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说网>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护国医婿最新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耳朵聋了
《护国医婿》最佳推荐: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参天 圣墟 牧神记 元尊 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活 绝色毒医王妃 魔帝嗜宠:奈何妖妃有点萌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 邪王独宠:神医王妃惹不起 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强农家女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首辅大人,那个提案,可是大伙的意见。”王明阳一脸苦相,“陈向南去北境整肃军务,也是大伙都同意的。”

    “奥,是吗?”

    慈祥老者扬扬眉,表情不动如山,“提案仅是初步意见,貌似保密,谁泄露的?”

    “再者,陈向南这个混账,谁同意他不经严谨调查就敢大言不惭裁撤五十万北境军?”

    “这个狗东西,办事不带脑子么?”

    老者越说语气越严厉,王明阳脑门上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掉。

    这个陈向南,简直把他的脸丢尽了。

    而其他几位老者,则是相互挤眉弄眼,如同老小孩样偷着乐。

    似乎见到首辅发怒和王明阳吃蔫,是十分好玩的事。

    “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这个还是看大家的看法。”王明阳吭哧吭哧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我没看法。”

    “我也没有。”

    “王阁老是当事人,以王阁老的意见为准。”

    “没看法。”

    其余老者纷纷摇头,摆明态度不掺和。

    “明阳,大家都看着你呢。今晚拿出章程来,无论是战是和,你得负起责任。”首辅淡然道。

    “若是耽搁了,北境那群兵痞真打过来,你去和他们说。”

    说完,首辅一甩手,走了。

    “走了,走了。”

    “王阁老大才,这点事,毛毛雨。”

    “走,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老了,老了,精神不济。”

    几位老者你推我,我攘你,拍拍屁股也走了,留着王明阳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抓耳挠腮。

    这帮家伙,摆明一屁股坐在叶去病那边,要看他王某人笑话哩。

    这怎么办?

    打?北境那帮如狼似虎,久经战阵,是龙国精锐中的精锐,打决计是打不赢的。

    和?他拿什么和?

    若是叶去病授意,恐怕不止暂停裁军这般简单,是不是剑指吴强吴家啊。

    他收的吴家那一笔钱怎么办?

    唉。

    陈向南这个混蛋!

    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

    ....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和小丫头玩了会,叶去病让杨姐将小丫头带市区游乐场玩,他喝了会茶,才打开抽屉,开始批阅文件。

    “大哥,出事了。”

    孙策去门外取回一早送达的重要文件,来到客厅,递来一分内参,脸色严峻道:“看看这个。”

    “奥?”

    叶去病皱眉,食指一弹,将褶皱的内参文件弹开,抖了一下,捋直,认真看起来。

    “石虎和楚万钧,这两个活宝?”

    放下内参,叶去病哭笑不得。

    这两人,是他无数打仗的御用前锋,敢打敢冲的猛将勇将。

    大胜仗硬仗打惯了,平时这两位鼻子骄傲的能仰到天上去。

    陈向南这种靠关系和资历升上去的将领,若是跟这二位好好谈,好好说,没准能和平相处,多少讲究脸面配合你。

    但若是强压,恐怕会适得其反,更何况陈向南要裁撤北境五十万,这不是动人命根子吗。

    陈向南长得狗脑子么?

    这下把人激的哗变了。

    “陈向南看样子来不了楚州面见大哥了。”孙策皱眉道。

    “你猜猜王明阳会怎么办?”

    叶去病不答,反是问道。

    “认怂。”孙策想了想,给出答案。

    “陈向南呢?”

    “撤职。”

    “吴强呢?”叶去病笑道。

    孙策眼前一亮,“被抓回去,继续上军事法庭。”

    “所以,陈向南来不来,无所谓了。”叶去病淡淡笑道。

    “那,那,就任凭这两活宝起兵南下?”

    孙策拧开一瓶矿泉水,一边喝一边担忧道。

    “这就要看内阁的意思。”叶去病伸伸懒腰,眼中射出寒芒,“若内阁不低头,我叶某亲自入京,讨教说法。”

    “大哥说的是。”孙策点点头,退出客厅,来到后院,开始进行每天必须的练武。

    过了两个小时后,他再次来到客厅。

    “大哥,可以出发了。”

    “好。”

    叶去病将桌案上的文件放入抽屉锁好,然后换了身正装,坐上轿车。

    很快,黑色轿车驶入市区,来到李氏老宅门口。

    李长卿身为李氏财团李冰倩的亲堂弟,自身平时交友颇多,且多半是同龄人,李家老宅门口倒是熙熙攘攘,前来吊丧的人员颇多。

    后车窗缓缓打开,露出一张俊朗锋芒的年轻人的脸。

    “挺热闹。”

    叶去病看着贴上布告、挂着白灯笼的大门口,淡然道。

    “毕竟是楚州一流家族,而且背靠梅香会,人多不稀奇。”孙策就着话头道。

    两人下车,迈着矫健步伐,走入葬礼现场。

    对他们二人来讲,一路所见,皆是陌生人。

    但两人飒爽军姿,自然卓尔不凡,吸引了不少目光。

    因为是葬礼,灵堂靠近门口,所以两人很快来到灵堂前。

    灵堂的布置很费心思,看上去花了不少钱,哀乐声音很大,办的确实热闹。

    李家人胸口别着白花,但想不到前来参加葬礼的梅香会成员如赵隆、孙尚明这些算是熟悉面孔,同样别着白花。

    “站住,谁让你们进来的?”

    正在两人一步步走上阶梯,行至半途之时,一道十足训斥意味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抬头看去,说话之人乃是一位西装革履面容和孙尚明酷似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后,孙尚明一脸冷笑。

    “此人是?”

    叶去病背着手,漠然而视。

    “大哥,是孙家家主,苏尚明的亲哥哥,孙尚志。”孙策快走两步,冷然说道。

    “这只蛤蟆不大,口气倒不小。”叶去病点点头,步伐一如之前,缓步而上。

    “嗯?”

    身为梅香会治丧委员会的会长,成员单位有重要人士故去,孙尚志多半要作为葬礼主持,人前露脸,也能壮大孙氏一族在楚州的声势。

    眼下,这杀人凶手竟然大摇大摆前来灵堂,不但对他的话置之不理,而且反言讥讽,当即勃然大怒。

    “哪来的两个小王八,耳朵是不是聋了?”

    未待他有何下一步动作,这时忽然从灵堂人群中走出一位大腹便便、油头粉脸的胖子,这人伸手指着叶去病和孙策,一副居高临下派头,“听不到孙总让你们立刻滚下去?”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护国医婿》之 第七十八章 耳朵聋了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护国医婿》之 第七十八章 耳朵聋了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们小有名气的写手流水今日是不是应该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当然别忘记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精要    “首辅大人,那个提案,可是大伙的意见。”王明阳一脸苦相,“陈向南去北境整肃军务,也是大伙都同意的。”

        “奥,是吗?”

        慈祥老者扬扬眉,表情不动如山,“提案仅是初步意见,貌似保密,谁泄露的?”

        “再者,陈向南这个混账,谁同意他不经严谨调查就敢大言不惭裁撤五十万北境军?”

        “这个狗东西,办事不带脑子么?”

        老者越说语气越严厉,王明阳脑门上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掉。

        这个陈向南,简直把他的脸丢尽了。

        而其他几位老者,则是相互挤眉弄眼,如同老小孩样偷着乐。

        似乎见到首辅发怒和王明阳吃蔫,是十分好玩的事。

        “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这个还是看大家的看法。”王明阳吭哧吭哧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我没看法。”

        “我也没有。”

        “王阁老是当事人,以王阁老的意见为准。”

        “没看法。”

        其余老者纷纷摇头,摆明态度不掺和。

        “明阳,大家都看着你呢。今晚拿出章程来,无论是战是和,你得负起责任。”首辅淡然道。

        “若是耽搁了,北境那群兵痞真打过来,你去和他们说。”

        说完,首辅一甩手,走了。

        “走了,走了。”

        “王阁老大才,这点事,毛毛雨。”

        “走,回去再睡个回笼觉。”

        “老了,老了,精神不济。”

        几位老者你推我,我攘你,拍拍屁股也走了,留着王明阳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抓耳挠腮。

        这帮家伙,摆明一屁股坐在叶去病那边,要看他王某人笑话哩。

        这怎么办?

        打?北境那帮如狼似虎,久经战阵,是龙国精锐中的精锐,打决计是打不赢的。

        和?他拿什么和?

        若是叶去病授意,恐怕不止暂停裁军这般简单,是不是剑指吴强吴家啊。

        他收的吴家那一笔钱怎么办?

        唉。

        陈向南这个混蛋!

        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

        ....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和小丫头玩了会,叶去病让杨姐将小丫头带市区游乐场玩,他喝了会茶,才打开抽屉,开始批阅文件。

        “大哥,出事了。”

        孙策去门外取回一早送达的重要文件,来到客厅,递来一分内参,脸色严峻道:“看看这个。”

        “奥?”

        叶去病皱眉,食指一弹,将褶皱的内参文件弹开,抖了一下,捋直,认真看起来。

        “石虎和楚万钧,这两个活宝?”

        放下内参,叶去病哭笑不得。

        这两人,是他无数打仗的御用前锋,敢打敢冲的猛将勇将。

        大胜仗硬仗打惯了,平时这两位鼻子骄傲的能仰到天上去。

        陈向南这种靠关系和资历升上去的将领,若是跟这二位好好谈,好好说,


展开+
展开+
  • 美食之神

    美食之神最新章节

        他的肖像登上了时代周刊。    他的餐饮连锁店遍布全世界。    他是各国政要明星和富商的座上宾。    他创立的美食节享誉国际,两个敌对国家为了争夺举办权居然停止了纷争。    他叫刘芒,一个能将中华料理像魔法一样展现出来的男人。    他告诉世人??做菜!没有那么简单!js330

  • 守护者的改变(暂名)

    守护者的改变(暂名)最新章节

        能够守护,不一定幸福。
        但守护的人是正确的,才是真正幸福。
        爱你所以守护你,
        是最正确也是最广大的通道
        直达你心--

  • 凤倾天下之君莫离

    凤倾天下之君莫离最新章节

        &#;&#;她,倾世佳人,才情无双,却隐匿军中多年,为助心中之人成就大业,她重拾红妆,隐身敌国替他扫清障碍;
        &#;&#;他,胸怀天下,卓尔不群,年纪轻轻便封侯拜相身居高位,本以为就此孑然一生,却不想世间竟有足已和他比肩的女子;
        &#;&#;明知是错却仍是义无反顾,他绝望地笑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口中却说着这世上最残忍的话:“云儿,我只愿来生与你再无瓜葛......”
        &#;&#;她无言,以为一切就此结束,却不想一切才刚刚开始......

  • 黑暗血时代

    黑暗血时代最新章节

        如果有一天,太阳消失了,人间一片黑暗,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呢?
        巨变中的地球陷入了黑暗,从此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星空,只有无尽的寒冷与黑夜,人类从此进入黑暗的血与色的时代!
        逃难的队伍里,在你身后的大叔也许就是昔日财富榜上叱咤风云的【天下巨富】;
        饥饿的人群中,恳求你给她半块面包的也许正是昔日光彩照人的【嫩模女星】;
        冰冷的避难所内,企图偎依在你棉大衣中取暖的也许是昔日驾着顶级跑车的【国际名媛】!</p>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黑暗血时代》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婚途漫漫:老公抱紧我

    婚途漫漫:老公抱紧我最新章节

        我再次遇到顾西辞的时候已经是多年后了,更让我意外的是顾西辞这次回来是要和我结婚的。我清楚地记得我欣喜地穿上婚纱的那一刻,他冷冷地扔给我一句话,别自作多情了。他当着媒体挽过我的手,我在心里默念,不要自作多情。下雨天他开车去公司接我回家,我告诉自己不要自作多情。我生理病痛他熬夜煮红糖姜水,我警戒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他在一次采访的时候,他盯着我,脸上写满了温柔,对着全世界开口道:乔念兹是我的妻子。

  • 尸凶

    尸凶最新章节

        我叫姜四,是一只活尸,有着人的身躯,僵尸的心脏,左手手背上,还有一只饕餮之眼,专门以恶鬼、怨气、妖龙为食物。    二十年前,我被一群盗墓贼从棺材里挖出来,从此走上了探阴墓、寻龙穴、吃恶鬼的一条不归路。群号:263o433o6

  • 茅山最强道长

    茅山最强道长最新章节

        妖魔动荡,上古诸圣喋血,世间动乱。这里鬼怪横行,这里百家争鸣。看我一代茅山后裔,掀起一片腥风血雨。不一样的茅山,不一样的百家,不一样的玄幻。红尘历练,媚妖缠身,各种倾城妖孽齐聚人世。

  • 娇妻惹火:带着空间追兵哥

    娇妻惹火:带着空间追兵哥最新章节

        对于前世的她来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生与死;对于今世的她来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是谁。上一世为了救他,她死了;这一世,她带着空间和记忆投胎,誓要重回他身边,只是他身边还有她的位置吗?

  • 凰天下·异域皇妃

    凰天下·异域皇妃最新章节

        在遥远而又神秘的雪域中,有一支古老的部族,其名曰“隐灵族”,世代不与外界沟通。而随着外界朝代的更替,雪域中也开始不安宁起来。雪山外围一支迅速强大起来的靳族开始对雪山中的各个部族进行各种形式的侵犯,其中也包括隐灵族。而此时,中原也在筹划一场九洲一统的大计,雪山,迟早都得是中原大洧朝的囊中之物。隐灵族的公主苏圣晴在出生时身带奇象,因而被视为隐灵族的圣人。这位公主生性活泼,无拘无束,在一次偷溜出去时偶遇并救了中原国君楚亦辰,并一见钟情。在接下来的一连串变故中,苏圣晴竟就在一夜间仓促嫁给了楚亦辰。此后,公主称号不再,雪山不可归,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中原的土地。异域来的皇妃总是特别引人注目,况且她又有圣上的恩宠,正可谓树大招风,而她那任性的脾气又怎能

  • 神级妖兽系统

    神级妖兽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成一条狗也就罢了,还成了别人的宠物,这叫什么事儿?好吧,看在这人是个美女的份儿上我忍了,开启神级妖兽系统,运转《天狗食日诀》,吞天吞地吞太阳,骑着真龙吞神仙。

  • 黑凰后

    黑凰后最新章节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当原本属于你的道路,已经站上了别人,你该怎么办?李神佑:让她走,我会飞╮╯▽╰╭!!

  • 爆笑助理:拐个总裁当老公

    爆笑助理:拐个总裁当老公最新章节

        “姜夏天,你是石头脑袋吗,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姜夏天,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吃垃圾食品。”“姜夏天,猪都没你能睡!”终于有一日她忍无可忍想要问他,“你是我男朋友吗,管的这么宽,老娘不干了!”姜夏天是个职场菜鸟,只想每天混混日子过就算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他动情,他也没有想过,经历过出卖和抛弃以后,会再次爱上一个人,或许,他们是冥冥注定,或许,他们是互相祸害。

  • 仙医术士

    仙医术士最新章节

        绝症离世,他跟随金针指引重生,为人看病,给人算命,兼职卖符,走穴卖艺。终于成了最震惊世界的武术大师,最神秘的玄术大师,最年轻的书法大师,最有灵性的国画大师,和……最具有争议的中医。康宇双——真正的玄门中医传承者!手握金针的一刻,他就是仙医,神鬼俱听他号令!

  • 木槿花静静开

    木槿花静静开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让他看到她害羞的红颊,一次偶然的聊天让他心里记着她忧伤的眼眸,一次不经易的抬头,那滴泪落入谁的心里,一次无关紧要的赌注输了谁的心。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平凡到他从没有认真放在心上,但却平凡地走进他的心里。如果他没有先一步走进你心里,你的心里会不会装着我?如果他没有让你去那个城市,你会不会来到我的城市?如果你放下了他,你的心里可有一块地方为我而预留?又一年,木槿花,静静开,朝开暮落映红颜。

  • 首席医圣

    首席医圣最新章节

        医人不如医心,治病不如治恶。
        这是嗜酒如命的老中医在临终后给宋澈的遗言。
        因此,天才医生宋澈扑进红尘俗世中,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医圣之路!

  • 蚀骨危情:老公送上门

    蚀骨危情:老公送上门最新章节

        苏凌作为一个佛系杀手,身价不过区区几亿而已,却不料因一场枪战而和姐姐互换了身体。
        为找到姐姐躲避追杀,冒名顶替做了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却没想到惨遭未婚夫公然劈腿,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老公。
        面对爱慕虚荣渣未婚夫,拿钱砸他;面对老公青梅竹马的网络暴力,秀恩爱气死她;面对一往情深的童年闺蜜兼现任老公,却只有满腹算计。
        “苏凌,你就是一个自私冷血的疯子。”
        “谢谢你夏首长,不疯魔不成活,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最多阅读: 神兽召唤师 九龙天棺 圣墟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重返1988 麻衣鬼相 修真聊天群 黑骑 永夜君王

免费无弹窗:那年,某个人无弹窗《飞马Project》无弹窗极道源宗无弹窗就你也配我停留?无弹窗

全文阅读:我是老爷爷全文阅读医锦夜行全文阅读极品田园小农女全文阅读官路权局全文阅读鬼剑传奇全文阅读极品护花高手全文阅读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全文阅读

护国医婿最新章节- 护国医婿全文阅读- 护国医婿txt下载- 护国医婿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七十八章 耳朵聋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护国医婿】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护国医婿》书迷评论