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血剑吟最新章节列表> 638.第638章 谎言
《血剑吟》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點了點昏迷中的郭傳宗,“而有人,卻只能修煉第二卷。” 這一次,她往雷虎與顧墨塵的身上指了指,最后,才露出如花笑顏,手指最終落處,便在劍晨身上。 “只有他,這個洛家最后的幸存之人,同時修煉了玄冥訣的前兩卷!” “這就很奇怪了” 安安攤了攤手,用夸張的語氣道:“同樣都是習武之人,為什么傻子就能修煉兩卷,而你們,當然也包括我在內,卻只能修出其中之一呢?” 她這一言,讓所有人都陷入沉思,畢竟是玄冥訣,在場都是習武之人,有誰又能真正地灑脫說一聲,我不想修煉玄冥訣? “......


    上二章提要:...是什么樣人,即使是普通人也行,服了藥,功力立時猛漲,成為施藥人的死士,但卻只能維持三日,三日之后,經斷肉爛而亡!” 安安一邊解釋,心頭的驚懼越盛,鬼影重重,她只在一本古籍中見過,原本以為只是以訛傳訛的流言,卻不想,今日親見! 只要成功煉制出鬼影重重的人想,他完全可以不顧人命,打造出一支三日死士大軍,攻城掠地,倒轉江山,自都不在話下。 “小心!” 三人心頭正在驚駭,突然聽到大門外,劍晨焦急的大吼遠遠傳來。 “小丫頭年紀不大,見識卻不小。” 緊跟著劍晨大吼的,還有青首鬼王那難聽至極的嗓音,就在近處。...


    上三章提要:...天,公司的事情忙得腳不沾地,無奈只能再度兩更,周末一定會補,求不殺!...


    上四章提要:...在增多嗎? 這有什么值得雷虎奇怪之處?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是” 雷虎沉吟片刻,突然伸出手臂,指著其中一處破了個口子的衣袖,道:“那群兔崽子,這還是第一次將我的衣服弄破。” 劍晨與安安面面相覷,盡皆神色詫異。 雷虎并非自大,這十日來,他每次出去找官兵的晦氣,總是大占上風,就算是對上那持鬼頭巨盾的,也是一個平手而已,從來不會吃什么虧。 可是這次,竟然被人弄破了衣袖? “大哥,這次圍攻你的人很多嗎?” 劍晨不禁問道。 “多?哪次不多!” 雷......


    上五章提要:...著,突然卻見王將軍的身后現出一抹極淡的影子。 頓時目光一凝,正好一句話說完,雙手重重往地上一跺! 砰! 重怕不有千斤的鬼頭巨盾被他直直插在地上,厚重的青石板上頓時裂縫無數,也將王將軍正要繼續譏諷的話語生生砸斷。 “你!” 王將軍把眼一瞪,滿以為這是在向他示威,怒道:“本將到底還是衡陽一城之首” “守好了,我去去就來。” 卻不想,他話才一半,那持盾之人淡淡地囑咐一聲,竟然追隨著那無人察覺的影子大踏步而去。 直令王將軍僵在當場,氣得臉色青一陣紅一陣。......


    上六章提要:...才出時便被極致的雷霆殛成了焦黑血霧,在郭怒的頭頂凝結了一層又一層。 即使在昏迷中,這份痛楚也令郭怒禁不住痛呼呻吟,身軀在震顫,眼皮也在狂跳,堪堪就要再度醒來。 “唉” 顧墨塵嘆了口氣,將郭怒的身軀往后帶了帶,離那雷電標槍遠了些,無奈著道:“說不定小郭還不會死呢?” 這話他說得很輕,可聽在劍晨耳中,不異于睛天霹靂,震得他本已不穩的氣息更加紊亂,就連右手中凝聚的雷電標槍也一閃一閃,眼看著就要虛化消失。 “你說什么?!” 驚詫與狂喜陡然爬上劍晨面龐,不光是他,安安與雷虎兩人也騰地站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顧墨塵。 郭傳宗已經沒了脈搏,輸送內力也輸不進去,可顧墨塵的意思,似乎他還有辦法? “這次來得真是虧” 顧墨塵對三人的焦急視而不見,自顧自搖著頭,又是好一陣感嘆,這才將郭怒扔在地上,伸手往懷里掏去。 “多年的珍藏就這么沒了,還真有些心痛” 珍而重之的攤開手,顧墨塵的神情好不肉痛,一雙眼只在手中那物上流連不已。 “定魂丹!” 安安首先驚喜大叫。 顧墨塵的手中,竟然是一顆圓潤飽滿的九轉定魂丹! 當日在萬......


    上七章提要:...人便驚見,他探出一手,正從背后往郭怒的后頸抓去。 “爺爺,后面!” 郭傳宗大驚失色,眼見白震天的手掌上金紅之色變幻,哪里肯讓他當真抓住郭怒,忍痛爆起,就要一撲而上。 然而有人卻比他更快。 大蓬金紅相間的烈焰驟然而至,掠過半跪于地的郭怒,直奔白震天胸口而去。 劍晨! 白震天到底還是小瞧了劍晨,只是那蓬金焰,又能困住劍晨多久? 眼前金光閃現,熟悉至極的殛焰勁力反攻己身,這令白震天眉頭略微一挑。 卻不驚,不怒。 反沖劍晨微微一笑,道:“謝了。” ......


    上八章提要:...的心智。 嗷! 想明白了這一點,郭傳宗心中對于劍晨突然而生的怨氣頓消,他咬牙勉力從地上爬起來,雙掌怒拍,又是一條金龍咆哮著,從劍晨的身邊掠過,疾沖而血腥沼澤之中。 砰! 威力無窮的降龍掌卻也與劍晨的遭遇一般無二,才將沖到沼澤邊緣,便像是硬生生一頭撞在銅墻鐵壁上,整條金龍立被撞了個粉身碎骨。 安安眉頭一皺,突然也有了動作。 她并不去攻那包裹著郭怒的血腥沼澤,而是嬌軀一轉,往洛家前院里沖去。 劍晨與郭傳宗兩人的修為都要較她高出許多,他們兩人都攻不下,再加個......


    上九章提要:...白焰劍派的弟子,怒聲喝問道: “白震天不是說安排咱們埋伏在洛家左近嗎?為何全部都來了大門口?” “還有,里面那老頭是怎么回事?!” 在場中人也有早年間與郭怒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可惜郭怒在心智頓失后,流落江湖數載,其身形體貌之變化,若非至親之人,就連其屬下之丐幫弟子,也少有人能認得出。 所以他們認得出這氣勢大變的降龍掌,卻認不出出掌的人。 被拿住那白焰劍派弟子袖口上只得兩朵焰火,在白焰劍派中的地位自然極低,對于劍門中人的喝問,他又哪里說得出個所以然來。 不僅如此......


    上十章提要:...派中,倒有不少人在心下暗暗揣測,若是由自己施展,能否達到白震天這般舉重若輕的地步? 答案很明顯,從四下里的喧鬧突然變得安靜便可獲知一二。 白震天的修為,只怕不是在場中人最高,可也足能排得進前三位! 江湖中人誰都好上一口面子,自認實力不及他人還強行送上門去打臉,如此蠢事哪有幾人會做? 白震天很滿意自己這一手帶來的效果,待眾人自震驚中回過神來,才笑道:“這位點蒼派的同道說得不錯,大伙兒巴巴趕來此處,自然不是來聽白某說廢話的,如此,咱們便直入正題吧!” 說著,他的面色陡然一正,沉聲道:“近日江湖中頗不太平,尤其是咱們這些練劍的,也不知是哪輩子惹上了劍晨這煞星,將這江湖中攪成了一片腥風血雨!” 這話不用他說,劍晨與瀝血劍,早成了壓在各門各派心頭的一顆巨石,沉甸甸的,幾乎透不過氣。 卻聽白震天繼道:“因為劍晨,諸位在少林普渡大師的號召下成立了斷劍聯盟,可是” “自普渡大師死后,斷劍聯盟實如散沙一片,后來又有莫風寒莫大俠出山領頭,不過很可惜” 他惋惜地嘆了口氣,又道:“斷劍聯盟接連在劍晨此子手中受挫,淪為武林同道之笑柄,這且不說,更為可氣的是......


展开+

    &;章節內容開始&;    浸染了鮮血的面紗緩緩摘落,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俏臉。

    眾人皆怔。

    這張臉雖然滿是冷漠,但若論起美貌來,實不輸安安分毫,所不同的,白衣少女的美乃是清冷,而安安卻是靈動。

    顧墨塵的身軀晃了晃,腦袋埋得更加低了。

    而劍晨,卻在這時神情一詫。

    不是因為白衣少女的美貌,而是這張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俏臉,竟然令他感到一絲熟悉。

    很像是一個人。

    “正式介紹一下吧。”

    白衣少女揭去面紗,清冷的神情撇了眼顧墨塵,隨后又看著劍晨道:“是不是覺得我很眼熟?”

    劍晨一怔,沒有開口,眉頭卻皺了起來。

    剛才有面紗在還不覺得,此時那少女揭下面紗,不僅面貌很像一個人,就連說話時的語氣神態,雖然冷漠,但也很像他的一個熟人。

    白衣少女又往安安處看了一眼,道:“你剛才猜的大致不錯,不過,卻也不全對。”

    “不錯,我是水月府的人,當日在水月府發榜之時,也確實是我暗算了他,不過我卻不是水月府主,只是暫代此職而已。”

    “水月府主是我的師父,不光是我,他,還有他,都曾是師父的弟子。”

    她手指往問傲天與顧墨塵身上點了點,落在顧墨塵身上的時間倒要久一些。

    續道:“方才青首鬼王曾叫我水月仙子,這是我在水月府中的名號,而我的真名,卻是”

    隨著她的述說,劍晨的眉頭越皺越深,眼睛死死地盯著她,心中那份熟悉的感覺更加強烈起來。

    卻在這時,白衣少女對著劍晨,那張冷漠的俏臉上,突然展開一抹笑容。

    “我姓尹,名修月!”

    轟!

    此言一出,不壓于平地一聲驚雷,直震得劍晨與安安兩人面色大變。

    “尹修月?”

    劍晨不禁驚呼出聲,“你說你叫尹修月?那尹修空”

    “不錯!”

    自稱尹修月的白衣少女神情一黯,輕嘆道:“修空他是我的弟弟,親弟弟!”

    “你,你”

    劍晨大張著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幾乎不用再去懷疑什么,當白衣少女說出尹修月三字后,不說曾經與尹修空朝夕以對的劍晨,就是安安,腦海中浮現出的,也是尹修空那張略顯青澀的臉。

    “姐姐?你是修空的姐姐?”

    劍晨心中的震驚已然到達無以復加的地步。

    猶記得當年尹修空剛剛上山時曾對劍晨說過,他也是一個孤兒。

    可是現在,尹修月就那么神情冷漠地站在自己面前,當日的尹修空也已到了記事的年紀,那他又為何將他有姐姐的事情隱瞞下來?

    “別想太多。”

    尹修月沖他笑笑,道:“我們倆姐弟自小分離,我知道他的存在,而修空,卻不知道有我這個姐姐。”

    那抹笑容突然轉冷,看向劍晨的目光也劃過一絲冷芒,道:“不過你知不知道,原本,我應該是你的師姐的”

    “什么?”

    劍晨再驚,突然心頭一動,想到了一個可能,不由問道:“你是說”

    “不錯!”

    尹修月緊咬著銀牙,憤然道:“你那個死鬼師父,也就是你的爺爺,花了兩年的時間,一直想要做的,就是將我搶回劍冢!”

    “后來因為我師父的原因,他最終沒有得手,卻不想,他竟趁著有一次我暗中去探望弟弟的時候,將他給搶走了!”

    “等等”安安疑惑叫道:“既然你與尹修空是親姐弟,為何你還需要暗中探望?”

    尹修月撇了她一眼,道:“那是我們的家事,不便對你們說!”

    劍晨沉默。

    當日尹修空曾向他提起,伍元道人在七年前,整整花了兩年時間用來尋訪尹家后人的下落,并且終于在五年前將尹修空帶回了山上。

    現在看來,哪里需要什么尋訪?那兩年時間,伍元道人分明就在處心積慮地謀劃著,想要搶回一個尹家后人。

    尹修月對安安冷笑道:“怎么樣,是不是很失望?”

    “你殫精竭慮想要分析出我接近你們的目的,可惜,現在的我就算自己想走,他也想將我留下吧?”

    安安深吸了口氣,不理她的奚落,突然道:“原來一直以來,你都是為了你的弟弟!”

    此言一出,尹修月的神情劃過一絲詫異,不由道:“雖然明知你心思過人,卻不想我仍小瞧了你。”

    “不錯,想要得到完整的玄冥訣,確實是為了我的弟弟,尹修空。”

    劍晨抬起頭來,不解道:“你找玄冥訣是為了修空?可是難道修空他也能修煉完整的玄冥訣?”

    安安拉了他一下,搖頭道:“不是尹修空能夠修煉完整的玄冥訣,而是他需要玄冥訣的第三卷。”

    劍晨愣了愣,捕捉到安安所用的那個詞語,疑惑更甚,問道:“需要?”

    “是的,需要。”

    尹修月點頭道:“因為以身煉劍!”

    劍晨一滯,不由看了眼倒地不起的郭怒,以身煉劍?

    “以身煉劍。”

    尹修月俏臉上蒙上一層寒霜,咬牙道:“這法門本是我尹家祖先,也就是你們劍冢的開派祖師歐焱燁所創。”

    “這件事,我聽修空提過,據說你們尹家的血脈特殊,當今世上,只有你們尹家的血脈,才可無損地修煉此法。”

    劍晨沉默著點點頭,這事情,當初尹修空確實向他提起過。

    “放屁!”

    卻不想,他此言一出,尹修月的神情突然激動起來,嬌咤道:“伍元老賊的鬼話,你們也信!”

    劍晨愕然,當日尹修空確實說過,伍元道人在傳授以身煉劍之法時,提到的就是血脈二字,難道,這也是假的?

    安安嘆息一聲,替尹修月解釋道:“以身煉劍并非只有尹家的血脈才可修煉,看看郭幫主就知道了。”

    她指了指郭怒,道:“尹修空修煉以身練劍,與郭幫主修煉以身煉劍,兩人出現的狀況幾乎一樣,并且以郭幫主的見識,若真有此說法,他還會一力強練?”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血剑吟》之 638.第638章 谎言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血剑吟》之 638.第638章 谎言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枫零无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成這脫胎于玄冥之三的功法,伍元道人才會不惜耗費心血,去江湖中若大海撈針一般去探尋尹修月的下落?” 劍晨的視線,也隨著安安的手,看向尹修月憤恨的面容,“是因為以身為爐?” 他也非真正的傻子,安安這么一說,頓時便抓住了重點。 “不錯,當時伍元道人想找回劍冢的,應該就是懂得以身為爐法門的尹修月,因為只有她在劍冢,伍元道人才能放心地將以身煉劍的功法交給你。” 安安深吸了一口氣,接口道:“可是后來,伍元道人找回的是不懂功法的尹修空,所以這功法他便沒有傳給你,而是給了尹修空,因為他......


    下二章预览:...悲滄,他們當中不乏有人一直以來抱有的想法就是,劍晨之所以能殺人無數,其主要原因還是在絕世兇劍瀝血上。 然而這個想法在小半刻的時間里便不復存在。 不說瀝血,劍晨就是連劍也沒有用,他們這些人卻已潰不成軍,論起實際修為來,劍晨實在高出他們太多。 高到可能這一輩子都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我不介意殺人,但也不枉殺人,只要與當年洛家血案無關的人,并不在我的獵殺范圍之內。” 劍晨緩緩擺弄著千鋒,于冰冷的氣勢中一字一頓說道: “所以,無關人等,你們大可放心,退出這所謂的聯盟。” 今天還是只能兩更,抱歉,諸事理順之后會用爆發來彌補。...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兄弟的爺爺,他的拳雖然出得兇猛,但卻并不想對兩人造成傷害,只是以虎勁在兩條互扣的手臂上絞著,想要將兩人分開。 卻不想,他的拳到,能不能分開兩人還不知道,而那虎勁卻像是一根導火索,頓時引爆了互相較勁的兩人。 一紅一青,兩道不是火焰的雙色火焰沖天而起。 紅的,是自郭怒身上爆起的血芒,而青的,卻是劍晨身周那陡然蜿蜒彌漫的青色雷霆! 碩大的虎頭夾在兩道氣勁中,登時消彌殆盡,雷虎連反應也沒有,氣機反震下,他禁不住噴了口鮮血,壯碩魁梧的身軀竟然抵受不住如此強震,再穩不住身形,猛然暴......


    下五章预览:...聲音簡直判若兩人,劍晨又在驚訝中,一時不察,立覺眼前一花,整個人猛然往地上砸去。 砰! 既勁且快,從感覺到力道再到眼前一花,以劍晨目前的功力竟也無法做出半點反抗,突然之間全身上下由往至內一陣劇烈的震顫。 他,被人一力砸入了地里,直接砸出了一道深深的土坑。 在地上匯流成道道小溪的血液尚未凝固,頓時找到了傾泄點,緩緩地自四面八方流入了土坑中,只片刻而已,便將劍晨淺淺地泡了一層。 砰! 又是一聲巨響,雷虎沖天而飛的身軀也終于失了力道一砸而落,雷電之力在他體內肆意橫......


    下六章预览:...猛然又是一聲震魂竹音,深沉的夜空突然暴起漫天碧綠。 那是由一道道碧玉之色的竹竿所聚! 打狗陣之棒打狗頭! 漫天竹影席卷而至,之前在地上,此時在天空,又刮起了另一陣鋪天蓋地的狂猛浪潮。 仿佛為那圍繞了一圈的血泥氣墻編織了頂碧綠的蓋子,漫天而來的碧玉竹影猛得由上往下一壓,直接扣在了那氣墻最高處。 那里,劍晨借單腳一踏之力沖天而起,正好迎頭撞上碧玉竹影。 轟! 煙塵彌漫中沒有人看得清上空的情況,只聽一聲巨響,氣墻竟被這鋪天蓋地的一壓,生生壓回了地面。 “合!” 巨響聲中,胡長老的咆哮仍自不停。 漫天竹影隨著他這一喝陡然又有變化,數之不盡的碧綠竹竿林立而起,縱橫交錯著,將那片完全無法看清的氣勁暴散之處炸成了廢墟! 打狗陣之棒迥掠地! “傻子!” 安安驚叫一聲,打狗陣的變化太快,一連三式下去,她才將將從雷虎寬闊的背后探出頭來,入眼所見的第一幕,便是劍晨原本所立之處被轟得粉碎,頓時花容失色。 打狗陣之威她當然聽過,此時此刻劍晨又兼神智不清,能不能作出正確的應對逃出一劫實在是不好說。 與安安的擔憂相反,雖然視......


    下七章预览:...著! 劍晨! 斷劍聯盟全數倒下,劍晨的殺戮竟仍然未停,不知何時,他自斷劍聯盟中人手中奪下了一柄完好的利劍,目標也由人,轉移到了這鋪了滿場的無盡蛇海上。 沒有了妹妮的控制,蛇群顯得有些茫然無措,漫無目的地開始散亂游蕩,甚至有一些還未將半豎而起的蛇軀落回地面。 一爪下去,七八截污血拋灑的蛇軀便飛上了半空,再無力嘶吼著,撲漱漱掉回地上,扭曲了兩下,便即不動。 當妹妮指向劍晨時,在他的腳下,早已堆積了一圈或大或但卻同樣斷成了兩截的毒蛇。 “不要,不要再殺了!” ......


    下八章预览:...道深深的痕跡。 安祿山緩緩收回碩大的拳頭,寒聲道:“你既然在,為何不阻止?” 隱魂嘔了口血,強行將身子撐了起來,背后早已血肉模糊,他竟并不感到疼痛,聲音仍是那般平靜: “因為玉虛在這里。” “玉虛?” 安祿山的神情一冷,道:“他在又如何,事到如今,難道你還怕在他面前露出真容?” 拳頭猛得握起,看了一眼一地的碎石,暴怒喝道:“你只要牽制住他們一時半刻,老夫的鐵騎即刻就要進城,到那時,就是十個玉虛也踏成肉泥!” “而你竟然,就那么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破壞了這里......


    下九章预览:...化作無盡雷霆,在他那陡然掀起狂瀾的腦海中劈下一道又一道九天雷霆。 震得他突然之間失去了思考能力,呆滯的目光牢牢盯視在玉虛真人面上,半晌回不過神來。 “外孫?” “你,你是說你是我的外公?” 身軀顫抖著,劍晨根本無法相信耳中聽到的事實,不可置信地看著玉虛真人,口中吶吶道。 外公! 這是兩個他多么陌生,以往又多么渴望的字眼。 在劍晨的心中一直存在著一個疑惑,那便是他的娘親。 洛家在十三年前被滅,那么娘親的娘家呢? 下山幾近一年,這些日子里,一方......


    下十章预览:...在了走在面軍士的背上。 “搞什么!” 不料他突然停下,這一撞力道不弱,險些令他一屁股坐在潮濕的地板上,不由心下一陣驚怒。 “不不不見見見見見了!” 卻不想,他的同僚身軀正在狂震,安靜的天牢內只聽得見他那牙齒打顫的咯咯聲不斷傳來。 “什么不見了?” 同伴還在揉著額頭,聞言不滿地嘟囔了一句。 突然面色大變! 不見了? 在這里,還有什么可以稱得上一聲不見了? 囚犯! 只有囚犯! 這是,只有唯一的一個囚犯,不,重犯! 他在才反應過來,在胡思亂想間,竟早已不知不覺走到了天牢的盡頭,最深處,也是最固若金湯的所在玄武大牢! 猛得一個激靈,所有的雜念在這一刻全部消失,他沖了上去,一把扒拉開已然有著崩潰架勢的同僚,瞪著驚恐的雙眼,使勁往精鐵所鑄的玄武大牢里看去。 空! 從他的角度,大牢里的一切盡收眼底,十來條盡數沒入巨石墻壁內的鐵鎖軟綿綿地垂在地上,本來鎖扣住犯人脖頸與四肢的精鐵鎖大張著,仿佛在對他露出無情地嘲笑。 “完完了!” 剎那間,腦海中一片空白,打入天牢的重犯失卻,這代表著什么,他當然再......


    本章精要    &;章節內容開始&;    浸染了鮮血的面紗緩緩摘落,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俏臉。

        眾人皆怔。

        這張臉雖然滿是冷漠,但若論起美貌來,實不輸安安分毫,所不同的,白衣少女的美乃是清冷,而安安卻是靈動。

        顧墨塵的身軀晃了晃,腦袋埋得更加低了。

        而劍晨,卻在這時神情一詫。

        不是因為白衣少女的美貌,而是這張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俏臉,竟然令他感到一絲熟悉。

        很像是一個人。

        “正式介紹一下吧。”

        白衣少女揭去面紗,清冷的神情撇了眼顧墨塵,隨后又看著劍晨道:“是不是覺得我很眼熟?”

        劍晨一怔,沒有開口,眉頭卻皺了起來。

        剛才有面紗在還不覺得,此時那少女揭下面紗,不僅面貌很像一個人,就連說話時的語氣神態,雖然冷漠,但也很像他的一個熟人。

        白衣少女又往安安處看了一眼,道:“你剛才猜的大致不錯,不過,卻也不全對。”

        “不錯,我是水月府的人,當日在水月府發榜之時,也確實是我暗算了他,不過我卻不是水月府主,只是暫代此職而已。”

        “水月府主是我的師父,不光是我,他,還有他,都曾是師父的弟子。”

        她手指往問傲天與顧墨塵身上點了點,落在顧墨塵身上的時間倒要久一些。

        續道:“方才青首鬼王曾叫我水月仙子,這是我在水月府中的名號,而我的真名,卻是”

        隨著她的述說,劍晨的眉頭越皺越深,眼睛死死地盯著她,心中那份熟悉的感覺更加強烈起來。

        卻在這時,白衣少女對著劍晨,那張冷漠的俏臉上,突然展開一抹笑容。

        “我姓尹,名修月!”

        轟!

        此言一出,不壓于平地一聲驚雷,直震得劍晨與安安兩人面色大變。

        “尹修月?”

        劍晨不禁驚呼出聲,“你說你叫尹修月?那尹修空”

        “不錯!”

        自稱尹修月的白衣少女神情一黯,輕嘆道:“修空他是我的弟弟,親弟弟!”

        “你,你”

        劍晨大張著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幾乎不用再去懷疑什么,當白衣少女說出尹修月三字后,不說曾經與尹修空朝夕以對的劍晨,就是安安,腦海中浮現出的,也是尹修空那張略顯青澀的臉。

        “姐姐?你是修空的姐姐?”

        劍晨心中的震驚已然到達無以復加的地步。

        猶記得當年尹修空剛剛上山時曾對劍晨說過,他也是一個孤兒。

        可是現在,尹修月就那么神情冷漠地站在自己面前,當日的尹修空也已到了記事的年紀,那他又為何將他有姐姐的事情隱瞞下來?

        “別想太多。”

        尹修月沖他笑笑,道:“我們倆姐弟自小分離,我知道他的存在,而修空,卻不知道有我這個姐姐。”


展开+
展开+
  • 万界独宰

    万界独宰最新章节

        一片残破的天道玉心,一个残破的世界。
        叶云因没有合适的功法修炼,以至于原本万载难遇的体质,反倒成了宗门内人尽皆知的废物。他要打破自己本身的桎梏,冲出大道的牢笼,走出自己的道!
        神若挡,一剑杀之,天若挡,一拳破之!
        成无上神体,修无尽大道。传三千道法,踏至强巅峰!
        (ps:雨落书友扣扣群:2787o4241,支持雨落的亲们可加书友群交流!已完本1o3万字《剑落空山》,6o万字《邪王宠妻:倾汉蛊王妃》,坑品保证,也可以关注雨落的新浪围脖,雨落尘扬yLcy)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万界独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我的大姐大

    我的大姐大最新章节

        出生没多久被父母丢在了发廊门口,从那以后,我有了很多妈妈和姐姐疼我……

  • 暖妃倾城

    暖妃倾城最新章节

        有一种深情,穿越了时空。一个在过去,一个在未来,是谁在寻找又是谁在痴痴地等?
        回忆的相逢,那是偶然还是宿命?
        看遍这世间的风情万种,爱你却是永远的初衷。
        顾盼之间,一笑嫣然,温暖了彼此的生命。
        从此后倾国,倾心,倾城。愿执子之手,看红尘万丈,相守,永恒。
        微博:安北陌via企鹅:

  • 盛宠之嫡妻归来

    盛宠之嫡妻归来最新章节

        临死前,她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活得多荒唐。
        身为郡主,京中明珠,被人哄骗,嫁人后,为了和爱的男人相守,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
        更是害死疼爱自己的父王,整个郡王府被抄家。
        最后才知道那个男人爱的是她的好友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的秦王妃。
        对方的一句话。
        她被他亲手扼杀在病榻之上。
        只因她太碍了人眼。
        死去后,再睁眼,她离奇重生回到自己未嫁之时。
        萧菁菁眼中带着嗜血的恨。
        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痴傻,相信那些贱人,被那些贱人哄骗,那些欠她的,她欠的,她都会一一还回去!
        她要血债血偿!
        誓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身败名裂。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逃出渣男的算计。
        撕开天下第一才女那一层美人皮。
        让天下人都知道所谓美好如仙子的天下第一才女伪善恶毒的真面目。
        不经易转身。
        才发现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护着风雨。
        “为什么娶我?”
        萧菁菁看着他。
        他身带松香,目光幽深,轻轻一叹,揽过她:“傻丫头,我心悦你。”
        “让我宠你可好?你想对付谁,我帮你,你想亲自动手,我递刀!”他接着又道,眼带宠溺。
        “不觉得我恶毒?”她微昂头。
        “不。”他只心疼,没有早点护着她。
        “好,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我杀人,你递刀!”她高昂头,骄傲一笑。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盛宠之嫡妻归来》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您要是觉得《<strong>盛宠之嫡妻归来</strong>》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荐哦!

  • 鹰变

    鹰变最新章节

        强者之所以称之为强者,是因为他好战且善战
        一只皱鹰的蜕变过程,
        一个王者的成长经历,
        他担负着镇守大陆的使命,
        他屠强敌,戮八方。
        他脚踢四海,拳崩八荒,剑指法则,问道苍穹。
        逆天之行必遭谴,破而后立则鹰变。

  • 望族医妃

    望族医妃最新章节

        名动天下的高门大小姐重生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废材草包,她见佛杀佛,遇鬼驱鬼,且看她一路撕逼打脸,走出一条锦绣之路

  • 锦绣田园之农女当嫁

    锦绣田园之农女当嫁最新章节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忽然有一天睁开眼睛,身边多出来个奶娃娃管你叫娘?这不是重点,问题是家徒四壁,连口干净的清水都没有。这也不是重点,问题是村里人要将你浸猪笼,家里人还要跟你断绝关系?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孩子他爹费尽心机要娶孩子她娘,还想让孩子她娘给他再生一足球队?呵呵!当年你忙啥去了!哪凉快哪呆着去!本农女没那闲工夫!

  • 宠你入骨

    宠你入骨最新章节

        上一世的程卿卿有个疼爱自己的老公,即便明知道她不喜欢他他依然痴心不改,即便她被渣男贱女设计利用一次次伤害他,他依然疼她如初,哪怕后来她变成了疯子,他依然不离不弃,不仅如此还默默养大了她们的孩子。可是直到死,她也没能给他一点他一直期盼的温暖。在另一个冰冷的世界里生活了二十七年之后再次归来,她已懂得了他的珍贵,只想倾尽所有给他一直想要又不得的温暖。rn

  • 异世剑缘

    异世剑缘最新章节

        因剑受伤,因剑穿越。美女挺胸,接剑迎爱。普通女孩,与众多古代名人神奇交集。越王勾践、光武刘秀、诗仙李白、宋祖匡胤……挚爱曹丕,欠她一份专情;今生轮回,独守她一个。《重生大唐之神马公主》火力呈现;《三国奇缘之爱上武神》始终等您!

  • 冷艳总裁的全能高手

    冷艳总裁的全能高手最新章节

        (本书很适合占有欲强的男人)雇佣兵界令人闻风丧胆的战龙兵团战龙老大因一师傅的一纸婚约回归都市。本想安安稳稳娶个老婆生个娃,但是却意外在回国的第一天就睡了一个……
        接下来暴力警花,冷面教师,可爱萝莉纷纷扑来。辰月初只想委屈地对着老婆说一句:“是她们强迫我的。”辰月初如何在万花丛,仇人恩怨中独善其身。
        辰月初唯一的梦想就是,解锁冰山总裁的姿势。
        粉丝群群号码:

  • 异界之至尊王者

    异界之至尊王者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有他的另一面,请不要把他的另一面逼出来!海军别以为我没有底线,爆发那一刻,你们能承受的住吗?

  • 缠绵入骨:霈爷行行好

    缠绵入骨:霈爷行行好最新章节

        传闻,赫连霈凶狠阴戾,白手起家独霸费城。传闻,赫连霈高冷禁欲,杀人不见血,一张寒冰脸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移动的冰库。传闻,赫连霈在家中地位极高,大男子主义,从来不怕老婆什么的……是夜,赫连霈跪在键盘上仰天流泪。楼下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童声。“爹地,妈咪说你再跪半小时就可以起来了。”

  • 一步天尊

    一步天尊最新章节

        一个通敌叛国的败类,身负墓碑与骷髅,自地狱与罪孽中崛起,踏向永恒与不朽。踏九荒,行万界,杀天骄,屠圣域,以千重罪,炼不死身!一步山河破碎,一步日月无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 九零年代小日子

    九零年代小日子最新章节

        这是一对九十年代结婚的夫妻的故事,男人江浩川和女人吴玉莲过着普通人都在过的平凡生活,生活中却有着普通人很少经历的风风雨雨。结婚后才发现一方欺瞒岁数、才发现生活习惯大相径庭、才发现……他们有过小吵小闹,也有过大吵大闹,却在闹完吵完之后总能重归于好。女人三十岁前为男人生了一儿一女,两人儿女双全,没有过着大富大贵的生活,小日子却让很多人羡慕着。女人持家,男人忠诚,孩子们渐渐长大,他们慢慢老去……

  • 发丘天官

    发丘天官最新章节

        古人视死如生,从厚葬之风开始那天起。这世上便没有不死之人,没有不发之冢。我当初选择这个行当,当然也是为了发财。你要问,像我这样的大好青年,怎么会想到去干这损阴德的事?我肯定傲娇的回复俩字:“祖传!”

  • 修真风闻录

    修真风闻录最新章节

        修真世界,弱肉强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仙人不仁以凡人为刍狗;有史以来,天玄大陆上所有修士和凡人都认为只有拥有灵根才能踏上仙途,否则穷其一生也只能走在凡俗武道;可随着一个异类的出现,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打破;看程颢如何以凡人之资,育灵根,踏仙途,开宗门,顺便开启天玄大陆修仙界九年义务修仙教育的滥觞。

最多阅读: 九龙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职法师 参天 牧神记 神魂丹帝

免费无弹窗:阴婚撩人:鬼夫,别追我无弹窗名模辣妻:狼性总裁狂野爱无弹窗魔鬼传奇无弹窗异界武神无弹窗冒牌嫡小姐无弹窗

全文阅读:极品仙帝在花都全文阅读万能修真系统全文阅读梦幻Online全文阅读开棺见喜:鬼夫难自控全文阅读乱世情缘漫黄沙全文阅读无限十万年全文阅读谋天下之少女太后全文阅读神说,宠你没商量全文阅读

血剑吟最新章节- 血剑吟全文阅读- 血剑吟txt下载- 血剑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638.第638章 谎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血剑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血剑吟》书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