈子!”

  • 长生至尊

    长生至尊最新章节

        无数年前,一代至尊夜长生不愿位列仙班,却被心爱的女人和最信任的弟子陷害,冒名顶替,成就仙位。br无数年后,一个叫做叶长生的少年双眸射穿苍穹,仙君又如何?看我把天地撕破,让这世间不再有你的容身之所!

  • 定制爱情

    定制爱情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从姐姐未婚夫秦墨洲的床上醒来,面对千夫所指,她失去了梦想失去了心爱的男人甚至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当她终于得知真相,怒不可遏地找上他——他却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微笑起来:“你问我为什么,亲爱的,因为我爱你啊。但你的心实在是太自由了,所以我只能折断你的翅膀,把你关在这世上最豪华的笼子里。”

  • 冥婚鬼嫁:我的鬼王师父很撩人

    冥婚鬼嫁:我的鬼王师父很撩人最新章节

        我是个被哑道婆收养在乾坤庵的女孩,天生不能见阳光,哑道婆告诉我,等我过了十八岁,我才能和正常人一样。但自我过了十八岁生日,我则陷入噩梦之中,我不是正常人,我是个鬼生子,而且,更加离奇的是,我的师父,他是我前世的男人,因我和他产生了不伦之恋,之后,我身边渐渐发生了很多诡秘可怕的恐怖之事

  • 护花之绝世高手

    护花之绝世高手最新章节

        冷锋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从特种部队退役,想归隐都市过个平静简单的生活,并且隐匿身份,所以找了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当了学校女生宿舍保安,却和副校长郑雪宇牵扯不清,没想到自己正直的性子却惹到了富二代,并且得罪了当地最大的黑势力,暴露了身份,从此冷锋不再隐藏,与对方找来搏斗,并且要铲除一切黑恶势力。

  • 嫡女盛世

    嫡女盛世最新章节

        上一世唯唯诺诺受尽冤屈而死,死的轻如鸿毛。再世为人携带万钧之势浴火重生,阴谋阳谋,笑看万千诸侯。顾家有女名北音,一朝长成倾城惊。

  • 荒古世界

    荒古世界最新章节

        在荒芜中降临,在乱世中重生。悠悠天地间,何人可阻挡,伐蛮荒,我为荒古!

  • 毒后重生:犹是春闺梦里狼

    毒后重生:犹是春闺梦里狼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刚嫁过来就死丈夫的寡妇太后,她为收拾朝廷烂摊子操碎了心,最后被一手养大的小皇帝赐死,凄惨无比。声名狼藉人人喊打的一代毒后重生后,立志要当一个人人爱戴的好太后。当她着手清除前世的奸佞反派时,反派们却放弃了谋反大业,一个个暗搓搓想爬上她的床。后宫大了什么鸟都有,她一个不学无术的太后,什么鸟没见过!她的床是那么好爬的吗?傲娇冷艳腹黑男主X当一天太后遛一天鸟得过且过女主,轻松日常,互撩虐渣。

  • 重生之战天神帝

    重生之战天神帝最新章节

        真仙叶起凡为求神位,进入葬神海,却意外重生到了一个小族大少身上。rn为重证神位,叶起凡再世重修,以吞天战魂吞噬一切,再战天下。rn任你是战魂无敌,我自一口吞之。rn任你是天赋异禀,我自无敌镇压之。rn任你是万年老怪,我自以上世真仙经验统统碾杀!rn这一世,我定要重修真仙,再入葬神海,白日飞升,证道成神!

  • 江山为聘:皇后你嫁了吧

    江山为聘:皇后你嫁了吧最新章节

        他,皇位继承人,却生就一副淡泊于世的性子。父皇驾崩,他毅然弃位,出走江南。烟雨江南中,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相恋。奈何好事多磨,金家的反对,皇帝的阴谋,上一辈的恩怨,无不使他们心力交瘁。为了娶她,他放下尊严。为了守她,他囚帝登基。他决然放下一世情仇,只求能伴她海枯石烂。他亲手送上江山为聘,只愿能护她一世无虞!

  • 阎婆傻兔子

    阎婆傻兔子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的夜闯坟地,让米莎菟与十殿阎王结了阴婚,成了阎婆。却不想拜堂之后米莎菟竟然怀了十殿阎王王薛的鬼子,也使得原本平凡的米莎菟居然能够随时随地的见鬼,并且扯到了两大阎王的恩怨纠葛之中。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牧神记 参天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荒古纪元无弹窗穿越武侠世界无弹窗全能高手无弹窗

全文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全文阅读不灭神主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僵尸之美女军团全文阅读那些你的曾经全文阅读红颜仙途全文阅读离婚男神强索欢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63章 半个时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